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爱在紫薇星

第一话 再见,时光

更新时间:2021-09-08   本书阅读量:

    “快点儿,快点儿,再快一点儿,他们就快追上来了。”

    高速公路上,凌璟坐在跑车的后座上,转身看着后面那些快要追上来的车辆,他大声催促着前作的司机:“快点儿,再快一点儿。”

    车速飞快,她的长发被风吹动着,如美玉般的小巧耳垂上的耳坠也叮叮铛铛的响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包裹着她高挑的身材,精致秀美的脸庞上露出了几分焦急的神色。

    一个皮肤白皙的男生坐在凌璟的身边,看着她,笑得十分温柔。他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璟,不过就是一场赛车比赛而已,干嘛这么在乎输赢呢?开心就好!”

    凌璟一听,凌厉的目光顿时扫了过来,直直的盯着男生打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

    男生微微怔住,缓缓的收回了手,低唤着她的名字:“璟……”

    “别这样叫我的名字!叫我凌璟。”凌璟侧过脸冷冷的说,“你懂什么?也是这场赛车输了的话,我可是要请他吃一个月的西餐的!请他们吃一个月的西餐倒没什么,只是我和他们赛车从来都没有输过,要是这次输了可是要被他们笑话的。”

    不等男生说话,一辆红色的跑车便已经追了上来,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的少年打开了车窗冲着凌璟大笑道:“凌璟,等着请我吃一个月的西餐吧!哈哈……”

    凌璟看着那个少年,轻哼了一声,满是不屑的说道:“想赢我,门都没有。”

    这时,放在作为一旁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伴随着好听的手机铃声凌璟回过神,飞快地抓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了耳边:“珺瑶,什么事?”

    电话那头,一个声音娇柔的女生有些慌乱地说道:“璟,你快点儿回学校吧!学校里新转来了一个富家公子,很有背景的。”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那个富家公子和邵栎西的关系好像很好,邵栎西现在正在给他办欢迎会呢!璟,你最好快点儿回学校来看看。”

    一听到邵栎西的名字,凌璟握着手机的手也加重了几分力气。想到在学校里邵栎西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现在有新转来了一个有背景的帮手,他们要是联合起来对付他的话……

    凌璟只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疼痛。

    “璟,璟……璟,你怎么了?”没听到凌璟及时回话,电话那头的苏珺瑶立刻紧张起来。

    “我没事。”凌璟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回学校。”

    话音刚落,车立刻就转到朝学校的方向驶去。

    圣优高中。

    作为德川市最著名的贵族高中,位于最繁华的市中心,拥有便利的交通和良好的教学环境,来这里就读的多数是富家子弟和千金小姐。昂贵的学费让很多的普通家庭望而却步,但依旧有不少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来这所学校就读而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十月的天气异常凉爽。

    学校的大礼堂里格外热闹。

    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少年站在礼堂的中央,他穿着圣优高中浅蓝色的制服,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风范。他的五官极为出色,没遇见流露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尊贵气质。他正被一大群女生围着问东问西。

    “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吗?你在哪个班?”

    “是的,我叫颜泽暄,在高二A班。”颜泽暄唇边带笑,认真的回答着问题。

    “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看书,运动。”

    “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啊?”

    “我以前是在国外的学校读的高中。”

    “那你为什么会转来我们学校呢?”

    “嗯,一些私人原因,不方便回答。”颜泽暄有礼貌的答道。

    “那么,你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是喜欢的人呢?”

    问题一出,围住颜泽暄的女生纷纷都望向了他,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期待的神情。

    颜泽暄轻轻一笑,道:“都没有。”

    “啊啊啊!”

    “真是太好了!”

    听到这个回答,女生们惊叫起来,并且欢喜的拥抱在了一起。

    颜泽暄伸手抚过自己额前的发丝,不自觉的看向大礼堂的门口,仿佛在等待着谁的出现样。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声音随即传出:“你在看什么,泽暄?”

    颜泽暄回头,见是邵栎西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你们学校的女生真的很热情啊!”

    “是吗?但现在也是你的学校了。”邵栎西被他逗笑了,白皙俊逸的脸庞分外夺目。

    颜泽暄轻笑一声,伸出手拍了拍邵栎西的肩膀,开玩笑似的说道:“邵栎西,你每天收情书都会收到手软吧?”

    “相信我,你往后的日子也会和我一样的!”邵栎西反过来说他,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耀眼,引得周围的女生们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真是太好了!”

    “我们学校有两位校草了!”

