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爱在紫薇星

第二话 夜色,月印

更新时间:2021-09-08   本书阅读量:

    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了。

    每当放学后颜泽暄回到学校停车场取车时,都会发现自己的脚踏车的轮胎被人恶意地扎破了。这一个星期以来,他换轮胎的次数已经超过他一年来换轮胎的次数。对于十分爱惜东西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这天,还不到放学的时间,颜泽暄便请假早早地来到了学校的停车场,检查了一番后,发现新轮胎暂时还没有被人动手脚,于是便静悄悄地躲在了暗处等待着。

    十分钟后,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停车场,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之后便快步走到了颜泽暄的车旁边,俯下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细长的针,对准了车的轮胎扎下去——

    “你在做什么?”随着一个凌厉的吼声响起,颜泽暄冲过去一把抓住了男生的手,怒视着他,“又要扎我的轮胎吗?”

    男生吓得把针扔在了地上,连忙说:“没我没有”

    “哼!”颜泽暄一把将男生的手甩开,捡起落在地上的针,冲着那个男生笑道,“去告诉凌璟,我颜泽暄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有人扎我的轮胎的话,我就会报告老师!”

    男生还想辩解什么,但在看见颜泽暄黑得不能再黑的脸时,只得飞快地跑出了停车场。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了。

    刚从教室里走出来的凌璟和苏珺瑶被一个男生拦在了走廊尽头。

    凌璟抬眼看着他,冷冷地问道:“怎么了?”

    男生看着凌璟小声说道:“凌学姐,那个颜泽暄”

    凌璟见他一直吞吞吐吐的便有些不耐烦起来,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不需要每天都向我报告你扎破了颜泽暄脚踏车轮胎的事情,这样会被人怀疑的!”

    “凌学姐,不是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苏珺瑶也被这个男生的样子弄得有些着急起来,“快说啊,我们还有事情要办!”

    “凌学姐刚才,我在停车场被颜学长发现了”男生懊恼地低下头去,不敢看凌璟,连声音也小得像蚊子叫。

    凌璟一听,差点儿没跳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身旁的苏珺瑶急忙拉住她的手,小声安慰道:“璟,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男生怯懦地后退了几步,吓得脸色都白了:“颜泽暄说,他不是个好惹的人,如果下次再让他发现的话,他会报告老师的。”

    凌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个男生,说道:“好了,你回去吧。”她转身站在走廊边,任风吹乱了自己黑色的长发,握成拳头的双手不自觉地往墙上捶下去,一下一下的,如同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璟”看着她的样子,苏珺瑶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凌璟点头,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她转过身来,对苏珺瑶笑道:“我已经想到新的办法了。”

    第二天中午。

    吃过午饭后,凌璟和苏珺瑶一起坐在教室里等着别人传来的好消息。

    正在这时,班里的几个女生结伴走进教室,一边走一边议论道:

    “你看到了吗?刚才在食堂里,一个低年级的男生走路不小心把刚盛

    的热腾腾的饭菜全都洒在了颜泽暄的身上”

    “是啊那多脏啊!”

    “真不知道那个低年级的男生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全部都洒了”

    凌璟笑着望向刚走进教室的女生,轻声说道:“就算那个男生是故意的,也是颜泽暄他自找的。”说完,又轻笑了几声。

    几个女生看了凌璟一眼,脸色一白,立刻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凌璟托着自己的下巴开心地望向窗外,她一想到颜泽暄被人洒得全身都是饭菜的狼狈模样,心情就格外舒畅起来。

    她转头看着苏珺瑶,道:“珺瑶,颜泽暄的样子一定很好笑,对不对?”

    “嗯。”苏珺瑶轻轻地应了一声,在看到走廊那边走来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时,愣了片刻,然后凑近凌璟的耳边说道,“璟,他来了”

    “谁?谁来了?”

    还不等凌璟抬起头,满身都是饭菜渣的颜泽暄已经大步走进了教室,站到凌璟的座位旁冲他不怀好意地笑着,然后伸长手臂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一把将她抱入了怀中。

    “颜泽暄!”凌璟喊着他的名字,双手用力地推着他,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可是任她怎么使劲,颜泽暄都不让她有丝毫挣脱的机会。

    苏珺瑶也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拉颜泽暄,但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拉开他们。

    持续了几分钟,颜泽暄才放开凌璟。他低头看到凌璟的衣服上也和自己的衣服一样,都沾上了饭菜渣,才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

    凌璟低头看着自己肮脏不堪的上衣,气的脸都绿了。她直接脱下了外衣,朝着颜泽暄所站的地方扔过去:“颜泽暄,你当本小姐很好惹吗?敢这么对我!”

    颜泽暄用手挡开了凌璟扔向他的衣服,一脸的满不在乎,就算衣服上满是饭菜渣,他也依然笑得帅气无比:“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邵栎西,今天的事,你给我记住!”凌璟说完,从座位上跳出来,直接跑出了教室。

    苏珺瑶也狠狠地瞪了颜泽暄一眼,追着凌璟跑出了教室。

    走廊上。

    凌璟一边走得飞快一边骂道:“这个死颜泽暄,竟然敢这么对我!”

