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九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6-19   本书阅读量:

    *BMWAM4:10

    穿着校服,坐在前排座位上一个接一个吹着气球的天空……胸前挂着值日生标志、坐在我旁边座位的尹湛……虽然两人都没有说话……但他们一直呆呆注视着我……

    虽然这两个家伙紧抿着唇,可是弯曲的唇线,上扬的嘴角……分明就是在嘲笑我……嘲笑我滑稽的真面目……

    ——那些永远无法忘记的已经非常遥远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让我泪眼朦胧,分不清这恍惚的情景是真是假……还有比这更悲惨的结局吗……为一个人扛起所有,故作坚强地向终点走去……却招来他无情地嘲弄……还有比这更悲惨的吗……

    “雪儿啊…………”

    “……”

    “不想说话的话就听大叔说好了,大叔一个人说。”

    “……”

    再见,天空,再见,尹湛……

    我模糊的视觉中依旧还显现着天空和尹湛的身影,感觉他们还跟我在一起,同在辛大叔的车里……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凌晨同坐一辆车吧……我们三人同坐一辆车,真的是好久的事了……

    “天空他什么都不知道……虽然他将来一定会知道……但无论是会长,还是任何人……谁都还没有告诉天空一切……”

    “……”

    “警察在找你……你去稍微做一下证人就可以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可能很难忍受……可是放心,会长他已经插手了这件事,一切都会进行得很秘密,处理得很顺利的……”

    “……”

    “到时你出庭随便说几句就可以了……只要露面就行……绝对不会让你在媒体上露面曝光的……”

    “仁川……”

    “现在和大叔去一趟警察局好不好,就去一会儿,出来我们就送你去休息……”

    “去……仁川……”

    “雪儿……你可不要吓大叔啊……你还正常吧……”

    “我要见一见云影……就一面……”

    “因为那个女孩……”

    “云影在召唤我过去,大叔……她在求我赶快过去……”

    “对不起……雪儿……我知道我们该告诉天空的……即使不告诉他别的,至少要告诉他你……”

    “大叔……云影她……她在求我赶快过去……”

    “明白了……我们去……我们去……可是求你了,千万要打起精神来……千万要啊……雪儿……”

    也许是担心……也许是心痛……耳边流入辛大叔痛惜的声音……我们的车,开得比刚才更加快了。

    “这下可怎么得了啊……如果尹湛知道了他妈妈做的事……那孩子怎么受得了……那孩子该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啊……”

    辛大叔含着老泪,不住念叨着……嗡嗡的声音在车厢内盘旋。

    我飞快地合上了眼……不想再看那两个老在我眼前徘徊的幻影……天空和尹湛……

    “呼……”大叔长长呼出了一口气,随手按下身旁的FM按钮,再次提升车速……

    终于抵达了我希望的目的地……辛大叔在我的拜托下,直接把车开到了“TOYOU”的门前,眼泪忍到了极限……因为那该死的新闻……我的眼泪又开始一串一串往下掉了……

    “好了……我们到了……雪儿……你不是要看云影吗,快进去吧……”

    辛大叔小心地把我扶出车外……天空依旧阴郁,漆黑得似乎从没有黎明……我抬起头,担心地仰望着天空……

    这么说……这是发生在3月9日凌晨4点45分的事情啰……

    *仁川。

    “你想一个人待在这儿干吗啊!!!”

    “我就是想一个人待待。”

    “我在旁边守着你好了……”

    “我想一个人。”

    “你,究竟……雪儿,你……”

    “我不会逃走的。”

    “呼……”

    这就是云影扎根的海边……凌晨五点,海边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我紧紧闭上眼,感受着海风的吹击……辛大叔站在我对面,愣愣看着我……

    虽然夜色的掩护让我看得不太清楚……虽然闭着眼更加不可能看到……可我就是知道……大叔他……正抹着泪……比我还要脆弱,心地比我还要柔软的大叔……

    “虽然没有浪,但是在海边还是很危险的……知不知道……”

    “云影待在这里已经几年了呢……”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您回车里闭眼休息会儿吧,我一会儿就回车里去。”

    “……”

    “我也很冷的……所以一会儿就会受不了躲回车里的,到时再和您一起回汉城……您赶快先回车里等着吧……”

    “一会儿就回来……知道吗……”

    “一会儿就回来。”

    “真的要一会儿就回来……”

    “……”

    “你真的要一会儿就回来啊……”

    辛大叔的声音渐渐离远……我从头至尾都紧闭着双眼……为了阻挡住天空和尹湛不断入侵的幻影……我的双眼从头至尾都一直紧闭着……

    虽然此刻我看不见……虽然我不想睁开眼确定……但辛大叔确实是渐渐离开海边……

    “一定……一定……一会儿就回啊……”

    远风中似有若无地飘来辛大叔害怕的声音……现在,我能确定辛大叔确实是完完全全离开海边了……

    “哈……好久不见了……朴云影……”

    我平静地……一步一步向波澜不惊的西海岸走去……所有的,都该拉下帷幕了……这么想着,我缓缓睁开了眼……

    万幸,万幸,那两个家伙没有再出现,没有再在我的幻觉中出现……可是,你们为什么没有出现呢?你们不是每当我有事的时候就会飞快地赶过来,围绕在我的身旁,不断地安慰我吗?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吗?可是,现在你们都躲到哪儿去了呢?快出来啊!天空!尹湛!你们两个胆小鬼!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不过也好,你们可千万不要再出现了。我缓缓地伸了一个懒腰,安心地向着无比蔚蓝的大海叹了一口气。

    “朴云影!!!我来了!!!!”

