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狼的侍从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21-09-13   本书阅读量:

    我把帽子再往下拉一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好像近处的人都把视线集中到我这里。我有点不好意思,用铁板挡着就好了。

    啊,现在看来,我遇见了这么厉害的人物,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啊?

    很想跟这个小子打一场架,不过今天不行。

    “下次开始,不要太无知了~还有,今天你给我付娱乐费,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很想做得更潇洒一点,不过我这贱嘴却说出这么傻乎乎的话。就这样我走出了娱乐室。

    低音小子的声音好像能听得见,可我没有在意,径直坐上了豪华轿车。

    司机大叔以愣愣的表情踩了油门出发了。

    不过,我在穿黑校服的人群当中好像看见过熟悉的面孔……是我的错觉吗?

    啊,现在想起来我说错了。反正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还让他们给我付娱乐费呢!我真是傻瓜。

    不过,让我产生好奇的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的表情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呢?

    *

    游戏厅里的高中生们脸还是很苍白。

    一阵冷飕飕的风在屋里旋转着,每个人都拣起放在椅子上的书包悄悄地离开了。

    这回只剩下穿黑校服的男生们。

    “嗯……竟然挡住了浩元的一拳,应该不是区区小辈。”

    褐色头发稍微凌乱地露出了男生非常帅气的面孔。

    小流氓形象的男孩,微微滑下来的鼻尖,还有那能正确地看穿事物的锐利的眼神。

    “我说,跟浩元能够对抗的人能有几个呀?”

    “怎么看……都不像附近的小子。没见过打架这么厉害的。”

    “紫色头发”男生用手抚摸着肩膀上的蜥蜴,惊讶地问道。

    “褐色头发”男生用手提了一下无框眼镜,冷冷地说。

    “不过,浩元,你是不是冻僵了呀?”

    一个“帮派”成员用傻乎乎的表情捅了捅浩元的腰问道。随即被一个很有重量的拳头打得立刻倒在地上打滚。分明是浩元的拳头。

    “反正……他挡了一拳不是偶然的话,肯定是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他说是从大田来的吧?”

    “嗯。”

    褐色头发男生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想。

    很想把刚才的事情清清楚楚地回忆,可无论怎么想,记起来的只有帽子和便服。

    紫色头发男生歪着头说:“不过,也有可能是碰巧挡住的。”

    “能吗?那么快的拳头能是碰巧挡住的吗?再加上压制了浩元,还那么泰然自若。”

    “哈哈,这回登场的人物挺恐怖啊。”

    穿黑校服的“帮派”成员们嘀咕着,在他们的眼里浩元的拳头是快得无法挡住的。

    但是,戴了帽子的他却轻巧地挡住了浩元的拳头,再加上压制了浩元,还轻巧地把浩元弄倒在地上。真令人惊讶。

    “这一带要是真出现了那样的家伙,就有点不好办了。”

    “说不定是高中生嘛?还有,也有可能是过来串门的呀。”

    “对。”

    大家觉得“褐色头发”说的话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

    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安,这是为什么呢?

    “哎,该死的——应该看一下他的脸蛋。”

    “真的,有点太神秘了。”

    静静地听着对话的“紫色头发”再一次嘀咕道。“褐色头发”也是使劲按了一下头,接口道。

    与浩元对着干,以为会被挨打,但是那家伙却在表演一场戏似的挡住了拳头,然后悄然离开了。

    因为没穿校服,都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再加上用帽子挡住了脸,连长相都没有确认。

    但是可以肯定,他不是这个地区的高中生。

    虽然没有穿校服,但是与在这个地区那么出名的浩元独自对抗,的确除了疯子之外没有人敢做的。

    一段时间寂静流逝。浩元一声不吭地站着,一会儿他动了动嘴唇说道。

    “把那家伙找出来。”

    “嗯?”

    “刚刚那个戴帽子的家伙!!!!”

