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1-06-10   本书阅读量:

    #常翰公寓505号房间。

    “嘎吱!嘎吱!”

    “……谁啊?”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从黑暗里渗出来。

    强烈的恐惧笼罩住我,加上疲累,我只觉得太阳穴一阵阵弹跳发痛,接着一阵晕眩,我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幸亏后面的尹湛一把接住。

    屋里的灯啪地亮了起来,我这才看清眼前有一个男人,他坐在轮椅上,一脸阴沉。

    “我们可以进去吗?”尹湛把僵成一座木乃伊的我竖在一边,冷冷地问向那位坐在轮椅里的男人。

    “……当然……”男人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后便摇着他的轮椅,嘎吱嘎吱向客厅滑去。

    尹湛示意我一道进去,我强压住恐惧的声音问道:

    “那个……男人是谁?”

    尹湛不响。

    “我问你他到底是谁!!”正要发作,却骤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喊声……

    “爸爸!!!”一个女孩仿佛从天而降,一把上前搂住了轮椅男,接着又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来,瞪着我恶狠狠地喊道:

    “天哪!那个乞丐来我们家里做什么?!喂!你!谁放你进来的?快给我出去!!”

    除了恶名昭著的小魔王,还有哪个女孩能有功力发出如此尖利刻薄的声音!

    “美娜!”我脱口而出。

    “进屋里去,美娜。”轮椅男挥了挥手。

    “不要!我干吗要进屋?!这是我自己的家,爸爸快赶叫乞丐出去!!我们接着玩刚才的游戏!!啊?爸爸!!”美娜哀求地拽着轮椅男子的手,摇晃个不停。

    慢着,那孩子,不是管尹湛叫叔叔吗?我真是木头脑袋,以前怎么没想到这层呢?那么,眼前这个被小魔王叫做爸爸的轮椅男

    那不就该是天空和尹湛的……

    哥哥?

    我在心里迅速盘算着这些人之间的关系,而轮椅男则始终在一旁盯着我,至于尹湛,则一脸厌恶又疲倦地跌坐进沙发。

    一个个记忆片断迅速在我脑海里滑过,相册里出现的身份不明的男子,老爷爷说的那句没头没尾的“老大老二可不这样……”。

    还有蛇蝎贵妇的“你不是说你喜欢竹原吗?”

    ……这些肯定意味着什么,但又是什么呢……

    “爸爸…快把那个乞丐女人赶出去嘛!!”小魔王尖叫道。

    “进屋去……”轮椅男无动于衷。

    “我爸和我玩得好好的!!你们一来爸爸就不和我玩了,尹湛叔叔你也出去!!谁让你带那个乞丐来我家的?!!”

    “你找打吗?”尹湛凶巴巴地对她挥了挥拳头,这下好了,立时满屋子里回荡的都是小霸王尖利的哭声。

    女儿的哭声显然让轮椅男有些心烦意乱,一声吼过,小魔王不得不抹着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自己关进角落的一间房,隔着门板,哭喊得愈发气势汹汹起来,深夜里听来,格外地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却是轮椅男始终盯住我的那一双眼睛——仔细看,同天空倒有几分像,但不知怎的,那双眼睛却充满了恐惧。

    他开始慢慢接近我,轮椅摩擦着地板发出不规律的嘎吱声,强烈的不安笼罩着我,我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云影的妹妹?”他脸上写满惊恐,好像被我吓倒似的。

    晕死,到底谁吓谁啊?现在我和他的脸,到底谁比谁的更惨白?

    他陷在轮椅里的肢体因恐惧而不住地抽动,几乎有些声嘶力竭地喊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来找我报仇??来咒骂我?来纠缠我??还是……来杀我?”

    我大脑嗡的一下,脖子仿佛被人掐住的窒息,朦胧间预感到一些可怕的事实即将从这个男人口中吐出。

    “她什么都不知道,你省点力气吧!”尹湛在沙发里冷冷地说道。

    “哈哈……”轮椅男发出一阵可怕的狂笑,“你小子真是稀客呢,事发之后还是头一次踏进我家门吧……”

    “你以为我高兴来?”尹湛鄙夷地哼了声,“要不是因为这女孩,就算是五花大绑,也别想把我弄到这里来!!”