    “一个像阳光般灿烂的邵栎西,一个像王子般尊贵的颜泽暄,我们能呆在圣优高中真是太幸福了!”

    “是的是的!”

    “邵栎西,邵栎西,邵栎西···”

    “颜泽暄,颜泽暄,颜泽暄···”

    蓦地,“砰”的一声巨响,礼堂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所有人都惊讶的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皮裤的高挑女生站在礼堂大门口,齐腰的长发飞舞着。

    她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耳朵上闪亮的耳坠露了出来,伴随着她走路的声音清脆的响着,如银铃般动听。

    她一边走着一边拿着手机讲话,声音几乎能让礼堂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临时有事要处理,下次再比吧,就这样。”说完她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啊,是高二C班的凌璟!”

    “她怎么来这里了?”

    “而且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不穿学校的制服,她不怕被主任罚吗?”

    “她的胆子真是太大了,居然踹门进来!”

    凌璟毫不理会那些言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央的邵栎西,还有他身旁站着的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

    她轻哼了一声,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颜泽暄看着缓步走来的凌璟,呼吸都变轻了。他只觉得自己的目光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几年不见,他变漂亮了,只是那异于常人的美丽之中还带着一种叛逆的气息。

    礼堂里寂静无声。

    男生女生们都看着凌璟,一时间谁也不敢开口说话,只听的到凌璟走路的脚步声。

    突然,一个长相十分娇美、像洋娃娃一样漂亮的女生从人群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叫道:“璟,你终于来了。”

    苏珺瑶跑到凌璟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笔不停地喘着气,一张小脸红红的。她看了一眼邵栎西和颜泽暄,对凌璟说道:“璟,他就是新来的转校生,颜泽瑄。”

    “噢?”凌璟一挑眉,径自站到了颜泽暄的身边,唇角微微扬起,双手也交叉抱在了胸前,犹如一个“女霸王”一般,“你就是颜泽暄?”

    颜泽暄优雅的点头,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是的,我是颜泽暄。”

    确定了是他之后,凌璟抬眼将他从头看到脚,有轻哼了一声道:“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颜泽暄并不回答,只是看着她笑,优雅的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一般。

    邵栎西一抬脚绕到了颜泽暄的身前,一脸轻蔑地看着凌璟,冷冷的说:“凌璟,你也样!”

    “你!”凌璟被激怒了,狠狠的盯着邵栎西,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仿佛随时都会朝着邵栎西挥过去一样。

    礼堂里响起一片冷冷的吸气声,还夹杂着小声的议论。

    “邵栎西和凌璟大战的第201回合要开始了啊!”

    “他们两个从高一第一个学期起就一直作对,这一次究竟会是谁胜利呢?”

    “新来的转校生颜泽暄好像也被卷了进去,难道他以后也要和凌璟做对吗?”

    “上一次他好像拆了邵栎西他们班教室的门,上上次他好像砸坏了邵栎西教室里的玻璃。”

    苏珺瑶焦急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凌璟,双手颤抖着摇了摇她的手臂,轻声唤着她的名字:“璟……”

    凌璟好像根本没就没有听到一般,双眼紧紧的盯着邵栎西。

    邵栎西也毫不退让的迎上了她的目光,一张帅气的面容也变得异常倔犟与坚毅。

    颜泽暄静静地看着凌璟,呼吸变得越来越轻,俊美的脸庞瞬间变得如冰山一般冷漠、她心底突然变得有些期待起来。

    凌璟,你会怎么做呢?

    安静的大礼堂里。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凌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过了一会儿,凌璟突然转身走到一旁摆满了果汁和点心的桌边,伸手拿起一杯果汁,快步走到邵栎西的身前,一甩手将杯中的果汁朝着他泼了过去,毫不留情。

    即使邵栎西闪的再快,制服的一角还是被凌璟泼到了。

    凌璟的手一松,已经空了的玻璃杯凌空落下,“啪”的一下摔得粉碎。

    全场皆惊。

    女生们都惊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凌璟,像这样的情形还是第一次发生啊!

