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狼的侍从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21-09-14   本书阅读量:

    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答案有问题,把视线转过来凶神恶煞地盯着我,就差没把我吃掉。

    (咯哒咯哒)我不知道!!

    “脑出血??在初中时到底学了什么?把这些单词写20遍,给我交上来!”

    后边传来老师震耳的声音,我努力装作没听见把脸埋到桌子上。

    这次又给浩元多留个坏印象了。

    哈哈哈,但是你无知,并不是我的错呀。

    “喂!!宝德码卡!!”

    浩元这家伙一下课就凑过来,一把拽住我的领子。喀儿喀儿,虽然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我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望着那家伙。

    还有,谁是宝德码卡?虽然我的名字很像物品的名,但是也不能那样随便改过来叫啊。

    “都是因为你,今天被罚了两次。”

    “那怎么是因为我?”

    “臭小子!!”

    正在陷于僵持状态的时候,教室门被谁推开了。

    是那个冰冷男生。

    手如同冰块一样的男孩。他的手在夏天肯定很受欢迎吧。

    还有跟在后边的那几个像猪一样的三年级学生。个个都是大块头,长得却没一个好看的。

    “学长们好!”

    放下拽着我衣领的手,浩元向其他“帮派”成员们毕恭毕敬地问个好。

    班里其他同学们看见三年级生进来,怕得连头也不敢抬起涞。

    但是我却理直气壮地跟那小子对视着。

    看见后边站着的三年级几个猪,虽然想说些什么,冰冷男生徐昌斌抬手制止他们,然后嗤地笑了一声。

    “今天八点,和他们一起在酒家见。”

    “干吗?”

    看见我敢这么跟他说话,班里的同学脸都僵硬了。还有那些三年级们也是。

    可我却一点也不在乎。

    “有集会,出来吧。是八点,你们好好罩着他。”

    “是。”

    四个家伙听见徐昌斌的话,用力点头示意。反正我是跟泊德去就是了。

    可那个三年级的猪们,怎么老那么一个劲儿地(?)盯着我呢?

    “眼睛朝下,放肆的家伙……”

    三年级的猪皱着眉头说道。

    “(嗤)刚才被打的……”

    我悄悄凑过去轻声问他。

    “你那里(?),不疼吗?”

    听到我的话,他的脸变得刷白,立刻用手挡住了自己的那个部位。哈哈,还是男人的弱点……

    “跟他说了什么?怎么人都变僵硬了?”

    徐昌斌惊讶地看着猪苍白的脸问我。

    “没什么……我说祝他幸福……”

    我微笑(邪恶吗?)着轻轻拍一拍猪的肩膀。

    然后小声向那只猪说:“再跟我过不去,就把你剁成肉馅。”

    其他人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隋。

    我对着他们微笑。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徐昌斌面带一副诧异的表情,领着其他几个人出去了。估计应该是那只猪最先出去的吧。

    三年级们一出去,班里的男生们一拥而上凑到我跟前问我。

    “你没死吗?”

    “干吗要死?”

    “对学长没用敬语呀。”

    跟学长没说敬语有那么惊奇的?

    望着周围,好多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我看。

    “没什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围着强者转的嘛。”

    我靠在椅子上边伸着懒腰边说。那些男生听到我莫名其妙的话,挠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嗯……男生们觉得无聊很快就走开了。但是……

    “啊!宝德,你有女朋友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当你女朋友好不好?”

    “你现在也是‘帮派’里的成员吗?”

    女生们依然还是很难缠,凑到我跟前问这问那,简直没完没了。

    像单细胞动物的浩元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泊德那家伙依然还是用焦急的眼神望着我。

    壁鲁和鬣蜥依然热爱着自己的书法和动物。

    今天一天,在学校过得似乎还算平静(?)。

    **

    家。

    我们俩就这样回到了家。要说明的是泊德那小子自己先坐着出租车跑掉了。想向谁炫耀自己有钱呢?

    “喂!”

    泊德把包扔到我身上,用挑衅的语调叫着我。

    “叫哥哥。”

    我把包扔到一边冷冷地说。

    这家伙扭捏了一会儿叫了我一声大哥。

    “是,哥哥……”

    我慢慢把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有事吗?”

    “我们是姐弟的事,要瞒到什么时候啊?”