    低头看到自己的白色衬衣上还有一些饭菜渣的痕迹,她咬住了嘴唇,美丽的脸庞上,五官几乎都扭曲到一起了。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以前不论是谁和自己作对,吃亏的总是别人,包括邵栎西!

    可是这个邵栎西怎么这么可恶呢?她凌璟从来都没有败得这么惨过,仿佛自己对他做过什么,他都会用同样的方法回敬给她!

    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彻底地将他打败呢?

    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再和她作对呢?晚上8点。

    整个圣优高中静悄悄地,教学楼里白炽的灯光几乎点亮了整个校园。

    圣优高中作为德川市唯一一所贵族高中,对升学率极为看重,所以为了提高升学率,学校规定,从高二年级开始,每一个学生都必须在学校进行晚自习,但身为高二学生的凌璟最讨厌上晚自习了。

    凌璟趁老师暂时临离开教室便偷偷地溜出了教学楼,往学校偏僻的围墙边走去。

    月光如水一般,温柔洒下。

    灰暗的树影也随着夜晚的轻风轻轻地摇曳着。

    刚走到离教学楼几百米远的地方,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凌璟停下脚步,拿出电话放在了耳边,声音很小:“珺瑶?”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很小:“璟,你不回教室了吗?老师等会儿点名怎么办?”

    “不回了,点名就点名,我无所谓。”凌璟挪着脚步又朝学校的围墙方向走去。

    “那那你小心一点儿啊!”

    “嗯。”

    “学校里晚上有巡查队,特别是比较偏僻的地方,璟,你要注意别被发现了,知道吗话那头,知道吗?”

    “知道了,珺瑶,你又不是不知道巡查队的人都笨死了,是不会发现我的。要知道,我逃了这么多次晚自习,可从来没有被巡查队的人发现过。”

    “璟,一定要小心,知道吗?”电话那头苏珺瑶再次不放心的叮嘱道。小:

    “好了好了”凌璟有些不耐烦了,“不说了,有事就给我发信息好了,你打电话也不怕被老师发现!”说完,她立刻挂断了电话。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凌璟已经走到她经常翻越的学校围墙边了。

    凌璟抬头望着高自己大半个身子的围墙,又看了看墙边的一块高大的石头,轻轻呼出一口气,后退几步,然后纵身踩着石头跳上了墙头。

    等到她再从墙头上跳下来时,凌璟顿时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超级差——从来都没有被巡查队发现过的她,竟然也会被发现。

    刚刚站稳在地上的凌璟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颜泽暄和他身后的几个男生,眼中满是不屑。

    颜泽暄一脸淡笑地看着凌璟:“想不到吧,凌璟?”

    “想不到什么?”凌璟冷冷地答道。

    颜泽暄并不生气,脸上依然挂着无比优雅的笑容:“想不到我居然会发现你吧?凌璟,实话告诉你,我是特意守在这里等你的。”

    “你说什么?”

    颜泽暄上前几步,又围着凌璟转了两圈,慢悠悠地开口:“凌璟,我知道你不喜欢上晚自习,而且经常从这个地方翻出学校。你很聪明,每次都能躲过学校巡查队的视线。”

    凌璟不语。

    “但你不是每次都能有那么好的运气的!”

    凌璟冷哼一声,说道:“这么说,你加入学校巡查队了?”

    “没错!”颜泽暄挑了挑眉头,似乎很满意凌璟此刻的表现,“我还知道你会跆拳道,就算你被巡查队的人发现了也可能会逃脱掉”

    “你知道就好。”

    “于是我事先准备好了一部摄像机,拍下了你刚才翻围墙的画面。”说着,颜泽暄从他身后的一个男生手中拿过摄像机,“凌璟,这一次,不如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解决了。”

    看到颜泽暄手中的摄像机,凌璟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精致漂亮的脸上却依然很镇定。

    她压低声音说:“是吗?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吗?”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颜泽暄按下了摄像机上的一个按键,然后转过屏幕朝凌璟的方向说道,“要给你看看才知道。”

    凌璟定睛看去,下一秒,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了。她抬头看着颜泽暄,声音如晚风一般带着凉意:“颜泽暄,你想怎么样?”

    颜泽暄关上摄像机,抬头看着凌璟,笑道:“当然是交给老师离,抓晚自习期间逃课的学生可是巡查队的职责!”

    凌璟的心一沉,看着颜泽暄的目光非常凶狠。

    如果她逃课的事情上报学校的话,教导主任一定会告诉她爸爸的。爸爸虽然不管她在外面怎么玩,但对她的学习是十分上心的。如果让爸爸知道她逃课了,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似乎知道凌璟在想什么似的,颜泽暄又说道:“如果你不希望我上交老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颜泽暄想了想,转头看了看学校的后山,又回过头来问她:“凌璟,你知道学校后山是座墓园吗?”