    我对着海的尽头无比高声地喊道……为了让辛大叔放心……也为了向波涛挑战……

    “你的朋友,那个臭丫头,来得很快吧?!!!”

    很虚伪的高呼,很虚伪的韩雪理式的坚强……此刻,除了谎言和掩饰之外,它不代表任何东西。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一切一切的东西都被我抛到了一边!!!不仅那个女人,还有天空!!!所有的一切都被我抛得干干净净!!!”

    咕嘟咕嘟……寒冬冰冷的海水一点一点淹到了我的脚腕……云影没有任何回音,只沉默在她自己的悲剧世界里……云影,我惟一的朋友,那个曾经对我无比照顾的朋友,那个惟一没有瞧不起我的朋友,她对我关心的点点滴滴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可是我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只有云影,才让我坚持活到了现在。现在,云影,你一定很寂寞吧。我来了,轮到我来陪你、安慰你了……

    现在,刺骨的海水渐渐淹没到我的膝盖了……而我惟一的掩护……深沉的黑色……却开始逐渐收缩,从它的势力范围内缓缓褪去。我必须得快点了,在更迟之前……否则又要回到原点……一切又要从头再来……

    “我明白……即使是我一开始就知道……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伸出脚去……因为我太喜欢和他们两个家伙待在一起了,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感觉是那样美好,仅仅这一点就足于让我忍耐一切,承受一切……我只是你的替代品……可我做不到只做你的替代品……我应该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立刻抽身的……我应该……”

    呜呜……呜呜……

    遥远的地方传来洪亮动听的汽笛声……真好听……真好听……我不由又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现在真的什么都变得轻飘飘的了……海的深处有我一个温暖的家,云影站在家门口欢快地向我招呼着手……浮浮沉沉,海流变幻,波涛汹涌。澎湃间,仿佛无数只温暖的手把我推向它的怀抱……这就是我这个局外人的最后结局,消失在昏暗的大海深处……

    “水真的好冷啊……这儿真的好冷啊……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冷……大冬天的你是怎么受得了的呢,大傻瓜……”

    海水毫不留情地吞噬到我的腰部……我开始嘴唇发青,牙齿打颤,双手发抖……我忽地转过身,注视着不远处空旷的沙滩……

    辛大叔还没有来……他还没有发现已经被大海吞噬一半的我……我还有时间……于是,我用双手掩住脸,猛地就地坐在了水里……同时开始不停地在海水里扑腾搅拌……

    那两个家伙,现在,他们已经从别墅里出发了吗……?性格有羊癫风之嫌的江尹湛……那霹雳小子说不定已喊着我的名字、把周围家家户户的门敲了一个遍……

    天空呢……那个说希望到死都不要再见到我的天空……这个嘛……估计他正在去看世珍的路上……要不就是拼了小命地在阻止尹湛发疯……

    哈哈……不行……拼了小命这句话太不适合那个家伙……怎么也想像不出他拼了小命的样子……

    “那儿……不会需要我哭吧……?”

    ……

    “那儿……不会有复仇……不会有背叛……不会有和亲爱的人生离死别……所有这些混蛋要死的事情都没有对不对……”

    现在是胸口了……你快回答我啊……让我毫无留恋地、心意坚决地一个跟头扎到你的跟前……只要一个“嗯”就足够了……

    “云影啊……朴云影……”

    ……

    “你不能把我推回去……知道吗,我现在非常非常紧张……紧张得不知所措……所以我要去了……无论你回答什么……我都要去了……”

    “你不能把我推回去,如果连你都不要我,那我该怎么办……你要像六年前那样……伸出你温暖的小手,握住我,拥抱我……不准骂我没有你的允许就随便死掉……不准责备我没有责任感就这么一个人逃走……”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儿呢……如果是东海的话,我只要从岸上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什么都解决了……可是这儿,非得要我用脚一步步走向海的深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止呼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一切……”(译者注:韩国西海岸由于非常严重的淤泥问题,所以走向深处需要一定时间。)

    到脖子了,谢天谢地……那边却传来辛大叔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好黑……这儿什么都没有……没有温暖的房子……没有见到你的脸……

    也许……我朝四周看看……连天空和尹湛的幻影都没有看见……看来你刚才的回答是“没有”了……这儿也……那儿也……哪儿都没有你……

    “雪儿啊!!!雪儿啊!!!你在哪儿啊!!!雪儿,你答应大叔的!!!你快回答我啊!!!雪儿!!!”

