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入戏

时间:2022-09-22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入戏

  刚刚戈壁站在此人面前时仍是一副尚须修炼的愣头青样子,反观这时的盛淮南,还算是镇定放松,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他其实很戒备,像是后背的毛都竖起来的猫。那个被他叫做顾总的男人闲适地后靠,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挑着眉头不说话,只是浅笑着点点头,在等盛淮南自我介绍。

  盛淮南却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走到洛枳和这位顾总的中间坐下,伸手取下她的右耳机:“在听什么?”

  态度那样亲昵自然,洛枳一晃神,垂下头。

  “我也喜欢这首歌,以前跑步的时候总是用itouch循环播放,直到听得恶心,再听见前奏就想吐。不过你没和我说过你也喜欢他。”

  洛枳默默无语地盯着他,他突然凑近,在她耳畔轻轻地说:“拜托,我在帮你脱身。那个人是新年晚会和今天学生会跨年酒会的赞助商,家族企业的阔少,我不知道领导都走了他为什么现在还留在这儿。”

  “所以呢,”他的气息喷在她耳边,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些异样的感觉,往旁边躲了躲,结果他反而凑得更近,“所以你要是不想成为被包养的女大学生就离他远点。”

  洛枳失笑:“你见过包养我这种姿色的女大学生的富翁吗?满场的美女结果就挑上我?”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侧过脸努力不让身边的那位顾总听到。

  “他……看中了你的气质也说不定?”

  “白痴。”

  “谁知道呢,也许他看上你,就是他白痴的最好证据。”

  “我是说你。”洛枳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耳机,赌气地按了几下屏幕换成随机播放。

  盛淮南没有恼,嚣张地一笑,像个得胜的十岁男孩,眼光若有若无地瞟过洛枳右边,示威一般地伸长左臂,把手从她背后绕过去搭在了她的左肩上。

  洛枳身子一僵。肩上温暖的触觉让她心口先是一软,转而升腾起浓重的怨怼和悲伤。她缓缓抬起左手,抓着他的手背挪走,然后按下停止键,耳机里面《垃圾》现场版在开篇的那个尖利的高音处戛然而止。

  “你——”

  她话没说完,注意力却忽然被酒桌那边吸引过去了。

  一个火红的身影出现在酒桌边,充满敌意地瞥了一眼陈墨涵,然后一脸假笑地高声对戈壁说:“你们喝酒怎么都不叫我啊,上次我们不是还说喝酒的话谁都拼不过江百丽吗?戈壁你记不记得当初你跟我们拼酒的时候你家江百丽超级护着你,以一敌五那叫一个壮烈。江百丽去哪儿了?今天她不应该不在啊?”

  喧哗的酒桌霎时一片寂静,陈墨涵的脸色仿佛刚从地窖里爬上来一样寒,而戈壁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并没有反驳,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喝多了。红衣女生带着笑容环视全场,突然又一次大叫起来:“江百丽,过来啊,你不是最能护短的吗?你家男人又被灌了!”

  洛枳这才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百丽已经默默地坐在角落里面了。看客们表情各异,却都默契地抱着胳膊看热闹,谁都不讲话。

  更有趣的是,洛枳看到那位顾总脸上的表情堪称精彩——他先是迅速地顺着红衣女生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右后方的江百丽,又扭过头来看洛枳,神色惊讶而尴尬,仿佛刚刚得知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江百丽缓缓站起来,表情平静安详,仿佛真的是拉斐尔画中走下来的圣母,一步一步从阴影步入光线下的酒桌,朝着红衣女生勉强地一笑,苍白而隐忍,左眼一眨,一颗眼泪恰好落下,被所有人明明白白地看到眼里,然后轻声说:“我不是他女朋友了。”

  戈壁就是这个时候抬起头,洛枳惊讶地看到,他眼睛红红的,脸上居然有泪。

  百丽温柔地抿嘴一笑,拿起他面前的酒杯,仰头一口喝下,这几天她暴瘦下来,扬起的下颌连着脖颈形成了一道很美的曲线。

  “不能喝就少喝点,我知道你高兴,但还是身体要紧。”

  百丽说完,就留下石化的众人朝会场的出口走过去。白衬衫勾勒出她干巴巴的可怜背影,此刻看起来,倒是决绝干脆。

  这一幕真真叫绝,要说之前没有走场排练,洛枳都不敢信。不过耍帅永远是需要别人来善后的,洛枳立即站起身越过顾总走到百丽刚刚坐着的位置上,拿起她遗留下来的蓝色羽绒服朝着门口奔过去。而盛淮南则默契地拎起洛枳位子上毛茸茸的白色外套跟了上去。

  江百丽刚走出交流中心的大门就被洛枳追上。

  “行了,幕布都落下来了,也该穿上外套了。我早就说过你很有演戏的天赋,简直是玛利亚下凡。”

  百丽接过衣服穿上,朝洛枳笑,笑着笑着就扑到她怀里哭起来。

  好了,终于落入人间道成肉身了。洛枳一颗心回归原有的位置。

  “你这招真狠。”洛枳轻拍着她的后背轻轻地说。

  即使曾经江百丽的善妒和戈壁的花心人尽皆知,但是今天之后,江百丽算是把圣母形象普及到了每个人——包括戈壁——的心中。自从一个星期前戈壁提出分手,她不哭不闹,甚至在不知道他们分手消息的小干事找到她帮忙时仍然不遗余力,这让戈壁大为震撼。今天戈壁红红的眼睛告诉洛枳,其实他还是有点愧疚之心的。江百丽胡闹了这么久,也终于算是扳回一城。

  “我才不是圣母玛利亚,”百丽含着眼泪朝洛枳恶狠狠地一笑,“我不会罢休的,我管他爱谁,总之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她放开洛枳,指着她背后拎着外套的盛淮南大声说:“洛枳是好女孩,你要是敢对不起她,咱们就走着瞧!”然后潇洒地大步离开。

  她还是当圣母比较有前途,洛枳想。她硬着头皮转过身朝盛淮南尴尬地半鞠躬,说:“对不起,她精神不大正常,你大人大量,就当笑话听吧,不过……我的确算个好女孩。”

  冷笑话一般的收场之后,她打算夺过他手里的外套彻底逃离这场酒会,没想到盛淮南不松手,洛枳揪着帽子,他扯着衣角,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

  洛枳抬头,看到盛淮南没有笑容的脸。他还穿着衬衫,领带已经松开,呼吸间白气缭绕,耳朵和鼻头冻得有些红。

  “进屋行吗?有点冷。”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挠挠后脑勺,人畜无害的笑容让洛枳愣了一下,手略略一松,立即被对方抓到破绽抽走了外套。洛枳上前一步去抢,他顺势扭过胳膊将外套藏到背后,她扑个空,没站稳,一鼻子撞上了他的胸口。

  鼻子很酸,她疼得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泪眼朦胧地抬头,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盛淮南,你是不是想玩死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