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拯救

拯救
 
 
  常言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历史反革命分子王德高,一锨把队里的骒马铲残了!”这消息像一阵风刮过了王西大队,它似一颗炸弹,炸得前东队烟尘四起。
 
  这匹骒马为前东队立下了汗马功劳,四年间下了两匹马驹一匹骡驹,队里连续两年年终决算用的都是卖马驹的钱。靠这匹马,前东的劳动日值分到四毛钱,稳拿全大队第一,前东人走到人前头都是抬头挺肚的。事件发生后,队里开始有人嚷嚷:“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是阶级敌人蓄意破坏,一定要把王德高送进监狱!”
 
  王德高家里是贫农成份,在贫下中农领导一切的农村,本该当家做主扬眉吐气。怎奈他解放前在国民党军队里干过军需,虽然干了没多久就解放了,还是因此戴上了历史反革命帽子。王家孩子多,王德高因为这顶帽子常常被无故敲打,妻子李菊花为此也经常掉泪。队长王新朝和王德高邻居,内心同情王德高遭遇。有道是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李菊花虽嫁在了艰难之家,却生的令人怜爱。虽说四十岁多了,依然风韵犹存,岁月并没在她脸上刻下多少皱纹,皮肤仍显白皙滑嫩。眼见日子难过,她得机会就向王新朝抱怨。有一会趁王新朝妻子去娘家,李菊花又向王新朝哭诉,梨花带雨的更显妩媚。一阵哽咽过后倒在了王新朝怀里,王新朝顺势和她搂在了一起。就在这一天,他们越过了男女之大防。
 
  王新朝为此想了很久,后来想到了饲养室,它自成一体,不用天天派活,能挣个大工分,还省去众人七嘴八舌。重要的是假若王德高去了饲养室,他和李菊花私会就方便多了。后来机会来了,一位老饲养员病逝了,王新朝以饲养室活苦活累,要好好改造王德高为名,让其当了饲养员。王德高对此心存感激,从此晚上经常睡饲养室,对李菊花和王新朝的事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这天早上,王德高照例去打扫牲口圈,把牲口夜里拉的粪便一锨一锨拆出来。当打扫到马圈时,他见马蹄子要向后蹦,就扬起锨想吓唬一下,谁知就在这时马蹄子蹦了过来,刚好碰在铮亮如镜的锨刃上。马蹄筋立马被铲断了,血流如注!王德高被眼前的景像吓晕了,他心里哀叹一声:完了,自己大难临头了!
 
  消息传出,前东队群情激愤,“严惩历史反革命分子王德高”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王德高吓傻了,只知躲在墙角哆嗦,李菊花在一旁只知道哭。王德高忽而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对妻子吼道:“还不赶紧找新朝想办法!”
 
  王新朝此时心里也乱了,他知道凭自己的本事无法摆平这件事。俗话说:有向人的心,还得有向人的理。无奈之际他想到了亲家冯玉林。
 
  冯玉林是王西大队大队长,响当当的贫农,和王新朝同住一村。他解放初从当民兵连长干起,干部就没离过肩,初级社长、高级社长、大队长一直干到今天。他为人稳重,处事老道,虽然没多少文化,但凭着多年当干部的历练,在王西大队很有威望。解放后老冯有一块心病,就是结婚多年,膝下没有一男半女。农村人相信抱养个孩子就可以有自己的娃了。那时王新朝刚好连生了三个儿子,于是就把自己正吃奶的小儿子过继给老冯,两个人成了亲家。说来也怪,老冯后来还真一个接一个生了一堆孩子。
 
  事不宜迟,想到此王新朝连夜心急火燎敲开老冯的门,和亲家偷偷商量该如何拯救王德高一家。都一个村住着,冯玉林自然知道亲家和李菊花的事,但他也深感这件事棘手难办。两人密商了半天,才想出了一个办法。老冯自信凭自己多年的威望和手段,或许可以摆平此事。王新朝没敢久留,又急忙赶回家,把商量的结果告诉还等在他家,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李菊花。李菊花感激涕零无以回报,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报答救命恩人。
 
  第二天,冯玉林带领大队工作组进驻前东队,对历史反革命分子王德高残害牲口一事展开彻底调查。群众的怒气正盛,都在对工作组的处理拭目以待。
 
  工作组先深入饲养室调查,看现场,问情况,同饲养员一个个分别谈话。和老饲养员王俊宏谈的时间最长,而且避开了所有人,显得有些神秘。这王俊宏前些年老婆得病死了,丢下一个儿子,成天就和儿子一起生活在饲养室。工作组还召开了部分社员座谈会,好像都是王俊宏的自家人。
 
  过了两天,工作组在前东队召开了全体社员大会。因为事关重大,所以能来的人都来了,黑压压挤满了一屋子。大家都想看看大队怎样处理这件天大的事情。只见冯玉林不慌不忙走上前台,先清清嗓子,不紧不慢地说:“经过大队工作组认真调查,发生在前东饲养室的这一重大事件,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说到此人群有点骚动,有人在叽叽喳喳议论。冯玉林提高了声音:“工作组经过个别谈话询问,相关人员当面对质,召开部分群众座谈,终于查清了事件真相。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这一天早上,饲养员王德高和往常一样在清理牲口粪,当清理到骒马时,饲养员王俊宏三岁的儿子突然跑到骡子后边尿尿,眼见骡子的蹄子向孩子踢来,王德高急了,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手拉住孩子,另一只手想用手中的铁锨挡住孩子。就在这时,骡子的蹄子飞来了,刚好碰在锨刃上,就这样骡子被铲伤了。这件事王德高有错,误伤了为队里立下大功的骡子;但王德高也有功,保护了贫农王俊宏的后代。王德高是在保护贫农后代的过程中无意犯下的错。毛主席说:人是世间最宝贵的。马和贫下中农的后代相比,当然娃重要。看来咱们前东队命里该舍财。大队意见:功是功,过是过,将功折罪,功过相抵,这次我们就不处理王德高了,将其仍留在饲养室劳动改造。”
 
  王俊宏的十来户自家人事前就做了工作,自然不提异议,其它户也跟着不吭声了。一起眼看要搅起冲天大浪的事件,就这样平息了。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王安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