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兄杀其弟

时间:2022-08-12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二三章 兄杀其弟

    他用尽了所以力气那大汉竟仍未被技倒。鞭梢几乎已嵌进这野兽般大汉的脖子里,他那双野兽般的眼睛几乎已要凸出眼眶来。

    但他竟只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既不伸手去夺也不向黑珍珠走过去他喉咙里嘶嘶作响,格格笑道小小於,你拉不倒我的黑珍珠既未瞧见力气这麽大的人,也末瞧见过这麽愚蜜的人,只觉又是惊骏,又是奇怪,突然大声道;你能技得例我麽?

    那大汉例嘴笑竟真的用脖子去拉那长鞭,只见那大汉铁塔般的身子已缓缓倒下,又用又紫的脸上,舌头已吐了出来,眼珠予也凸在眼眶外似乎还在瞪黑珍殊,黑珍珠忍不住机伶伶打个寒酸,苦笑迢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为何总是这麽简单?

    从梁上望下去,点红和南宫灵就像是两具木头人似的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到现在还没有动弹。

    南宫灵服脯肛一点红眼中助刨,再也不敢去瞧别的,但旁边发生了什麽事,他自然不瞧也可想到。

    他濒上已开始沁出了谗汗,突然大声道:一点红,听说伤只有为了钱才肯杀人,是麽?一点红夜色的眼睛,死色般盯他,并不说话。

    南宫灵嘎声漳你若肯助我杀死楚留香,我给伤十万两。

    一点红嘴角动了动,例嘴一笑,道十万两?楚留香竞如此值钱麽?

    南宫灵道你杀了我,绝对没有人肯给你十万两的,是麽?一点红冷冷道不错,只因你这人实在连干究都不值。

    南宫灵道田是如此,你更不该杀我。

    点红嘴角露出一丝冷削的微笑,缓缓道:你可知道,纵然足妓女,遇对了客人时也会奉送一次的我这次杀人,就是奉送购。说话完剧已出乎。

    黑珍珠脸虽似红了却忍不住笑道这比喻又粗又脏,倒的确妙极。

    只见一点红罗时间已刺出七剑,他的现代汉语法仍是犀利面独特,肘以纹风不功,剑光却巴如雨点般洒出。

    南宫灵连退七步,嘶声狂笑道一点红,你难道以为我伯你一点红冷拎道我并不要你怕我,我只要你死南宫灵喝道;死的只伯是你他左手抄起张椅子,迎面掷了出去,右手自田畔抽出柄缅刀,刀亮如地,阐阐则,叁刀劈下。

    他刀法毫无花俏,但迅速、毒辣,实用已极。

    一点红乎生与人交手无数,自然知道只有这种武功,才是最可伯,你认为他不好看,他已帛了你死命。

    这种刀法也许并没有什麽优点,也没有什麽别助用处,它唯一的用处,就是杀人,而且非常有效。

    一点红眼睛亮了,大笑道不想我今日能遇见你这样的对手,倒也算不虚此行。

    刀光与剑气,逼得黑珍珠全身发冷,他也曾见过不少人交手却从未见过像这两人一样助。

    达两人简直不像是在交手,而像是两匹狼在搏斗,每招使出手,只是想要对方的命绝没有别的意思。

    刀光、刨影,闪电般往来冲击,虽听不见兵刃相击声,但冷森森的杀气,却遇得一点红连上都躲躲不住了。

    他横掠叁文,才落下地,只见楚留香犹在为苏蓉蓉推拿,苏蓉蓉苍白的脸上,己惭沥有了血色。

    黑珍珠忍不住走了过去拍楚留香肩头冷冷道:你可知道别楚留香道细道黑珍珠道你自己难道不管麽?

    楚留香笑了笑道中原点红既已出手,还用得别人去管?

    黑珍珠冷笑道俭倒放心得很。

    楚留香道;点红的剑法难道还不能令你放心?

    只听磺的声,点红横掠七尺肩头上的衣服,似已被刀锋画破,鲜血缓缓沁出。

    蔚宫灵大笑道一点红,你还不死心?

    一点红阵的吐了口口水在自己肩头上,长剑又已刺出,黑珍珠瞧得面色大变,厉声道你现在还放心麽?

    逐留香苦笑道:一点红动手时,谁若去帮忙,谁就是他的仇人,何况,这两人武功差不多,谁也休想伤得了谁。

    黑珍珠道所以你就索性不管了,是麽?

    楚留香道不出十招,南宫灵必定也会挨上一点红一剑不出叁十招,他自己必定会要求住子的,不到时候,我管出没有用。

    男珍珠冷笑道只伯你一顾心已全在这位姑娘身上,已管不了别的人死活了,我倒真未想到堂堂的楚留香,竟是个重色轻友之徒。

    话未完,只听又是睹的一声南宫灵路绝后退,衣襟已被划破,也似有鲜血沁出。

    楚留香回头向黑珍珠一笑,道还未出十招,是麽?

    黑珍珠默默半晌,目光缓缓落在苏蓉蓉股上,他深沉的眼睛似乎又起了种复杂的变化,缓缀道;她例的确美得狠。

    楚留香笑道:何止美而已……

    黑珍珠冷冷道但以我看来,比她美的女子,还多哩楚留香道她也许并不能长算是最美,但却是最温柔、最体贴,也最能体谅别人购女人,据我所知,世上只伯没有别的女人比得上她。

    黑珍珠脸色更苍白,似乎想说奶麽,却咬了咬牙,忍佐了,霍能转过头去,再也不瞧他们只听南宫灵大赐道:楚留香这件事还是由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这话是你自己方说的,你现在还记得麽?

    楚留香道自然记得。

    商宫灵道你若还想知道那神秘的人物是谁,就快叫这冷血小于住手。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既不能叫他动手也不能叫他住手一点红要杀人时没有人能令他位子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