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爱与生活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21-09-21   本书阅读量:

  
                 第八章
冰消时如翠悄无声息,雪融时如玉默然无踪,就这样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绿柳争迎的时候,我和宁香依然紧紧地牵着彼此的手,无忧无虑地玩耍、嬉闹在上学的路上。
开学的个把月里一直都很平静,世界仿佛躲在了薄薄的云层里,再大的风也掀不起波澜,长大了懂的事情也就多了,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些成熟少了几分幼稚,平添了几分烦恼,少了几分天真和懵懂,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直白做事不经脑子,我们学会了思考,更学会了幻想。
那一天,宁香、还有李义下课后正要出去玩,不知怎地门口围满了人,凑上去一看,原来教室的房檐儿上,正站着一只还不会飞翔的雏鸟儿。它‘叽叽喳喳’地叫着,柔柔的羽毛、一眨一眨的小眼睛、淡黄色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可爱极了,它就躲在几块儿破瓦片中间,站在危险的边缘。
“它真可爱。”宁香看得入神。
“有什么好的,不就一只鸟吗,快别看了,咱还是去玩儿吧。”李义催促道,可宁香却一动没动,似乎很在意那只小鸟。
“你们瞧它多可爱呀!要是我能摸摸它该多好啊。”宁香似乎已着了魔。
“你喜欢那我就把它捉给你。”我随口说道。
“真的?”宁香有些不敢相信。
“那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见她那么执迷我又怎么会无动于衷,信誓旦旦地打了保票,可李义却在一旁泼了一盆子的凉水:
“抓它?算了吧了你,老家贼插鸡毛,竟充大尾巴鹰,那么高你怎么抓呀?”胖子损我。
“嘿!这还不简单。”我看着李义眼珠一转。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你不会又打什么馊主意吧?”胖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正想逃之夭夭时却被我逮了个正着,威逼不成就改成利诱,这麽热的天冰棍儿可是个很好的借口,他起初还跟我装矜持,暗地里却毫不客气的伸出了魔爪,他伸出了三根手指,代表三根儿冰棍儿,我只回敬了他一根;
“两根儿。”再说什么他也不缩回去了,看着胖子洋洋得意的样子真是没办法。协议达成后,我和胖子便悄悄地溜到了房檐儿下,我骑在他的脖颈上,紧贴着墙,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那只小鸟摸了过去,那个时代,学校里那破旧的房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
“哎呦喂!你可真够沉的。”胖子在底下怨声载道。
“嘘!你小点儿声。”我小心翼翼地凑到了那只小鸟的跟前,微微的一仰头就看见了它那白白的肚皮,干巴巴的小爪子紧紧地抓着瓦片,瘦小的一阵风就能把它吹走,它‘叽叽喳喳’的,丝毫没有发现危险的临近。
“你快着点。”刚上去胖子就催。
“看你往哪里跑。”我得意的伸手去抓,可谁知到它那么机灵‘吱吱吱’地叫了两声后,一下子又钻回了房檐里躲着不出来了。
“我说你抓到没有啊?快累死我了。”胖子有些撑不住了。
“还没呢,你急什么。”我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瓦片底下的窝里来回的摸寻着,可怎么也找不到它的踪迹。
“我说你到底抓到没有啊?我都要累死了。”胖子被压得不耐烦起来。
“再等会儿,我要是抓不到它你也别想吃冰棍儿。”我威胁他说。