    “闭嘴!!”轮椅男吼道。

    “你听着,韩雪。这个男人,叫江竹原,他就是我的大哥。”尹湛转向我。

    “闭嘴!!!”轮椅男额头上青筋暴现。

    缠绕在这家人表面的蜘蛛网终于开始被慢慢拨开,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凝神盯住轮椅男那双褪了色的灰色眼珠……然而就在这时,鬼魅出现,我分明看见了云影,她站在轮椅男身边,忽而对我流泪,忽而又对我大笑开来。

    我分不清这一切是真是幻,千里之外仿佛又传来尹湛的说话:

    “想那时,我,天空,和他,也就是我们的大哥,是多么的亲密无间……”

    空气好似凝固住,偌大的客厅里只回荡着尹湛一个人的声音。

    “但就在我们读初二的时候,天空有了一个新女朋友,她的名字,叫朴云影……我刚才说过,那时候,我们兄弟三个关系非常的好,特别是我和天空,虽然不是一个妈妈生的,但胜似同胞兄弟,一人受伤,另一人也会觉得痛;一人开心,另一人也会跟着高兴“……”

    这时,我看见轮椅男突然万念俱灰地垂下了头,浑身止不住颤抖。

    “那女孩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天空,从此对天空来说,我不再是第一位,云影取代了我的位置……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和天空,什么时候最开心吗?”尹湛看向我。

    “……嗯,我记得……”

    “当时我的回答呢?”

    “你说,四年前,在那女孩出现之前……”

    “当时你还问过我谁是你最讨厌的人,记得我的回答吗?”

    “四年前的……那个女孩……”

    我的心开始颤抖,突然间意识到,事情可能完全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朴云影。”

    我的太阳穴嗡嗡作响,多么希望此刻能有人上来打我一拳,痛得不省人事也好,痛得泪流满面也好,总好过站在这里眼睁睁看着真相被揭开,而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去接受,接受一切真相,不论它有多可恶,多可怕。

    “至今我都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但天晓得当时对她,我是多么的嫉妒,多么的厌恶……虽然这么说听起来很幼稚,但她确实从我身边抢走了家里惟一疼我爱我的天空……”

    “但是……同他又有什么关系……”我指着轮椅男,问尹湛,直觉告诉我,他是事情的关键。

    “呵!”尹湛冷笑一声,“同他的关系可大了!那时天空总在家人面前提到云影,于是有一天这个男人,我们的大哥,主动提出请客,让天空介绍他的女朋友给他认识……我讲得没错吧?”

    轮椅男继续沉默着,但眼光依然牢牢落在我的身上,半晌方吐出一句:“轻一点,美娜会听见的……”

    “呵,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那时候,美娜才刚会说话,而嫂子也才22岁。”

    “是那丫头主动投怀送抱的!!”轮椅男终于忍不住,提高嗓门爆发出来。

    “我们先不讨论是朴云影投怀送抱在先,还是你勾引的她,但有个事实你不应该忘记,那时天空和朴云影都还只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而你,已经25岁了……”

    “哈!”轮椅男朝天骇笑一声,无语回驳。

    “于是,当时已经25岁的大哥你,不知廉耻地开始了和朴云影的私下幽会。”尹湛平静地说完这句,点起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扑通一声跌坐在地板上,也终于明白,原来尹湛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真的,他确实不可能知道我被领养的理由,更不可能晓得我和云影是朋友的事实……只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云影!他和云影根本就是全不相干的两个人!而天空,他才是云影真正的男朋友!

    “我真服了天空,这么多年,如此的守口如瓶,他是怎么做到的?!当然大哥更是了得了,天空有多么喜欢云影,你也比谁都清楚,可即便如此……”

    “真的是她先勾引我的……”

    “我说了,这根本不重要!”尹湛厌恶地说道。

    “……真的……是她先……”轮椅男软弱无力地呢喃着。

    尹湛吸一口烟,继续讲下去:

    “然后就有那么一天,好像是天空和朴云影的一个什么纪念日,总之那是他俩刚升进高二后不久,确切地说,3月9号……”说到这,尹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傻天空,为了那个纪念日,还备好了礼服,在别墅每个角落都布置好了各种各样的玩偶,傻傻地等着云影出现……”

