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远方的女儿

    日期:2020-06-23 点击:431

    我年届五旬的妈,为了迎合与我五个钟头的时差,掐着点儿在她那边的凌晨四点起床,小心翼翼地在微信上和我讲话,试探着说:孩子,你要是有时间就给妈妈打个电话,妈妈可以晚一会儿去上班;要是没有时间也没关系,你...

  • 如果没有那台琴

    日期:2020-06-14 点击:333

    1 1999年,母亲所在的西湖电子琴厂倒闭。 她再也不用在每天天还未亮的清晨骑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去上班。最后一笔工资随着工资条发到手上,工厂的卷闸门徐徐关闭,班车上的西湖两个字像牛皮癣一样被粗暴地掀掉,那条流...

  • 沧桑的时光一言不发

    日期:2020-06-06 点击:229

    15年前,领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去医院看...

  • 我家的猫和老鼠

    日期:2020-06-05 点击:340

    我有两个姐姐,大姐长我6岁,二姐只比我大一岁半。我们是在无休无止的吵闹和绵延不断的争斗中长大成人的。我们姐弟三个就像鼎立的三国,在交战的同时不停地结盟、宣战,宣战、结盟。真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

  • 来不及珍重的告别

    日期:2020-05-14 点击:649

    我的奶奶被传染上肝炎,是在爷爷去世后不久,她病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那场病会不会消解掉一些她失去丈夫的痛苦。 等她出院以后,就不再与我们一起吃饭。刚开始,她还与我们坐在一个饭桌上,不过是用自己的碗筷...

  • 只跟你分开一次

    日期:2020-03-24 点击:836

    1 蛋蛋: 我和你爸爸恋爱五年,结婚五年。很遗憾,在你三岁时,我们离婚了。 在决定离婚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将成为我生命里一个巨大的伤口,会让我哭,让我疼。只是那时候,我以为我熬得...

  • 痛苦的尽头

    日期:2020-03-06 点击:534

    我4岁时,妈妈就去世了。我经常在记忆里努力寻找她的影像,除了有幅自己的脸贴在她瘦骨嶙峋的脊背上的模糊图像外,其他都是一片空白。听长辈们说,妈妈是为了养活我们几个子女累死的。 父亲是一个浪子,新中国成立...

  • 失明前再看妈妈一眼

    日期:2020-03-05 点击:505

    2016年1月15日晚上6点半,在浙江宁波冬日的寒风里,一双浅褐色的眼睛和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焦急地互相搜寻。 目光对上的那一刻,两个女人的眼泪同时涌出。冲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褐色眼睛的主人...

  • 当我死去……

    日期:2020-03-03 点击:345

    我们从来就没准备好,死亡来的永远不是时候,当它到来时,你可能还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死亡总是来得太突然。女人在失去丈夫的那一刻痛哭,孩子却感觉厌烦,因为他们并不真的明白葬礼的意义。 我父亲的离去也不例...

  • 脚的尊严

    日期:2020-03-01 点击:384

    母亲睡觉时不脱袜子,冬天不脱,夏天也不脱。冬天睡觉不脱袜子,脚会暖和些,这倒可以理解。夏天睡觉也不脱袜子,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大夏天的,脚上套着一双袜子,一套就是一夜,多热呀!我以为是母亲临睡前忘了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