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我父亲年轻时的画像

    日期:2020-08-08 点击:11

    眼睛里是梦。眉毛仿佛能感觉 某种遥远的东西。嘴唇周围 新鲜而魅人,虽然没有笑靥。 帝国军官服略显瘦削, 悬垂的丝带将它点缀。 腰间是马刀的竹鞘。两只手 一动不动,交叠在上面, 褪了色,如今几乎看不见, 仿佛...

  • 扫烟囱孩子(二)

    日期:2020-07-23 点击:23

    风雪里一个满身乌黑的小东西 扫呀,扫呀在那里哭哭啼啼! 你的爹娘上哪儿去了,你讲讲? 他们呀都去祷告了,上了教堂。 因为我原先在野地里欢欢喜喜, 我在冬天的雪地里也总是笑嘻嘻, 他们就把我拿晦气的黑衣裳一...

  • 瞬 间

    日期:2020-07-11 点击:19

    百叶窗被钉住的瞬间 当锤击已经停止 当友人离去, 当草丛已经在忘却 那无形地坐在 角落里的四个吹笛人 起身。 董继平 译...

  • 瞪羚

    日期:2020-06-28 点击:16

    (Gazella Dorcas*) 神奇的小东西:两个随意选择的词 怎能复现你那纯粹韵律的和谐完满? 当你活动身体,它便如波浪次第涌起。 角枝和竖琴,从你的额头向上攀缘, 你变幻的表情应和着爱的乐章, 那些歌词,玫瑰花瓣...

  • 扫烟囱孩子(一)

    日期:2020-06-24 点击:33

    我母亲死的时候,我还小得很, 我父亲把我拿出来卖给了别人, 我当时还不大喊得清扫呀,扫, 我就扫你们烟囱,裹煤屑睡觉。 有个小托姆,头发卷得像小羊头, 剃光的时候,哭得好伤心,好难受, 我就说:小托姆,不...

  • 点火镜

    日期:2020-06-20 点击:14

    正如在春天 你可以在一只点火镜中捕住太阳 观察热量收缩 纸张变黑, 它上面的一个微点 开始发热, 那当然就是绝望 要在沉默中烧出洞孔的方式。 董继平 译...

  • 奥尔弗斯·欧律狄刻·赫尔墨斯

    日期:2020-06-10 点击:43

    奥尔弗斯欧律狄刻赫尔墨斯 这是魂魄的矿井,幽昧、蛮远。 他们沉默地穿行在黑暗里,仿佛 隐秘的银脉。血从岩根之间 涌出,漫向人的世界, 在永夜里,它重如磐石。 除此,再无红的东西。 到处是绝壁 和迷雾织成的森林...

  • 苍蝇

    日期:2020-06-02 点击:31

    小苍蝇, 你夏天的游戏 给我的手 无心地抹去。 我岂不象你 是一只苍蝇? 你岂不象我 是一个人? 因为我跳舞, 又饮又唱, 直到一只盲手 抹掉我的翅膀。 如果思想是生命 呼吸和力量, 思想的缺乏 便等于死亡, 那么...

  • 十一月的大海

    日期:2020-05-10 点击:267

    房舍四周,沉默于树下 坐着硕大的身影 他们并没阻挡道路 你可以穿其而行 只有一点微微的凉意 但他们总在那里 在湿漉漉的天气中更容易看见 在大海变得灰白 在存在过的事物朝窗口 上升的时候。 董继平 译...

  • 旗手克里斯多夫·里尔克的爱与死之歌

    日期:2020-03-21 点击:438

    旗手克里斯多夫里尔克的爱与死之歌① 一六六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沃图奉里尔克得其 兄克里斯多夫战死于匈牙利后所遗林大封地兰该诺、格兰尼 及兹厄格拉,但须立一字据,凭此可取消此项传授,倘其兄 克里斯多夫(据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