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好友戍仇

时间:2022-08-06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好友戍仇

    楚留香微笑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算是牺牲了自己他虽没有得到世上最荚丽的女人。却得了世上最温柔、最高雅、最体贴的妻人秋灵素柔声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这种话,你水池也不会绷道,我听了伤的话,心里有多麽开心。

    楚留香道:在下更要感谢夫人,告诉我这段往事,在下这一生中,永远再也不会听到比这更锗大、更动人助爱情。

    秋灵索忽又一笑,道你可知道,除了任慈外,你不但是唯一见这张脸的男人,也是我唯一感激的男人。她凝注楚留香,目光变得更温柔。

    她温柔地轻抚浇坛,轻轻地、缓缓地接道;只因任慈赐给我叁十年宁静的幸福生活,却只有你,才能令裁在如此宁静的心情中死楚留香骇然道:顿?

    秋灵素悠悠道任慈一死,我活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揭穿南富灵的秘瞪,现在,我心愿已了,你以为我还能活下去?

    直等楚留香回到济南时,他心里仍充满了悲哀。

    他眼看任夫人助身子,直坠人那万丈悬崖中,眼看那迷蒙的云雾,将她吞没,竟援救不及。

    虽然他也看得狠清楚,任夫人临死前的目光,是那麽宁路,并没有丝毫痛苦,虽然他也知道,死亡,对任夫人疲惫的生命说来,已不过只是一种永久的安息,但他仍然觉得说不出曲悲哀,说不出的愤怒。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南富灵他几乎立刻就找到了南宫灵。

    夜已很深,但泻帮的香堂中仍是灯火通明。

    楚贸香到这里来,本未想到能寻南宫灵,他只不过想寻个巧帮子弟,问山甫宫灵的下篮沥已。

    但在那辉煤的携光下,遗大的紫檀木椅上石像般端坐一个人,却赫然正是南宫灵。

    他以乎支腮,坐在那里,似乎在沉思,又似在等人。

    他等的是谁?楚贸香远在对面屋脊上,便已见他了,白玉魔必已回来,他想必已知道楚留香已单独和秋灵素谈过话。

    那麽他为何还不走?为何还坐在这里这莫非又是个陷脚?这院子里,莫非已有杀人的埋伏,南宫灵不措以身为饵,等楚留香上钩。

    但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瞧不出丝毫杀机,星光映青石扳的地,亮得像镜子。

    南宫灵忽然始起头,微微─笑,道:楚兄己来了麽?小弟在此久候了。

    楚留香微微一惊,南宫灵已又笑道:楚兄请放心,此间只有小弟一个人,并无埋伏。

    焚留香大笑道这里自然绝无埋伏,我自然放心得很,这种事伤自然不愿惊动别人,你自然如道还是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

    话声中,他已谅人大厅,目光灼灼瞪南宫灵。

    南宫灵也瞪他,锈利的目光,像是狼,又像是鹰。

    良久良久,南富灵才叹了口气,道:你已细道了,是麽?

    楚留香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我已知道了,是麽南宫灵也点了点头,微笑道:但小菜还没有走,还是在这里相候楚兄必定奇怪得狠。

    楚留香通你没有走,只固弥知道走不了的。南宫灵大笑道我没有走,只因为我不愿走而已,否则天下之大我何处不可去?

    楚留香技过把椅子坐下,悠悠道你要走,便得放弃一切,过被政逐般购生活,但若娶你放弃你现在声名与权势,你却比死更痛南宫灵大笑道楚兄倒真是小弟的知己。

    他忽然顿住了笑声,厉瞩道:你既对我了解如此之深,你该知道我死也不会放夯这切的,我费了一生心血得来的东西,没有人能逼我放弃。

    楚留香轻叹道;你能不放弃麽?

    南宫灵霍然战了起来,厉声道我为何不能不放弃,我就算杀死任慈但那也不过只是为父报仇,父仇币共戴天,江湖中有谁敢说我助不是?

    楚留香失声道你已知道了这秘密?

    南宫灵凄声笑道;任慈以为能瞒得过我,你难道也以为能瞒得过我麽?

    楚留香长长四了口气缓缓道就算你这麽做,真是为了要报父仇,就算江湖中没有人管你,但巧帮于弟,若细道你杀了任慈,他介还能容你做帮主?

    南宫灵身子一震,嚷地坐回摘子上楚留香这句话,就像是一炳刀,一刀刺入他的要害。

    他像是突然老了许多,垂下头,凄然道楚留香楚留香你为何要如此逼我我本不原有丝毫伤害到你,你你为何定要多瞥闲事楚留香默然半陶,苦笑道;这也许是因为我天生是个喜欢多管困事的人。

    商富灵缓缓道:魏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便认为你可以做我终生的好友,你─你可记得你我第一次稻见是什麽地方?

    楚留香道:是在素山之麓,那时齐鲁四雄非但劫了金陵双义撤南宾灵微笑道从此以後你我就成了相知好友,只要我有空,我就会到你的船上去躲两灭,你可记得构为苏蓉蓉画像的那次……

    楚留香嘴角也泛起了微笑,道那次是你我相处得最久的砍,五天之内,你我赐光了船上所有的藏酒,有一次我赐得烂醉耍到海中去捉月亮,你居然也跳下去帮我的忙,我打月亮虽没有捉到,却捉回了一双大海龟。

    南宫灵大笑道:那只海龟,真是我乎生从咆到过的美昧,你我比赛看谁院得多,诺大的海龟,竞被我们一天就吃光了,但我们的肚子却因此疼了两天。

    两人相对大笑,笑得是那麽开心,像是已忘去了他们之问所有的不快,但不知怎地,笑声却竟然微弱下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