    “这个……反正暂时先不要说。”

    看着说话含糊不清的泊德,我随便答道。

    刚才他们不是说八点吗?得赶紧准备出发了。

    我跟泊德说我先去准备了,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衣柜里整齐地挂着一排西装。要不,穿黑西装去?我是不是疯了?又不是什么黑社会。还是穿适合自己年龄的休闲服好了。

    我用绷带把本来就没有的胸裹了几圈,再把衣服穿上。

    照了一下镜子,竟然一下子变成了高挑的男人。用摩丝把头发弄了个帅帅的发型,耳朵上带上了两个耳钉。

    自己看着也是很有型。推开门出去,看见卢泊德穿了一身西装。

    小子脸长得还算凑合。他好像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瞪着眼睛望着我。

    “你是,女的吗?”

    泊德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不是女的,难道还是男的不成?这句话可不太好听啊。

    我靠过去用手指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说:

    “小子,我是女的没错。先不管这个,你有摩托车吧?”

    “嗯。”

    “(嘻嘻)借我一下吧。”

    我凑过去笑着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好久没骑过摩托车了。

    加上这家伙的摩托车我猜肯定又是最近刚出来的最新型的。

    泊德满脸的不愿意,但还是把我带到了车库里。

    到底有多少辆摩托车啊?我正看得目瞪口呆,泊德把一把钥匙放到了我的手上,用纤长的手指指了指一辆闪闪发光的摩托车说:“就骑那个吧。”

    嘣嘣~

    摩托车发出阵阵狂音,在街上奔驰。

    靠,得减点速了,刚弄好的发型都要被吹乱了。

    呃!!到底还有多远?

    在旁边跟我一起飞奔的泊德发现我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看自己,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招牌。

    【快来吧,烧酒狂们】

    哈,真是……竟然还有这么奇里古怪的店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把车停在店前,整理了一下衣服。

    哈……哈哈。

    谁的后脑勺啊?长得真够幽默的。我不管他是谁,轻轻从后面靠近……啪!

    “大男人还带着镜子?”

    “你,不想活了嘛!!”

    一下打下去“啪”地一声特别响。

    转过头来大声骂我的人竟然是……浩元。

    我怎么老跟他碰上呢?

    自己怎么会不由自主地老是跟他过不去呢?我可不是故意的呀。

    “靠!又是你?呃啊,他妈的!你知道这个头发我弄了多长时间才把它立起来的吗?”

    “嘻嘻,再好好弄弄吧。把它立起来再进来吧。”

    一恼火就要干仗是他的脾气,可现在好像头发更重要些。他一边骂我,一边照着镜子弄头发。

    叮咚~

    推开门进去一看,真是有不少数量的人在坐着。

    不仅有男生,还有“帮派”里的女生成员们。男的都一致用不欢迎的眼神望着我,但女生们的表情我不说也可想而知。

    我一进门最早出来迎接我的就是那个徐昌斌。可能是因为他是“帮派”里的老大,坐在大家的最中央。

    我坐到他示意让我坐的座位上,大家的视线一下子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哇啊!昌斌,他就是刚转学来的那个吗?”

    “嗯。”

    “好帅啊,二年级真是帅哥成群呀。”

    一个卷发女生拉着昌斌的胳膊,以接近陶醉的口吻问他。他却以一副不耐烦的口气“嗯”的一声回答她。

    看起来他似乎不太高兴,但是那女生却无所谓似的紧盯着我。

    从现在开始,这女生我就叫她巫婆了,留得长长的手指甲,到底有多少厘米啊?

    过了一小会儿,我们班里的那四个家伙一并推门进来。

    哈,浩元这家伙终于还是换了个发型啊。

    可能怎么也没法像原来一样立起来,就干脆换了个发型。

    “哇啊!你们来了!?”

    “学姐好!”

    “好好好,你们也快点坐下,真是耀眼啊,耀眼。”

    “帮派”里的女成员们高兴地迎接他们,四个家伙简单地打了招呼,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开始喝酒了。

    一点都不好玩。因为我的酒量不好,不怎么会喝酒,就只能在旁边啃着干鱿鱼。

    浩元这家伙干吗老那样死盯着我呀?看得我后背都觉得凉飕飕的。

    “来,他就是这次我们刚收进来的超级‘帮派’成员。”

    喝了一口酒之后,徐昌斌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向大家说道。要开始介绍我了吗?

