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21-05-30   本书阅读量:

    “天空!!!!”

    离校门越来越近,一大群人围在校门口厮拼的情景就看得越发清楚。我的不安逐渐扩大,于是等不到看到天空本人,我就性急地大叫起他的名字。

    我乌拉乌拉像打雷的大嗓门还是发挥了作用的,这不,一群打架的人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我,汗~!一个女孩子有这么个大嗓门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江天空……!”

    围观的学生一个两个看清了是我,唰唰唰就如同分水岭般在中间给我让出了一条路,我握紧双拳,无畏地走了进去……

    “哎哟哟,看看这是谁啊?!原来你是学生啊?!”

    ……该死的……居然是这帮狗崽子……在“蝴蝶”里被天空用烟灰缸砸烂嘴唇的家伙,他身后跟着那时和他在一起的两个朋友,看见我,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的……”颤着声,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怎么样。

    “这有什么难的,看那臭小子那时候穿的校服就能找到他的学校了,而且,这臭小子在这所学校又是这么的鼎鼎有名……嘿嘿嘿嘿!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他了……蝴蝶的美娜小姐。”他张着那张大嘴恶心地笑着。

    “……”

    “哇哇~!你说这个学校知道了会怎么样呢……?我真是好奇啊!估计你们两个都会被扫地出门吧……嗯?”他得意地来回扫视着我和天空。

    卑劣的家伙……看他笑的青蛙样我真想吐。

    到底是什么事呢?周围顿时泛起了一阵学生的嗡嗡声,大家把我们置于自己丰富的想像力之下。

    那男人接着耸了一下肩,继续说道:“这个学生……各位同学可能不知道吧?!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啊,各位!请听我说!!这个学生,她谎称自己二十岁……跑到一家叫‘蝴蝶’的酒店里面去……”

    忽地,天空不知道从哪里悄悄冒了出来,他猛地一下把那个男人掀倒在地上,对着那人肚子就是一顿猛揍,发生得太突然了,我惊魂未定,捂着嘴,傻瞪着眼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人群中发出一声尖叫。接着,——怎么叫唤的都有,仿佛到了动物园。

    “快叫老师去!!!快叫老师去!!!”一个声音尖着嗓子叫道。

    我知道我该阻止天空的,否则继续下去会受伤害的决不仅仅是这个男人,天空也一定会受到伤害的,可是我阻止不了,甚至连和那个男人同来的两个朋友,也一样被吓破了胆,只知道连连后退。

    谁也阻止不了天空,那漫天的拳头,让我们连他的身都近不得,更不用谈插上话。

    “喂……喂……我要被打死了……臭小子,我真的要被你打死了!!喂,旁边的兄弟们,你们不要光站着看呀!!快点过来帮忙!!!!”没过十秒,那男人的嘴角就开始流血了,吓得他哇哇讨饶。

    我没有说谎,绝对没有说谎。天空,真的如同疯了一般,一拳一拳都击在这男人身上,他双唇紧抿,线条刚硬,俊朗的脸现在却森然如修罗王,比我看过的任何一张脸都要可怕。记得在我极度厌恶自己的时候,我曾经不止一次大半夜里起来观察镜子中自己的脸,那张可恶可憎到极点的脸,可现在天空的脸,他面对那个被他打得几乎神志不清的那张俊脸,比我那时候的脸还要可怕狠毒几百倍。

    开始只是抱着围观心情的女学生几乎吓破了胆,不少都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得那叫一个狼狈。

    地上的男人……求救无望,在挨了十分钟的拳头之后,终于绝望地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不要再打了,江天空,够了,够了!!!不要再打了!!!天空!!!”我奋起精神,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他的手臂。

    就在男人完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

    就在我抱住他手臂的那一瞬间,

    就在精神分裂吹着哨子冲向我们的那一瞬间,

    天空……

    回过头,用极其陌生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地……

    一脚踩在了那个出气远比入气多的男人脸上……

    #学生科。

    “你疯了,我说你肯定是疯了!小子,你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吗?!你简直疯得空前绝后,要多彻底有多彻底。”

