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九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1-06-19   本书阅读量:

    *南阳州别墅,凌晨3:17

    “江尹湛!”

    手机里传出天空焦急的声音……我轻轻摸娑着手底尹湛已经干掉的头发。

    “我问你在哪儿?!”

    “天空……吗……”

    “你是谁……”

    明知道他不可能听出我的声音……明知道他不可能记得我的声音……但我仍是……哪怕是寻找最后的借口……继续戴着自己厚厚的面具……

    “我是雪儿……”

    “我弟弟在哪儿……”

    “和我在一起……”

    “快点让他回家来。”

    他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如我当初预想的那样……谁也没有告诉天空那可怕的事实真相……

    “这儿……”

    我似乎企图说些什么。贪心的韩雪……想到天空依旧还没发现事情的真相……居然燃起小小的希望……为了能和他多说几句话,为了能再见到他一面……居然不顾廉耻地……又缓缓开启了她干涩的嘴唇……

    “这儿是……南阳州……别墅……我们在这儿……”

    “……”

    “你过来带你的弟弟走吧……因为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不希望只留下那家伙一个人……”

    “你是谁?”

    “韩雪理。”

    “……”

    我的名字……叫韩雪理……曾经有一段时间被你幻想成朴云影……终于终于,好不容易才在你脑海里纠正……可是,现在却被你完全忘掉的名字……就因为一次事故,在你的脑海中被忘得一干二净的名字……只因那猪狗不如的命运,至死都不能和你在一起的韩、雪、理……

    “那个学生证……?昨天在康复诊疗中心见过的……?”

    “……”

    “你是尹湛的女朋友吗?”手机那一边的天空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哈……”我看了一眼身边呼呼大睡的尹湛……忍不住发出一声不合时宜的嘲笑。

    “知道了,挂了。”天空嘟地挂断了电话……没有询问那声嘲笑的意思……甚至可能根本没有听出那是嘲笑……没有觉察到我任何的贪心,天空缓缓向我靠近……

    “韩雪……好丑……世界上最丑最丑的……”

    一个人在梦中说得开心的家伙……美滋滋地以为我不会听到吧……我不由伤心的,啪的一下更搂紧了怀中的尹湛……

    以后再也不能听到的呼吸声……以后再也无法抚摸到的温暖大手和柔软头发……以后再也无法见到的苍白中带着些忧郁的面庞……以后再也无法感觉到的这颗率真单纯如璞玉的心……

    “江尹湛,我要走了……”

    ……

    “几个小时之后,你就会知道了……”

    ……

    他会很受打击,从而受到伤害吗……也许那一堆照相机会转而攻击他,对着一无所知的他一顿狂拍……而他妈妈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会很受伤,很受伤的,悲伤得无法言喻……就像一直以来的我一样……

    “你也会像我一样,非常难受非常辛苦的……”

    我缓缓抚过熟睡中的江家小儿子……用手指轻轻擦掉他脸上沾着的奶油……同时看向他那只垂到地面的、满是伤口的右手……

    “这只手……就是救我的那只手吗……”

    “……”

    “……你那么费力的,用尽吃奶的力气要维护我的生命……”

    可是现在一切都回到了原位……高脚帽回到了它的原位……手机回到了它的原位……尹湛也是,我也是……原位……

    “你要坚强起来……我们约好的对不对……不能哭……不能输……我们约好的对不对……”

    我颤抖着唇,被眼泪濡湿的唇……轻轻地……轻轻地……印上了尹湛沾满汗珠的额头……该是起身的时候了……不能放任自己的贪心……该是拉开门离开的时候了……天空还是不见的好……

    “江尹湛,记住我们的约定。”

    尹湛依旧紧闭着眼,不过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似的,在睡梦中忽闪了忽闪他长长的睫毛……好了,我就当作是你答应了。

    “最后一次了,真想再看看你开心笑着叫我‘亲亲老婆’,要抱住我的样子……可是……只怕这辈子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眼里含着泪,艰辛地转过身,缓缓向别墅大门走去……每走一步,我的心都爆裂一次……

    喀喀喀……

    大门被拉开一条细细的门缝……

    “喂……你要去……哪儿……”

    凌晨的寒风混着漫天的飞沙向屋内卷来,背后猛然传来尹湛的声音,我僵住了,不敢回头,眼泪顿时间破碎四散。

    “……”

    他也许是在说梦话……是……我是这么期望着……半转回头望向漆黑的起居室……

    “你去哪儿……”

    那家伙竖着在月光照射下半明半暗的褐色头发……两只眼牢牢地盯住我的……

    “……我……”

    我脸色发呆地看了一会儿无辜的高脚帽……诺诺说着不怎么有水准的谎话……

    “头有点痛……所、所以想出去吹、吹吹风。”

    “出去吹风……?现在这个时间……”江尹湛疑惑地从位置上支起身,揉着蓬松松倒竖着的头发问道,脸上睡意浓浓。

    “是,是啊,尹湛。”

    “……”

    “我一会儿就回……”

    谎话……我那么憎恶的谎话……我曾经听过无数次的……结果我还是又说了……谎话……

    “一起去……”

    “不,不用,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去就好……”

    “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我旁边唠叨些什么来着……?”