    凌璟看着他并不说话,但心跳突然加快了速度。他问她知不知道学校后山的墓园,到底有什么目的呢?难倒是让她去墓园吗?千万不要被猜中啊!

    颜泽暄在她面前打了一个响指,嘴角微微扬起,笑得极为好看,极为优雅:“凌璟,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一个人去后山的墓园待一个晚上,就可以了。”

    “是吗?”凌璟有些不相信地盯着他看,“我怎么知道你值不值得相信?就算我真的去后山的墓园里待了一个晚上,你也还是会把录像交给老师的吧?”

    颜泽暄摇头轻笑着:“凌璟,我一直都是说话算话的人,只要你敢一个人在墓园待一个晚上,我就保证老师不会知道你逃课的事情。”

    看着他认真诚恳的目光,凌璟重重地点了点头:“那么,一言为定。”

    凌璟从来没有去过后山的墓园,只知道那是一个很清静的地方。抱着没有什么好怕的心理,十几分钟后,她站在了墓园之中。

    银色的月光笼罩在整个墓园之上,透着几分神秘和寂静。

    夜晚的凉风将凌璟齐腰的长发吹得四散飞扬着。她感到有些冷,紧了紧衣服,坐在了墓园里长长的阶梯上。

    周围一片宁静。

    凌璟睁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让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四周变得越来越安静了。凌璟只听得到风吹过的呜呜声,树叶摇摆着簌簌的轻响声。

    突然安静的墓园里响起了一阵类似于哭泣的声音,时而低吟,时而大哭,似乎还有着像狼嚎一般的声音。

    凌璟警觉地抬头向四周望去,在看到山顶仿佛有点点的星火在空中闪烁着时,呼吸似乎都感觉不到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喵!”一只黑色的小猫从一个墓碑后面飞快的窜了出来,睁着一双碧绿的眼睛盯着她看,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凌璟全身一震,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皮也发麻了,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这个地方真是太可怕了!

    凌璟惊慌地站起身来,慌乱地朝着刚才走来的方向跑去,越跑越快。此时此刻,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儿离开这里。

    因为跑得太快了,有没有看清方向,“砰”的一声,凌璟迎面撞上了刚走进墓园的颜泽暄,等他看清自己撞到的人是颜泽暄时,又因为脚下没有站稳而整个人向前倾去。

    凌璟吓得闭上了眼睛,双手停在空中,无意识的向颜泽暄站的地方挥去???

    毫无预兆的,凌璟拉着颜泽暄一起从墓园的楼梯上滚了下去!

    等到凌璟再次睁开眼时,眼前一片昏暗,身体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感。她低下头看着地面上的松枝,恍然明白了自己并没有受伤的原因。

    再一转过头,立刻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颜泽暄。她目光一怔,这才想到,刚才自己从墓园里一路跑下来撞到了他,但又因为自己再摔倒时无意中抓住了他???

    凌璟慢慢地站了起来,刚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没想到颜泽暄也在这时醒了过来。他看向她的冷漠目光,下吓得她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颜泽暄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落叶和小树枝,沉着脸看向凌璟:“凌璟,你一个人掉下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

    凌璟被他看得全身一震,怔怔的后退了几步,紧张的说道:“谁,谁要你突然出现在我前面挡住我了?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因为站不稳而摔倒呢?要摔倒了肯定会想抓住什么东西???颜泽暄,你会掉下来也是自找的。”

    “凌璟,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胆小?”颜泽暄转过脸不再看她。

    本来他只是想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来了墓园,没想到他刚走进墓园就看到了一路跑下来的她,还没回过身来就被她撞到,之后发生的事情根本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在学校里看你胆子挺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实际上这么胆小。”

    “你!”凌璟被他激怒了,双手紧紧地我成了拳头。

    颜泽暄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树林,郑重地说道:“这里应该是山下的小树林,现在天太黑了,根本就看不清楚走出去的路。凌璟,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走出这里,而不是在这里争吵。”

    接着,颜泽暄又回望着她:“我们分头找。”

    “找就找。”凌璟不再看她一眼,拿出手机打开照明灯,朝着左边的一条路走去。

    颜泽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朝着右边的一条路走去。

    凌璟一边走一边沿路在树上画上小标记,走了不知道多久,发现前方有一片亮光,定睛看去,原来是学校的后门。她刚想走出去时,猛然间想到颜泽暄此刻还在树林里找出来的路,因为自己摔倒时抓住了他,他才会一起掉下来的。于是,她暗下决心,重新走了回去。

    沿着自己画的标记走回到最初掉下来的那个地方时,凌璟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颜泽暄。

    “颜泽暄,你应该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吧?我找到了,跟我一起走吧。”凌璟大声喊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颜泽暄轻笑道,”我也已经找到走出去的路了,而且不需要花太久时间。”

    “是吗?”凌璟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当然。”颜泽暄肯定地说着,脚步已经朝着另一条路走了过去,走了几步见凌璟没有跟过来,又说,“凌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凌璟沉默了片刻,觉得颜泽暄不可能骗她,于是跟着他的脚步走了过去。

    树林里真的很黑,及时凌璟和颜泽暄的手机都打开了照明灯也还是只能看清脚下路。凌璟环视着周围,边走边说:“喂,你不是说你找到的路不会花太久的时间吗?我怎么觉得走了这么久都还没有走出去?你是不是骗我的?”