    浩元的话一出,穿黑校服的人群目瞪口呆。

    随即都知道了什么意思,面部表情都很僵硬。但是浩元不管这些,咬着嘴唇想。

    “竟然挡住我的拳头?虽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找到的话,一定要问个清楚。一定会和你分个胜负!!戴帽子的矮个子家伙!!”

    从刚才的游戏厅出来,没过5分钟,十字路口往右拐看见了一栋房子。

    房子真大。有我以前住过的房子的5倍?我是想过我要住的房子会很大,不过,这个房子太大了。

    不知不觉要想生气。反正……房子看起来相当干净利索。有褐色的墙壁,看一看那扇门,简直太大了。该死的——在这样的房子里由那个家伙一个人独享了的吗?

    徒然地很冒火,用力关上了豪华汽车的门,真想砸掉它,哎,还真的有点坏了似的。

    按了几次门铃,没有人出来给我开门,该死的。

    把门砸了?虽然不知道用我的力气能不能做到。

    我瞪了眼睛,司机大叔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慌忙挡住我。

    然后把房卡和钥匙递给我。该死——有这个还不快点给我。我怒目瞪了一下司机大叔,然后打开了门。

    “呵呵,那我走了。”

    大叔尴尬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慌忙开车消失了。

    哇~庭院真够大的。

    啊!还有喷水台,呵~还有个摩托车,还有一辆汽车。再一次感觉到妈妈是个富翁。

    没有人给我开门,看样子卢泊德还没回来。

    我转了转庭院,然后开了门。看,那些装饰品。全部亮晶晶地发着光。

    这里是高中生独住的地方吗?不会是国会议员的住处吧?哈哈!看来花钱花的不是玩笑。

    我坐在沙发上把背靠在后面。突然看见茶几上放着什么东西,立刻站起来。哈,相框。

    是妈妈。妈妈面带幸福的微笑,和新爸爸、卢泊德在一起。

    笑得太欢了吧?看这个想不出我会更讨厌卢泊德和妈妈吗?不过,已经到家了,应该给她打个电话告诉一声。

    打开手机,按了号码44。44号是我最憎恨的号码。

    想这想那的工夫响了几声通话音,妈妈特有的带着鼻音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么~我的女儿给妈妈打电话了?这么快就到了?]

    “嗯,可是……”

    [怎么?有什么缺的吗?]

    竟然问有什么缺的?这个老妈子。

    这里还有缺的,那世上的乞丐们怎么活下去呀?正因为如此贫富差别的单词存在。

    “啊,别的先不说,卢泊德他同意我住在这个房子吗?上次把他打个半死?”

    [哈哈哈?他说没关系!]

    “是吗?”

    真是意外,我还以为他会怕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呀?或者是报复什么的。

    不过,就算是要报复也会被我先打死的。呼~会窒息而死的。

    [还有,星期一开始上学就行。校服嘛,泊德会交给你的,包括其他一些用品。零花钱就使用妈妈给你的那个卡吧,应该足够的。]

    “嗯,我挂了。”

    说完,我关掉了手机。再一次趴在沙发上躺了过去。哎呦~从腰间响出咯噔的声音。年纪大了,身体也开始衰弱了吗?

    咕噜噜。

    哈啊,今天我咋这么饿呢?真闹心,自己连饭都不会做呢。

    我得看一看冰箱里有没有吃的。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走过去。

    这里怎么这么宽敞?哇,冰箱也这么大。翻翻这翻翻那,看见了一个蛋糕。哇,肯定很好吃。

    叉子在哪儿?啊,在那里!举高手臂,拿了隔板里的叉子。哈哈,现在开始可以自由地享受了。

    我拿着一块蛋糕,又扑腾——坐回了沙发上。

    太好了。蛋糕怎么这么好吃?在哪儿买的?那小子一回来,就得让他去多买一点回来。

    我正在专注着吃蛋糕,咯吱——一声门被打开。我正在贪吃东西还没听见那个声音。

    “哦啦?谁呀……呵!你,你……”

