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6-10   本书阅读量:

    *常翰公寓前。

    “江天空!!!!!!!!!!”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又是怎么下的楼,说不出话,亦忘记了思考,只任凭心里那个声音在耳边喧嚣。

    此时已是凌晨5点。我无力地坐在地下停车场出口的石凳上,凛冽的晨风逐渐渗入身体的每个细胞,我不住打着寒噤。

    江竹原的妻子站在她那辆鲜红的跑车前,对大家说:

    “想想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我们开车去找。”

    这位美丽的女人可能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同他兄弟之间有那么一段可怕的过往。

    一切仿佛如一副多米诺骨牌,一环打通,剩余的真相也都慢慢浮出水面。

    每天傍晚五点钟的电话……那人原是天空。

    “我也夺走他的女人,然后大家同归于尽……”

    电话里天空说的那个女人,原来是江竹原的妻子,眼前这个毫不知情,为了天空担心得直跺脚的橘子头。

    “仁川……”尹湛突然喊出来,我的心猛地一沉。

    “什么仁川?”橘子头问他。

    “他在仁川!”尹湛果断说道,“给我车钥匙!”

    “我来开车。”橘子头说,却被江竹原拉住。

    “你留在家里。”

    “不行,怎么能让未成年人开车?不行,车钥匙我绝对不给!”橘子头紧攥着钥匙,愠怒地看一眼尹湛,又望向我,“还有你,你到底和天空是什么关系?竹原,这孩子……”

    江竹原黑着一张脸,伸出手,——

    “把车钥匙给我。”

    “什么?”

    “由我开车送他们去,把钥匙给我。”

    “你说什么?你这腿怎么开车……”

    “快五个月都不见你回家了,现在天空不见了,才突然想着回家了?”江竹原显然对妻子怀疑许久,且有诸多不满。

    橘子头没话反驳,当场愣在那里。

    “给我钥匙听见没有?你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看着孩子!”

    “可是……”

    “我还没有残疾到连车都不能开!!!”江竹原吼道。

    橘子头被震怒的丈夫惊得说不出话,一把将钥匙掷向他胸口,便掉转头跑掉了。江竹原缓缓俯身拾起钥匙,看着我和尹湛,沉吟半晌说道:

    “那年3月9号以后,我和天空就再没见过面,事情总要有个了断……迟早的事……”说完,他熟练操纵着轮椅,坐上了驾驶座。

    我同尹湛对望了一眼,一齐上车。我安慰他,亦是安慰自己,天空,他不会有事的。

    “绝对不会的。”尹湛眼神坚定。

    车子发动了,朝着仁川方向驶去。

    *车内。

    窗外的天逐渐由黑转至深蓝,车子在清晨空旷的马路上足足开了30分钟有余,而车内始终鸦雀无声。江竹原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自那次车祸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驾驶,所以开得格外当心。

    尹湛突然抓住我的手,我能感到他手掌细微的颤抖。他在紧张。望着他线条分明冷峻的侧脸,我开口道:

    “可以……问你些问题吗?”

    脑中的多米诺骨牌倒伏得并不顺畅,仍有许多未知和不解。

    “嗯。”

    “那首歌……你怎么知道的?”

    “哪一首?”

    “孤独的爱……”

    “是天空教给我唱的,以前他总一个人在家里反复唱,特别在那女孩死了以后……不过那首歌,的确很特别,唱起来嗓音似乎会变得格外清亮……你怎么也会知道?”尹湛疑惑地看我。

    “那么,被夺走至爱的那个人,说的也是天空了……”

    “没错。”

    “……你真的,从没见过朴云影么?”

    “家里相册有她的相片,但是我从没去翻看过。她的葬礼,我当然也不会去参加,你也知道,那时我有多么的讨厌她……”尹湛紧锁着眉头。

    “这么说来……四年前在云净中学见到的,该是天空了……”我低声自语。

    “你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见过天空?”

    “还有,你说你习惯了被人利用,那究竟又是什么意思?”我不理会他的疑问,此刻我的脑中充斥着太多的谜团,不解开它们,我的脑袋随时都会有爆炸的危险。

    这个问题却似乎刺到了他的要害,他忙不迭扭头望向车外,含糊其辞:“那是其他人……同这些事并不相关……”

    “其他人?是谁?”我穷追不舍。

    “喂!我的问题,你一句都不搭理,凭什么要求我有问必答?”尹湛蛮横地扭回头,“你怎么知道那首歌的?还有,你又怎么知道朴云影的?从哪里知道的那场车祸?还有,你被领养的原因又是什么?”

    乖乖,敢情此刻他的脑袋也和我的一样,黑压压塞满问号。

    “我和云影……是朋友……”我沉吟半晌,终于说道。

    “朋友?”