    半晌,她都没有听到回答。

    凌璟又叫道:“颜泽暄,你在听吗?”

    还是没有回音。

    凌璟觉得奇怪,抬头看向前方,顿时愣住了:眼前除了一片漆黑的树林,哪里还看得到颜泽暄的身影。

    凌璟紧紧地握着手机,脸已经沉得不能在沉了,没有想到他居然骗她!

    真是太可恶了!

    凌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平静下来,看清了自己现在所身处的地方,然后凭这自己的感觉开始寻找刚才走来的路……64楼

    她一直是一个很有方向感的女生,片刻之后,凌璟回到了刚才和颜泽暄碰面的地方,喘了一口气,又朝着自己最初做了小标记的路走去。

    当她从树林里走出来时,发现颜泽暄正站着学校的后门处看着她。月光洒在他身上,那张俊美的脸庞带着淡淡的笑意。

    “颜泽暄!”凌璟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叫着他的名字,大步走过去,举起拳头用力地挥了过去。

    “砰”的一声。

    凌璟的手被颜泽暄稳稳地抓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凌璟看着颜泽暄的脸,只觉得自己的气不打一处来,眼珠一转,左手一把抓住颜泽暄的左手臂,拉开他的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

    颜泽暄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咬他,手臂上的痛感让他不由得吸气。他低头看着正咬他手臂的凌璟,一阵失神,似乎有着一种熟悉的感觉蔓延全身,让他不想推开她。

    良久。

    凌璟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臂,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除了她刚才被咬出的牙印,还要着另外两排牙印。那个牙印似乎已经很久了,在他白皙的手腕上如两轮弯弯的月亮一般。

    “呵。”凌璟抬眼看着颜泽暄,讽刺地说道,“没有想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讨厌你呢!”

    说完,她立刻推开学校的后门走了进去。

    颜泽暄转身冲着她轻笑道:“凌璟,你忘记了和我之前的约定吗?你如果不去后山墓园呆一上的话,我会把录像交给老师的。“

    刚走了几步的凌璟一听,立刻停住了脚步,她背着月光看着校门外的颜泽暄,毫不在意地说:本小姐不稀罕了,随便你交不交给老师。”

    她一转身,朝着前方走去,再也不回头看他。

    月光下,那娇小的背影越走越远了。

    颜泽暄低头,抬起自己刚刚被她咬住还在隐隐作痛的左手手臂,白皙的手臂上两轮如月亮般好看的牙印竟是那样醒目,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明明说好了在学校门口等她的,可是她在学校的大门口站了半个小时,仍然不见他的身影。

    小璟一边看着前方的街道,一边大声骂着小泽暄:“死颜泽暄,臭颜泽暄,你这个说话不算说话的坏家伙!敢让本小姐等这么久,看你来了我怎么收拾你!哼!”

    突然,一个好听的男声从她身后传来:“小璟要怎么收拾我?”

    知道是他站在她身后,凌璟一转身抓住了他的左手臂,想也不想地就咬了下去——“啊,璟!”小泽暄痛得哇哇直叫,“小璟,不要这样啦,会留下牙印的!”

    小璟不理会他的叫唤,甚至还越咬越用力了。几分钟后,她一把甩开了小泽暄的手臂,冷冷地说:“哼,就是这样收拾你。”说完,立刻转身就走。

    小泽暄捂着疼痛的手臂,漂亮的五官都扭曲到一起,看着小璟越走越远的身影,他又连忙追了上去:“小璟,等等我。”

    “哼。”

    即使她不记得他了,即使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可爱的模样,但是依然会这样

    依然是他的那个小璟!

    第二天清晨。

    凌璟刚走到教室,就有人通知她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去。原来昨天晚上她逃课翻墙的录像已经被颜泽暄交到教导主任的手里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

    凌璟以一副高傲的姿态坐在教导主任对面的长椅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细长的腿也交叠在一起,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教导主任抬了抬眼镜,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凌璟,你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凌璟摇头。

    “以前你是仗着巡查队的人包庇你,学校才一直没有找到你逃课·翻围墙的证据,还好新转来的颜泽暄同学拍到了你逃课的录像,虽然他并不是巡查队里的学生,但这样做是很值得鼓励的凌璟,现在,我已经有证据了,你还不知错?”

    凌璟一怔,颜泽暄居然不是巡查队的学生,那他昨天是在骗她吗?

    忍住心中即将爆发出来的怒火,她抬头看着有些发胖的教导主任说:“主任,你说,这录像是颜泽暄给你的?”

