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三章(5)

更新时间:2021-10-24   本书阅读量:

  5

  虽然还有国庆和春节冒充满大夫女朋友的机会,但丁乙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期盼了,甚至有点后悔答应了他,想到那漫长的路途,她就心里发毛。

  如果说第一次答应冒充他的女友,还满怀着希望,以为会弄假成真的话,那么这次明明知道跟他没戏,怎么还会答应他,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现在她只希望他在这段时间内能找到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女朋友,那她就不用跟他去满家岭了。但一想到他某天会打个电话来,说"我找到女朋友了,你国庆不用跟我回去了",她又万分失落。

  那段时间,她很怕接电话,怕是他打来报喜的。

  哪知越怕越出鬼,他真打电话来了。

  "你要不要几子?要我就给你送过来。"

  "哦,你说的是'麂子'吧!"她疑惑地问,"你要送我麂子?"

  "你要我就给你送过来。"

  她没看见过麂子,但从"麂"这个字的构造猜出应该跟鹿差不多,于是眼前浮现出一头可爱的梅花鹿来,头上长着枝枝丫丫的鹿角,但满大夫一点不解风情,双手紧抓鹿角,拖着拽着去挤公车。她忙说:"不用,不用,你送来了我在哪里养它?"

  "又不是活的,你养它干什么?"

  "哦,死的?你从哪里搞来的?"

  "我爸猎的。"

  她眼前又浮现出他扛头死鹿挤公车的画面,觉得有点恐怖:"你爸猎的?什么时候猎的?"

  "去年。"

  她几乎闻到一股死动物的腐臭味了,推脱说:"我不喜欢死动物,多臭啊。"

  "一点不臭,风干了的。"

  这回她眼前浮现出的是他扛头鹿标本挤公车的情景,那鹿被开了膛,压平了,四脚八叉穿在一根棍子上,像个超大的风筝。他在车里挤来挤去,大风筝扎在周围乘客的身上,赢得一片叫骂声。

  她斩钉截铁地说:"不啦,风干的也不要!"

  他很失望:"我妈特意请人带来的。"

  "哦,你妈请人带来的?那还是你留着吧。"

  "是带给你的。"

  "她怎么想到带东西给我?"

  "你是我女朋友嘛。"

  "哦,差点忘了这档子事。"

  他解释说:"前几天满大富回家去,就是上次他媳妇跟你一起住院的那个,他是满家沟的人,我请他把照片带回去给我爸妈看,我妈就请他带了一些麂子肉来给你吃。"

  原来是麂子肉!怎么不早说呢,差点把人吓死。

  她问:"真的?专门带给我吃的?"

  "嗯。"

  她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这真是太感谢她老人家了,还没忘记我。"

  "我妈说你爱吃熏山鸡,想再带给你几只,但我家的熏山鸡上次全都给你了,现在又打不到山鸡,只好给你带了麂子肉。我妈说风干的麂子肉比熏山鸡还好吃。"

  "太谢谢她老人家了!"

  "哪天我给你送过来?"

  "好。星期六晚上七点?"

  "行。"

  星期六晚上七点,他按时来了,还是穿着那件有校名的旧运动衣,还是满头大汗,但这次他不用她带领,自己主动说:"我去洗个脸。"

  她赶快去冰箱拿饮料,这回没拿汽水,拿了一罐可乐。

  他洗了脸回来,指指地上的一个布口袋:"麂子肉在那里面,你找个东西装了,我好把袋子拿回去。"

  她把饮料递给他,到厨房去找了个塑料袋,把布袋给他腾出来,还把上次装山鸡的布袋子也找出来,一并还给他。

  他接了袋子,加快速度喝饮料,大概又是怕浪费了。

  她问:"你不坐一会儿?"

  "不了,我还要做实验。"

  她诱惑说:"我把几张照片放大了,你想不想看?"

  他马上忘了实验的事:"想看,在哪里?"

  她从抽屉里拿出几张放大的照片,有他们两人的,也有她家三人和他合照的,是她认为自己照得比较出色的几张。

  他一屁股坐在写字桌前,边喝饮料边一张张仔细看。

  照片的确照得很好,老的慈祥,小的恩爱,老的两个坐在前面,两颗头靠得近近的;小的两个站在后面,两条臂挨得拢拢的。四个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望着前方,连眼神都挺像。

  他又拿起一张他们两人的合照:"这张也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是两口子。"

  "知道的人呢?"

  "知道的人就知道不是两口子了。"

  "为什么?"

  "因为不相配,你是城里人,我是农村人。"

  "你现在不也在城里吗?"