    苏珺瑶也被凌璟的举动吓到了,连忙拉着她的手后退几步,低声问:“璟,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珺瑶,我没事。”凌璟轻轻挣脱开珺瑶的手,迎上了邵栎西的目光,又瞥了他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甚至也没有什么表情的颜泽暄,冷冷的说:“这是我对你们的警告。”

    “邵栎西,如果你再在学校里和我作对的话,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有你,新来的转校生。”说完,凌璟转身朝着礼堂的大门走去。

    苏珺瑶看了邵栎西和颜泽暄一眼,立刻也追着他的脚步跑了出去。

    望着凌璟渐渐走远的背影,颜泽暄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俊美的面容也沉了下来,波尔迷人的罪臣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

    邵栎西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异常,转身看着他,淡笑道:“她是凌璟,是圣优高中里出了名的问题女生,娇纵的过分了一些。不过,和他作对是我在这个学校里唯一的乐趣。”

    颜泽暄并不回答,知道再也看不到凌璟的背影了才回过身来,低声问道:“凌璟是问题女生?”

    “是啊,学校里的男生几乎都很怕他,但又有许多人十分崇拜他。这样的女生,在我们学校里根本就找不出第二个来,或者说在整个德川市都找不出第二个!”

    不等颜泽暄说话,邵栎西又道:“泽暄,你的到来好像记起了她的危机感,王后的日子可能会变得很有趣!”

    “是吗?”颜泽暄怔住,不再说话。

    已经过去整整五年的时间了,他没有想到再次遇见他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想到她居然看见他居然没有半点儿惊讶,甚至根本没有认出她来……

    凌璟,你忘记我是谁了吗?

    ……(小字部分)

    “你说,你和那个男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教你打篮球?”十二岁的颜泽暄看着十二岁的凌璟,声音里充满了怒气。

    小凌璟被他兄的怔住了,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小泽暄很生气的盯着他看,丝毫不理会他已经红了的眼眶,脑袋里只有小璟和那个男生一起打篮球的场景。他越想越生气。

    “你说话,我不要看你哭!”

    “我们是同班同学,上体育课时一起打篮球又怎么了?”

    “你不可以和他打篮球,也不可以和任何一个男生走得那么近!”小泽暄怒道,白皙俊秀的脸庞也涨的通红了。

    “为什么?”小璟很不服气。

    “因为我不喜欢别人接近你,也不许你和别的男生走得很近。”

    “颜泽暄!”小凌璟大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我讨厌你!”然后就哭着跑开了。

    ……(小字部分完)

    颜泽暄猛然睁开了眼睛,怔怔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俊美的脸上已经是一片苍白,额头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疼痛,令他不得不抬起手用力的捂住。

    这样的梦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

    十二岁的他,十二岁的她。

    五年来的每一个夜晚,他都梦到了这样的场景,没有一天例外。

    他抬起头开着寂静的房间,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刚才在梦中的场景此时此刻似乎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凌璟,凌璟,凌璟……

    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

    恨你每日每夜不停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我想把你忘记,却发现你已经根深蒂固的扎根在了我的心中,怎么也拔不去……

    日积月累的时光,我却早已经看不清你现在的模样,也迷失了自己的心……

    你可知道我很了你多久?

    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

    从你莫名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我便恨你,一直恨到现在……

    我发疯似的找寻你的所在,来到你的身边,一眼就认出了你,你却不记得我,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一样,仿佛我只是一个陌生人……

    凌璟——

    你将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正是午休的时间。

    树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讨论学习的学生,甚至连校园的餐厅里也没有几个吃午饭的学生。

    所有的人几乎都把目光聚焦在了同一个地方——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

    “那个一年级的女生怎么惹到凌璟了?”

    “听说是因为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凌璟,这会儿凌璟正找他的麻烦呢!”

    “怎么这样呢……”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在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人群中央,一个长得十分秀气的女生玩着要不停地道歉:“学姐,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真的不好意思。我急着去图书室找资料,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学姐。学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凌璟半坐在楼梯口的扶栏上,浅蓝色的制服上衣随意敞开着,露出洁白的衬衫和格子的领带。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光洁漂亮的耳朵上戴着一副闪亮的耳坠,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全然是一副大姐大的模样。苏珺瑶和其他几个女生站在她的身边。

    过了好一会儿,知道那个女生急得都快要落下眼泪来时,凌璟彩微微低下头看着她说道:“想我不责怪你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就好了。”

    那女生一厅,立刻问:“凌学姐,真的吗?什么事情?”

    凌璟眨了眨眼,立刻从扶栏上调到了她的面前,又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女生,嘴角微微扬起:“很简单,只要你站在这里不动,让我的朋友轮流撞你一下,就可以了。”

    女生愣住了,望着凌璟身边的几个女生,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惊恐的神色:“凌学姐……”

    凌璟一挑眉,冷冷的说:“怎么?你不愿意吗?”