    哐~!!精神分裂又是一记烧饼敲在天空头上,这次是用学生名册。任他精神分裂让我出去叫得噼里噼里响,我就是要守在天空身边,正所谓任他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这死活赖着不动一赖也赖了三十分钟了。

    天空又恢复了他那张招牌扑克脸,冷冷地看着精神分裂那张濒临灭绝的疯脸。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想试试我的底线在哪儿,嗯?你们说,特别是你,天空……你是不是存心想和我干一架?”

    “……”

    “还有你,你这个臭丫头,怎么哪里有事你往哪里跑?每次他们两个犯事你都搅和在一块,你是存心想给他们助威还是怎么的?!”心情坏到极点的精神分裂,这次又拿着棍子笃笃笃笃戳起我的肚子来。

    这次,天空没有袖手旁观,他唰地握紧了棍子的末梢。

    “哈,哈哈……小子,还不快放手……”精神分裂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接着放出狠话,恶狠狠地盯着天空。

    “……”天空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快放手!!”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仿佛放了一个屁。

    “我说叫你放……手!!!!”那比暴力分子还要暴力十倍,比矮冬瓜还矮还胖十倍的精神分裂握起拳头,狼吟着向天空的脸上飞去。

    就在这紧要关头,就在我悲鸣着要冲上前去护住天空的那一刹那。

    哐!!!门被推开了……老爷爷,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口……他脸上的表情,和天空刚才的表情是那么相似,让人打心底不寒而颤……

    “啊!!”精神分裂有些堂惶,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老爷爷脱下帽子,递给身旁的辛司机。接着,威严地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该死的……”

    耳朵里分明听到天空小小地诅咒了一声。

    自己无颜面对老爷爷,我的脖子悲惨地呈九十度弯曲。

    “您说说这该怎么办吧!这丫头,听说曾经跑到酒吧里去做事!!这还不够,这个小子,刚才把一个二十六岁的成年男子打成重伤,直到送上救护车还不敢睁开眼睛看我们学校一眼,您说说吧,我们当师长的该多为难啊!还有您的小儿子,江尹湛,只要有时间他就跑去调戏女生,和女生谈恋爱!!你说这在学校像话吗?!听说他有一大嗜好就是每次下课都窜到女生身边,不是对这个的嘴唇啵啵一下就是偷偷亲亲那个的脸,他还这么小就开始懂得耍流氓,以后进入社会还得了,您说这都该怎么解释!!!”精神分裂恶人先告状,虽然他忌惮于老爷爷的威严,说话有点抖,但这并不妨碍他扯着自己的破锣嗓子一点一点历数两兄弟的罪状。老爷爷夹着烟,依旧沉默地坐在办公桌后面。

    一阵……寂静……飘荡在办公室上方。

    老爷爷一言不发地看着精神分裂,直直地盯着,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就在精神分裂脚发软、心发毛的当口,老爷爷终于开口了。

    “我的小儿子,那混小子虽说不争气,但据我所知,他那些惹是生非的行为也没有特别违反学校的规定。至于天空的问题,我会解决的,那些家伙以后决不会再找到学校来,而且,我想我儿子以后在学校不会再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我……我不能原谅他们!!!就这么便宜了他们俩,我,我决不答应!!!”

    “那时候的事,和钱有关的那件事,你还是耿耿于怀搁在心里放不下?!”

    “您……您说什么呢!!!”

    “即使是在事情过去一年之后,你还是死盯着我的儿子不放,随时想把他们打个半死……?!”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哐!!!老爷爷猛地甩掉手里的烟,砰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儿子脸上总是青肿成那样回家,单纯只是打架绝不会弄成那样!!虽然他们总是告诉我是因为打架。……我本想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可是你现在……你已经惹到了你不该惹的地方,碰都不该碰的伤口!!!你知道吗?!!”

