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残暴之尤

时间:2022-06-19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残暴之尤

    楚留香道:“正是如此。”

    他立刻接着又道:“就因为那些人也想不到她会下这毒手,所以才对她全没有防备,否则以她一人之力,又怎能在片刻中杀死那么多人。”

    李玉函道:“如此说来,你认为就因为它是石观音最亲近的人,所以她才要杀你,是么?”

    楚留香道:“除此之外,似乎再也没有别的解释。”

    李玉函道:“那么我呢?”

    楚留香叹道:“你只怕也上了她的当,被她利用了。也许她根本就是石观音派到江南来卧底的奸细,所以才嫁给你,用‘拥翠山庄’少庄主夫人的名义来作掩护,自然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李玉函道:“她既是石观音的死党,为何却去解了胡铁花他们中的毒?”

    楚留香道:“只因那时我已杀了石观音,她见到大势已去,所以才去救了他们,也好为日后留个退步,反正胡铁花他们若是死了,对她也没什么好处。”

    李玉函忽也大笑起来。

    他笑声中竟充满了悲愤之意,像是有满心怨气。

    他大笑着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实在太聪明了,只可惜聪明得过了度。”

    楚留香道:“我难道说错了么?”

    李玉函嘶声道:“你自然没有说错,无所不知的楚留香怎会错呢?现在无论你怎么说,反正已全都没什么关系了。”

    他目中以已冒出火来,人孔道:“只因你现在反正已非死不可,否则我就立刻杀了她们。”

    胡铁花吃惊道:“你疯了么?”

    李玉函吼道:“不错,我的确疯了,但你若换了我,你只怕比我疯得更厉害。”

    他的手颤抖着,随时都可能将那‘暴雨梨花钉’的机簧拨动,若换了别人,怎么敢再刺激他。

    但胡铁花却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人吼道:“到现在为止,你还要庇护她?”

    李玉函也大吼道:“当然。”

    胡铁花的吼声更大,怒道:“到现在为止,你难道还不相信它是石观音那女魔的门下?”

    柳无眉本已垂下头,忽又抬起头来,厉声道:“不错,我本是石观音门下,但我从来也没有瞒着他。”

    胡铁花怔了怔,瞪着李玉函道:“你早已知道它是石观音派到江南来卧底的奸细,还要娶她作老婆,除了她之外,天下的女人难道都死光了不成?”

    柳无眉紧紧握着李玉函的手臂,不让他说话。

    她自己的手也在发抖,颤声道:“什么恶毒的话都被你们说尽了,能不能也让我说几句话?”

    楚留香笑了笑,道:“在下正在洗耳恭听。”

    柳无眉道:“石观音所收的弟子,只有我和曲无容是从小就跟着她长大的,我们两人都是孤儿,甚至连自己父母的名姓都不知道,她本来替我取了个名字,我到这里后,才指柳为姓,易名无眉。”

    楚留香道:“曲无容的名字,莫非也是容貌被毁之后才更改的么?”

    柳无眉道:“不错,她本来叫做无思,我本来叫无忆。”

    楚留香叹了口气,哺哺道:“无思、无亿、无花……唉!”

    柳无眉道:“她虽然想要我们无思无忆,怎奈我们却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每个人长大了都会思念自己的父母,我们自然也不例外,怎奈她却始终不肯说出我们的父母是谁,我们只要一提这件事,她就会发脾气。”

    楚留香叹道:“她对她门下子弟的手段,我是亲眼瞧见过的。”

    柳无眉道:“她只有对我和曲无容两人特别好些,不过曲无容的性情比较孤僻刚强,又不会说讨她欢喜的话,我却比较……”

    胡铁花冷笑截口道:“你却比较会拍人的马屁,这我倒知道的,你若想讨人欢喜时所说的话,听得人耳朵都要流出油来。”

    柳无眉根本不理他,只是按着道:“在别人眼中看来,石观音好像真的是石头雕成的,但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她也有人的弱点。”

    楚留香道:“哦!”

    柳无眉道:“有时侯,她也会觉得忧愁烦恼,寂寞痛苦,到了这种时候,她也会借酒浇愁,而且常会喝得大醉。”

    胡铁花失声道:“想不到石观音还有这么样一件好处。”

    柳无眉道:“就因为她对我比较亲近,所以常常要我陪她一齐喝酒,有一天她又喝醉了,竟对我说出一件秘密。”

    楚留香道:“什么秘密?”

    柳无眉道:“那天喝到天快亮的时候,她已醉得眼睛发直,忽然告诉我,曲无容的父母就是被她杀死的。”

    楚留香动容道:“她难道就为了要收曲无容做徒弟,所以就杀死它的父母?”

    柳无眉道:“正是如此。”

    她的声音已因激动而嘶哑,沉默了半晌,才接着道:“我听了它的话,又是吃惊,又是害怕,当时我就想到,曲无容的父母既是被她杀死的,那么我的父母呢?”

    听到这里,胡铁花也不禁为之动容,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不趁她喝醉时问问她?”

    柳无眉道:“我自然问过她,她却说,我的身世和曲无容不同,我是别人的弃婴,连她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再问她,她就拉我痛哭起来,说她自己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始终将我当做她亲生的女儿一般看待。”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