    “没错,我们早就认识,车祸的事,也是后来听说的。”

    “我听得好糊涂。”尹湛皱着眉,不停揪着自己的头发。

    “总之,3月9号那场车祸,对我也是影响巨大的。”望着前座江竹原的后脑勺,我认真地说道。

    “一切只是巧合么?还是……”尹湛苦苦思索不得其解。

    “……可以这么说……”

    “那么你被领养的真正原因呢?”他终于触到了事情的关键。

    “你说你从没见过云影……?”

    “是啊……”

    “下次……有机会……你去看看她的照片……自然就明白了。”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承认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么……

    “什么意思?”

    “行了够了!我都说得很明白了,别再问了!!”我痛苦地抱住头。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头痛啊?算了,不知道最好!再继续这个话题,我的脑袋也要炸了!!”尹湛泄了气,郁闷地直用拳头砸自己的脑袋。

    车内又恢复了平静,江竹原调整了一下坐姿,踩紧油门,车子愈开愈快。

    我望着他的背影,一簇怒火不禁又自心底升腾起来:

    “当时,你真的踹开云影,自己逃命了?”

    “真想狠狠抽你一千个巴掌,再把你推进海底喂鲨鱼!!但现在我暂且忍了,等我确定天空没事以后,我再找你算账!总之我饶不了你!”我激动地用脚踹着驾驶座后背。

    江竹原却仿佛聋了一样,毫无反应。

    “万一天空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我有些歇斯底里地继续吼道。

    “你经历过死亡吗?你知道死亡的真正可怕吗?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大呼小叫!!”他终于爆发开来,“在那个情景之下,谁的反应都是一样的,你以为你的天空就会格外高尚吗?他就会舍死救人吗?那就是现实,死亡就是最大的现实!”

    尹湛也“腾”地从座位上弹起,正要发作,我连忙将他按回座位,捂住他的嘴。方向盘握在江竹原手里,激怒他对谁都没有好处。

    车子又在压抑的静默里行驶了好一阵。

    “对天空……即使说上一千一万遍的对不起……也是不够……一直以来,我对他不但没有安慰,反倒三番五次地误会他,伤害他……到死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止不住心酸,靠住尹湛的肩膀,泪眼婆娑。

    “现在知道就好了……误会不是你的错,错在制造误会的人……”尹湛大力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云影……云影她……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吱~!!!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一幢熟悉的建筑前。

    “我在车里等着,你俩下去吧。”江竹原头也不回,冷冷地说道。

    TOYOU咖啡店。

    “天空!!”

    *TOYOu门前。

    穿过湿咸粗暴的海风,穿过庭院,我们奔到紧闭的大门前。

    “咚咚咚咚!!”此刻已是六点半,离咖啡店开门的时间还有大半天的时间,但我们仍不遗余力地捶着门,坚信这里会有天空的下落。

    嘎吱~!!!门打开了,女主人睡眼惺忪地走出来,讶异地望着眼前我们两位不速之客。

    “你们有什么事……”

    “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男孩子?在附近徘徊……”

    “……这个……”女主人皱起眉头。

    “那个男孩子个头很高,对了,还穿着医院的病服!”尹湛焦急地比划着。

    “啊……穿病服的……”女主人像是想起了什么。

    “您有见到么?”

    “刚才隔壁钓鱼渚的大爷说他见到一个……穿着病服的幽灵……还说冲着我们店的方向来了……哎哟哟,真是可怕……”

    穿着病服的幽灵?我和尹湛对望一眼,哭笑不得,匆匆道谢后,奔出庭院大门。

    “喂!到底怎么回事??喂!你们跑什么?”背后传来女主人的喊声,借着海风,显得格外缥缈诡异。

    咖啡店隔壁的钓鱼渚,同样死寂一片。我们再次大声叩起门来,幸好主人并未入睡,很快就有人来应门。一个六十多岁的矮小老头站在我们眼前,他惊惧地望着我们,颤颤地问道:

    “你们……找谁?”

    “大爷,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病服的……”

    “有!有!”老头点头如捣蒜。

    “您看见他了?”我俩喜出望外。

    “是幽灵!!那是幽灵!!”老头一脸恐惧。

    “不不,他不是幽灵!”

    “是幽灵没错!一身白衣,掉了魂一样在海边来回走着,边走边还口中念念有词……”

    “他现在在哪里?”

    “他飘走啦!”老头真叫一个顽固,认定了那是一个幽灵。

    “走了??他去了哪里??”

