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第01节)

时间:2022-08-17   作者:池莉   点击:

 
  一
 
  一个人的一生中,一定有最美好的一天。我的那一天,绝对最美好!
 
  那一天我穿上了一套国防绿的衣服,崭新的,改良的,让老裁缝李结巴收了腰翘的。做这套衣服的时候,我的小心眼里就盘算好了一切,这套衣服绝对要为最重要的一天而穿。所以,当时我就鼓足勇气威胁了李结巴,我说:“如果你不给我收腰翘,今后我对冬瓜绝对不客气!”
 
  冬瓜学名李红英,李结巴的女儿,我的同班同学,班长,学校共青团团委副书记,胸前窝着一对发育过度的大Rx房,Rx房下面便是大屁股,中间没有腰。冬瓜是公认的好学生,人人都认为她前程似锦。冬瓜将要和我下放到同一个知青点,并且还将与我同住一问宿舍,是我的“一帮一,一对红”。我明白知青干部的意图,无非是要利用我的缺点来突出冬瓜的优点。我恭顺地笑纳了组织的安排。我短暂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历史潮流不可抗拒,所有的知青都要好坏搭配地结成“一帮一,一对红”,以保证落后知青也能够顺利地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假如我拒绝冬瓜,也会有别的假模假式的好学生住进我的宿舍。反正都要顺应历史潮流,反正都要被人帮助,与其接纳未知数,倒不如接纳冬瓜。好在我和冬瓜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实际上冬瓜还是怕我三分的,只要我带头无理取闹,她这个班长根本就维持不了班级的纪律,她的政绩就会失去良好的记录。况且打羽毛球的时候,总是我一拍扣死她,她从来也没有一拍扣死过我。体育课跳鞍马,我是全班最轻盈的女生,我像春燕飞过屋檐,激起一片惊叹;而冬瓜,两条短腿还没有打开,只听见哎呀一声,人已坠落红尘。不错,我也有绰号,学生时代谁没有绰号呢?同学们管我叫豆芽菜。因为我们学校坐落在市郊菜农的田野里,所以大多数学生的绰号都与蔬菜有关。可是,更多的时候,同学们叫我豆豆,显然是昵称,而冬瓜,则永远被同学们叫做冬瓜。冬瓜还是比较聪明的,心里还是有数的,期终考试的关键时刻,她会主动将她的数学试卷向我敞开。冬瓜特别善于暗中伺候对她有利的人,具备向上爬的基本素质。说实在的,我并不十分讨厌像冬瓜这样的人。
 
  一切都很微妙,是吧?不要以为我们是单纯的学生。学校其实与社会同样复杂,学生之间的比试和较量,远远不局限于阳光下的成绩和奖状。因此从某种角度说,冬瓜同学的锦绣前程并不能够完全依靠她自己的努力,多半还要依赖于我这种人的成全。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毛丫头豆芽菜胆敢威胁成年人李结巴的原因之所在。
 
  李结巴将我的这套衣服剪裁得非常合体。我一贯僵硬笼统的豆芽菜体态,忽然就被这套衣服修饰得春风杨柳起来。我简直喜不自禁。我果真在这个重大的日子里穿上了我的理想服装!我本能地知道服装是个人心灵的旗帜。这一天我必须高举我的旗帜。必须高举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想高举。我实在太想了!
 
  我一穿上新衣服,妈妈的眼睛就直了。妈妈的眼神,顿时成了没头苍蝇,在爸爸脸上撞来撞去。爸爸则假装没有感觉。女儿大了,做爸爸的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好意思起来。我可怜的父母,他们不敢正视眼前的事实:他们的女儿居然如此亭亭玉立!
 
  我的身处文化大革命之中的父母,就连“亭亭玉立”这个词语都是不敢想的,因为显然这是一个充满了小资产阶级情调的词语。既然连一个词语都不敢去想,他们的女儿怎么能够真的生得亭亭玉立呢!我的妈妈,从前也是亭亭玉立来着,文化大革命初期就被红卫兵在大街上剪破了裤管。红卫兵管这种细瘦的裤管叫做考板裤,“考板”是英语cowboy(牛仔)的译音。按照红卫兵顺藤摸瓜的农民思维方式,考板裤代表的当然就是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我妈妈当街就吓了一大跳,立刻在灵魂深处爆发了革命,为自己的裤子羞愧难当。她除了当街就积极配合红卫兵的革命行动之外,还把家里所有细瘦的裤子全部清理出来,统统撕毁,扎成了洗地的拖把。我的爸爸热烈支持妻子的革命行动,把有考板倾向的裤子变成拖把,便是由他亲手实施的。
 
 
 
  我的父母双亲,他们对毛主席无比崇拜,对无限地感恩和无比畏惧,为生活在世界上最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自豪得无以复加。他们像猫一样日夜警惕,生怕美国帝国主义者和苏联修正主义者对我们国家进行和平演变。那些细瘦的裤子,是他们长年节衣缩食买来的,据说我妈妈曾经酷爱华衣美服。但是,为了击退国外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阴谋,他们不仅毫不怜惜地摧毁了那些昂贵的裤子,还主动防微杜渐,自己革自己的命,将旗袍、高跟皮鞋、西服和领带,也都抛掷出来,在批判大会的广场上,与成堆的古今中外文学名著一起烧毁。妈妈的披肩烫发,也主动剪成了齐耳短发,并且将她的发缝永远留在左边,以表达自己的左派立场和对右派的绝不苟同。我可怜的父母,从此只穿肥大的工装蓝衣服,裤子后面打着对称的屁股形状的圆补丁,积极要求进步,夹着尾巴做人,放屁都细声细气,见了工农兵一律点头哈腰;单位里的大小批判会,每日晚上的政治学习,风靡全国的忠字舞,他们必定按时参加,甚至不惜把我们兄妹三人长年地反锁在家里,使我们三个没有懂事的孩子在狭小的空间里争夺地盘,大打出手,勾心斗角,煮豆燃萁。他们把家里的绝大多数书籍都处理掉了,只剩下几本孤零零的车床技术什么的。我一读小说,他们就发抖。他们烧毁了我的《迎春花》,说是黄色小说。他们还收缴了我的《唐诗三百首》,说是封建残余。妈妈给我的衣服,统统宽大无比,把我打扮得像一个先天愚型患儿。我晚上出门,一定要事先向他们提出理由以及报告时间和地点。如果是与男同学交往,则必须在妈妈的陪同之下,或者让弟弟贴身跟踪。豆芽菜真是受够了!
 
  我可怜的父母,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却煞有介事地过着紧张的日常生活。多年以来,他们每天清晨醒来都脸色蜡黄,战战兢兢,忧心忡忡,害怕他们的子女在一夜之间,突然由无产阶级的红色接班人变成了资产阶级的跟屁虫。我觉得他们太夸张了。我向毛主席保证,我承认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应该孝敬他们;可是,他们没有理由把我们的家庭生活弄得如此刻板、严肃和紧张。我们家的生活实在令人生厌,真是讨厌透顶!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