    女生吓得后退了几步,声音颤抖着说道:“没,没……凌学姐,我没有不愿意……”

    014

    看着她的样子,凌璟立刻就笑了:“那就是愿意了?”

    “是,是的……”女生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了。

    凌璟冲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看着他身边的几个女生,示意他们行动。

    那些女生立刻就明白了凌璟的意思,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每一个人走到那个女生的身边时,都故意狠狠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好几次都差一点儿把他撞倒。

    苏珺瑶站在凌璟身边,看着凌璟似乎很开心的笑容,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喂,你们在做什么?”

    凌璟微怔,立刻抬眼望去,看着颜泽暄从人群里站了出来,三两步就将那个低年级的女生护在了身后。他抬着下巴,逼视着凌璟,声音愠怒:“凌璟,你在做什么?”

    凌璟看着他,不以为意的冲他说道:“颜泽暄,我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完,站在凌璟身边的几个女生纷纷笑了起来。

    “凌璟,你身为圣优高中的学生,应该学会尊重同学,而不是去欺负弱小,故意找低年级同学的麻烦。”颜泽暄郑重的说着,如玉般俊美的脸庞泛着淡淡的光泽。

    “谁规定的?”凌璟淡淡的笑着,下一秒她的目光已变得异常冷漠,“颜泽暄,我好像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和我作对。”

    “这根本不适合不和你作对的问题!”颜泽暄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而是和你不和你讲道理的问题。”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不讲道理了?”

    “是。”不理会凌璟如火焰般的目光,厉声说道,“这位雪梅不过是下楼时不小心撞到你,而且她也已经很诚恳地向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要不依不饶的找她麻烦?还让你的朋友每个人都撞他一下?”

    “你!”凌璟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分了吗?何况他还只是一年级的学生,你身为学姐,为什么要欺负一个低年级的学妹呢?这不是摆明以大欺小吗?”

    “你什么意思?”凌璟冷冷的看着他,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颜泽暄此时此刻不知道已经被杀死多少次了。

    一旁的苏珺瑶注意到凌璟的目光,有些担心了,以前不管邵栎西怎么和他作对,她都没有露出过这么冷的目光……

    苏珺瑶不安的看着颜泽暄,心都快跳要到喉咙口了。

    他真是太大胆了!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要向他道歉!”

    “什么?”凌璟惊叫道“颜泽暄,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颜泽暄毫不理会凌璟的话,说道:“他撞到你,并且已经向你道过歉了,而且她也不是故意的。你现在却故意让你的朋友装他,是你做的太过分了,所以,你必须要向他道歉。”

    寂静。

    颜泽暄的话一说完,四周瞬间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了。

    凌璟等着颜泽暄,一言不发。

    颜泽暄也看着凌璟,眼中充满了坚毅。

    谁也不肯退让。

    感觉到事情越来越早了,那个低年级的女生突然向颜泽暄鞠了一躬,小声说道:“颜学生,请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凌学姐没有错,不用

    016

    向我道歉,是我有错在先,只要我道歉就可以了……”

    颜泽暄低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她柔声说道:“你虽然撞到了她,但你并不是故意的,他叫人装你确实有意的,所以明显是他错了,你为什么要怕他?”

    女生颤抖着抬头看了一眼颜泽暄,又转过头看着一脸愠怒的凌璟,开始小声的哭泣:“学姐,对不起,对不起……”说完立刻转身跑出了人群。

    颜泽暄怔怔地看着那个女生跑远的身影,回过神后狠狠地瞪着凌璟,说话的声音如春风般动听:“凌璟,你真的很不讲道理!”

    明明是一句指责他的话,居然可以说得这么优雅动人。

    “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凌璟冷冷的瞪着他。

    “颜泽暄,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和我作对。”

    “凌璟,我真不知道你的父母究竟有没有教你做人的道理……他们怎么会容许你这样?”

    “这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凌璟的脸色已变得铁青,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发火:“我父母有没有叫我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凌璟,你简直不可理喻!”颜泽暄冷冷地扔下这句话,瞪了她一眼,准备转身离开。

    凌璟脸色一沉,大叫道:“颜泽暄,这样就想离开吗?门都没有。”

    说着,她抡起拳头朝着颜泽暄的脸挥了过去。

    “呼——”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就在凌璟的拳头快要打到颜泽暄的脸时,颜泽暄猛地一个转身,伸出手将领静的拳头紧紧的握在手里。

    凌璟又抬起脚向颜泽暄踢去,速度如风一样快。

    017

    颜泽暄握紧了她的拳头,也不管他痛不痛,低头看着她踢来的脚,随势一闪,凌璟就踢了个空。

    “啊——”

    周围又响起一阵冷冷的吸气声。

    颜泽暄看着凌璟,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她的手,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凌璟被他摔得差点摔倒在地上,幸好苏珺瑶及时扶住了她。苏珺瑶眉头紧皱,担忧地问道:“璟,你没事吧?”