    “……我……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我……我也不想和这两个混小子起冲突,我也不想老是这样,您知道吗?!!”

    “是吗?那么……我看你还是去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好,去一个没有一个像我家两个混小子、全部都是单纯听话的乖孩子的地方好了……”

    “什……您说什么?!!”

    老爷爷不再对他说话,压倒性的气势已经完全把精神分裂打得像只呆头鹅。他从辛大叔手里接过帽子……看了依旧埋着脑袋、作鸵鸟状的我一眼,又扫了扫不动声色站在一旁的天空一眼。

    “学习还好吧?”爷爷问道。

    “……不,不太好,对不起……”我蚊子哼哼似的回答,还是只没吃饱快饿死的蚊子。

    嘎嘎嘎嘎~!老爷爷居然笑了起来,汗~!

    “好了,一会儿回家见……”不知什么时候,老爷爷又恢复了他严肃的面貌,推开门,正要和辛大叔出去……

    “刚才,您刚才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打算随心所欲地解雇我?!您以为我就会什么都接受吗?要有错也是你们那边先有错,还是学生,居然就跑到酒吧里去做事!!这还不说,另一个居然还把找上门的男人揍了一顿!!”

    “这样你就有理由可以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吗?!他没有权力打人,难道你就有?!!”

    “这个……”

    “对我来说,重要的事实只有一个……我的儿子,被你这个不配为人师表的家伙给打了。”

    哇~!简直是太痛快了,他不仅不配为人师表,他就是个精神分裂,爷爷,我在心里加道。

    “……辛司机,这个学校的校长室是在二楼,对吗?”

    “是……”

    老爷爷和辛司机昂然地走了出去,门哐的一声带上,掩去了他们远去的身影……

    “啊啊啊啊!!!”精神分裂抓狂了,他举起椅子猛地向办公桌上砸去,哇呀呀叫得像发情的野猪。

    老爷爷原来这么厉害呀,比我想象得还要厉害一百倍。虽说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托它的福,我总算见识到老爷爷的真正力量了。

    #学校前。

    学校众小对我避之惟恐不及,就像我身上有瘟疫似的,这些家伙,你们至于吗?!我垂头丧气地走向校门,一肚子的委屈。

    出乎意料的,我居然见到了靠在墙上的江天空。

    “……江天空……”我喃喃念道。

    “走吧!”

    “……你在等……我吗?”

    “否则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没事闲的啊……站在这儿。”

    “……是……是这样啊……这个……这个,只是有点没想到。”

    第一次……和天空,走在放学的路上……刚才的冷面修罗王已经度假去了,现在的天空身上丝毫没有暴戾之气。我贪婪地偷看着他那双清澈漂亮的眼睛,不由心情大好,整个人都快飘了起来……阿嚏~!该死,我抖了抖肩膀,还没飘就沉了下去,只怪自己体重过分。天空默不作声的,哗的一下把校服外套披在了我身上。

    “呀!我什么都看不见了!!”面对突如其来的漆黑,某个不知浪漫为何物的小妞伸着手,哇啦哇啦乱叫道。

    “你不会蹲低点把头伸出来啊。”天空没好气地说道。

    “——”

    “……我们是坐公共汽车……还是打车……”

    “坐公共汽车!!”我想也不想地满口回答。

    “你知道坐几路吗?”

    “……不知道……——”糗大了,怎么忘了这茬。

    天空寒心地看了我一眼,向不远处开来的出租车挥了挥手……——

    #出租车内。

    由于我俩就这么并排坐在后座,我以女孩子特有的纤细敏锐(一般小说里都是这么形容来着),尤其敏感地感到我和天空的肩膀就这么结结实实地贴在一块,尴尬,脸红,惴惴不安,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了缓解自己的心虚和尴尬,我不停地干咳着,一滴滴都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

    “喂……”

    “嗯……?”