    我的眼泪开始不听使唤,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

    “而朴云影却对他说,自己去了釜山的奶奶家……天空没办法,只得一个人继续等下去,别墅的供暖出了故障,他差点没冻死在那里……之后家里就接到电话,说大哥江竹原在忠州出了交通事故,已被送往医院……”

    尹湛短暂停顿了一下,可怕的静默充斥了整个空间,

    “电话同时告知的还有,当时和他一起的一个女中学生……已经被烧死。”

    “不是我,全是她,是她首先提出要去忠州的……”轮椅男仍喃喃叨念着不忘辩解。

    “永远有办法的爸爸,对嫂子和美娜一直隐瞒着事实真相,但是对天空,他隐瞒不了……而当时的那通电话因为是我接的,所以我也知道这一切。”

    尹湛狠狠地抽着手里的烟,烟雾将他的脸湮没,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却突然起身,走到轮椅男身边,俯身看他的左腿,摇头喷啧说道:

    “医生可是说一辈子也用不了了,你这条腿?”

    轮椅男愠怒地推开他。

    “你……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还不住口?!”

    尹湛踉跄一下,站住,——

    “弟弟?你真得在乎过这个吗?!要知道从那天以后,我们家就彻底地散了架……当然,我也恨朴云影,但是那只是我一人的事,只要天空快乐,我大可一个人忍受……但是,你知道吗……”

    房间的某个角落,间歇地仍在传来美娜的哭声。

    “……自那以后,天空再没有笑过,从前那么开朗爱笑的他,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阴郁下来,常常在夜里哭泣,也不爱说话,动不动就割腕,不止一次被送进医院……”

    “……那段日子,我也不好过……”轮椅男说道。

    “即便如此,天空却从来没有责骂过你江竹原,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够了!别再说下去了……”轮椅男把头埋进轮椅,痛苦地悲鸣道。

    “那是因为,你是他……深爱的女孩所深爱过的男人!”尹湛狠狠地把烟掐灭,扔在地上。

    江竹原已是泣不成声。

    “韩雪到我家之后,他才第一次开始笑……”尹湛嘴角露出一丝复杂的笑,欣慰的,又似伤感,“可是,我也喜欢上了她,我知道她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女孩……”他上前按住像孩子一样哭得天昏地暗的江竹原的肩膀,愤愤说道,“妈的,历史好像又在重演,是不是?但是我一点也不怨恨天空,也不嫉妒他,为什么你知道吗?”

    静默……

    “同样理由,因为天空是……我深爱的女子所深爱着的男人。”尹湛深深叹出一口气,“那么,你说,到底是只要爱的人幸福,自己怎样都毫无怨言的江天空和我算正常呢?还是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眼前活活被烧死,而不去搭救的大哥算正常呢?”

    江竹原低垂着头,除了抽泣,说不出一句话。

    尹湛吼道:“你倒是回答我啊!!那件事以后,我们家变得四分五裂,你到底是知道不知道?你倒好,没事人一样,是不是以为,横竖是一家人,我们总会原谅你?!”他又指向我,“还有她,她怎么办?你好好看看她,这个我喜欢的女孩子,现在她又怎么办?”

    “……云影……”江竹原转过头望向我,唤道。

    “什么?”

    “云影……云影……”

    “你叫她什么?”尹湛疑惑着,这也难怪,他从来就没见过云影。

    就在这时,公寓大门“哗”的一下被打开,闪进来一个人影。

    “老公,不好了!天空一个人从医院跑了出去,怎么也找不到啊!”江竹原的妻子气喘吁吁地奔进房间。我惊异地发现,她居然就是那个橘子头,在学校门口接过天空的那个橘子头。

    看见我们,橘子头不由得愣住了:

    “咦?尹湛也在这里?雪儿也来了……嗯?什么声音?美娜在哭?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没人回答她,美娜也似乎听到妈妈回来,哭得更加厉害。

    “大家都怎么了?气氛怪怪的……”橘子头皱起眉,极快地扫一眼大家,便寻着女儿的哭声去了,“美娜!美娜!妈妈回来了!你在哪里,快出来!江美娜!!”

    我依旧瘫倒在地板上,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泪水就此汩汩落下,无休无止,永无止境,一直哭到我透不过气来。

    一个发自内心的声音,从细微到强烈:

    天空……对不起……

    江天空……我最最最最对不起的……

    天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