    “没有。”

    “呵呵,那可能是我做梦了。”

    “是啊,做梦。”

    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几个小时之后会发生的可怕事情……不错,都是梦,都是梦……你这么想就好了,江尹湛……闭上眼这么想就好了……

    “你一定一会儿就回啊。”

    “……”

    “十分钟之内就要回来。”

    “嗯……”我不敢再拿正眼看尹湛,匆匆忙忙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直到我抬着失去知觉的右脚迈上第一级台阶的那一刹那……我都不敢再看尹湛一眼……看他的笑容,看他满怀期待的眼神……就这样,0308号门缓缓地合上了……

    “一会儿还要像刚才那样抱我睡……”

    仿佛要故意刺痛我最后的良心似的,尹湛呢喃的一句硬是从门缝里追了出来……无法再停留,无法再回头……十八级台阶催促着我……我几乎一口气被它们从上面推了下来。

    “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

    真好笑……此刻的我……是不是比任何喜剧小品的主人公更好笑呢……我不断呢呢重复着那首孤独之歌的第一句,神经质地笑着,跳着,流着泪,不理会满是鲜血的膝盖,迎着风,昂首在这银白的田野里奔跑着……大声地歌唱,我要大声地歌唱……即使这是和我命运相似得恶心的诅咒之歌……我也要歌唱……

    “雪儿!!!雪儿!!!”

    好一会儿,直到这熟悉而厚重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何止是响起,更是刺痛着我的耳朵,隆隆敲打着我的耳膜……

    “雪儿!!韩雪!等等,你给我站住!!!雪儿!!!站在!!!”

    膝盖好痛……头好痛……记忆好痛……心口好痛……

    “你的膝盖怎么弄成那样了啊!!!”

    哐……我风一样的道路被挡住了……就在我尽情朝和别墅相反的方向奔跑时……一双手使尽气力挡在了我身前……耳边响起心痛的声音……

    “……大叔……”

    我从被鲜血浸透的裤子上抬起视线……呆呆地看着停在眼前的BMW……

    “这……这……这究竟……你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啊……”辛大叔带着哭腔,仿佛随时就会哭出来,好不容易才抖出这句话。这时……

    哐当!轿车另一侧的车门被拉开了……露出连眼珠子都是冰冷的天空……他失去记忆之后的第二次出现。

    “大叔你也认识这个女孩?”

    “啊……我……”

    “她到底是谁,她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好像有些讨厌……好像有些不高兴……江天空满脸寒霜地挪上辛大叔推过来的轮椅……缓缓向已失去知觉的我移来。

    “我弟弟在哪儿?”天空伸出手,扣整齐自己的衣领,一只戒指在他长长的手指上刺目地闪耀着……同时他面色阴沉地缓缓注视着我。

    “别墅……里……”

    “你们俩一直待在一块儿?”

    “呼……”

    随着辛大叔一声轻叹,他直起斜倚在车门上的身子,动作熟练地推着轮椅向远方走去……我呆呆地看着雪地上的车轮印……突然,原神回壳,我飞快地奔上前去……直挺挺地挡在那家伙轮椅前……

    “干什么呢你……快让开……”

    似乎对我突然的出现感到很厌烦……或是冥冥中出于本能对那场场噩梦的逃避……江天空情绪不怎么好地冲我吼道,同时缓缓掉转自己的方向。

    “密码……”

    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韩雪……难道你连最后的尊严也要扔掉吗……可是悲惨的我,就是洒脱不起来,不放弃任何可以和天空搭讪的机会……就像那时的蛇蝎贵妇……死到临头话却越来越多……

    “密码……?”

    “你……不知道密码吧……”

    “什么密码……?”

    “别墅的,别墅的密码,你不知道吧……”

    “我打电话问我的弟弟不就行了。”

    “是生日……”

    “……”

    “我的生日……0308……我的生日……”我热切的眼神望着他,不断重复着生日两个字……也许他能想起些什么来,心中小小地奢望着……是你改的密码啊……你为我准备的生日……我迟到多年才收到的生日派对……

    “你为什么……”

    “谢谢你。”快速地……我快速地打断了天空接下来要说的话……我承认我是胆小鬼……因为我无法忍受天空用这种陌生的眼神看我……无法忍受他面对着我的这张陌生的脸……我张开嘴,开始飞快地自说自话:

    “虽然你唱得不怎么样,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真的是第一次有人为我做这些,这是我目前为止收到的最后的生日礼物。”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胡乱地说着,只需要有话说。

    “相信你还记得我昨天的话……无论以前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谢谢!!!谢谢!!!天空!!”