    “吵死了。”

    “酱紫啊……——”

    “……”

    “对不起……”

    “为什么?”

    “为‘蝴蝶’那件事……刚才……都是因为我,你才被他们打成那样……还有,还有,为所有的一切……”

    “那你把头发扎起来。”

    ……——……不明白呀……实在是搞不明白,我郁闷地盯着那个家伙不放,那家伙也顺着我的视线逆流盯住我不放……该死的,我终于还是输了……他们江家怎么净出这种死顽固。

    我取下圈在手腕上的橡皮筋咬到嘴里,举起手,把全部头发挽到脑后,然后从嘴里接过橡皮筋,利索地扎起了一个马尾辫,就像在“蝴蝶”里那样。

    ……几乎是与此同时,我还来不及“啊”地大叫一声,天空已经唰的一下环过我肩膀,把我搂在了身边(虽然我们俩本来已贴得够近的了——)。

    “……干什么呀,你疯掉了?干吗这么搂搂抱抱的?”对此我是极度的不适应,浑身就像长满了刺一样的难受。

    “说话好听点,什么叫搂搂抱抱的。”

    “你干什么这样啊真是?”我还是推托,就像一只小刺猬。

    “要你听话点就听话点,别再动了!!”

    “——真受不了你,臭毛病越来越多了。喂!快点把手放下来,好恶心哦!!!”可我越是挣扎得厉害,天空那个臭小子就越是搂紧我……不要这样子嘛……坏蛋……我的心脏跳得仿佛要飞出胸膛,声音大得整个车厢都能听见,还有那张红脸,哎哟……插根火柴在上面就能烧起来。不过最让我讨厌承认的……是这种陌生的感情……它突如其来得让我手足无措,坐立不安……

    这么想想……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说对不起。——另一个人呢……汽车在离家门口不远处缓缓减速,我的思绪也恰好转到这个地方。

    我贼贼地盯着天空。

    “看什么看……”

    “你也应该道歉。”

    “……?”

    “你以前骂过我乞丐不是吗?!当时我不知道有多伤心,多受打击,恨不得冲上前去把你一口一口咬成碎片。你也要道歉。”

    “不要。”

    “-0-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我嘴张得比青蛙还大,在我看来这么理所当然的事他居然还拒绝。

    “我觉得那时你和乞丐这个名字很配,没错,很合适!”说完他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死天空,他存心气死我啊!……——……

    天空嗖地跳下出租车,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家里走去。剩下我一个人,无语问苍天。呼……我居然爱上了这么一个没人性的家伙……前途一片惨淡啊!

    迈着我的小短腿,呼哧呼哧跟在天空屁股后面进了庭院,虽然跑得辛苦,可心里美得……要不嘴上的笑容怎么总也止不住呢,枉费我又是掐人中又是咬拇指的,一点作用都没有。

    #当天晚上,起居室里。

    “向后转!!!”

    ……

    “我让你向后转,没听见啊!!!”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只听见老爷爷的声音如炸雷般轰隆隆轰隆隆从里面房间里传出来。我在起居室里坐立不安,不时徘徊到那扇门前,而江天空大人,举着他的掌上游戏机,稳稳当当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他扫了仿佛屁股长针的我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好紧张……”

    “为什么会这样呢……嗯?老爷爷为什么要对尹湛这样呢?”

    “……该死的,居然死了……”

    “尹湛到底犯了什么错呢……老爷爷要那样对待他,每次有点什么都不放过他……嗯?”

    “……哔涌……哔涌……让你们吃枪子,让你们吃枪子……”

    “喂!!江天空!!!”

    ……那家伙这才扯开粘在游戏机上的视线,呈痴呆状地看了我一眼。

    “……今天可是你弟弟的生日啊!!你不知道吗?!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才这样吗?!”

    “生日又怎么样。”

    “……你呢,你不仅什么都没有送给他,连一句祝福的话都没有……这还不说,现在尹湛他饭也没吃,就这样被爷爷拖到房间里训了一个小时,你居然还表现得这样!!!”

