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莲花湾里的故事

  汽车,火车,拖拉机。经过了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清逸幽兰跟着众多知青一起,来到了莲花湾村,他们要在这里度过很漫长的一段岁月。

莲花湾里的故事
 
  莲花湾村里并没有莲花,只有一个大大的水塘,里面的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漂着绿色的泡沫。
 
  秋天的风吹了过来,带着刺骨的寒意,清逸幽兰不住地哆嗦着,她在城里的家里哪里受过这个风寒,她感觉特别不适应,她低下头看了看她脖子上的绿色纱巾,眼睛有些湿润了,那是她离开家门的时候,妈妈亲手给她戴上的,现在家已经在千里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到那个温暖的家里,见到她的妈妈,她不由得悲从中来,眼圈也有些红了起来。。
 
  村头早已经站满了迎接他们的人,大姑娘小媳妇都好奇地看着他们的衣服,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着,眼睛里满是羡慕,甚至还有嫉妒。
 
  “瞧瞧他们穿的衣服,一看就脱离群众,就应该让他们好好改造一下。”大嗓门的秋喊了一声,她今年五十多岁了,从来没有穿过那么好的衣服,看得她眼里冒出火来了。她的眼睛探照灯一样在那些知青的身上扫来扫去。
 
  秋很快就发现了清逸幽兰脖子上的纱巾,她立刻兴奋了起来,好像抓住了罪证一样,“竟然还有戴纱巾的,生活太腐化了,重点改造,重点改造!”秋嚷嚷着,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清逸幽兰的身上,她感觉芒刺在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这条绿色的纱巾,清逸幽兰得到了特殊的“照顾”,她除了每天跟着别的知青一起下地干活,回来的时候还要负责清洗所有知情的衣服,她经常要洗到半夜她的手一直泡在冰凉的水里,泡得肿了起来。
 
  不知道煎熬过了多少岁月,知青终于开始了陆续的返城,这让清逸幽兰暗淡无光的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盼着她返城的日子早点到来,她实在太想家了,也想念妈妈做的美味佳肴了,这里粗糙的饭菜她吃的够够的了。
 
  这天,清逸幽兰又在院子里面洗衣服,夜已经很深了,其他知青已经进入了梦乡。她也困倦了起来,可是还有好多衣服要洗,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洗下去。长时间的劳累,让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忽然传来了不规律的脚步声,清逸幽兰回过头看去,只见村长的傻儿子伊乡笛拖着小儿麻痹的腿一脚高一脚低的向她走了过来。
 
  嘿嘿嘿嘿,伊乡笛冲着清逸幽兰傻笑着,露出一口大黄牙,她赶紧站起来,却被伊乡笛一下子扑倒在地上,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撕开了清逸幽兰的衣服。这一幕被起来准备小解的陶桃看在眼里,她长大了嘴巴。
 
  没过多久,清逸幽兰开始恶心了起来,什么都不想吃,老是想吃点酸的,她就在饭菜里面加了很多醋。
 
  陶桃端着饭碗坐到她的身边,阴阳怪气地说“你还是快去卫生所看看有什么毛病吧。”说完还用异样眼光看着她。陶桃提醒了她,她下午就请假去卫生所看病。
 
  村医是个戴着眼镜的老头,他给清逸幽兰诊了脉,眉头一皱“你这是喜脉呀!”“什么!”清逸幽兰大吃一惊,她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的,“你弄错了吧!”老村医看着她,眼睛里闪出了寒芒“我怎么会弄错,你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吗?”
 
  清逸幽兰想起了那个晚上,满脸通红,逃跑一样的离开了卫生所。
 
  怎么办呢?现在是返城的关键时刻,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必须处理掉,她开始疯狂地奔跑,试图将这个孩子弄下来。她听说下一批返城的名单里面有她,这是她盼着了多久的事啊!她跑着跑着,眼前一黑就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村卫生所的病床上了,胳膊上挂着滴流瓶子,她怀孕的消息就这样在村子里传开了。
 
  三天后,村长把她叫到了村部,她以为通知她返城的事情,可是村长却通知她,她的返城名额给了陶桃,因为陶桃举报了她勾引村长的儿子,并且还怀了他的孩子。陶桃因为举报有功,成功取代了清逸幽兰,踏上了回家的路。
 
  清逸幽兰的梦破碎了,迫于舆论,她嫁给了村长的傻儿子伊乡笛。
 
  次年春天,她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绿池朱华。又过了三年,她生了第二个女儿,取名伊莲。
 
  伊莲四岁的时候,伊乡笛喝醉了酒,掉进村子里的水塘淹死了,恰巧那年村长也到了换届的时候,伊乡笛他爸爸落选了。他们一家的日子雪上加霜。
 
  清逸幽兰只能自己拉扯两个女儿,她从一个娇弱的城里女子变成了一个粗壮的农村妇女,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模样,皮肤也晒黑了。
 
  生活的折磨让清逸幽兰的性格越来越暴戾,经常拿着擀面杖打得两个孩子遍体鳞伤。两个孩子在她的威慑下诚惶诚恐地活着。
 
  绿池朱华十八岁的时候,清逸幽兰就把她嫁给了村里的五十多岁老光棍燕山客,燕山客给的聘礼,让清逸幽兰家的日子缓和了一些。
 
  转眼秋天到了,邻居头上明月带着清逸幽兰去采蘑菇。两个人背着大背筐,装满了蘑菇回家的时候,两个人在公路正中间走,踩着平坦的细沙子公路,她们忘了这个公路随时都会有车经过,在一个转弯处,被迎面开来的大卡车撞了,头上明月当场死亡,清逸幽兰失去了一条胳膊,一只眼睛。
 
  事故调查后,清逸幽兰和头上明月两个人是全责,司机不用赔偿,出于道义,司机给她一点住院的钱就离开了。
 
  清逸幽兰住院花光了燕山客给的聘礼,等她回到家里,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回想起一幕幕往事,除了痛苦就是痛苦,她再也看不到一点希望,她翻出那条很久没有戴过的绿色纱巾,悬梁自尽了。
 
  伊莲失去了妈妈,只能出去打工谋生。
 
  一年以后,伊莲挺着大肚子回到了村子,她出去就被老板强暴了,怀孕后却被老板的老婆打了出来,她如今走投无路,只能去投奔姐姐绿池朱华。姐姐带着她去做引产,伊莲本来就贫血,加上出血过多,伊莲再也没有从医院走出来。
 
  春风吹到了莲花湾,池塘里破天荒地的开满了莲花,莲花湾村的人们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可是清逸幽兰却再也看不见了。


    作品集任盈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