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无法直面的黑暗

时间:2019-09-29   作者:孙苏萍   点击:

无法直面的黑暗

 
   德国电影《Phoenix》(《不死鸟》)让我难以平静。战后,犹太女人奈丽在好友莱娜的帮助下,从集中营死里逃生。医生劝慰脸部严重损毁的奈丽,让她通过整容改变身份。然而她坚持要修复成原来的样子,因她要找到深爱的丈夫强尼。她找到了做侍应生的强尼,然而强尼却认不出她了,尽管医生的整容手术极为成功。强尼提议:让奈丽扮演奈丽。
 
  奈丽很配合。通过强尼对过去奈丽的一次次描述,她又回到了充满爱情和阳光的日子。奈丽聆听丈夫讲述往昔岁月:“大清洗”之后邻居的侧目、疏离甚至告发,使他不得不躲在甲板底下躲避追捕。这些经历使她一次次触摸到自己,也一次次试图提醒强尼:我是真的奈丽。
 
  强尼始终没认出她。是真的没认出,还是不愿直面现实?不能回避的一个事实是:她深爱的强尼,才是告发、出卖她的那个人。
 
  影片最后,奈丽在强尼的安排下,穿着多年前强尼从巴黎购回的红色长裙和高跟鞋,走下列车盛装归来。大家拥抱、祝福。而好友莱娜最终开枪自杀了。她在留给奈丽的信中明确告知,强尼早在奈丽被捕前就“以德国人的名义”签署了离婚文件,他出卖了她。奈丽在黑暗中就着烛光看完信,将离婚文件收好,放进包里,然后按照剧本上演回归。
 
  为什么曾经最亲近的人认不出自己?从集中营逃生的人走路怎么可能是阳光下的样子?强尼回答:“人们只想看到过去的奈丽回来了,没人会去看那些从集中营逃生的面目全非的人……”他们害怕面对的,并不是受害者被损毁的脸,而是自我内心的黑暗。
 
  莱娜曾说过一段痛彻骨髓的话:“为什么我们犹太人要一次次地,对那些出卖和背叛选择妥协和原谅?妥协和原谅本身不可耻吗?”
 
  影片末尾,奈丽的亲友们在阳光下设宴欢迎她。她把他们带到屋里,让曾是钢琴家的丈夫弹奏一曲德国作曲家的《Speak Low》,伴随着奈丽的歌声,强尼停止了弹奏。仿佛只有歌声,才能唤回记忆,还有良知。
 
  奈丽离开了,留下寂静的屋子和屋里沉默的人们。
 
  开放的结局并没有减轻影片的灰暗。70年前,美军解放了德国著名城市、歌德和席勒的故乡魏玛。在8公里外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美军将领震惊于集中营中惨绝人寰的场面,命令将魏玛市民带来参观。第二天,魏玛市长夫妇自杀,随后自杀的还有集中营指挥官的两个儿子。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