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忆往事

   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已经记不清楚了。而些许零星的记忆有时却在心里某个角落里永存。
 
    大概五岁左右的时候,自己就被放到姥家抚养。好久好久,现在对那时的回忆最深的就是坐在姥家门口的石柱上,一直望着两边的道路,等着、盼着父母的出现,无论多久。想想那时的自己,也还真是执着,我不知自己那时有没有喜极而泣,只记得每次都会等到天黑,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但当妈妈从远处骑着自行车出现的时候,我那种高兴的、幸福的心情,即使是如今,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那几年,姥姥她们都对我很好,而当父母要接我回家时,我总是很兴奋,这时他们老会开玩笑问“那破家,回去干啥,还老愿意回去?”因为我家那时比较穷,房子啊、地点啊、路啊都不好,所以他们称为“破家”,我只笑而不语。其实现在有时想想,那时的自己之所以愿意回去,只有两个原因,一有父母,二是我的家。我从小就在外人看来是个乖宝宝,所谓的“懂事”,如今越来越大,对于“懂事”二字真心觉得好沉重啊。那时候,跟妹妹吵架时,小孩都口无遮拦的,我具体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有句话却在我心里扎了根“你走,这不是你家,这是我家。”这句话真是对我伤的很大,以至于如今回想起来,心里也隐隐作痛。这不是说恨谁,谈不上,只是伤心,罢了。
 
    有时有个场景老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但模模糊糊,我也不知真或假了。在一个夜晚,屋里很暗,没有开灯,我趴在父亲的怀里,哭的很伤心,说“我不想在姥家住了,我想回家,远也没事,我可以,不在乎”说了云云……爸爸问“为什么?”我开始没说,后来我忍不住说“他们老说那不是我家!”哭的更伤心了。爸爸后来就一直安慰我了。我希望是真实发生的,但又有点虚缈,算了,就让他作为真事存于脑海吧,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孩子,记忆中唯一的宣泄。 在那段时光里,我没有过生日的回忆。每次小妹过生日,我舅妈都带她去照相馆照相,而我,一次也没有。记得,有一次他过生日,我舅妈把我也带去了,等我小妹照完,让我和我小妹也合着照了两张,那时自己,按现在一句话说“好尴尬啊”,但还要配合演出。但现在的我很感激当时让我拍那合照,因为那是我现在仅存的照片之一了。
 
    有一年,不记得具体哪一年了,妈妈出差,爸爸工作也忙,当妈妈回到家时,家里大乱,很震惊,而当她要把他从外地照的相放进相册里时,我的照片全没了,很生气。等我爸回来问明缘由,说邻居的几个孩子跳墙进我家,把我家翻乱了,然后照片都抽走了。因为那时住的是平房,有个院子,老爸还没锁院子里面的门,小孩跳墙就进来了。然后我妈就生气了,当然这些都是听说的,每当聊天的时候都会说出来的。我妈就直接在外面大喊,把邻居都喊出来了,然孩子们把相片找出来,但因前两天刚下过雨,照片全毁了,都看不清了。后来又道歉又怎样,还有说带你孩子去照几张相,真是满可笑的。
 
    当我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好久了,当时自己也很气愤,当绝不是伤心。而如今却是心痛,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吧。
 
    记下这些点点回忆,只是抒发心中之情,因今日种种,触发内心,故作此。忆过去,或喜或忧,我都感小幸,因为我来过,我爱且被爱过。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归思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