    “……”

    “非常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生日的祝福,照片很漂亮,气球很漂亮,蛋糕也……虽然很可惜蛋糕没有吃到嘴里,可是它一定很好吃的对不对……你这么挑剔的人……你挑的蛋糕一定非常好吃的……”

    笑着,眼泪流着……人类真是丑恶……眼泪一行行流到我微笑的嘴边……

    “……”

    “我应该一直相信你的……我应该一直守护在你身边……一直相信你的……那时候我就应该对你说谢谢……我来得太晚了,对不对……”

    “……”

    天空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混乱……似乎要我不要再说下去似的……辛大叔躲在天空的背后连连摇头……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在担心天空又受到伤害……担心爷爷和世珍这段时间的努力化为泡影……

    是啊……我知道……可是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难道我连和他道声别都不可以吗……不用说一百次谢谢,但多少说几次谢谢总应该是可以的吧……不能拥抱他……但那握个手道别总应该是可以的吧……

    “很高兴见到你。”

    就这样……我无视辛大叔在身后捏着一把汗地看着我……伸出被石头划得鲜血淋漓、一无完肤的左手……伸到他面前……

    “……”

    这家伙……如果是两年前……他一定会把这只手捧到嘴边,呵呵哈着气,为它取暖……可是现在,我这只孤单的手……

    “……”

    他……无声地……挪开戴着戒指的左手……缓缓摇了摇头。

    “握手……也不行吗……”

    “……”

    “哈哈……握手也不行吗……”

    “……”

    “原来如此……原来握手也不行啊……”

    “虽然我自己也曾混乱过、困扰过……试图强迫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可是我和他们约定过,绝对不要回想起来。”

    “和……谁……”

    “我的爸爸,女朋友,哥哥……所有的人,他们所有的人都说如果我想起来会给他们带来困扰……说现在这样反而更好,对大家都好,我能变成这样是万幸……所以,也请你放弃吧。”

    那你和我的约定呢……失去记忆之前和我的约定呢……

    “我希望我俩以后不要有再见面的机会……因为我女朋友似乎不太喜欢我见到你。”

    “是……吗……”

    “我能到这儿来,也是因为告诉她是为了接尹湛。”

    “你们刚才在一起吗……和世珍……”

    现在……那个女孩……已经代替我守候那幢空空如也的豪宅了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尹湛是什么关系……”

    “……”

    “但我还是希望以后不会再见到你。”

    “明白了……我走……”

    “对不起。”

    “^-^……”

    咔喀……咔喀……

    辛大叔实在受不了了,老泪纵横,飞也似的跑回了车内……那个不幸可怜的家伙……摇着轮椅……吃力地向别墅行进。

    他应该堂堂正正大步走向别墅的……那样才配得上他……昂首挺胸,健步如飞地走在去往别墅的道路上……

    “天空!!捂上耳朵!!!”

    “……”

    我知道自己是徒劳……我再怎么大喊也是徒劳……可是无所谓了……让他继续毫不在乎地越摇越远吧……

    “一会儿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要牢牢捂紧你的耳朵!!不要听!!一个字都不要听!!!虽然我也对尹湛说过,但对你也是一样,不能输,你绝对不能输!!不久之后,你和尹湛说不定都会遭受人生中前所未有的挑战!!!”

    “……”

    他不应该就这么摇着轮椅转过身去的……他不应该就这么毫无留恋地渐渐远行的……

    “所以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被打倒,答应我!!!你们两个人都要赢!!!答应我,不要再找我!!!无论别人对我们俩以前的关系嘀嘀咕咕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答应我,绝对不要相信!!!”

    “……”

    依旧如故……一次都没有回头……只有沉重的轮椅声在静静的夜空中回荡……吱吱悠悠,吱吱悠悠,越来越远……

    就像那天的江竹原……那个坐在轮椅上,用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可怖眼神看着我的江竹原……

    “就这样看着前方一直朝前走!!!一直看着前方,朝前走!!!不要停止!!!只相信你眼前看到的一切!!!即使是记忆偶尔冒出来,也不要相信你记忆中的任何一点……那些都是谎话!!!你明天即将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也都是谎话!!!!”

    “……”

    只留下一句希望我们俩以后不会再见面的话……你已经变得那么小了,那么小了么……

    “走吧,雪儿……我们走吧……”

    “他们两个会赢的对不对……!!!即使是没有我也能赢对不对……?!?!他们俩很强的!!!他们俩天下无敌!!!没有我他们也能好好地全身而退对不对?!?!”