    “向大家打个招呼吧。”

    “我是从大田来的二年级学生卢宝德。”

    听到让我打招呼,我面带着微笑向大家介绍自己。

    但是这凉飕飕的气氛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妥吗?

    “大田?应该不会吧。”

    “不会吧。”

    那些“帮派”里的成员们嘴里说着“不会吧”,脸上露出一副不自然的笑容。徐昌斌也侧了一下头。

    不管怎样,“帮派”里的成员们都鼓掌欢迎我。没过多久,酒席就真正开始了,那些女生们也开始围到我周围。

    唉,我就是太有人气了。没办法。

    “叫卢宝德是吧?跟泊德的名字很相似?”

    很想对她们不使用敬语,但如果在这种场合太放肆的话,有危险被群人踩倒。

    今天在座的至少也有20个人。

    我再厉害也是寡不敌众,人有点太多了。

    “呵呵,是啊。”

    “像你这么漂亮的男孩还是头一次见到。哇啊!瞧瞧这皮肤,好滑哟。”

    那有什么关系,我可是超级无敌的卢宝德呀。

    “嘿,放松点吧。是我允许他可以跟我们不说敬语。”

    看到三年级们充满戒备的眼神,(当然只限于三年级的男生们)昌斌就说了一句。

    真是幸运,太幸运了。

    哈哈哈哈,可是,女士们。我也知道自己皮肤好,能不能把你们的手从我脸上拿开?

    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我虽然喜欢有人气,但最最讨厌的是女生,你们知道吗?

    呃啊……

    “有女朋友了吗?没有的话我这个姐姐怎么样?”

    虽然一年级和二年级的也想凑过来跟我打招呼,但是因为有三年级,都不敢靠近我,只好全跑到那边那几个帅哥那里了(壁鲁,鬣蜥,浩元和泊德)。

    浩元看上去可能有点恐惧,都不敢靠近他。虽然(我个人觉得)徐昌斌也很帅,但是因为他身上那种冰凉气,也没有人要靠近他。

    哎哟,女士们,你们行行好,离我远点吧!!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三年级的老大徐昌斌,也是这个学校的老大。”

    “我是二年级的申浩元。”

    “鬣蜥。”

    “我叫韩壁鲁。”

    “卢泊德。”

    看到我被女生们缠得不耐烦了,徐昌斌给我解围开始自我介绍。

    在这么多的人堆里,就几个主要人物做了自我介绍。可能在这一带打架厉害的就是这五个人。转学来才几天,我怎么混到这样的“帮派”里来了呢?

    “哇呜,c高的‘帮派’成员怎么都在啊?”

    正在我们要举杯的时候,一群人拿着棒球棍进来。校服不太一样。

    不是我们学校的吧?是突袭吗?令人恐惧的气氛。

    一看,那边的人数和这边的人数差不多。

    一群傻瓜,要突袭的话也得找个我们全部醉倒之后来啊,还要至少带上三倍的人来嘛。

    唉,真是够笨的。

    昌斌和我,还有其他四个人坐着不动,其他人都眉开眼笑地站了起来。

    似乎对他们来说要打架是一种享受。

    “呵呵,宝德,好好看着你学姐是怎么飞的。”

    学姐们对我挤眉弄眼送来秋波,令我起了鸡皮疙瘩,太恶心了。她们开始对那些人挥起了拳头。

    以前就听说过这所学校的‘帮派’很厉害。难道真的不管是男的女的,打架都这么厉害吗?

    “靠,扁死你!!”

    “那好像是我要说的话耶。你们这些胆小鬼。”

    一群人扭成了一团,打得不亦乐乎,酒吧的店主却在旁边默默观看。

    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好像在说“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

    啪!!

    “不过如此嘛!小子们。”

    我们学校“帮派”里的那些家伙们都面带着微笑打架。徐昌斌,我还有其他三个人却若无其事地在旁边喝着酒。

    面无表情,一点都不着急。一副坚信自己的帮派肯定会赢的样子。

    我看着他们也没有胜算。看,你们看。我说的对吧?至少要带上三倍以上的人才行啊。

    “你怎么不去打?”

