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二十章

更新时间:2021-05-30   本书阅读量:

    现在,是凌晨六点零九分。

    怎么看都觉得我房间里像有鬼的样子。

    因为我们家那只小笨狗,突然毫无来由地扑向房间一角,

    警惕地对着某个地方低吠不已,

    呜呜~!谁来告诉我,这究竟都是为什么呀。

    #当天晚上。

    身体翻来覆去的烙烧饼,想到天空和尹湛两个家伙怎么也睡不着……我干脆起身走到窗台边,坐在窗台上俯视着外面宽广的庭院发呆。

    真大,真不是一般的大……越看越觉得这个家大得惊人。可你说,这么好好的一个庭院,这么好好的一个家,生活在这么幸福的地方的两个人为什么就跟固执得十几头牛、三十几只羊都拽不回的骡子似的,每天杀气腾腾,剑拔弩张……

    尹湛那家伙,我估计他还是有心吃掉我那个“水平超常”的巧克力蛋糕的吧,只是,后来,老爷爷又抓着他训了两个多小时……

    我这么乱七八糟东想西想着,脑袋瓜里尽是些垃圾,就在我掰下手里最后一瓣橘子漫不经心地塞进嘴里的时候……

    这时候……

    “呜……呜……呜呜……”

    ……天,这是什么声音!!!-0-房间外突然传出淅淅嗦嗦的异声,忽远忽近,忽强忽弱,诡异得让我全身汗毛都忍不住竖了起来。我屏住急促的心跳,执起桌上的水果刀,一点一点向房门边摸索而去。

    “呜……嗯……”

    乖乖呀……七不隆咚……八不隆咚,我的一颗心敲得像打鼓一样。-0-……这呼吸声听得越来越清晰了……不对,不是呼吸声,是哭……声!!!

    是谁在哭呢……尹湛?要不……天空?拜托,该不会是老爷爷吧!?!-0-可怜我这颗心脏哦~!!来到这个家之后就没有好好歇过,可以说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又开始了,那让人听了全身长毛的声音在平息了一阵之后又以更揪人心肺的姿态展现,一声,一声,挠着你的心,抓着你的肝。我一分一秒也忍受不了了,我飞快地拉开房门,也顾不上什么害不害怕,只想赶快找到这个声音的主人,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不行,我不能这样,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在我拉开门的那一瞬间,那哭声和它的主人仿佛也会同时从人间蒸发掉一样,这声音……太伤心……太哀怨……太、太凄厉,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结果是,我哧溜哧溜钻进了被子下面,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像春卷不说,还同时两手一张,把四周的小缝隙也塞得密不透风。

    不知什么时候,那怕人的哭声变成了如狂犬病发作般的尖叫声,就仿佛是自己最心爱的什么东西突然死在了自己的眼前。那种震惊,难以置信,毛骨悚然,血肉模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单纯的惊叫……不是单纯的哭泣,也不是……怎么说呢,百般滋味在心头……

    不行!!!

    说不定那人身上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也不一定!!

    老天,该不会是天空或尹湛……该不会是他们俩出了什么事……!!

    一股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勇气,我猛地一声低啸,猛虎出山,同时这只虎还扯掉了裹在身上的厚棉被,迈着坚定不移的步伐向房门走去。

    这次,我不再迟疑,我毫不犹豫地唰地拉开了大门……

    “呜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呜啊啊!!!!”

    “雪儿!!!是爷爷,是爷爷!!不要太吃惊,镇静一点,镇静!!”

    “-0-……爷,爷……”我惊魂未定,喘着气,使劲地拍着胸口,没错,不要慌,不要怕,看清楚了,虽然门口站着的那个人,青青白白着一张脸,很吓人地说,但他是爷爷没错,是爷爷,是爷爷,这个房子的主人。

    这么说的话……刚才哭得吓死人不偿命的那个人,那个诡异飘忽如幽灵一样的声音的主人是……爷爷!?!