    “大概在两个小时前,就见他在防潮堤上来回飘了一阵,突然就中了邪一样地跑掉啦!哎哟哟……真是可怕……”老头苍白着脸,压低着嗓门接着说道,“他还会搭出租车呢……”仿佛在透露什么秘密。

    我腿一阵发软,几乎站不住,尹湛则一把抓住老头的肩,大声问道:“他朝哪个方向去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幽灵……幽灵啊……”老头儿被吓得不轻,语无伦次。

    “妈的,他还能去哪里?!”尹湛沮丧地垂下手。

    “我……我进去睡了……”老头忙不迭地转身,撒腿正要逃回屋,我突然灵光一闪,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

    老头都快要哭出来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

    “你说他口中念念有词,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是……他是幽灵啊……”

    “他不是!!!”

    “他是,他是啊……”老头双手抱着脑袋,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

    “你再不告诉我他说的什么,就别指望我放开你!”我威胁他。

    老头这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些,思索了一阵,说道:

    “如果我去那里……你会在吗?”

    海风把他苍老的声音吹得支离破碎,好像灵媒。

    “你说什么??”尹湛在一旁大声问。

    老头又重复了一遍,睁着无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问道:

    “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我呆滞地松开手,老头立马一溜烟跑进屋,锁紧了大门。

    “如果……我去那里……你会在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我和尹湛同时惊呼一声,奔向车子。

    *车内。

    “王十里!!!!!”

    “南阳州!!!!!”

    气喘吁吁的我们对着江竹原,同时喊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地名,又同时惊异地望向对方,面面相觑。

    “一定是南阳州!!天空不是说要去见她吗?那他只可能去南阳州的那幢别墅,朴云影死的那天他苦苦等她的那个别墅!!”尹湛十分肯定地说道。

    “王十里!!一定是王十里!!我和他抱着一起睡觉的地方!!每次我冷得又无处可去的时候,都会去的那个地方!他一定去了那里!!!”

    “你们抱着一起睡觉??”尹湛眼睛瞪得滚圆。

    “现在没工夫和你说这些!!快!去王十里!!”我拍着前座,催促江竹原。

    “喂!!他要去见的是朴云影!!!!!”尹湛气急败坏。

    “他要见的是我!!!”

    “哈!疯了疯了!!现在我们抢时间,迟一秒都不可以!快快!去南阳州!”

    “王十里!王十里的塑料大棚,他一定以为我会在那里!!”

    “别再固执!!他要见的是朴云影!!!”

    “你别搞不清状况瞎指挥好不好!!”

    “我搞不清状况瞎指挥??他可是我哥,我们一起那么多年,我还搞不清状况?!”

    我俩额头青筋暴现,头抵着头,争得不可开交。

    不不不,要是知道天空在医院对我说的那席话,尹湛就不会如此固执己见。那时天空分明说:

    现在,即便云影再次活过来,他爱的还是韩雪理!

    即便天塌下来,他还是要和韩雪理在一起!

    “王十里绝对没错!我们去王十里!”我直接转向江竹原。

    “你确定?”江竹原抽了下嘴角。

    “百分之百确定!”

    “好!王十里。”说着江竹原发动了车子,就在这时,尹湛突然拉开车门跳下去,黑着脸狠狠说道:“我去南阳州,你们去王十里,总成了吧?!”

    “你做什么?!”

    “这样不是更好吗?兵分两路,万无一失!!”尹湛头也不回奔向公路。

    “喂!!”

    “绝对是南阳州!他不可能是去见你!!!”他一路赌气似的喊着。

    “喂!!你回来……”未待我的话音落下,他已坐进一辆出租车,一溜烟消失不见了。

    “嗬!他到底是怎么了?!”我颓然地拉上车门。

    “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江竹原在座前淡淡地说道。

    “承认什么?”

    “江尹湛不愿意承认,天空已经彻底忘记了云影,转而爱上了你。”江竹原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发动了车子。

    我愣住,不再言语。江傻瓜!!江笨蛋!!!这种时候还在意气用事!!我愤恨地在心里骂道。

    眼前再次浮现出天空那张苍白着恳求我留下的脸孔,以及结在他手腕上层层叠叠的伤疤。

    “天空……你可千万不要出事……”我无力地靠住车窗,深深祈祷。

    起初一直埋头开着车的江竹原,此刻却时不时眯着眼睛透过后视镜看着我,——

    “现在,和当时……惊人的相似……”

    “你说什么?”

    “当时,3月9号。”

    “你疯了!!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后背一阵凉。

    “很高兴又见面了……云影……”江竹原回过头。

    此刻的我,却出奇的镇静,回敬他一丝若隐若现诡秘到极点的微笑:

    “对不起,我不是云影,我比她强壮得多。”

    他太小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