  他想了一会儿,说:"你是教授的女儿,我爹妈字都不认识。"

  "又不是我爹妈跟你爹妈结婚。"

  他愣了一阵,叹口气说:"唉,世界上要是真有女人像你这么想就好了。你的男朋友太幸福了。"

  "我没男朋友。"

  "你到现在还没男朋友?那你太挑了。"

  "嗯,我是很挑,但我挑的不是钱财或者家庭,我挑的是人才。"

  他挺认真地想了一下,提议说:"你可以叫你爸爸帮你找,你爸爸是大学教授,肯定认识很多人才。"

  "但是我不喜欢大学里的人才。"

  "那你喜欢哪里的人才?"

  "我喜欢医生。"

  "嗯,医生也是人才,跟大学的职称是一样的。"

  "你们科里有没有什么人才?"

  他思索起来:"我们科里算得上人才的差不多都结婚了,只有两个没结婚,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小邓,不过他有女朋友,快结婚了。"

  "你呢?"

  "我?"

  "你还没女朋友吧?"

  他好像觉得她在揭他的短一样,不快地说:"你知道还问。"

  她厚着脸皮说:"那我就找你做男朋友吧。"

  "但是我条件不够啊。"

  "你不是人才吗?"

  "但是我别的条件不够啊。"

  "什么条件?你是农村人?你爹妈没文化?我刚才不是都说过了吗?"

  他看了她一会儿,问:"你刚才说的就是你自己的意思?"

  "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干吗要说?"

  "你是说你不嫌弃我是农村人?"

  "不嫌弃。"

  "你是说你不嫌我爹妈没文化?"

  "嗯。"

  "你是说……"

  她搂住他的脖子:"你别'你是说,你是说'了,我说了什么你都听不见吗?"

  他的心跳像打鼓,但他说话的声音像蚊子叫:"听得见。"

  "那你听不懂吗?"

  他红着脸,喃喃地说:"是我做梦吧?"

  "不是做梦,是真的。我喜欢你,从住院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他很惊讶:"从住院的时候?那有好几个月了呢。"

  "是啊。"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我等你来追我呀!"

  "你都没告诉我,我怎么好追你呢?"

  她笑起来:"我叫你怎么追,那还叫追?"

  他一脸迷茫:"但我不知道怎么追。"

  看来指望这人主动是没戏了,她不得已求其次:"是不是我叫你怎么追,你就怎么追?"

  "嗯。"

  "我叫你想我,叫你给我打电话,叫你周末上我家吃饭,行不行?"

  "当然行啊。"他有点疑惑地问,"怎么你说的都是一些好事呢?"

  她被他搞糊涂了:"都是好事不好吗?"

  "但你不是应该叫我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吗?"

  "比如说……"

  "比如不给家里寄钱啊,过年过节不回满家岭啊,不跟乡下人来往啊,不抽烟喝酒啊,吃饭不能有声音啊,这样子的。"

  她很感兴趣地问:"是不是以前有谁这样要求过你?"

  "嗯。"

  "谁呀?曾经的女朋友?"

  "不是。"

  "这人是谁呀?"

  "是我的同学。她说这是对我的考验,如果我把她提的都做到了,她就做我的女朋友。"

  "那你做到了没有呢?"

  他垂头丧气地说:"没有。我没通过考验。"

  她心里涌起一股怜悯:"我不会这样考验你的。"

  "但是你不考验我,怎么会喜欢我呢?"

  "真正喜欢你的人,是不会考验你的。"

  他好像很喜欢这句话,像背格言一样重复了几遍:"真正喜欢你的人,是不会考验你的。真正喜欢你的人,是不会考验你的。那你是真正喜欢我啰?"

  "嗯。"

  他高兴得不知所措,傻笑了一阵,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那我从现在起,叫你什么呢?"

  "就叫'丁乙'啰。"

  他不肯:"那不行的,那就不像女朋友了。"

  "那你自己想个好名字啰。"

  他忸怩了一会儿,红着脸说:"我想叫你'宝伢子'……"

  她差点笑喷,"宝伢子"这么老土的名字,她才默念了一下,嘴里就能闻到一股土腥味了,但她见他一副极为诚恳且立等批准的样子,没好意思打击他的积极性,问道:"为什么要叫我'宝伢子'?"

  "你是我的宝呀!"

  她心里一热:"好呀,你就叫我'宝伢子'吧。我叫你什么呢?"

  他又忸怩起来:"随便你。"

  "那我也叫你'宝伢子'吧。"

  他满意了:"我也是你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