    “你疯啦?我费那个劲儿干吗。你也在旁边看看热闹就行了。”

    徐昌斌听到我的话,一脸不耐烦地往嘴里灌着酒。

    嘿,不管了。

    我也看看热闹得了,挤在他们中间打什么架啊?

    我又不是为了打架才进这个“帮派”的,其实是为了让我的人气直线上升,更受欢迎。嘿嘿。

    哐哐哐!

    啪!

    叮咚。

    正在他们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时门被轻轻推开了。

    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细胳膊细腿的女孩。她看见眼前的情景,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往后退了一步。

    “失礼了。”

    说着走出了酒吧。

    30秒后。

    “啊!!这家伙们都疯了,疯了!”

    那个女孩又瞪着一双受惊的眼睛推着门进来,随即对那些人拳打脚踢。

    跟长相一点都不协调,这她到底是谁啊?

    正在看着女孩发愣的时候,徐昌斌戳了戳我的腰说:

    “是我们学校的女老大,别看她长得细细的,她可是个打架高手。”

    哈哈,原来这就是3年级的女老大,真看不出来。

    反正在这里的五个人不也是跟她一样瘦弱嘛,当然也包括我。

    大概过了10分钟,好像打架结束了。

    不出我所料,我们学校的帮派赢了。脸上干净利落的,一点伤都没有。

    “咳,算什么~这么快就完啦?”

    “真是一堆窝囊废。”

    “帮派”里的一个人拍拍衣服掸着灰尘说道。

    这时我发现一个小子想偷偷溜走。我猛然起身走到他面前。

    没有理会所有人诧异的眼神,凑到那个认真爬着的泥鳅面前,一脚踩住他的手。

    “啊啊啊!!”

    刚刚还想偷偷爬着溜走的那小子,被我踩得嗷嗷直叫。

    “帮派”成员们被那个声音惊讶不已。那只“泥鳅”浑身哆嗦着抬起头望着我。

    “你……干什么?”

    “你这个卑鄙小人,想抛下朋友一个人跑?”

    我以低沉的声音说着蹲下来拽起他的领子。

    唉?我手里还有个烧酒瓶呢。

    啪呛!

    烧酒瓶甩在墙角后,传来了刺耳的破碎声,玻璃碎片溅得满地都是。

    泥鳅的脸被吓得惨白。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家伙,胆子小点无所谓,笑里藏刀也罢。

    但是……

    “怎么可以背叛朋友呢。”

    啪!!!

    我用力踹他一脚,随着一声巨响看见那家伙滚到了一边。

    切,我鞋子都脏了。我把手里拿着的那件威胁物品随手一扔。

    “哦啊!”

    咳,sorry。我可不是故意扔到你脸上的。

    我坐回座位上,发现所有人看怪物的样子望着我。

    呵呵呵,那样紧盯着我想干什么?

    “你好残忍啊。”

    “什么残忍?”

    “竟然拿着破碎的酒瓶,杀气腾腾地笑出来。”

    听到申浩元的话,我摆出一副不懂的样子。我杀气腾腾地笑了吗?怎么会呢~把我天使般迷人的微笑当成什么了?

    “不过,那个长得帅气的男孩儿是谁啊?”

    刚才那个穿白色连衣裙清纯可人的女孩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瞄了我一眼问道。

    看看那白色连衣裙,到处沾满了血。用那样的脸和那样的微笑,竟然做出那么凶恶的事情。

    漂亮的姐姐,我可看见了,你那一瞬间变成野兽的样子。

    现在才来那么一笑,只会让你可怕的形象更加可怕。

    “是这次刚加入的家伙,功夫很厉害。”

    徐昌斌一说,女孩眉开眼笑地一下子贴到了我的身上。

    “一看就能知道。瞧刚才那充满怒气的眼神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漂亮女孩了,比那些狐狸精们更讨厌!

    不过,but!已经知道了你的性格,我也就不用担心了。

    “我的名字叫严厦燕。”

    这个叫严厦燕的女孩伸出手要跟我握手。

    “我叫卢宝德。”

    说着我也握了她的手。

    “宝德?跟?白德的名字好相似哦。”

    这些人怎么都觉得我跟泊德的名字很相似?真是够聪明。(不能发现才奇怪咧)

    “来,学姐给你倒一杯酒。”

    “不要。”

    “嗯?这家伙竟然不说敬语?”