“啊!那我不吃了还不行吗,你就快下来吧。”他累得不行。
就在这时我无意中碰到它,可它比我想的还要敏捷,一下子就蹿到了我的手背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嗖’的一下,它又贴着我的脸颊飞了出去,我一惊身子往后一扬,失去重心的我和李义一同摔倒在地上。
“哎呦!可摔死我了。”李义揉着他的大屁股叫苦不迭。
“笙子哥你没事吧?”宁香跑过来扶起了我们。
“没事儿,没事儿才怪呢,我的冰棍儿都飞了。”李义埋怨道。
“我就不信了,你们等着。”见那只鸟飞了出来,身边的人也都一窝蜂似的朝那只鸟追去,我的犟劲儿一上来也跟着追了过去。
“笙子哥你慢点儿。”
“笙子,你可别让它跑了,我还等着吃冰棍儿呢。”说着李义也追了过来。
正当我们一帮人,靠近那只惊慌失措的小鸟时,突然它又拍动起它那还未丰满的翅膀跑远了,我们紧随其后也追了过去,就这样在我和先前那几个人疯狂带领下,好奇的人越聚越多,几个人带动了一伙人,一伙人又带动了一整个班,一个班又带动了两个班,接二连三的连锁反应,之后整个校园都沸腾了起来,有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也跟着瞎折腾起来,万人空巷的场面,只是为一只还不能完全飞翔的小鸟儿——造反了。
那只小鸟儿飞得并不高,更飞不远,连校园的围墙都飞不过去,只是在操场上的空地上瞎转悠,它飞到哪我们就追到哪,人山人海、密密实实地,就这么一闹腾还有谁记得上课呢,敲钟的老头都快把钟敲炸了,也没能把我们的心收住,我更是努力的跑在人群前头,生怕那个小家伙会别人抢走。
“笙子哥你慢点儿,你别追了。”宁香在后面喊道;
“哎呦!我的妈呀,不行了不行了,为了两根冰棍儿再把我这小命搭上。”李义也气喘吁吁的停下了,我顾不上他们又朝那只小鸟追了过去。
我们在校园里闹翻了天,坐在办公室里的老师们也坐不住了,一个个的都跑出来一探究竟。
“哎哎哎,我说那个领头的好像是你们班的,那叫什么来着?”此时有人就故意当着校长的面给马老师上眼药。
“瞎说什么呢,谁像你们班个个都是刺头。”马老师好不乐意。
“谁瞎说了,不信你自己看呢。”
“嘁!我——好哇!又是你个倒霉催的,你快给我回来,你个臭小子,老娘还等着评先进呢。”一看到我马老师就像疯了似地追了过来。
“哼!不就评个先进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见她向我追过来,我吓得赶紧掉头扎进了人群里,总算逃过一劫,直到最后当所有人还有那只鸟都精疲力竭的时候,我却乐此不疲的又一次冲到了最前头,当那只可怜的小家伙惊慌失措、身心力竭地跌落在一棵半枯的树上时,便被我轻而易举地抓到了。
“哼!黄嘴丫子还没退净呢,想跑门儿都没有——宁香你快看我抓到了、抓到了。”我兴奋地跑到了宁香的面前炫耀起来,此时她笑了,笑的是那样的甜那样的美,她看了看那只小鸟又看了看我,忽然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将我额头上的汗滴轻轻地擦干净。
“笙子,我说可真有你的。”胖子也凑了过来。
“那还用你说。”我引以为傲。
“它真漂亮。”宁香轻轻地抚摸着它。
“你个混小子,我饶不了你们。”正这时马老师手捂着转了筋的肚子踉跄的追了上来,可就在那一霎那后面蜂涌而至的同学们,排山倒海般的将马老师撞得晕头转向,死死地挤在了人群外头 。  
“小笙子你给我等着,我跟你们没完、没完。”看着她在人群外面气得又蹦又跳真是好笑,可麻烦的不只有她,围过来的同学们,一个个都盯着小家伙儿,都想占为己有,七手八脚的最后竟抢上了。
“快松手松手,躲开都躲开。”我尽力阻止,要不是护的紧,那小家伙非得被五马分尸了不可。
“让我们看一下,就看一下吗。”
“不行、你们走开,都走开。”我拼命地护住宁香,还有她手里的那只小鸟。
就在我无力支撑下去的时候,宁香突然把那个小家伙儿放飞了,没想到这回它真的飞了起来,它飞的很高、飞的很远,再也不会有人能抓到它了。