    突然,被奇怪的声音惊醒,抬头一看,穿了校服的卢泊德以惊讶的表情指着我。他的样子变了不少。

    头发染成了黄色,适当地被晒成了古铜色皮肤,还有那锐利的目光,个头也看起来超过l米80。

    好像还长了点肌肉,胸脯的地方凸出来了。啊?黑色的校服?刚刚在游戏厅里遇见的那家伙们也穿了黑色校服啊……

    当时觉得有个人很面熟,就是卢泊德吗?可,为什么见了我却这么惊讶不已呢?姐姐变成了帅气的哥哥回来了,难道不欢迎吗?

    “贼……家里有贼了!!!”

    我还以为会打个招呼什么的呢,可那小子看见我就指着我嚷了起来。

    什么?该死的,说我贼是什么意思?这小子是不是上次被我打得精神失常了?

    我转动着眼珠子正在想,听见那小子微微颤抖的声音。

    “你……你是那个游戏厅里的家伙,对吧?”

    听了他的话,我呆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扮。游戏厅?什么……?

    啊啊!原来我忘了摘帽子。

    难怪,这小子认出我来。可,这家伙怎么不说敬语呢?我比你早出生两个月呀,知不知道?(哦哼;)

    “啊啊,原来是卢泊德君啊!这么晚才回来?我都要饿死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笨蛋!”

    我把帽子摘下来扔了出去。

    我那短而滋润的黑头发飘落下来,漂亮的脸蛋也随即露了出来。

    那小子好像非常惊讶的样子,张大嘴愣了一会儿就脸红了。

    被我的美貌迷住了吧。但是对不起,我可不能接受你的爱呀。

    “真是!长得这么帅?这样的面孔还真第一次看到。可能不是这个附近的人吧。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怎么能到我家来呢?怎么看都像个贼。不过脸蛋倒挺熟的。要是把头发接长一点……”

    那小子好像认真地想些什么,突然面色变得更加苍白。

    跟刚才的苍白性质不一样。

    然后,用手指了指我喊道:

    “卢……卢宝德!!!!!”

    简直是嚷嚷。

    真没有礼貌,又忘了说敬语啦。我比你早出生两个月呢

    还有,怎么那样惊恐失色?他应该知道我来啊?

    “喂~你想再次住院,那就不用说敬语了,嗯?”

    我的话一落,那小子颤了一下,立即堵住了自己的嘴。

    呼呼!看来还是那时候的教训有点效果。其实,以前这小子也对我不太有礼貌的。

    结果,耐性很强(?)的我也终于忍不住把他给狠狠揍了一顿。

    他是因为想起那个场面就颤了吧。

    对了,我把蛋糕给吃完了。

    “你发什么抖呀?小子!快过去摆桌子准备吃饭!姐姐的肚饿了。”

    “我,我……为什么?”

    泊德吞吞吐吐说道。小子,想找死的话就继续叽里咕噜吧。我无言地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瞪他。那小子吓得飞箭一般跑到厨房。要是菜里放什么东西就饶不了你。

    “哈啊……浩元要找的家伙是宝德,该死!也是,要没有这个丫头,世上就没有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再加上拥有那么简单压制浩元的实力!不过,他是女扮男装了吗?真像男的。虽然以前也声音挺沙哑的……是啊,她应该投胎为男性。不过,以后太恐怖了,我怎么活呀,口口。浩元,你帮我复仇好吗?莫非她把你也像东西一样随便打吧?只要你不放松警惕就肯定会打赢这个人的!可是……我在家里稍微不慎就像上次那样……(颤抖=-=;;;;;)呃啊啊!该死的……

    我完了!”

    用颤抖的手做着菜泊德嘀咕不停。

    就这样大概过了30分钟吧,等着等着,闻到了好香的味道,宝德就向厨房走去。

    真是山珍海昧啊,这小子,菜做得不错嘛!