    我抬起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起爷爷那张惨白的脸,努力想把他和刚才的声音划上等号,可是……那远处,又小声地飘来,一声一声,缥缈如云烟,却真实得不容否定的抽泣声……

    爷爷肯定也听到了,他的脸更加惨白了。

    “是天空……还是尹湛……?!!”

    “……这个……我们等会儿再谈,雪儿。”爷爷走进我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我不知不觉把颤抖的两手背在身后,静待着爷爷的下句话。

    “……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个……什么也不是……”

    “可是,明明有人在哭啊……是谁呢?”

    “……”

    “究竟是谁在哭啊……!爷爷……”

    “求你了……求你不要再问了……不要再问了……”老爷爷表情异常痛苦,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

    这家里究竟是怎么了……它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老爷爷,我的心由张皇到惶恐,由惶恐到恐惧,背后的双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老爷爷察觉到我的恐惧,用手轻轻抚摸上我的头发。

    “……尹湛吗……是尹湛吗……因为刚才的事,所以他现在哭得很伤心?”

    “求你了……雪儿,不要再问了,求你了……”爷爷依旧沉沉地叹息着,还是刚才那句话,表情因痛苦而抽搐。

    “为什么……您……一定要那么冷酷地对尹湛呢?!”知道这不是自己该问的话,自己也没有资格质问,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

    “今天可是尹湛的生日啊,这个您也知道得很清楚……”

    “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上来找你的,我有话要对你说……”

    “……?”

    外面的哭声戛然而止,就像假的一样。老爷爷这才安心地吁了一口气,继续他刚才的话。

    “……明天……我们打算在家里为尹湛开生日派对。”

    “什么?”

    “本来想今天就开的,可孩子他妈说今天没时间,这才改到了明天星期六。”

    “孩子他妈?尹湛和天空的妈妈……?”

    点头点头,老爷爷一下一下点头。

    “她不和你们住在这个家里么?”瞧瞧我问了什么傻问题,答案当然是不,否则我来了这么多天怎么都没见到这个家女主人的影子,她又不是透明的。

    “是的,但是明后天她可能会待在这个家里。”

    “哦……”

    “她不知道你的存在……知道的话估计又得闹出什么事来……”

    “……那……我是不是需要出去躲一躲?”我立刻意识到老爷爷说话的重点。

    “不用,那个倒没必要,你待在二楼自己的房间不要出来就好了,这两天你待在自己的房里就好了。”

    “这么说……您真的要为尹湛举办生日派对了……?!”我惊喜地再一次确定。

    “当然,他毕竟是我的儿子嘛!这是当然的。”

    “哇哇~!帅呆了!!!”我拍着巴掌简直要拔地三尺。

    “总之……被那个女人知道了就没什么好事,她总是不把事情闹个天翻地覆不罢休。我知道非常对不起你,雪儿,不过请你原谅,拜托了……”

    “没问题,爷爷!!”我答得眉开眼笑。

    “这也值得你这么高兴……?要知道你可有两天不能出房啊?!你还这么开心?就因为两天不用出房间?”

    “……不是的,不是的,爷爷。^-^”我依旧乐得眉开眼笑,不想和爷爷多做解释。

    “好了,那就拜托你了,雪儿。”

    “包在我身上!!^^”

    听见我答得这么脆亮,老爷爷阴云密布的脸上终于射出几缕阳光,他安心地笑了。可惜好景不长,原来老人家也是极其擅长变脸的,这不,下一秒,他老人家又晴转多云,仁慈和蔼的脸转瞬被怒气冲天取代,爷爷转过身,大步大步地朝我房外走去。

    爷爷没有下楼,反而是朝走廊的另一头,也就是尹湛和天空房间所在的方向走去……这是我在背后偷偷观察的结果。

    爷爷为什么突然又生气了呢……还有,还有,刚才哭的到底是他们俩中的哪一个呢……这完全和看恐怖悬疑电影没两样嘛……不过想到明天爷爷特别为尹湛举行的生日派对……嘿嘿嘿嘿!!棒翻了!棒翻了!!!