就在那一刻我们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疑望它飞去的地方,直到它越来越高、越来越远,最后在那慰蓝的天空中盘旋了一下,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只刚刚学会飞翔的小鸟,终于展开了翅膀,飞向了那片它渴望已久的蔚蓝。
事后,我曾问过宁香,为什么要把我辛辛苦苦抓来的小鸟给放了,她也只是笑并没说什么。也许它并不属于这里,那里才是它真正的家,顺着宁香那坚定和渴望的目光望去,天空是那样的辽阔、自由、和无限,她总会一个人呆呆的望着远方,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也习惯同她一起去眺望,就那么一直从浅蓝眺望到深蓝。
这次的造反行动不用说,大家也能猜到了,不过这次可是惊动了校长大人。当这位文邹邹、酸溜溜、老气横秋的他问起我们,为什么会去抓那只鸟时,我和李义一时都说不出个为什么。
“自然课上净讲些小猫小狗的,那些我们都见过,可是天上飞的我们可从来没有认真仔细的观察过。”愣了半晌我终于灵光一闪编起了故事。
“是啊,我们都是爱学习的好孩子,我们抓它不是为了玩儿,是、是是为了学习。”李义也心领神会的跟着配合起来。
“嗯!我们是想知道小鸟是如何飞翔的,为什么它有翅膀,而人却没有翅膀呢?”我敲边鼓。
“蒙谁呢?你们俩是什么鸟,那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今儿要是不说实话,我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她一拍桌子,吓得老校长连茶杯都弄洒了,见她又要对我们动粗,老校长却及时开了口。
“粗鲁、粗鲁,就知道发脾气动手打人,素质、素质你懂不懂。”老校长训了她几句,她立时变得温和起来。
其实她暗地里恨得牙根都痒,趁老校长不注意就攥起拳头照着他那半秃的脑袋比划了几下,等老校长察觉的时候,她又换上了伪装,我和李义看在眼里却也不敢说什么。
“好了你们继续说,继续说。”李义看了我一眼之后我们又滔滔不绝的‘白话’上了,有的没得胡扯一通,什么‘好好学习将来好建设我们美好的祖国,为了更美好的明天’什么‘为了探寻大自然,为了理想而牺牲自我’我和李义说的昏天黑地,直逗得老校长乐个不停,可是马老师却气得五官都要移位了,只是校长在她是不敢放肆的。
当我们安然无恙的离开了校长室时,马老师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出了门她就指着门板默默叨叨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憋了一肚子的气她没地方撒,看见胖子走得慢了些,上去就是一脚。
“都是你们两个惹的祸,看我回去不扒了你们的皮。”
“她干嘛老是踢我不踢你呀?”李义不是心思的说。
“嘿嘿嘿,因为你的屁股够厚够结实,踢着舒服呗!”我打趣道。
“去你的吧,等有机会让我也踢她两脚,看看舒服不舒服。”胖子起誓发愿道。
“嘿嘿哈,好啊到时候也算我一个。”我和胖子说道;
“我、我抽你们我——。”也不知道她的耳朵那么灵光,她一抬手吓得我和李义拔腿就跑
“嘿!你们两个小嘎呗儿的,给我回来、回来——。”此时我和李义连头都没敢回就一溜烟儿的跑了好远。
放学后,为了兑现承诺,我把仅有的两毛钱都拿去给胖子买了两个冰棍儿,没想到朋友‘欺’不客气,他一手一个,左一口又一口的真是拿他没办法。
时间像一位步履蹒跚的老者,只因他经历的年代太过久远,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它麻木了,不清楚自己从哪来,要到哪去,它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想得到什么,不知道在岁月的沧桑里,艰难的行走了多少个轮回,却始终没有要停下来的念头,只是固执的向前行进着,没有目标、没有理由、不知疲倦的、向前、向前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