    呵呵,以后在家就不用担心吃饭了。

    “哇~你做菜做得不错呀?嘻!我自己过的时候懒得做,总吃那些快餐之类的,这下好了~”

    我摸了摸还在发抖的泊德的小黄头发,然后扑腾一坐在了椅子上。

    我拿起筷子夹菜,一个一个放进嘴里。

    真适合我的口味,真是好吃极了。

    我津津有味地吃着,那小子才安心地吐了一口长气。然后用幸运的眼神偷看我几眼。

    对了,我和这小子要上同一个学校了。这小子穿的是黑色校服?那,我也要穿黑色校服?

    还有那些在游戏厅遇见的那小子也穿了黑色校服。

    重新整理的话,三个人都在同一个学校念书。

    “喀儿喀儿——水……水!”

    我慌忙找水,泊德慌慌张张地递给我水。

    对了……低音那小子看起来很能打架。

    该死!以后怎么躲过那吓人的拳头呢?我呆呆地望着泊德。

    这样一来泊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你这小子,我不会吃掉你的。不过,啊~你这小子长得也满不错的嘛。脸上简直发光啊,发光!你得感谢你是男的。

    “不……不过,刚才你怎么把浩元给惹上了?”

    “刚才那个低音小子叫浩元?”

    我吃得很香的时候,泊德小心翼翼地问道。

    浩元?嗯,我不知道能不能记住这个名字。本来我的内存量就比较少。

    不过,我是能记住“恐怖的拳头”。

    “还有,你那个头发……”

    “啊哈,这个吗?剪掉了呗。还有,在别人面前绝不能说我是女的,知道了吗?你要说出去,就知道后果吧?当然被别人会认为是男的。”

    我用脚轻轻踢身边的椅子微微一笑,那小子马上变了一个脸色,发青。

    哦呼,对付这些不听话的小子,拳头就可以解决一切。也许像我这种多血质性格的人中,可能有虐待东西的习惯者占有80%。

    嗯,这家伙们叫鬣狗再恰当不过了。

    “功夫不错嘛。”

    在兜里摸索着找烟,发现没有烟,开始耸起了眉头。

    凝视我片刻后,用很不耐烦的口气对我说。

    “嗯。”

    “看来要用武力驯服你是多余的。”

    看见我点头左摇右摆地站着,那家伙朝我走过来又要飞快挥起拳头,想击打我的肚子。

    但是与昨天不同,今天我的状态特别好,一把接过他的拳头向后折过去。

    “看来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听他的语气不像是有恶意,所以放开了抓紧他手腕的手。

    他揉着被我抓到的手腕,用冷冷的眼神直视着我说:

    “想不想加入我们‘帮派’(除老大以外打架厉害的那些人)?”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加入“帮派”,觉得他们就是些幼稚的人为了炫耀力气才聚集在一起的。

    “如果加入‘帮派’,肯定比现在还要有人气。”

    正想一口回绝,一直在我身后偷偷望着我们的一只鬣狗插了一句,是泊德。

    有人气?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对“人气”这个词儿过于敏感。加人“帮派”会更有人气?那我不就成了这个学校最帅的明星了吗?呃哈哈。(自己一个人正胡思乱想。)

    “但是你得知道!!虽然你比我大,可我绝不会把你当成学长毕恭毕敬的。”

    “你这样性格我还图什么?”

    “先不管那些……”

    昌斌这家伙似乎早料到我会这么说,听到我坚决又狂妄的语气也没什么反应。

    我瞄了他一眼,突然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哇啊~

    “凉快极了。”

    “呃啊!你这是干什么!?放开,快给我放开!”

    看见我抓住他的手不放,昌斌吓了一跳,朝我大喊大叫。

    看我毫无表情地紧紧抓住他不放,吓得直叫喝。

    这就是这个学校的老大吗?不过,真的像我想象中的一样凉,嘿嘿。

    “这个转学生是变态吗?”

    “这个同性恋!”