    主任点头,连忙说道:“如果你想对颜泽暄同学做出什么报复的事情的话,你的处分会更大。”

    凌璟冷哼一声,道:“你有证据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会通知你父亲的。”

    凌璟的脸一沉,道:“我父亲最疼我的,就算知道我逃课也不会怎么样。并且,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有这些就够了。”

    “凌璟!不要以为你父亲是学校董事就可以这么嚣张!”

    “我没有啊。”凌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直走到办公桌旁低下头看着教导主任,“主任,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我,不过,我知道学校好像要办分校了,这么大的事自然少不了董事们的支持!”说完,凌璟的嘴角一扬,又坐回了长椅上。

    教导主任沉思片刻,缓缓说道:“凌璟,这次我给你记过处分。如果下次再逃课的话,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凌璟满意的笑了笑,起身走到门边,在教导主任的注视下走了出去,走了两步才回头对教导主任调皮一笑:“那就谢谢主任了。”

    缓步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凌璟的脚步一步比一步重。颜泽暄居然冒充巡察队的人耍她,甚至还敢交给主任,还好这次搬出父亲压住事情的发展,可是如果有下次,她还能这么幸运地躲过去吗?

    凌璟越想越生气,走回自己的教室,叫上了平时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男生,大步冲向了颜泽暄的教室。

    高二A班。

    还没有到上课的时间,教室里的同学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笑着。凌璟三两步就走到了教室门口,身后还跟着几个高大的男生

    她不顾所有人诧异的眼光直接叫道:“颜泽暄!”/教室里顿时一片寂静。坐在座位上的颜泽暄和邵栎西同时转过头来,看到了凌璟气冲冲的模样。

    颜泽暄俊美的面容上随即露出淡淡的一笑:“找我吗?”

    “找的就是你。”凌璟伸手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站了上去,对着所有人说道,“我凌璟从今天开始要与颜泽暄为敌!”然后凌璟低下头狠狠地瞪着颜泽暄,“我要将你从圣优高中赶出去!”

    颜泽暄怔住,完全一副摸不清状况的模样。

    邵栎西站到凌璟的身边,抬头看着她,笑容如同阳光一般灿烂:“凌璟,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要和泽暄为敌?有我一个敌人还不够吗?再说,你怎么有把握把泽暄赶出学校?”

    说完,邵栎西有意无意地向凌璟脚下踩着的椅子踢了过去——

    邵栎西原本只是想让凌璟出点儿丑,但没有想到凌璟因此没有站稳,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就在这一刻,颜泽暄冲过去稳稳地接住了她,还低声温和地说道:“凌璟,怎么这么不小心?”

    想到自己居然会从椅子上摔下来,又被颜泽暄接住,凌璟恼火地推开颜泽暄,大声叫道:“颜泽暄,你这个卑鄙小人!”

    然后右手想也不想地朝着他的左脸挥了过去———

    “啪”的一声颜泽暄被凌璟一耳光打得偏过头去。他回头冷冷地看了凌璟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就转身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立刻响起了一阵阵吸气声,伴随着小声的议论——

    “凌璟怎么这样啊?”

    “明明是她不小心从椅子上跌下来的,颜泽暄只是去救她而已,她怎么说他是卑鄙小人,还动手打他一耳光呢?”

    “是啊,凌璟真是太过分了!”

    邵栎西走到凌璟身边,一把拉住了她刚才打颜泽暄的右手,正色道:“凌璟,刚才是我的过失害你差点儿摔倒,泽暄及时出手救了你,不让你摔下来,你怎么还动手打他呢?”

    123楼

    凌璟偏过头,从邵栎西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冷冷地说:“是他太过分了!”

    “泽暄哪里过分了?”

    “昨天晚上居然假装巡查队的人来威胁我,让我去后山的墓园呆一整晚,甚至还害我跌入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这还不算,居然还在我找到出路是谎称自己找到的路比我找的近些,最后把我引到树林深处,让我差点儿出不来!”凌璟面不改色地说出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越说越生气,“故意整我就算了,但我凌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欺骗我!甚至威胁是我!”

    “呵呵呵”邵栎西突然大笑起来,“呵呵,凌璟,你真的很有编故事的天分哪!”

    “你说什么?”凌璟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声音里充满了怒气,“邵栎西,你说我编故事?”

    “难道不是吗?”邵栎西又笑了起来,后退几步坐在旁边的课桌上,“你知道吗?凌璟,泽暄最讨厌的事情也和你一样,讨厌有人欺骗他,所以他是不会欺骗你的。而且你说昨天晚上他假装巡查队的人去抓你,但事实上,昨天晚上泽暄请假在医务室里休息,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医务室的老师!”

    说完,邵栎西继续笑起来:“凌璟,你说,你是不是很会编故事?我看哪,你简直可以去写小说了!”

