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十章 5、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更新时间:2021-10-11   本书阅读量:

    正当我悲伤难抑时,我的肩膀被人轻轻地触碰了一下,我抬起头,逆着光,竟然看到陆齐铭熟悉的脸。

    他的手里拿着纸巾,说,给你。

    那一瞬间,不管多少人鄙视我,恨我不争气,我都感觉像是回到了大学时和陆齐铭在一起的时候。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迷信一句话,女人威胁男人的三种方式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为此,我在陆齐铭面前练习了无数回哭。每次只要他稍微不顺从,我便瘪瘪嘴,让眼泪掉落。而每次他都乖乖地妥协,拿出纸巾给我擦眼泪。是的,那是他是直接帮我擦眼泪,而并非像现在一样说,给你。

    所以一瞬间,我从梦境一样的情景里醒了过来,站起身。因为蹲得太久了,所以我有些眩晕,但这依旧不能阻挡我看到他身旁的张娜拉的脸。

    我觉得张娜拉真的是越长越漂亮了,看来恋爱真的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

    我并没有接陆齐铭递过来的纸巾,只是无视地转身就走。

    走了很远后,我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他送我的设计图,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还给他。

    可是我疲于回头,疲于看到他和张娜拉的脸,下次吧。我伸手拦下路过的出租车。

    可是出租车停下时,我却在车窗边看到米楚和千寻的脸,她们大概也是赶来送葫芦的。米楚问我,葫芦走了?

    我坐在车上点了点头。米楚跟师傅报了时光吧,一路相对无语。

    在时光吧里,米楚刚坐下便点了一支烟,我也顺势点起一支。米楚说,我让真遇袭问过了,是葫芦跟葫芦爸妈都被带走了。听说这次查得很厉害,把葫芦一些亲戚的家底都翻了,郑玉玺说翻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所有人跟政府对着干。而且,郑玉玺还说,关于葫芦的事,警方好像掌握着有力的证据。

    千寻冷静地说,我觉得最近的事有点玄。她凑到桌前分析道,你们看,葫芦找人顶罪的事,只跟我们几个讲过,本来事情已经平息了一周了,为什么又突然被翻出来?

    我跟米楚直起身,正视真千寻,你的意思是,有人背后搞鬼?

    千寻说,不无可能。我不认为葫芦是一个到处乱说话的人,更何况,他的朋友圈只有我们几个。

    操!是张娜拉!米楚突然愤怒地揭竿而起,一定是张娜拉!上次葫芦跟我们说这个事时,都是自己人在,只有张娜拉一个人跟我们不熟!

    我镇定地拉住米楚,说,你先不要激动,未必是张娜拉。她那么喜欢齐铭,敢冒着跟齐铭敌对的危险去举报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吗?

    千寻冲我点头,嗯,你分析的也有一定道理。

    接着,千寻转头对米楚说,米楚,你回去让你爸查一下,警方手里所谓的掌握着葫芦有力的证据是什么。

    米楚点了点头。

    我再回到办公室时,已过去了一个小时。

    唐琳琳走到我面前,关切地问,洛施,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

    她又咬着嘴唇问,葫芦怎么样了?

    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恐怕……刚说到一半,我便有些哽咽,低下头掩饰着又涌上眼眶的泪水,恐怕凶多吉少。

    唐琳琳定了定,叹了口气说,即使定了,也不过是三年。更何况,现在还没定,就还有一线希望。

    我点了点头。她说,蒋总叫你到他办公室一趟。

    我以为蒋言要对我最近的心不在焉进行责罚,谁知道我进去后,他却先开口问道,你需要请假吗?

    我抬头木讷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社么意思。是要辞掉我吗?

    蒋言说,我知道,最近出了很多事,如果我是你,也会状态不好。我不想看你每天这样疲惫地上班,你想请假就跟我说一声,或者是……他顿了顿,需要帮忙的话,也可以跟我说一声。

    我看着蒋言少有的真诚的脸,觉得特别感动。

    虽然目前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忙需要他帮,但还是真诚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蒋总。

    我知道,在危难时,能有一个为你雪中送炭的人,这是特别难得的。

    而走出蒋言的办公室时,我也在骄傲地想,虽然苏冽走了,葫芦或许要坐牢了,我失恋了,可是,我觉得最开心的是,我们几年风风雨雨走来,从未想过丢下彼此。

    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我们没有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有落井下石,没有煽风点火,没有坐视不理。

    相反,我们茶饭不思,我们为对方担忧,我们相信相爱。

    如果有人问我最大的一笔财富是什么。

    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是我拥有的这群好朋友。

    他们让我学会在失恋里遗忘,在孤单里坚强。他们告诉我不管前方怎样荆棘,他们都会为我保驾护航。

    可是,我现在难过的是,听着朴树的《那些花儿》,我是那么忧伤。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下午下班时,米楚打我电话说,郑玉玺已经帮她弄到了证据。

    我饭也不吃,立刻朝家里赶去,当我和米楚、千寻齐齐地坐在电脑前,打开米楚的信箱后,果然有一封秘密邮件。我颤抖着手点开,是一段音频,我下载下来,点击了“播放”。

    于是,音响里出现了葫芦熟悉的声音,是那天他在时光吧里对我们说的话,他说我爸爸已经找人帮我顶了罪,开审那天,就让他替我去……

    我、米楚和千寻,三个人相对无言地愣怔在房间里。我气得手都在抖。

    千寻怔怔地说,我没猜错,证据果然是葫芦的这段话……

    米楚立刻破口大骂,操!如果不是张娜拉,我米楚跪在她面前给她磕一百个响头!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电话,骂的,这次我死都不会放过她!我跟你们说,我找人弄死她!

    说完她就开始拨前男友的号码,然后对着电话吼道,操,你别跟我叽叽歪歪,我现在只问你上次问你的事,你在QQ上喊着一起去开房的那个女的到底是不是张娜拉?!

    那头好像还在支支吾吾,米楚瞬间就怒了,她说,操,我告诉你,我这边出了人命了,你再回避这个问题,信不信我现在就拎着菜刀去你家!

    最后,米楚说,你一会儿到时光吧的门口。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米楚挂断电话后,对我们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我前男友已经说了,上次在Q上说开房的确实是张娜拉。

    可是那时,张娜拉在跟陆齐铭交往啊。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米楚冷笑了一声,所以,我今天就要陆齐铭看看,他青梅竹马的小女孩,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说完,她便扯着我跟千寻朝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