    单纯小白痴韩雪,听到说要给尹湛开生日派对,什么神秘恐怖的哭泣声啊,要被关在房间里禁闭两天啊……全被抛在了脑后,她乐得忘乎所以地忽悠一下把自己抛在大床上,翻啊滚的。呵呵~!嘎嘎~!明天就是快乐的星期六了,我快乐得不得了……我唰地扯上被子蒙住脑袋,把自己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会周公去也……

    嘎吱~吱……

    又是一阵开门的声音。

    妈呀!这次我算是真正的从头寒到脚了。

    “……谁,谁啊……?”我缩在被子里不敢探出头,哆嗦着嘴唇,颤声问道。

    半晌没个人声,我更怕了,死活也总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于是,我悄悄撩起大被一角,露出个眼睛大小的窟窿,偷偷往外看。

    是尹湛,他穿着睡衣,顶着那张圆不隆咚肿得像猪头的脸,怀里抱着一个枕头,正悄悄向我的床接近。

    “喂!!你想干什么呀!!”是他我就不怕了,我猛地掀开被子,从床上跳起来,活脱脱一副三八架势。

    完全没有人理会我,那小子心安理得地放下他的枕头,在我……房间的地板上,躺下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一起,眼看这就是打算……睡了。

    “喂……刚才是你在哭对不对……”

    “我没哭……”

    “你知不知道明天爷爷为你特别准备了一个生日派对!!你听说了吗?!”

    “……没那个必要,这种东西……”

    “7……臭小子,你就别装了,现在心里一定高兴得要死吧?!”

    “……”

    “对不对?对不对?我猜得对不对?现在你心里一定在偷偷乐,偷偷乐,偷偷乐得活蹦乱跳。”我跳下床,心情大好地围着他一阵乱踢,腿上、背上,我都突突踢了个够本。

    尹湛那家伙唰地支起身子,火大地喊道:

    “你这个乞丐臭丫头!!!谁高兴了?!我一滴滴都不高兴!!!”看样子被我惹出了脾气。

    “……别不承认了你,发什么火呀!!还有啊,你跑到别人的房间里来是什么意思,看你还打算在这儿安营扎寨了,连枕头都带来了!!你给我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这一句话果然就击中要害,尹湛那家伙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目光嚅嚅地垂到地板上。——

    我于心有丝不忍,想到刚才很有可能是他那么伤心地哭过,于是,——

    “那个你……我做的巧克力蛋糕绝顶吧……你是不是吃得停不了嘴啊……”

    “……谁吃了……”

    “吃了就是吃了,又不认账了,嘁……”

    “那种一堆狗屎一样的东西,谁咬得下口啊!”

    “照你这么说的话……刚才你可是吃了不少狗屎啊……到现在嘴上还沾着狗屎渣渣呢。——”我寒心地看着某人的嘴角,真是,睁眼说瞎话之前都不知道照照镜子。

    “……什么……?”那家伙慌了神,在我一脸不耻眼光的注视下,伸出手来噗哧噗哧猛擦自己的嘴,企图毁灭罪证。

    唉呀呀……笨死了……在这边啦,在这边,白痴……实在受不了他这份笨,我伸出手背使劲地帮他揉沾着巧克力点的嘴角。那家伙坐在地板上,表情愤愤地瞪着我,不出一分钟,他猛地抓住我手腕,拿开我还在他脸上继续造难的魔爪。

    “啊啊啊!!!-0-”他的手劲好大,痛得我哇哇叫。

    “脏爪子往哪儿摸呢你!谁给你的胆子!!”

