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捉魂县(2)

时间:2022-05-24   作者:古龙   点击:



    一点红自然也不例外,他也想瞧瞧这兵刃究竟有什麽奇特的摄式,更想瞧瞧楚留香如何击破。

    只听楚留香笑道你这捉蛇的玩意儿,也想用来对付人麽?

    白玉魔噬呢笑道:我这捉魂如意钩,不但捉蛇也可捉掉你的魂魄今日不妨就叫你见识见识。

    说话间他已送出了七八招招式果然是怪异绝伦,忽面轻点,忽而横扫,有时轻灵巧变,有时却是以力取胜。

    这姑苏魔写在他日己这件独创的外门兵刃上,果然是下过番苦功的,这种忽软忽硬的招式,的确教人难对付得很,但他若非已能将目己手上助力道控制自如,也万万使不出这样的招式。

    楚留香身形变化,似乎心想瞧瞧这如意抓招式的所有变化,一时间并不短出手击破。

    要知他的嗜武之心,委实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瞧见了件新奇的兵器,实比一点红还要觉得有趣、好奇十倍。

    悬以普天之下无论多麽奇特古怪的外门兵刃,他几乎全己知道破法,如今突然出现了这如意钩,他怎肯放过,在没有完全明了这如意钩的招式变化前,他简直舍不得白玉庞住手。

    但这样一来他却难免要屡遇险招,有时他竟故意露出空门破绽,为的月是要诱出对方的绝招。

    那乌光问闪的毒爪好几次都已堪煤沾了他的衣服,就连一点红都不免替旭暗中捏把冷汗。

    白玉魔占得上风精神陡长掌中如意抓的杀手绝,更是层出不穷,逼得楚朗香路向後宣迟。

    楚踏香却突然大笑道原来你这如意抓的招式,也不过如此而巴用来捉蛇例也勉强可以对付,耍捉人还差得远哩厂白玉魔喝道老夫这如意抓的招式,你一辈子也休想瞧完全这老奸巨滑的恶写似巴瞧透楚留香的心意。

    他知退楚留香未介将他招式完全瞧过之前是绝不会出手的他这话正是拘住楚留香楚留香不出乎他招式才能尽量施展何况他这如意抓上还有最厉害的杀手至今迟迟未发,只为了要将楚留香逼入绝地,他才好击而中将楚留香立毙于爪下。

    楚留香也明明知道却偏偏还要故意激他,冷笑道你早巳黔驴鼓穷,我就不信你还有什麽妙招。

    他一面说话面已退人屋子的死角。

    他胆子实在太大,竟不借以自己的性命炸赌注为的只不过是想瞧礁对方招式的变化而已。

    这熔注也实在太大中原一点红实在想不到世上竟有这种将冒险视为游戏的人,他也不知这算是愚疆还是聪明?钓鱼虽是聪明人的游戏但若以自己的身子为饵来钓鱼却简直像是那鱼在钓他了楚留香等白玉魔上钩白玉魔也正是在等楚留香上钩,等到焚留香自己退人死地,白玉魔骤色狞笑道,老夫的杀手伤瞧过之质,就活不成了。

    篓服间他又攻湖七招楚贸香又一一闪避了过去,只见那如意曲突然捻人中门,直击面来楚留香身子一缩,後退尺,算脓这如意抓的部位,已是决计够不自己的了,大笑迢你若再不话才出口只听磺的声那乌光闪闪的鬼爪,突然脱离抓身,向他的胸直抓了过来。

    这捉魂如意钩的秆子里竟还装机黄白玉魔只要在握手处轻轻按鬼配便可直射而出。

    鬼爪上带四尺练子,叁尺六寸氏的如意抓骤然变为七尺六丫本来够不的部位此刻己可够而有余。

    楚留香这时巳迟无可退,他知道自己只妥被这鬼爪孤破丝涵皮也休想再活下去。

    以一点红之武功在旁边瞧昭得自然比动手的人情楚得多,他见白玉魔这使出便不禁四了口气。

    楚留香此刻的地位,的确已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那爪上若是无毒楚留香或许还可以用分光捉影的手法将鬼爪捉佳但爪上剧毒简直连碰都不能碰的。

    钓鱼的人,服见就要葬身鱼肚。

    楚留香自然也不免吃了掠但虽惊不乱,在这生死存亡系于一发随刹那间,还是被他想出了双通之计。

    只见他肩头一动手里已多了件东西,鬼爪堪堪已抓了他的胸膛,他竟已将这东西塞入鬼爪里。

    只听咯的声,鬼爪已台拢收了回去爪上抓件东西甩之不脱竟是个画卷。

    要钢楚留香手法之妙,天下无双他若要取别人怀中之手,也是易细反辈何况是他自己环里的东西。

    是以他才能在那千钩发的刹那闯将画眷取出,塞入鬼爪,以这一抓来势之迅急,若是换了别人,画卷取出时,胸前只伯早巳多了个大映。

    这画卷虽然重要,但在自己性命危急时候,无论多麽珍贵重要的东西也都是可以舍弃的了。

    白玉魔实末想到他还有这一,一击无功,面色立变立刻後退七尺生怕矩留香反击过来。

    谁知楚留香竞动也动只是微笑道你虽想要我帆命我却不短要你的命,如中你本事既已显过不如将爪上的东西还给我,快快走吧白天魔不知道爪簧的是什麽东西但在激帅焚留香怀巾藏的东西想来也不会是平凡之物。

    楚留香这一说他心吼巫动了怀疑冷笑道你可是要将这卷纸还给你?

    楚留香道:要捉魂的鬼爪只抓卷破纸你也不觉丢脸麽?

    白玉魔大笑道:既是祖纸你如何耍我还给你?

    楚留香心里虽已不免有些急暗道这腑果然是老奸巨猾。

    口中却淡湖笑道你若想要就送给你回去揩眼泪,抹鼻涕也无妨。

    白玉魔阴删例笑道;此刻要流眼泪的,怕是你吧他竞又後退几步;将画卷取下,展开一瞧只不过瞧了眼面上突然田出奇异之色放声大笑起来。

    楚留香见他奖得奇怪,忍不住道你笑什麽?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