    对不起了,大叔……可是现在……即使我想睁开眼睛也已经睁不开了,大叔……对不起……让你送我到这儿来,成为我的共犯,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好痛……

    这个游戏我不想再玩下去了……我讨厌自己永远是那个受惩罚的人……我走了……我就这样和你们告别了,在这里。

    江尹湛,江天空,爷爷,娜娜姐,美娜,世贤,还有辛大叔,世珍,虽然我死了会有这么多人为我哭泣……但我还是要走了,就这样走了……

    我好痛……痛得椎骨穿心……痛得无法忍受……

    说我是胆小鬼也好,说我是懦夫也好……虽然没有随心所欲地笑过一次就死掉有些冤枉……但我还是……我太爱他们了……爱得太辛苦了……我已经受够这段日子的苦了……

    爸爸,妈妈,幼民,云影……接下来我曾经以为是天空……为了能再看他一眼我才坚持到今天,可是他却说不认识我了……可是他却说到死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我爱他到死都至死不渝……可是他却请我到死都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我知道,我知道这里什么都不会有……没有所谓的云影,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幼民,死亡就是永远的终结……那些美妙世界的存在只是人们创造的海市蜃楼……我知道……

    就像现在在我上方满面春风微笑着的天空和尹湛……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触摸到的幻影,我知道……我即将化为泛白的泡沫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知道……

    “尹湛说他正在过来!!!天空也说他正在过来!!!那两个小子都说他们正在过来,雪儿!!!雪儿啊!!!求你了,雪儿!!!回答大叔啊!!!”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走,大叔……这个令人窒息的世界我无法忍受,多一秒都不想停留……我要用我的脚奔向另一片天地……更何况,我现在连眨眨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向我那该死的命运屈服了……完完全全屈服在它的狞笑之下……

    “那两个家伙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天空说他有话一定要对你说!!雪儿!!!雪儿!!你在哪儿啊!!!雪儿!!!”

    我能得到命运的允许吗……欢笑,爱情,幸福,关怀……它们之中的任何一样……我都不能得到……哪怕只有一样……

    我也……我也化为幻影吧……不再背负着眼泪,不再无止境地绝望,不再只能眼睁睁张望着幸福……化为一则凄美的死亡传说……传扬着被孤独禁锢的命运……

    “韩雪…………韩雪………………韩雪………………”

    三月九日早晨八点的光景。

    光滑的沙滩上不剩任何痕迹……一个焚心似火的男人在它上面急剧地飞奔着,嘴里反复叫着的只有两个名字……从雪中诞生的名字……泛着雪之光华的名字……

    “韩雪!!!韩雪!!!韩雪!!!雪儿啊!!!韩雪!!!韩雪!!!”

    男人嘴中重复数百遍、数千遍的名字,那个他太晚才觉悟的名字……那个无可奈何的名字……那个孤单降生、孤单离去的名字……

    ……

    TO:江天空,江尹湛。

    江尹湛,臭小子,趁你睡着了,我才能写这封小小的短信。

    当然,收信人是你们两个。

    江天空,不管你记得还是不记得,总之这封信的收信人就是江天空、江尹湛你们两个人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让我说些废话吧。

    如果我这一生中,曾有过短暂的笑容,那是因为你们两个;

    如果我这一生中,天天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那是因为你们两个;

    如果我这一生中,曾获得过独一无二的爱情,那也是因为你们两个;

    如果我这一生中,注定要和这该死的世界告别,那还是因为你们两个。

    可怕吧……把我全部的人生都归咎到你们两个身上……是不是有被凉丝丝的蚂蟥附上身的感觉啊……

    不过现在我要向你们告别了……最后一次,我要堂堂正正地向你们做个简短的道别;

    再见,我人生的全部……再见……

    如果不能一辈子待在你们身边,那我还不如成为悲惨的泡沫;

    再见,我人生的全部……再见……

    我比你们想像的要脆弱得多、无力得多,我只是一个没有人关爱的小可怜虫而已。

    再见,我人生的全部……再见……

    我的故事,比你们到目前为止知道的所有轰轰烈烈的悲剧爱情故事加起来还要曲折……

    当然了,你们两个,听我韩雪这么大的口气,恐怕会不住地摇头吧……韩雪那个小丫头,她知道爱情是什么啊……

    不管如何,即使你们不相信……我还是坚持我的信念,

    这是真的……这是我最后想留给你们两个的话,

    都要走了,我也不怕顶撞你们了,想说什么我就都说了。

    你们两个家伙曾经守护的,

    必须从你们身边离开的,

    而且永远不会用嘴说出的……

    我的故事。

    ……

    “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

    在这条路上,一只小青蛙曾经安慰悲伤的我。?

    我垂下头,轻声哭泣中,

    你又重新回到我身边,

    那窒息的箱子,终于被彻底打碎。?

    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

    我人生的全部啊,再见…………

    这真的是我最后的故事了,

    是我最后必须得向你们袒露的真心。

    “我们歌颂着爱情,我们呼唤着爱情,

    永远不要忘记……

    请用孤独的泪水记忆……

    一个人的情歌…………

    一个人的复仇…………

    孤单单………………

    孤单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