    厦燕想给我倒杯酒,看我把她的手推开,又皱起了眉头。

    哈哈!那些三年级们,看见漂亮女孩对着我眉开眼笑,嫉妒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允许他对我们随意一些。”

    “可是徐昌斌!”

    “没关系。”

    女孩听见徐昌斌的话,本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咬了咬嘴唇又咽了下去。

    “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放过你。来,喝一杯吧。就当作是我给你接风了。”

    “那~就一杯吧。”

    “嗯嗯。”

    女孩满脸微笑着,递给了我烧酒杯。

    看来是被我这张帅脸迷得气都给消了。(哈哈哈-_-^;)

    我跟她说好就喝一杯,然后把她倒给我的酒喝了下去。

    看来我还是跟酒精很陌生,就一杯已经开始天旋地转,脸颊发热了。

    “你们是同一班,可以做朋友嘛。”

    “是啊。”

    三年级们指着我和浩元他们四个说的话在耳边嗡嗡响。

    朋友……

    朋友……

    “你觉得怎么样?”

    一个人低头正在迷糊的时候,听见泊德的声音。

    应该是问其他三个人吧。

    “好啊,本来不喜欢他的,但是,看到刚才那带杀气的微笑就改变主意了。”

    “我也无所谓。”

    “我也是。”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天旋地转,这些东西怎么都在转啊?看来我对酒精真是没辙。

    “(嗤)可是我只有金朝星和崔形斌两个朋友啊……。”

    本来想说些什么,却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

    好像是天生的,我对酒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呵,朋友……

    对我来说好朋友只有两个,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一样。

    他们是我转学来之前仅有的两个朋友,他们让我飘忽不定的心重归原处。

    他们是我唯一能信得过的人。

    这样的朋友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

    金朝星,崔形斌。

    已经有多长时间没和他们见面呀……

    *

    我一直都是独自一个人,没有人能帮助我。

    因父母的离异,我对这个社会充满着怀疑。

    “小子们,赶紧出来。你大哥我今天手痒痒。”

    我以充满杀气的眼睛望着浑身哆嗦的他们说。

    他们好像下了很大决心,咽了一下口水,往前走过来一步。

    ok,ok。本来今天心情就很烂,让我来好好教训一下你们。

    啪!!!

    “呃呃呃,求……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咿呀?这可怎么办,很不好意思耶。我可没有那样的好心肠。”

    我紧紧地掐住跪在地上向我求饶的那个家伙的脖子。

    (呵呵)看见他这样痛苦的挣扎,我感到说不出的喜悦。

    但是心里的某个角落却有一种空虚涌上来,让我难受。

    啪!

    “小子,早知如此,刚才就不应该惹我嘛。”

    看见他令人生厌的脸,我一脚踩上去,从鼻骨头开始把他整个的脸好好地给踩了个遍。中学时,我就是这样。应该说太无情了吧?因为我有这种暴躁的性格,周围人只会怕我或者给我拍马屁。

    我几乎天天打架,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跟妈妈对抗的方法。

    身上没有一天不带伤,没有一天衣服上无血迹的。

    跟我过不去的人,总会没有好下场。

    那时我根本就没什么人性。当然,我可没有那么善良的心,饶过他们一死。

    “stop,stop!无知的大哥!!!”

    “哈啊,哈啊,终于又见到了。”

    两个长得俊俏的家伙向我走过来。

    心里怪怪的。怎么说呢?忽然一下子心里感觉到温暖?

    他妈的。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你们又是从哪儿滚来的?也想找死吗?”

    我指着被我踩在脚下的家伙们,向他们说道。

    看见这样的状况,如果是一般人就肯定心惊胆战。但是那两个家伙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望着我咧着嘴笑。

    说实话,最近这一带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我了,因为在打架这方面我是出了点小名的。

    但是我很讨厌他们这样的笑脸。

    “说好话的时候赶紧给我滚。”

    我先给他们一个警告。

    “很抱歉,好像不行。”

    是你们先不听我的警告的,可别怪我不客气。

    啪!

    我二话不说向他们的脸挥起了拳头。

    血从嘴角流了下来,但是眼神里却看不出一点恐惧。

    烦死了。

    啪!!