    “……雪儿啊……”

    “他们答应我的!!!那两个兔崽子都和我约好了!!!江天空!!!他说了答应我会做到的!!!”

    “不要这样了……我们走吧……”

    远处别墅的灯光忽然间亮了起来……透过昏黄的窗灯……我仿佛看到我那咋咋呼呼的尹湛从睡梦中跳起身……大声地呼喊着我的名字……

    “这好像不是女人该说的台词对不对……有点好笑……我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说这些的……”

    我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全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空不再是我的了……那家伙已经把我的存在忘得干干净净……他身边有了新的女人……

    “真的很抱歉,不能继续守护你们……我无法想像你们俩即将面对的日子有多难受……明天太阳升起之后,说不定你们会和现在的我一样……恨不得一死了之……”

    远处的天空……已经渺小得和我一样渺小了……他缓缓地、缓缓地前行着……再也没有回过一次头……

    “对不对……对不起……我就这样一个人逃走了,对不起……扔下了一句爱你……就这样没有责任感地逃走了……对不起……”

    凄楚的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停,我在辛大叔面前不停流着眼泪……终于,大叔双手搀扶着几乎快要跌倒的我,吃力地把我扶进了车里。路上的白雪越积越厚,事情发展得出乎意料,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车外远处传来尹湛焦急呼唤我的声音,小小的黑点惊惧地四处飘荡着,回旋、回旋……直至在我眼中被撕成一块块碎片……

    “不要再继续接受伤害了,雪儿……现在我们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啊,不是天空,不是尹湛,不是任何人,是你啊!!!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人不是天空……也不是尹湛……”

    “……”

    “是你啊,雪儿,是你啊……所以,不要再逞强了,不要再继续接受伤害了……”

    “……”

    “现在谁也看不到你……天空不在,尹湛也不在……你痛快地哭吧……不要强忍着,痛苦地放声大哭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大叔……”我依然无法放纵自己,只能双手紧捂住脖子,默默地流着眼泪……痛苦啊,痛苦,脖子上窒息般的痛苦,隐忍注定是我的宿命,不知何时,上天已经收回了我大声哭泣的权力。

    “雪儿,求你了……”

    “……”

    “不要再假装坚强了……放开你的心……解下你身上的包袱……什么勇敢坚强的鬼话都扔掉……还记得你自己原来是什么样子吗……没有人会嘲笑你跌倒的样子的……你太累了……”

    汽车出发了……从前总是和尹湛并排坐着的位置……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车缓缓驰过别墅,飞向遥远的田野……

    “雪儿!!!!雪儿!!!!”

    车窗外传来尹湛疯了似的哭喊声……那么悲凄,那么荒凉,仿佛核弹硝烟过后的废墟……我不敢看,惟一能做的就是伏在车后座上,按照辛大叔所说的,放开嗓音嚎啕痛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呜呜啊啊呜呜……哇哇哇……”

    几分钟之前,我还在那两个家伙面前假装坚强……一直强忍着的,我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强忍到死的悲伤脆弱……如火山喷发般全部宣泄了出来……我紧紧抓住自己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那颗烂得面目全非、绿汁横流的心……

    “啊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天空!!!天空!!!”

    拼命喊着那个至死都会让我心碎的名字,哭声与悲鸣声齐齐向四面八方扩散……这真的是我吗……真的是韩雪……是,只是我不再是那个假装坚强如侠女的韩雪了……是那个已被我掩埋多年的真正韩雪……我声嘶力竭地揪紧座位上的椅垫,开始第一次,也是生平最后一次发狂……

    “雪儿啊!!!雪儿啊!!!”

    尹湛的嗓音渐渐稀微,直至被夜色吞没……我颤抖地伏在椅垫上,反复咀嚼着天空留下的那句希望我俩到死都不要再见面的话。

    “好痛……我的心好痛好痛,大叔……我还不如死了的好……死了的好……请杀死我吧,拜托请杀死我吧……大叔,求你了……求你了……请你杀死我吧……!!!”

    曾经被我认为是个美好的故事的结尾,就是我如此丢脸地向他们告别,在他们谁也不曾察觉的时候,在他们谁也没有看到的时候……就这样傻傻地向他们告别了,那个坚强伪装的韩雪被狠狠扔到了窗外……就这样痴痴地和他们告别了……

    “杀死我吧……请杀死我吧……大叔…………请让我的眼泪停下来……我不想继续痛下去了…………我不想再扛得这么累、一路坚强地走下去了…………”

    这才是我韩雪的真面目……事实上比任何人都要胆小……比任何人都要可笑……比任何人都要脆弱……这才是真相……谁都没有察觉的真相……不,是希望谁都不要察觉的真相……丢脸丢到家的韩雪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