    “生日……每年都有一次。”

    “……-O-……哪有人这样说的,死人……”

    “不准加‘死人’两个字!!”

    “死人!就是‘死人’!!!”

    “不准加,就是不准加!!”

    “这是我的口头禅!!我的口头禅,你管得着吗?!!”

    “生日每年都有一次。”

    “……哈……真是被你这个家伙气死了……对猪说都比对你强……”

    “有些东西,一辈子只有一次,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所以……生日……什么都不是……”

    “是!!可是!!”

    “……?”

    “也有人,一辈子都没有听过生日祝福的话……就死掉了!!!”我压抑地叫出声,忍不住带着悲伤。

    天空那家伙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我,似乎想看透我话里的意思。

    该死的……只要看见他那双眼睛,我就什么脾气也发不出来了。……我该怎么做才好……我前辈子肯定是被他下蛊了。

    一个突然升起的想法,让我头也不回地走上二楼,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老爷爷怒气冲冲地斥责声,一刻也不曾停歇地充斥着家里每一个角落,连我走上楼梯也逃不过那魔音穿脑,这不,又一句夹着棒子吓死人的声音扎扎实实向我后脑勺劈来。

    “你以为我把你送到学校去是为了什么,整天和女生打打闹闹、拈花惹草地纠缠不清吗?!!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嗯?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气不打一处出,一肚子火!!我真是越看你越讨厌!!”

    ……句句都可以把人烧成灰的声音,我可以想象老爷爷肯定是一边吐着火焰星子一边说着这些话的……究竟爷爷为什么要对尹湛这么苛刻,为什么对尹湛这么冷漠严厉呢……究竟是为什么……他收到蛋糕时,那张如昙花般短暂绽开的笑脸不经意间又浮现在我眼前,虽是那么短暂,却动人心魄,艳丽得惊人……再也想不下去了,我加快脚步,捂着耳朵冲回自己房间。

    从抽屉里掏出笔和信纸,展开来,就那么站着写起来……应那个家伙的要求,复写一遍被他吃到肚子里的信。

    还是祝他生日快乐,还是要求他说对不起,不过省略掉了那个疑问……这个,留着以后再问吧……我奋笔疾书着,对了,还有这个,我在信末尾加上一句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差点忘了对你说,刚才,你有一点点小帅!!”

    我把这封信折成美美的船形,捧着它,大步大步向二楼另一头尹湛的房间走去。可千万不要被人看见才好,我决定给他一个惊喜,所以跳进房间,把信放在桌子上就要转身出去,可突然,他床上堆着的一堆东西攫取了我的注意力。

    短暂的……非常短暂的一刹那……

    我的视线静止了……手和腿也静止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嗔怪过爷爷的冷酷。

    床头一角,尹湛的生日礼物堆得像座小土坡,而我送给他的小蛋糕,那个被称为一堆堆起来的狗屎的巧克力蛋糕,不知什么时候被他用纸盒好好地装了起来,醒目地放在床另一边。我缓缓地走近床边,想看得更清楚些,只见,那个不怎么美的小蛋糕上,不多不少,刚好插满了十八根蜡烛,一把勺子,孤零零地放在一旁……

    蛋糕上的巧克力有些化了,蜡烛也分明有被点过的痕迹,可以想象,退掉同学所有的邀约,满心欢喜地回家只盼能得到爸爸一声生日问候的他,刚才是多么的难受……一个人插上蜡烛,点上,吹灭……没有父亲关切的笑容,也没有兄弟亲热的祝福,只有自己为自己庆祝……眼睛有些模糊,该死,肯定是进东西了,我拿起放在一边的火柴,小心地,一根一根点亮了蜡烛……不知道这小小的烛光,能否照到尹湛那冰冷的内心……能否照亮那谁也不曾在意的黑暗一角……我颤抖着手,小心地点亮了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