    “我的手……再脏也没有你嘴脏!!!混蛋!!”我气竭了,啪的一下甩掉他的手,口不择言地开骂。

    那混蛋居然有脸骨碌一下又重新躺回了地板上,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地盘。

    “喂!你快滚回你自己的房间睡去!!!”我也不和他客气了,心情无比恶劣。

    “……”

    “你这混蛋究竟是抽什么风啊?!羊癫风还是牛癫风?!自己好好的高床软枕不去睡,跑到我这儿来睡地板!真不知道你这颗脑袋是怎么长的。你故意来惹我生气的是不是!!羊癫风脑袋!!!-0-”

    “……很害怕……”

    “——什么?”我小愣了一下下,不敢确定他刚才说的。

    “我说很害怕啊白痴!!!”

    “哈……——花样翻新翻得很高明啊!这种借口都被你想出来了。”

    “……别吵了,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值日呢,迟到了你负责任呀?!!你那张脏嘴不准再张开了。”

    “什么你……你这人简直太可笑了!!这么大个小伙子居然说什么害怕,还死活要赖在女孩子房间里睡,有没有搞错啊你??!??!!”

    “我睡了……你也去睡你的安生觉吧,乞丐!我们在梦里千万不要碰上。”

    “喂!!你给我出去,出去!我讨厌你!!!”我出离愤怒了,有事求人家居然还敢这么嚣张,一句“乞丐”让我抓狂。

    “……”

    “我让你滚出去睡,混蛋!!”

    “……”鼾声响起。

    这个脸比地球还厚、比金鱼吐的泡泡还不如的家伙,我真是气啊~!怎么可能一闭上眼就睡着打鼾的!!!前一秒钟还清醒得像神仙,下一秒钟就睡得不省人事,猪也没这么快吧~!

    我踢,我踹,我抓,手脚并上,掐、拧、揉、戳,能想到的招数我全用上了,甚至包括把闹钟塞到他耳朵边,可睡得像虾米的他就是大罗神仙也叫不醒。当不幸的我认识到这个事实,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他在地上倒是躺得舒舒服服,呼呼大睡,可怜的我哦……累得小命去了半条。

    算了,由他去吧,谁让他这么死猪不怕开水烫呢……我先忍耐到明天早晨,明早在天空起床之前把他赶出去就好了,——……这么七想八想的,目光最后不自觉又落在了他的嘴角上。

    还是有些巧克力渣渣留在上面,笨蛋,抹了那么半天的嘴都没抹掉,你打算留着明天做早餐呀。——……可以想见他之前真是发了疯似的吃掉了我做的巧克力蛋糕,有点感动,又觉得有点可笑。看着他漂亮的嘴角在睡梦中微微露出弧度,接着又胡乱抹了抹嘴角,老天,他该不会是做梦还在很开心地接着吃吧……睡梦中的他少了平时的飞扬跋扈,多了几分稚气,几分纯真,我呆呆地看着,思绪游离在外太空……看看这干掉的眼泪印,黑黑的一条从眼角一直淌到嘴边,还说刚才不是他哭……唉~!这就是一小屁孩嘛,小屁孩,小屁孩……虽然他每天逮住机会要么骂我白痴,要么骂我乞丐,不是什么好人……可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看这昭昭然的泪印,恬然的睡脸,还要牢牢粘在嘴角“准备明天用来做早餐”——的蛋糕渣,不证明他是孩子是什么,心中柔软的一角悄然被他触动,于是……恻隐之心顿起,我这个乞丐做了个极其愚蠢的举动,抱起自己柔软蓬松的羊毛被盖到他身上,自己则哆哆嗦嗦地缩在床角,“咬牙切齿”地熬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

    “嗯唔~!!!啊,啊啊~!睡得真!舒!服!啊!”擦擦嘴角流出的口水,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呵呵,真舒服!睡衣往上跑,露出我小小圆圆的肚脐眼。

    “……”

    “……”

    一张讲的脸愣在我身旁。

    这么说……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昨天晚上真的在我房间……不是我在做梦……

    “喂!你怎么还没走啊?!!”