    “你!”凌璟被他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等半天后说道,“邵栎西,替我告诉颜泽暄,圣优高中有我凌璟一天,就容不下他颜泽暄。”

    凌璟气冲冲地回到了教室,见一把椅子莫名地横在自己座位旁边,一脚就踹了过去。椅子狠狠地撞到了墙壁上,差一点儿就要散架了。

    苏珺瑶担忧地看重满脸怒气的凌璟,小声问道:“璟,你怎么了?”

    “气死我了,我一定要把颜泽暄赶出学校,绝对不能再让他出现在我面前!”

    “到底怎么了?”苏珺瑶看重凌璟,眉头皱在了一起,“颜泽暄又跟你作对了吗?”

    “这一次不是作对这么简单了!”凌璟眸光一冷,转过头看重苏珺瑶,“我绝对不会让颜泽暄好过的,一定要让他自己从圣优高中滚出去!”

    看到凌璟那张精致的面孔上露出这样的神情,苏珺瑶的神色也不自觉地沉了下去。

    上一次凌璟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将一个一直喜欢惹她的男生吓得退学了,这一次要轮到颜泽暄了吗

    惹到她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

    圣优高中。

    还没有到上课的时间,学生餐厅里坐满了用餐的学生。

    “璟,好像没有位置了呢!”苏珺瑶看到餐厅里靠窗户的座位全部都坐满了人,美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她低头看着餐盘里的早点,笑着对凌璟说道,“璟,不如我们去楼上吃吧!”

    “为什么?”凌璟疑惑着反问,眼睛闪过考窗户边的一排座位,最后锁定了最末的双人座,抬脚就走了过去。

    似乎知道凌璟要做什么,苏珺瑶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跟在她后面走了过去。

    凌璟的脚步停在了最末的双人座旁。她微低下头,看着座位上正吃着早点的两位女生,傲慢地说道:“喂,这个座位可以让出来给我吗?”

    一个短发女生头也不回地拒绝道:“我为什么要把座位让出来给你啊?”

    凌璟没有回答,依旧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坐在短发女生对面的长发女生侧过头看向了凌璟,清秀的小脸上一惊,瞬间变得苍白了。她连忙提醒对面的女生:“喂,是凌璟啊!”

    短发女生一听是凌璟,拿着三明治的手顿时一松,下一刻,她已经和长发女生一起端着自己的餐具飞快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声道歉:“凌学姐,苏学姐,请坐。”

    话音一落,两个人就立马跑开了。

    “呵呵”苏珺瑶轻笑了几声,将餐具放在桌子上坐了下了,又抬头看着刚坐下来的凌璟,“璟,你总是喜欢欺负低年级的学妹呢”

    凌璟的脚步停在了最末的双人座旁。她微低下头,看着座位上正吃着早点的两个女生,傲慢地说道:“喂,这个座位可以让出来给我吗?”

    一个短发女生头也不抬地拒绝道:“我为什么要把座位让出来给你?”

    凌璟没有回答,依旧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坐在短发女生对面的长发女生侧过头看向了凌璟,清秀的小脸一惊,瞬间变得苍白了。她连忙提醒对面的女生:“喂,是凌璟啊!”

    短发女生一听是凌璟,拿着三明治的手顿时一松,下一刻,她已经和长发女生一起端着自己的餐具飞快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声道歉:“凌学姐,苏学姐,请坐。”

    话音一落,两个人就立马跑开了。

    “呵呵……”苏珺瑶轻笑了几声,将餐具放在桌子上坐了下来,又抬头看着刚坐下的凌璟,“璟,你总是喜欢欺负低年级的学妹呢……”

    “哼!”凌璟低下头喝了一口牛奶,才缓缓地说道:“我喜欢。”

    苏珺瑶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低头认真地吃起了早点。

    以凌璟为中心的周围几平方米的范围内,寂静无声。

    苏珺瑶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凌璟,秀气的面孔上眉头紧皱在了一起:“璟,你说的那个计划一定会成功吗?”

    “当然。”凌璟自信地一笑,转过头望向窗外,“颜泽暄犯下了这么大的错,一定会影响到学校的名誉的。圣优高中从创立以来就没有开除过学生的记录,所以,他一定会自动从这个学校消失的。”

    只要她凌璟想让他从学校里消失,他就一定会从学校里消失!

    高二A班。

    一个身穿圣优高中浅蓝色制服的女孩子静静地站在教室门边。女孩的五官十分秀美,她微低着头,微卷的长发披散在纤弱的肩上,白皙的脸颊上泛着如玉一般的光泽,漂亮的眉宇间仿佛带着一丝淡淡的紧张之意。

    突然,看到了她要等的人,她抬起头叫出了他的名字:“颜学长。”

    听到有人叫自己,还未完全走进教室的颜泽暄后退了两步,看向站在门边的漂亮的女生,不太确定地问道:“同学,你是在叫我吗?”

    女孩抬起头,白皙的小脸上隐约有些许淡淡的红晕,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地望向颜泽暄:“是的。”

    声音轻柔如风。

    “你找我有什么事呢?”颜泽暄望着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精致的五官也因为这个笑容而变得更加迷人起来。

    女孩被他看得脸更红了,一直背在身后的双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连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我……我……我有……”

    “有什么事情请直说!”颜泽暄低声说道:“是有什么很难说出口的事情吗?”

