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葛丽卿的居室·浮士德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葛丽卿的居室

  
(葛丽卿独坐纺车旁边) 葛丽卿   
我坐卧不宁,   
我心儿烦闷;   
再也不得安静,   
永远也不能。   
当我离开了他,   
好比葬身坟墓。   
这整个世界呀,   
只是叫我厌恶。   
我可怜的头儿,   
快要变成疯癫,   
我可怜的心情,   
已经粉碎零乱。 我坐卧不宁,   
我心儿烦闷;   
再也不得安静,   
永远也不能。   
只是为了寻他,   
我才眺望窗外,   
只是为了接他,   
我才走出屋外。   
他英武的步伐,   
他高贵的姿态,   
他口角的微笑,   
他眼中的神彩。   
他口若悬河,   
说来娓娓动听,   
难忘他的握手,   
啊,更难忘他的接吻!   
我坐卧不宁,   
我心儿烦闷;   
再也不得安静,   
永远也不能。   
我的胸脯吃紧,   
急欲将他追寻:   
唉,若是找着了他,   
赶快将他抱定。   
让我和他接吻,   
千遍万遍不停,   
只要和他接吻,   
纵死我也甘心!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