    “唉~!我对你剩下的最后一点感情也没有了,最后一点感情也没有了……”那家伙一边摇着头,一边一脸惋惜地感叹着。

    “我才不需要你的什么感情!!出去,你快给我出去!!!”

    “你睡觉的时候,牙齿磨得像拉锯一样,嘴还一开一合的……这是人睡觉的表情吗?!你又不是鳄鱼……哎哟哟,还有,看看你这口水,脏死了,呃……都流到床下面了,真把我恶心坏了……”

    “你,你这个混球,说够了没……还不给我自动熄火!!”

    不行,冷静……冷静,现在不是和他逞口舌之快的时候,要是他和我同睡一房的事情被天空或者爷爷知道了……!!

    我简直要疯掉了,思绪到此戛然而止,我飞快地站到镜子前,开始扎自己的头发。

    “呀……把头发放下来,放下来……”尹湛那家伙在我身后哇啦哇啦乱叫着。

    顾不得细细咀嚼他的话,我扎好马尾辫,三步并作两步地跳出了房间。

    “啊……早安……天空……”这么巧,其实我想说怎么这么倒霉……——……一出门就碰到了正要下楼梯的天空。

    “睡得好吗?”

    “嗯,哈哈……-0-天空,你呢?”

    “我也是。”天空一身校服穿得干净利落,看见我头上梳起的马尾辫,他露出清爽的微笑。

    没错,就是这种笑容和沉稳的斯文气息。

    我又一次感到心头小鹿狂跳,差点没撞死,被强迫疏理的感情再次迫近,该死,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

    “我可就惨~!她昨晚的睡相简直令人发指,我差点没被她吓死。”

    “……-0-……”

    这就是我的痴呆样。而那让我痴呆的原因,只见他好整以暇地缓缓步出我门外……(而且,手里没忘了抱着他老人家的枕头)五月飞雪啊……!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没见过这么大的屎盆子往人家脑袋上倒的。可恨江尹湛那小子,冤枉了人不说,比我还拽,他扬着他那颗花岗石脑袋,板着脸,腾腾从我面前走下了楼梯……

    “不,不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是那个小子说觉得害怕……”我急急忙忙冲着天空说道。

    “……”

    “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真的,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

    “喂,我说了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的!臭小子他睡地上,我睡床上!!真的什么都没有!!!”我着急地辩解,却仿佛打到了一团棉花上,不见任何回音。天空,还是他的招牌表情,那让人发疯的漠然,冷冷地瞟了我一眼之后,提着他微瘸的左腿,转身走下了楼梯,只留下一阵清风。

    ……现在……一切都很明白了……我对天空,分明就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剃头担子一头热……

    ……天空……天空……天空……

    “江尹湛,你这个世纪大死人!!!!!!”

    #平昌洞家前。

    呼……呼……啊……呼……辛大叔站在一旁不住地瞟我眼睛。

    刚才天空没有吃早饭就冲出了家门,尹湛那混球在爷爷面前不敢怎么招惹我,只是看着我一个劲地嘻嘻贼笑。现在,他冲出家门就跑不见了,看来是不打算和我一同坐车上学了,也好,免得我有想杀了他的冲动。

    “哇呀呀呀呀!!!看见那混小子我就生气!!!昨天晚上该不会是他早就想好的诡计吧!!!”

    “……那个……雪儿呀……你再不上车会不会要迟到了?”

    “大叔……!!!”我悠长而哀怨地叫道。

    “……啊……啊,我在这儿呢。”

    “你说我要是杀了江尹湛的话,会有什么后果!!!-0-!!”

    “这……这个……可能……照我的想法……我看……可……可能会去……监狱……吧……”辛大叔紧紧张张,结结巴巴,好不容易说完了一句话。

    “哇呀呀!!第一次见到那小子我就觉得他不顺眼!!!我居然还觉得他可怜,还巴巴地做了巧克力蛋糕送给他,我是白痴,一定是!!要不也是得了临时疯癫症!!没错,临时疯癫症!!”

