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恶梦?

恶梦?

  昨晚梦到奶奶了,真的有点意外。奶奶去世十多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梦到她。但我所作的梦却也奇怪之极,毫无逻辑可言。在梦里我和她的交流也少之又少,那做这个梦又预示着什么呢?
 
  梦的开始的场景,我在学校上着课。老师正在讲的起劲的时候,突然有人跑到课室来喊我,某某,你奶奶被人砍了。我吓得把书本丢下,然后疾奔回家。到家之后,发现奶奶的房子火光冲天,她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此时看着熊熊烈火和地上的她,我却胆怯了,不敢靠前。
 
  奶奶一点一点地挪向我,然后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拉着我的手,我看到她的手是紫色的,而手上又长满了白色毛了,似是发了霉的鸡爪。虽在梦中,但我仿佛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和腐朽的味道。
 
  奶奶仰头看着我,声音依然那么沙哑的一字一句地说:你要帮我报仇。说完便咽气了。
 
  我不大清楚她说的报仇是什么?是找出砍她的人吗?还是别的?睡梦中,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想正常逻辑之下,报仇就是报警,抓住坏人,或像武侠小说那样找到凶手并杀了他。可是梦,是没有逻辑的。因为其时,凶手就在我身边,他和我一起看着奶奶向我靠近,拉着我的手,跟我说话,然后看着她咽气的。至于这个凶手长什么样子我不清楚,只是一个男子的形像,他身体被一层雾笼罩着。在奶奶咽气之后,我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凶手这个概念了。最后我当然没有去找凶手,我只是眼看着火舌伸向奶奶,接着把她吞食,然后一切归于平淡。
 
  奶奶的遗照突然放大出现在我的面前,画面里的她不说话,就这么的安静地看着我。我强迫自己跳过这个画面,脑海里不断地制造其他的画面,最终照片消失了,但她的身子却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不远处,她就这么远远的静静的站着,惟有那张脸是那么的清晰。由始至终,她不曾讲过一句话。我被吓醒了,然后上厕所,低头洗手时多害怕抬首之时有人站在旁边。我以为我有多想奶奶,原来一旦她出现了,自己是多么的害怕,如此胆小。就像好龙的叶公般。
 
  当我再次躺下之时,刚闭上眼睛,奶奶的脸孔又出现了,似乎还靠近了许多。她的脸充斥着我的梦境,上下前后左右全是她。接着又是些毫无逻辑的梦的碎片。这一次任我怎么拼命制造情景,都无法成功,始终被她的脸给破坏了。奶奶这么执着,难道真的有什么冤屈需要我洗涮?但是需要我帮她洗涮冤屈有点无稽之谈了,奶奶以接近90高龄而离世的,可以说是寿终正寝。走的时候很安祥,所以找凶手这个设定不符合现实。
 
  也许奶奶她有话对我说?但又为什么一直不开口说话呢?目之所极全是她,真的给我很大的压迫感。我想了很久还是无法破解这个梦境,走出来。既然如此,躲也躲不开,那就正面面对她吧。我在脑海中集中所有的精力,老半天了,终于能使上劲拉住奶奶的手,非常吃力地对她说出第一句话,奶奶,你能告诉我大乐透的号码吗?告诉我吧!
 
  非常地奇怪,第一句几乎使出我吃奶的力气才说出来,但第二句第三句及后面的话,我却说的轻而易举,就像日常的对话行为一样轻松。我一路拉着她,一直追问她:“奶奶,你能告诉我大乐透的号码吗?”“奶奶,你别这样,你就说两个号码也行啊”“奶奶,你好不容易见我,就告诉我号码啊。”……
 
  梦里的场景突然幻成了那间烧着了的房子,又变成了潺潺流水的河边,又跳到了我正在读书的小学,然后虚化成迷雾。奶奶到消失的那一刻都没有再对我说过一句话。所谓的大乐透号码也没有以任何影像或图片等画面出现过。
 
  奶奶消失的那一刻,我第二次被吓醒。这次是因为奶奶没有报号码给我而吓醒。
 
  醒了的时候,听着儿子的呼吸声,看看旁边的妻子,幸亏还是走了出来。
 
  我想梦始终是梦,是虚无,是梦幻,如泡影,一戳就破,一吹就散。但身在其中,确实真的难受,那种无力可使的无奈,想想都心悸。
 
  梦最后告诉我什么?没有任何逻辑可言,这只是一个恶梦。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对不起奶奶,平时说得多爱她,结果真的出现在梦里了,自己哪怕是假意地去找凶手都没有做到,甚至一点都不上心,这确实不应该。而且我还把她当做恶梦,避之不及,有点不孝了。
 
  最后,有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也有人说有钱能使磨推鬼。人在利益熏心之时,就连做噩梦都能让梦魔望而却步。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咖啡与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