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父爱

你爱的安静,你爱的深沉。——题记 
 
    原来,我认为你什么都不懂;原来,我认为你老是无所事事;原来,我认为你不懂什么叫父亲……如今,我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源自我的不理解和你深沉的爱。
 
    幼儿园时,你陪我玩耍,虽然记忆变得模糊,而那种愉快与幸福却深藏心底。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变得越来越陌生,也许是因为你的沉默,也许是因为我的躲避,我们之间的关系,如冬日的太阳,而只有母亲在的时候,才能说上几句话。我记得,我在初中时,也正好处于叛逆期,有很多个周末,只有你我在家,而彼此间的话语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只手,你在你那屋,我在我那屋,彼此间互不打扰,甚至在同一桌上吃饭时,也只有筷子碰碗壁发出的清脆的声音,我当时总是想快速的吃完饭好进屋,躲开这尴尬的局面。而那碗饭,却像个无底洞,永远到不了头。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似乎在提醒我们,时间并没有如空气一样凝固住。
 
    而步入高中,一切转变都从这里开始,我永远感激这个时段,永远怀念这个时段。那时候,因为我们家离学校较远,并且因为学校上自习,晚上放学很晚,所以就由我爸负责起了接我的任务,这就尴尬了。我开始强烈要求自己走,我认为我那么大了,没事,女孩怎么了,依旧很勇敢。但我自己也知道,这只是幌子,最主要被掩藏的原因是:我爸接我。但最终还是没同意我的请求,就这样,三年的接我任务开始了。
 
    开始的那段时间,两个人一前一后,我前他后,两个人静静地,默默地,谁也不曾提起话头,似乎谁也不想提起话头,就这样过了一年的时间。到了高二,要决定文理科了,我从小时候就是一名坚定的文科意志者,所以兴趣和道路早就决定好了,而他偏偏要我学理,我大为震惊,并且气愤,我那是也口不择言,就对他说“你从来都没管过我,现在晚了。”而后他说到“就管了。”我用力地反击到“不好使”,这似乎用了我吃奶的力气了。 我忽然看他震了一阵,当时我是有胜利的喜悦的,而今回想起来,却是有些悲伤。小时候,不懂事,希望处处赢过你;如今,懵懂,希望处处礼让你。最终,还是以我的胜利告终。其实我也知道,他是为我好,而我,也只是希望可以朝自己的理想努力一点,这点他也知道。而奇怪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这次争吵而变得更差,反而,开启了我们关系的新大门。
 
    自那次后每天回去的路上,他都会找各式各样的话题和我聊,而在聊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他看的书比我还多,他懂的事比我还多,他的思想比我还要深刻的多,因为他只有初中学历,我从来都没在知识上认为我会输给他,即使我只是个高中生。而这不是给我震惊最大的,最大的是——我发现他是爱我的。他有时指着天上的星星说“多漂亮,以后你看着他们的时候一定要想我。”我大笑,口头上“嗯嗯”连应,内心却说“好幼稚,这是从那个电视剧学来的。”有时他也会与我进行心灵的交流,不过多是他喝醉的时候“我已经把我最好的给你了。”那时,我嘴上还说“不信”,但其实内心已经在流泪了。
 
     终于懂了父爱如山,他可靠而温暖,他沉静而浓厚,他坚实而雄浑。 以前的我,对你,选择逃避;现在的我,对你,选择走进。
 
    我爱你,爸爸!补上这么多年都未曾说出口的话。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归思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