    女孩被问得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是的……啊,不,不是的,不是的。”

    “那么,请说,已经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了。”颜泽暄耐心地提醒道。

    安静了片刻。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飞快地将手里的信封递了出去:“颜学长,请收下这封信。”

    颜泽暄一惊,仿佛没有反应过来一般。

    见他没有接过自己递出去的信封,女孩又说了一遍:“请收下。”

    颜泽暄沉默了几秒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里的信封,问道:“是给我的吗?”

    女孩点头:“是的,请收下!”

    颜泽暄刚接过信,就听到女孩有对他说道:“请务必来赴约。”

    说完,她就飞快地跑开了。

    他看了看手里的信封,又看了看那女孩瘦小的身影,还没完全回过神来,肩膀就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笑声立刻传进了他的耳中:“泽喧,不错嘛,才到学校没几天,就有女生主动送情书给你了啊!”

    不用想就知道身后是谁了,颜泽暄将信封放进了上衣口袋里,若无其事地走进教室:“没有的事,也许根本就不是情书。”

    邵栋西好笑地看着他:“谦虚什么?你已经被列为圣优的校草之一了,有女生送情书给你,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学生餐厅。

    刚吃完最后一块点心,被凌璟随手扔在一旁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凌璟看着手机轻轻一笑,随即拿起来按下了“查看”键:

    “学姐,第一步已经完成了。”

    苏珺瑶看着轻笑着的凌璟,问道:“怎么了,璟?”

    凌璟合上手机,开心地说道:“珺瑶,第一步完成了。”

    “噢……”苏珺瑶立刻就明白了,“那你怎么知道颜泽暄真的会按你想的那样去做呢?要是他不去的话,该怎办?”

    “他一定会去的!一定!”

    颜泽暄坐在座位上,轻轻地拆开信封,动作优雅而自然,将里面的信纸拿来出来,但是他还没有打开就被一旁的邵栋西抢了过去:“我先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

    下一刻,在邵栋西看到信里面的内容时,原本充满了期待的帅气脸庞立刻就沉了下来,将信重新塞回颜泽暄的手中。

    “什么嘛,老师要约见你,也没必要用这样的方法吧……我还以为是刚才那个漂亮女生要约你呢……”

    “噢?”颜泽暄挑了挑眉,往信上看去,只见信上写着:“颜泽暄同学,下午放学后请到图书室来一趟。”

    字迹十分娟秀,后面的署名是历史老师。

    颜泽暄轻笑一声,道:“也许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找我,但不方便直接找我,便找了个学生来送给我吧。”

    应该是他想的这样吧?

    “丁零零……”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了。

    “你不会真的要去图书室吧?”邵栋西好笑地拉住颜泽暄的手臂,“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女生怕你不赴约,所以才谎称是历史老师找你的。”

    颜泽暄笑了笑:“就算是那个女生想单独见我,也应该给她一个机会才对。拒绝别人的喜欢,应该尽量不让别人伤心,特别是在对方是女孩子的时候。”

    听到他这样说,邵栋西收回了自己的手,率先离开了自己的座位:“那我先去学校的停车场等你,希望不用太久。”

    “好,我会尽快的。”

    正是放学时间。

    同学们都纷纷结伴离开了学校,此时的图书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凌璟坐在图书室宽大的书桌上,看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说道:“待会儿颜泽暄来了,就按我们的计划行事。只要能将颜泽暄从圣优高中赶出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男生也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女孩有些不相信,问道:“凌学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凌璟从书桌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裙子,笑道:“我凌璟一向都是说话算话的。只要你做好这件事情,我就保证你以后能心无旁骛地学习。”

    “好。”女孩重重地点头,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感激。

    从她进入圣优高中开始,就不断有男生骚扰她,也因为这样,班上的女生也经常欺负她,让她十分难过,完全不能用心学习。现在,凌璟可以让她不再受到这些痛苦,所以让她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凌璟很满意地点点头,扔下一句“明天等你的好消息”之后就大步离开了图书室。

    安静的图书室里。

    漂亮的女孩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在听到从走廊里传来的有节奏的脚步声时,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望了过去。

    这时,颜泽暄已经走进了图书室。身材颀长的他微低下头,看着站在椅子旁边的女孩,低声自嘲道:“果然跟栋西说的一样,因为害怕我不会来,所以才借用了老师的名义……”

    女孩一惊,连忙道歉:“学长,实在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害怕学长不来,所以才这样做的,请颜学长原谅我所做的一切……”

    颜泽暄以为她是在向欺骗他的事情而道歉,便轻笑起来,笑容如天空一般纯净:“没关系,如果你直接说你想见我,我也会来的。”