    我再次挥起了拳头。这次他退了一步。

    我没有放过任何机会,一脚踢向他的后腿。扑通一下他跪了下来。

    但是我却一点也没有快感,反而心情沉重。

    “好疼啊。~’

    他笑着站了起来,又向我挥拳头。

    脸麻麻的。

    呵呵,但是被挨了一拳却没有觉得不痛快。

    “小子,让别人跪下来有那么好玩吗?”

    那个嘛,我也不太清楚。

    也算不上好玩,只是把某个人踩在脚底下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你没有朋友吧?”

    是,我是没有朋友,朋友有个屁用。

    “我不需要朋友。”

    “你这个傻帽儿,这个世界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

    他不管我冷冷的回答,继续说自己的话。

    都被我打了好几拳,应该很疼却光知道笑。

    啪!!

    “不要一副什么都懂的口气。”

    “呃……”

    “不顺眼。”

    我再次向他的胸口一拳击过去,打得他动都不能动弹,疼得抱着心口呻吟。

    “呃……。你想不想相信一次?”

    “你说什么?”

    “相信我们一次。”

    抱着疼痛的胸口,他一句一句说着。

    “我们来告诉你,朋友是可以信任的。”

    砰砰……

    砰砰……我的心脏微微地颤抖。

    朋友是可以信任的?

    哈!嗤,是啊,看你们的眼神,不像是会说谎的人。

    “噗……哈……哈……噗哈哈哈。”

    好久没有这么发自心底开心地笑了。

    “喂,他是不是疯了?”

    “是啊,把我们打成这样,用得着那么高兴吗?”

    两个人看见刚刚还冷若冰霜的我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竟然把我当成怪物。

    “看来你们得负责了。”

    “负责什么?”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诧异地望着我。

    我找回好久已经在脸上消失了的微笑对他们说:

    “就像你们说的,我想相信你们一次。”

    我现在正感觉到的这个温暖的感觉……就像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会不会是爸爸想让我知道朋友是什么样的,所以才把你们派来的呢?我是这么想的。

    小子们,我现在开始决定要相信你们。所以千万不要背叛我,不然我可能又要变回原来的样子。

    那样我就怀疑任何东西,会永远憎恨这个世界的。

    “我们会成为你可以信任的真正的朋友。”

    虽然某个方面有一点相似,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嗡嗡地围绕在我耳边。怎么说呢?有点糙糙的声音?反正不是我的朋友朝星和形斌的声音。

    “我的图龙(爬虫类的宠物)也说喜欢宝德呢~。”

    “爬虫类小子。”

    奇怪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再加上拿着毛笔的韩壁鲁怎么也在我的脑子里转来转去呢?这个感觉有点不太吉利。

    “酒量这么差。”

    “是啊,真是看不出来。”

    我正在回忆以前自己还处于爱打架时候那两个朋友的声音。这时忽然听见好多人在旁边叽里咕噜窃窃私语。

    我抱着昏昏沉沉的头努力站起身。

    “呃啊!尸……尸体。”

    “尸体突然站起来啦!”

    人们看见我仿佛看见尸体一样瞪着眼睛惊恐万分。我真是要疯了。

    真想看看他们的思维是怎么转的。我望了望周围,这个地方好陌生啊,墙壁是蓝色的,一点都不奢华,很平凡。

    所以,这里不是我的家。

    “这里是浩元的家。”

    徐昌斌没等我问就开口说。

    这家伙难道会读心术吗?怎么那么清楚我的心里活动?再仔细一看,刚才在酒吧里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在客厅里躺着。

    “啊呜,吓死我了!怎么像僵尸一样突然站起来!?”

    “僵尸?说话小心点,你。”

    浩元张大着鼻孔把脸凑过来,我推开他嘀咕着。

    这家伙,竟敢说我是僵尸?岂有此理。靠,卢泊德你这家伙,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搬回家里去,竟然让我在这里抱头大睡?

    还有……那些小子们围在那里叽里咕噜什么呢?讨厌。

    “嘻嘻,你喝一杯烧酒都那么失魂呀?”

    “别……别哕嗦。”

    韩壁鲁凑到我的跟前讥笑我,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头转了过来。昨天那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好像也在笑我。

    靠,我昨天不是跟你们说不喝酒嘛,你们偏要让我喝。

    至少值得庆幸的一点是昨天我没有发酒疯,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