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十章 4、这个世界上让人错过后悔的,除了机遇,就是感情。

更新时间:2021-10-11   本书阅读量:

    周末,我起得格外早,因为苏冽是早上九点的班机。

    可是,当我刷牙时,手机上却刷出一条短信,是苏冽的,再见,洛施。

    正当我看着短信还没反应过来时,米楚的电话又进来了。

    她说,洛施,苏冽去哪里了?她为什么会给我发那样的短信?!

    我满口泡沫,疑惑地问,什么短信?

    再见是什么意思?她竟然对我说,再见,米楚!

    我再打苏冽的电话,已是关机状态。我打给蒋言,说,苏冽人呢?

    蒋言的声音好像没睡醒,懵懂地问我几点了。

    我说,八点。

    蒋言说,哦,肯定走了,她七点五十的飞机。

    什么,她明明告诉我是九点的飞机……我尖叫道。

    可是,我怎么会忘记了,苏冽是那样一个害怕离别的人,她怎么会告诉我准确的时间?!

    我跟米楚讲了苏冽的离开。米楚激动地喊道,操,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翻了翻白眼,早告诉你能有什么用,你也不瞅瞅你对苏冽的态度。

    米楚喃喃地说,我以为她能够容忍我想明白。

    我说,那你现在明白了?

    米楚说,你说我还能不明白吗?我觉得我怎么都不能失去这个朋友。

    我说,米楚,这个世界上让人错过后悔的,除了机遇,就是感情。

    出门聚在一起后。

    米楚当机立断地给郑玉玺打了个电话,她说,你怎么就放苏冽走了呢?我不知道那头米楚爸说了什么,但是转眼我便看到米楚颓然地放下了电话。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郑玉玺说,他也是为苏冽好,她年华正好,适合更好的生活。

    我说,你爸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坏,这感悟,赶上千寻了。

    正埋首在心理学书籍里的千寻抬头挥挥手说,该走的就让她走,她想我们了,就会回来的。

    苏冽离开了,葫芦忧郁了,只剩下我跟米楚、千寻三个人,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所以平时鲜少再聚,偶尔周末会坐在时光吧里,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一想起以前苏冽用手指夹着烟,优雅地坐在这里指点江山的模样,就觉得异常伤感。

    而我没想到的是,曲曲折折,出了这么多事后,本该安静的生活,又突然险象环生起来。

    一天清晨,我刚走进办公室,就听到办公室的同事在热切地讨论。“喂,听说了没,那个撞死人的市主任的儿子不是被判坐牢了吗?听说用了金蝉脱壳,去坐牢的不是他儿子。”“唉,现在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们说,这样的事就没人管管?”……

    我边朝自己的位置走,边忐忑地问,你们哪儿来的消息啊?

    喏,刚在网上看到的新闻。同事给我指了一下电脑屏幕上市里的某个论坛。

    我迅速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顿时,眼前眩晕一片。

    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所有的事都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十分钟内传遍整座城市,甚至全国、全世界。

    我拿起手机朝卫生间走去,我拨葫芦的电话,刚响了一声后,葫芦那边便接了起来。我说,葫芦,你知不知道网上的消息?

    葫芦镇定地“嗯”了一声。我说,现在怎么办?你爸有没有在想办法?

    葫芦说,大概没有什么办法了。

    什么意思?我惊讶地问葫芦。

    葫芦仿佛已经难过得不成样子了,说话异常缓慢,他说,前段时间,我爸找人顶替我时,我晚上去客厅喝水,走过他们卧室门口,就听到他在跟我妈说,最近市里在查他。而我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他铤而走险办下,如果能成,我们就成,至少可以保证我和我妈的安全,如果不能成,这个家恐怕就不成家了。

    葫芦低声讲述的模样,让我的心底生出一种抓也抓不住的恐惧。

    我问,叔叔的事严重吗?

    葫芦叹了口气,你觉得呢?市里的每个产业,都有他的幕后投资,而且,我家不少亲戚也在他的关照下深入到了各行业做生意。这水蹚得太深了。

    葫芦……我喊着他的名字,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冽离开后,我觉得自己忽然变得非常脆弱,在这一瞬间,我怕我再一开口,便会哽咽。

    没事……葫芦安慰我道,他的口气里带着坦然,他说,这件事如果能够到头也好,反正我已经日夜不安,等这天等了很久了。

    挂了葫芦的电话后,我又接了米楚和千寻的电话。

    我觉得这些日子大家都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困兽,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惊醒,随时都在担惊害怕真上帝赐给我们的各种离奇和灾难。

    我们安静地看着网上流传的消息,仿佛要被宣判死刑的犯人一样。

    直到那天下午,葫芦给我打电话说,洛施,我听到我家楼下有警笛响了,我以后……大概再也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也不能再看着你跟齐铭幸福了……

    我“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我说葫芦,你等着,我去送你,我去送你。我不顾办公室里同事异样的眼神,就径直朝楼下冲去。

    我边跑,眼泪边从眼眶里掉出来。

    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哭了,之前我觉得自己为陆齐铭哭得太多了,所以,米楚跟苏冽争吵时我极力规劝,却没有哭,苏冽走时,我假装淡然,也没有哭。可是,当葫芦说恐怕日后再也见不到是,我的眼泪像大雨般,滂沱落下。

    葫芦,你知道吗?如果陆齐铭是我的整个青春,那你便是青春上五颜六色的色彩,没有你,我的青春也不会多彩。

    所以,上天,请让葫芦留下来,留下来。

    我赶到葫芦住的小区时,门口的人群还没有散尽,他们议论纷纷的样子显然已是人去楼空。

    我站在葫芦的家门口,突然全身无力,最后蹲在被秋天灌满风的楼梯间,失声痛哭。

    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吹掉了我的帽子,眼泪甚至晕花了我的妆,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比失去最好的朋友更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