    凌璟摇头,看着颜泽暄越走越远的背影,怒喊道:“颜泽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说完,她朝着教学楼外大步走去,苏珺瑶紧紧的跟在了她的身后,叫着他的名字。

    不知道走了多远,等到颜泽暄再回过头看时,教学楼楼下的学生已经全都散开了,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颜泽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想到他刚才冲他的背影说的话,颜泽暄突然笑了起来,眼眸深邃的如宇宙深处的黑洞一般。他喃喃自语道:“凌璟,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

    凌璟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人。

    自那天之后,颜泽暄无论走到哪里,总会发生一些小意外——

    在学校餐厅里会因为不小心踩到香蕉皮儿差点而差点儿摔倒,走在路上差一点儿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到头,下楼梯时也会莫名其妙的被人从楼梯上退下去,自己的作为被人涂上了万能胶……如果不是因为他格外小心,他现在恐怕已经住在医院里了。

    安静的教室里,颜泽暄坐在座位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冷笑:凌璟,凌璟,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邵栎西一走进教习就看到了颜泽暄。他立刻就走到颜泽暄身边,用力地拍着她的肩膀,笑着说:“泽暄,你还能坐在这里平安无事,真是太幸运了。”

    颜泽暄转过头一看是他,顿时明白了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淡笑着回应:“怎么说?”

    邵栎西坐在她的身边:“能够在凌璟的攻击系还不发生意外的男生,整个圣优高中也就只有你颜泽暄一人了。”

    “栎西,为什么这么说?”

    “凌璟这个女生性格十分张扬霸道,在这个学校里,凡是和他作对的人统统没都没有好下场,连我也不例外。”

    “噢?”颜泽暄被挑起了兴趣。

    “既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差一点儿就死了?”

    “嗯,难道是因为凌璟?”

    邵栎西看着他赞赏的点了点头:“就是因为我和他作对,她暗地里使计把我骗到图书馆里关了整整三天,没吃没喝的……”

    听到这里,颜泽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因为他啊……”

    “所以我才说,你真是幸运!”

    “是吗?”真的是他幸运吗?

    “不过,他没有整到你,你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更难过了,因为她是那种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颜泽暄又轻轻地笑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果然像邵栎西说的那样,两天后,颜泽暄因为蓄意破坏学校公物而被叫道了教导师。经过了教导主任长达三个小时的训话和记过处分后,颜泽暄才沉着一张脸走了办公室。

    走廊的尽头,灵境半倚着墙,眼眸带笑的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颜泽暄。一边抬手捋着自己的长发,一边对旁边的苏珺瑶说道:“原来从国外转来的优秀学生还有这样的爱好,居然蓄意破坏学校的公物。看来,我们不能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

    苏珺瑶不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一抬眼,颜泽暄已经占到了凌璟的面前。

    “我会蓄意破坏学校公物,凌璟,这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吗?”他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责怪之意,连嘴角都带着优雅的微笑。

    凌璟只是笑,那笑容纯洁的就像天空中飘着的云朵。

    “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拿到了我的学生证,破坏了学校公物之后又丢下了它,等到老师们看到的时候,当然会顺理成章的认为是我做的。凌璟,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你似乎玩的很熟练啊!”

    “颜泽暄,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凌璟看着他俊美的容颜上浮现的怒意,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这件事情与我无关。”

    “和你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颜泽暄径自从凌璟身边走过,一直走到了楼梯口处又缓缓的回头看着凌璟,眼中充满了冰山般的冷漠。

    他望着她,淡淡的笑道:“不要以为学校里面的人都会怕你。凌璟,

    020

    我颜泽暄,绝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人。”

    片刻之后,走廊里有恢复了平静。

    凌璟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怔住,一时被他说的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一直到再也看不见颜泽暄的身影了,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愣愣的对苏珺瑶说道:“我会不会惹到他了?”

    苏珺瑶也因为她的话而怔住了,缓缓地道:“璟,从来都只有别人惹到你的!”

    “是吗……”凌璟有些失神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此刻竟然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因为她在害怕吗?

    不!

    她凌璟,是不会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