    “-_-;;’’

    那四只鬣狗看着我这样的举动,围在一起叽里咕噜说个没完。

    “褐色头发”最先用了一个轻蔑我的词儿形容我,然后就是浩元那家伙。

    泊德就只在旁边干冒冷汗。

    “壁鲁,到底干吗要跟着来啊?”

    “因为那小子的举动很像你要找的那个家伙。”

    “是吗?我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相似的。不会是长得那么帅的家伙吧?”

    这是“褐色头发”和浩元的对话。

    都听见了,我都听见了。我长得帅?那个,你们不说我也知道的。

    “哦?你也那么认为吗?”

    “是啊,昨天还没觉得,今天仔细一看蛮帅的。”

    叫“鬣蜥”的“紫色头发”瞪着眼睛问,浩元羞羞答答地回答,不,脸涨得通红且很恼火地回答道。

    昨天没看清楚我的脸吧?现在才发现我长得帅。

    “嗯……他也肯定是帮派的人物吧?”

    “好像是,看刚才打架的样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褐色头发”和“紫色头发”两个人,用手指托着下巴摆出一副名侦探的架势。鬣狗这个称呼跟他们真是很般配。

    “好像是在大田混得不错呢。”

    听见浩元的话,一直在旁边无语的泊德撅着嘴。

    “跟我说不是帮派的人。”

    “什么?”

    “啊?什,什么也不是。”

    用一种受到背叛了似的语气,一个人自言自语。

    站在旁边的“褐色头发”壁鲁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

    这时才回过神来的泊德挠挠头摇着双手。

    “我们快回去吧,管他那么多干吗呢?”

    看见“褐色头发”从躲着的地方起身往回走,另外几个也都跟着他跑过去。

    “那上次在游戏厅看见的那小子只是来玩的吗?”

    最后浩元皱着眉头,也转身跟着他们走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再次庆幸自己没有被他们认出来。

    如果他们知道了我是游戏厅事件的肇事者,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的。

    “快点放手啊!!”

    “啊噢!你的手简直像冰块,好凉快啊。”

    正沉浸在思绪里,昌斌使劲要摆脱我。

    可我是谁啊?我紧紧抓着他的手发出一声狼嚎声,准备继续死抓住他不放。

    他的手真的是好冰凉啊。如果天气一直热,得常常去找他解暑了。

    *

    我一把推开门走进了教室,看见大家的眼睛都瞪得圆圆的惊讶不已地望着我。

    可能是正在纳闷儿我身上怎么一点伤都没有吧。可谁的血已溅到我的校服上了,讨厌。

    我用手简单地搓了搓,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座位。

    “喂,你在哪儿学的功夫啊?”

    刚坐到座位,浩元就凑过来问。

    这些家伙们,刚刚还口口声声说不管我的吗?

    他也是和三年级生们一样危险人物?切,笑死人啦。

    “喂!!!!”

    一个人在嘟囔着,突然感觉到桌子在震动。

    瞄了一下那小子,看见他一点都不避开我视线。

    好啊,要比比瞪眼水平吗?

    我也是眼睛眨都不眨地瞪着那小子。

    “哎哟,你们可不能打架呀。^?。’

    叫“鬣蜥”的那个爬虫类少年冲着我的眼睛“呼”吹了一口气。弄得我眨了一下眼睛。恼火的我不由自主霍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声喊道。

    “靠!!我输了,都怪你!!”

    教室里突然凉飕飕的,怎么回事啊?我正纳闷儿往四周张望,看见他们都用一种观看怪物的眼神望着我。

    “呵呵,转学生脾气真够大呀。”

    “紫色头发”——爬虫类少年用手轻抚着肩膀上的图龙

    (什么时候又变成图龙了-_-;;)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褐色头发”冷冰冰地问我。

    “我问你,哪里学的功夫?”

    “也没学,因为一直都是单枪匹马,所以……”

    刚才跟他们打架的时候,那些家伙们好像指着我说了些什么。怎么想不起来了,哎,脑子不够好使怎么办。

    “你怎么奇妙地跟那个家伙相似啊。”

    “啊?”