    女孩又是一惊,连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图书室里的气氛也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颜泽暄走到她的面前,淡淡地说道:“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女孩没有回答。她低下头,双手开始解自己制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着,动作缓慢,仿佛此时此刻解开扣子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见她不说话,颜泽暄又问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喜欢直接一点儿的女孩子。”

    女孩还是不说话,犹如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她终于解开了制服上衣的最后一粒扣子,然后飞快地将外套脱了下来。

    “最近天气已经不热了,而且现在就快要天黑了,你脱了外套会很容易着凉的,如果是因为紧张的话,咱们可以慢慢来……”

    女孩完全不理会颜泽暄,脱下了外套之后,又开始解起自己衬衣的扣子来,眼泪也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颜泽暄在看到她这样的举动时惊得后退了两步,似乎已经明白她想做什么,于是飞快地抓住了她的手,有些恼怒地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女孩抬起一双泪眼,尖叫着,那声音已经能让附近的人都听到,“颜学长,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颜泽暄气急了,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又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将她强行带到了图书室离门最远的角落里。

    “你叫这么大声音做什么?我好像并没有欺负你吧?”

    因为被他捂住嘴巴,女孩叫出来的声音又小又细,更多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让我放开你也可以,只要你答应不再叫了。”说完,颜泽暄又侧过头去看图书室外,见还没有人走过来,才低头看着女孩子,俊美的面容上眉头紧蹙,似乎极为愤怒。

    女孩想了想,缓缓地点了点头。

    颜泽暄立即松开了手。

    女孩退到一旁大口地喘着气,眼泪一滴一滴地滑落,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颜泽暄叹了一口气,倚靠着图书室高高的书架,看着她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脱自己的衣服,而且还要尖叫?”

    女孩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颜泽暄又问道:“你想让别人看到我们在这里吗?你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老师过来查看的吗?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女孩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轻声哭泣着。

    颜泽暄看着她,脑袋里突然闪过一束灵光,不由得低沉着声音问道:“是凌璟!是凌璟让你这么做的,对不对?”

    女孩一听见他叫出凌璟的名字,立刻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悄悄地后退了几步。

    看到她的反应,颜泽暄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继续说道:“是她让你把我约到这里来,然后制造出这样的假象,再大声尖叫,让老师听到而过来查看,最后你再说是我非礼你,犯下错误的我也会因此而被学校开除。这样的话,凌璟的目的就达到了……我说对了吗?”

    听到他思路清晰地说出她们的计划,女孩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你不用回答,我已经很清楚了。”

    图书室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静得只听得到彼此呼吸的声音了。

    窗外,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

    西边天空上,泛着红光的云霞格外美丽。

    学校里也安静得出奇,只有三两个还没有离开学校的学生。

    “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你甘愿为凌璟做这些事情?”

    “凌璟威胁你了吗?”

    “你们的目的我已经很清楚了,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吗?”

    颜泽暄淡淡地问着她,双手抱着胸,倚在书架边,眸子深邃得如黑夜一般。

    “我……”女孩已经不再哭泣了,闭上眼睛缓缓说道,“凌学姐说,只要我帮她完成这件事,成功地把你……”

    见她停住,颜泽喧又道:“不要停,继续说。”

    “成功地把你赶出圣优高中的话,就能够让我不再受到女生们的欺负,还有男生们的骚扰,所以,所以我才……”

    颜泽暄摆了摆手:“好了,我已经知道了。有人欺负你,你完全可以选择告诉老师,没有必要去答应凌璟的条件。因为,就算你帮她达到了目的,又能怎么样呢?就一定能让那些人不再欺负你了吗?”

    “可是,凌学姐她……”女孩有些不服气,低声辩解道:“凌学姐是学姐,而且在学校里有很多人都很听她的话,她一定可以……”

    “好,就算她可以——”颜泽暄打断她的话,“可是这样,你牺牲的是自己的名誉,你知道吗?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名誉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像你这么纯洁的女孩子!”

    “我……”女孩睁大了眼睛,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的光芒。

    “如果被学校里的人知道你被人非礼了,别人会怎么想你?那样的流言飞语,你要怎么承受呢?你现在这么做,是不是太傻了点儿啊?”

    “颜学长……”女孩轻轻地叫了一声,脸色已尽苍白无比了,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又滑落下来,她向颜泽暄深深地弯下腰去,“颜学长,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好了,不需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了,我没有关系!”说完,颜泽暄转身朝着门的方向走去,“只是你以后不再傻傻地被人利用,特别是凌璟,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等到女孩子再次抬起头来时,图书室里已经没有颜泽暄的身影了。

    11月的天气格外凉爽。

    金色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让人觉得无比温暖舒适。

    教学楼前的小路上。

    “璟,不要这么生气!”苏珺瑶拉着凌璟的手,让她不要那么生气。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凌璟毫不理会苏珺瑶,低头叉腰看着被她派去设计陷害颜泽暄的清秀女生,“你说你失败了?”

    “嗯”女孩子被她有些凶恶的样子吓得连连后退,一双美丽的眼眸也泪光闪闪了,“凌学姐。真的很对不起,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