    “……今天是星期六……你打算干脆不去学校了,是不是啊,雪儿?”

    “不……不是的……要去,当然要去……”我慌忙从懊悔中回过神,对上学这件事我还是很热衷的。

    “那……你就赶快上车吧,都已经八点五十分了。——”看到我总算正常了点,辛大叔松了一口气,飞身跳上驾驶座。

    呼……你给我等着……臭混蛋……咱们学校见……

    看我见到了宜兰怎么说,何止添油加醋啊……我要把你不为人知的丑行,添鸡加鸭子,一件一件都抖出来……我狠狠地下定了决心,老巫婆般地狞笑着,正要跨上车……

    突然间,就是这么突然,一个扔在家门口的黑色塑料袋吸引了我全部的视线……当然,我趣味再恶俗也不会被一个黑色塑料袋吸引住……吸引我的主角是那个塑料袋口露出的白色衣服……确切地说,是一件白色的蕾丝礼服……

    “雪儿……你又怎么了……?雪儿!!”大叔打开车窗,诧异地喊着我。

    不知是何种神秘的力量攫住了我,心头秘密的彩河流淌着,我缓缓走向那个塑料袋,掏出了那件白色礼服……

    老天……太漂亮了……

    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件漂亮的乳白色蕾丝礼服横空出世,是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那种豪华结婚礼服……精致的袖口刺绣,坠满无数亮片的下摆,完全用蕾丝点缀的胸口,我的全副心神立刻被它吸了进去……老天,谁来救救我,我不能呼吸了,它一定是有魔力的。

    于是,我就这样,失魂落魄地捧着这件礼服,完全呆掉在原地。

    “呀,雪儿!!你不去学校了!?!”

    这么漂亮的东西为什么要把它扔掉呢……?是爷爷扔掉的?

    老天……这么美丽的东西,我又一次痛心疾首,要是放在以前,我摸都不敢摸一下……是谁这么暴殄天物……

    “哎哟哟,雪儿啊!!学校都要放学了,放学了!!0”

    “大叔,稍等一下!!”

    “什么,还稍等!!!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五分钟!!不……就一分钟!!不不,三十秒之内我就出来!!就一会会儿大叔!!!”

    ……我头也不回,向疯了一样地往屋里冲,我知道这有修蠢,知道这样不合道理,我知道得很清楚,但我就是忍不住,于是我把所有这些明白的道理放在身后,抱起蕾丝礼服就向玄关门飞奔而去。

    “哎哟,雪儿学生,你怎么又回来了啊?”

    惟恐大婶发现我手上的礼服,我拼了命地把它塞进书包,然后哐哐哐哐大步向自己房间冲去……疯了……你真是疯得不轻,韩雪……我默默在心里对自己哀吟着。可我知道,如果我就这么扔下它放在原地不管,我一定一辈子都会做梦梦到它,一辈子都生活在悔恨之中的。于是,你说这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好,说我被女巫施了魔法也好,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件美得冒泡、美得很伟大的礼服就是用一阵无法言喻的力量征服了我。

    当我发现这件美得伟大的礼服背后部分居然被撕开了一个比我脑袋还大上几分的口子的时候,它已经被挂在了我衣柜隐秘的一角。

    “搞什么呀……这个讨厌劲儿……”

    我厌恶地看着这个大窟窿,直到礼服被挂起的时候我才发现它,正当我准备凑近了仔细研究一下的时候,辛大叔车喇叭的声音在屋外轰隆隆轰隆隆响了起来,真不愧是高级轿车,连喇叭都这么厉害,小鸟被震飞一打。没时间多想,我拍上衣柜,撒起脚丫子就往外跑。

    ……

    那件礼服……好美好美哦!!

    就像是从童话故事里硬生生拽出来的那样……

    美得非人类语言可以形容……

    就这样,星期六上午的宝贵课时,1,2,3节课一秒没浪费。

    我魂不守舍的。心脏,随着那件礼服痛苦地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