    “游·戏·厅!”

    浩元托着下巴望着我自言自语。

    吓得我愣了一愣,马上把视线转到窗外,心在怦怦直跳。

    卢泊德似乎也担心我被认出来,嘴唇颤个不停。

    嗯?干么颤抖嘴唇?

    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老师进来了。

    浩元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老师习惯性的用出勤簿敲了两下讲桌。

    这下可以好好上一堂课了吧。

    但是高兴的太早了,这节课是我最讨厌的数学。

    “嗯……今天是29日,那19号同学!!”

    老师想起今天的日期大声喊,坐在我后桌的浩元霍然起身。

    “今天是29日,怎么是19号呢!?”

    “我愿意。”

    看见他委屈的表情,有意吐着舌头的老师有点可恶。

    浩元似乎不会解这道题,站在那里犹豫了好一会儿,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

    随后把视线转向“褐色头发”壁鲁,向他发出sos信号请求救援。

    可怪的是爬虫类少年那里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看见壁鲁和泊德都耸耸肩表示不会,他突然把目光转向我。他用手指了指那个题,做口型问我,“答案是什么?”

    我扫了一下题,自己嘀咕着“真够难的。”然后趴在桌上。

    “呃啊,他妈,不会!”

    “瞧这小子,竟然对老师这么大声?还敢说脏话?”

    老师气汹汹拿着教鞭凑了过去,哇,和长的一样有个性啊。可为什么要那么死盯着我呢?我可什么都没做呀。

    “只能怪你太笨。”

    “你找死啊!”

    看见我用口型说他笨,浩元挥着拳头回应我一句。

    但这个动作刚好被老师看见,老师耸了耸眉毛。

    “你这家伙!!”

    “呃啊!!”

    可怜的浩元君,终于还是被打了一顿。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千万千万别让他死了之后出现在我的梦里。

    “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呆着吗?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学校很危险的嘛!”

    “哦。”

    卢泊德戳着我的腰叽里咕噜说个不停。这个学校危险?那个我倒没感觉到,不过我发现这里的人的确够危险。

    我在大田可是很吃香的,要不在这里也拿出少女杀手的微笑用用看?

    “臭小子,看以后还敢不敢。”

    男老师似乎就是力气大。瞧那小子用手使劲摸摸自己的头,还不敢吭声。

    “靠!老光棍,又跟我们这些无辜的学生发狂。”

    等到老师走上讲台,浩元才咬牙切齿地嘀咕。

    你这个傻瓜啊。

    “你小子说什么!!?”

    你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吗?

    叮咚叮咚~

    就这样,第一堂课结束了,好像也没学到什么东西。

    整堂课好像就看见这小子挨打了,一定得让所有人都认可你是笨蛋他才甘心吧?头又不是人的装饰品。

    “喂,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只能怪你自己太笨啦。”

    看见他恼火的样子,我更加起兴,哼哼唧唧挑逗他。

    可同学们为什么都用那种眼神看我呢?脑子太笨,身体也跟着受苦。泊德那家伙的嘴怎么又开始颤抖了?

    这么看我老是奇妙地惹恼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啦?可能是他那多血质的性格很好玩吧。

    他的性格比我还暴躁,刺激一下就发火。

    “呃啊!我忍吧,忍,还是转学生嘛!!”

    说着浩元握紧拳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跟着一群女生蜂拥而上,唉~我对女孩可没兴趣,不过为了维持形象还是亲切点吧。

    一个女生眨巴眨巴眼睛问我。

    “哇啊!宝德!昨天没来得及打招呼,你在大田也是‘帮派’成员吧?”

    “嗯?不是。”

    “帮派”成员,这个学校的学生怎么这么喜欢用“帮派”成员这个词呢?说了不是就不是嘛。打架打的好就一定是“帮派”成员才行吗?

    我不过是练了点防身术,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皮肤是怎么保养的?怎么比女孩子还要白呀~”

    “哇啊,看看这个嘴唇多红!有女朋友了吗?”

    女生们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叫个不停。

    泊德那家伙不知有什么那么不顺眼的,一直望着这边皱着眉头。爬虫类少年依然爱抚着自己的小动物,喜欢画画的壁鲁也依然拿着他心爱的画笔画画。

    “我没有女朋友,还有……请你们回到座位上吧。”

    “啊……嗯。”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我感到有些倦意,只好把她们给打发走了。

    女生们被赶走还笑得合不拢嘴,从女生们背影的缝隙里我突然发现了一双黄鼠狼的眼睛。

    滋滋——滋滋滋。

    一场火花乱溅的眼神战开始了。瞪眼功夫,我绝不能输给这家伙。

    “敢对着我瞪眼儿?找死吗?转学生。”

    “找死?你自己小心点好。”

    听见黄鼠狼的话,我用沉稳且低沉的声音回答他。

    在旁边无所事事的鬣狗家族(壁鲁,鬣蜥,浩元)听见我们的对话,一齐把目光投向我。

    黄鼠狼明显底气不足,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褐色头发”壁鲁突然很严肃地问我。

    “你老实告诉我,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这家伙竟然和长得一样精明,难道真的被他认出来了吗?

    我一时不知所措,瞄了瞄泊德。小子对着我使劲摇头,意思就是不要说出真相。

    “没有啊,到这个学校头一次见面呀。”

    “是吗?”

    听见我很坚定地回答,壁鲁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我。

    看见他闪闪发亮的眼珠子,让我想起一个人。

    朝星?对了,还没有和朋友们通电话呢,回家得打电话给他们了。

    现在很烦,不想打。

    “能不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要学习了。”

    我对他挥着手,把课桌里的书本拿出来。女生们看见我的样子一副失了魂的模样,红着脸尖叫着。男生们却不知看我哪里不顺眼,叽里咕噜嘟囔个不停。下节又是什么课?

    靠……怎么是英语。

    我最讨厌的数学,其次就是英语。虽然说,我也没什么喜欢的科目,但真不知我为什么要学英语!!

    我又不想移民到外国,而且也不想做有关外语的工作。

    我们应该爱自己纯粹的母语!!!!iloveyou韩国!!

    “疯了嘛,你?”

    一个人正在自我陶醉的时候,泊德在旁边给我泼冷水。

    该死的家伙……小鸟的模样,还……

    等回家要好好收拾你,我要再次驯服你。

    “真他妈倒霉,提拉奴肯定又要提问。”

    坐在前排的浩元手指上转着圆珠笔,用一种极为不满的口气说。

    提拉奴?我莫名其妙地望着浩元,这时教室门被推开。

    哐哐哐!!!

    教室的地板突然像是起地震震动起来。

    一个大块头的老师,用胳膊夹本书走了进来。

    提拉奴这个名字还真是适合他啊,看看那块头和恐龙不相上下。

    看他在黑板上罗列出各种各样的英语单词,看来要开始上课了。

    “注意注意,这些都是在初中三年级学过的单词!一分段第三排的学生站起来!”

    老师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浩元嘴里嘟囔着“倒霉”,就从座位上站起来。

    倒霉啊,怎么每次都是他呢。

    幸亏这家伙坐在我前排。先不管他,那个词【nature】。

    嗯……什么意思来着,真是老了,连记忆力都退化了。

    “嗯……嗯……。”

    那家伙,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直哼哼。然后把视线投向我,用口型问。

    “那是什么?”

    这个傻子,这种问题问我怎么能行。

    我随便说了一句,这家伙竟然紧握着拳头很自信地大声喊道:

    “是脑出血!!”

    脑出血……

    哈,你小子真是疯了吧……

    “噗哈哈哈哈哈!!脑,脑出血???哈哈哈哈。”

    浩元听见同学们的笑声,歪着头一时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