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主绣者

时间:2022-05-21   作者:笑脸猫   点击:

延禧攻略(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 主绣者

    世事难料。

    先前她还三番告劝,让锦绣不要想方设法接近宫中侍卫,尤其是富察傅恒。

    岂料命运给她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

    “璎珞姐姐,你在看谁啊。”吉祥在身旁轻轻问。

    对面的甬道上,是一行巡逻的宫中侍卫,前后共计六人,富察傅恒,庆锡都在里面。

    存了飞上高枝当凤凰念头的宫女,可不止锦绣一个,只是没人敢像她那样付之以行动,多半只敢停下手中的活,远远的望着议论着,一个说这个长得高,另一个称那个生得俊美,讨论到最后,面红耳赤,芳心颤动。

    “没看谁,走吧。”魏璎珞收回目光,对吉祥笑笑,“走吧,我们回绣坊,听说经年的绣女都忙着赶制太后、皇上的常服,偏巧再过一个月,就是皇后的千秋,各宫各坊,都要为皇后娘娘准备寿礼。我们绣坊遵循旧例,得为皇后献上一件凤袍,却不知主绣者是谁……”

    一个时辰后,绣坊内人人到齐。

    张嬷嬷环顾众人,慢条斯理道:“主绣者是——”

    人人皆露出期盼的目光,尤其是玲珑,甚至忍不住踮起脚尖,仿佛这样就能让她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吸引到张嬷嬷的目光驻足。

    张嬷嬷的目光果被她吸引,玲珑面露狂喜之色,但笑容很快止住,因为那目光慢慢从她身上移开,最后定格在魏璎珞身上。

    “——魏璎珞!”

    张嬷嬷宣布道。

    踮起的脚尖一下子回到原处。

    四周一片叹气声,玲珑忍了忍,终是忍无可忍地问:“嬷嬷,您什么好事儿都想着璎珞,那我们呢?”

    张嬷嬷将目光投向她,反问:“你是觉得我偏心?”

    玲珑吓了一跳,忙低头道:“我不敢……”

    “是不敢,而非不是。”张嬷嬷摇摇头,然后对众人道,“这样吧,你也好,其他人也好,若是有人觉得不公,觉得自个儿绣的比璎珞好,那你站出来,我把活交给你!”

    众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若是只有绣活好的话,众人当中不乏野心勃勃之辈,敢出来与之争一争,但方姑姑前天才被逐出宫,连绣工堪属绣坊第二的锦绣也被罚入了辛者库,兼之又得了吴总管赏识,此时此刻正值魏璎珞风头正劲之时,谁人敢与之一争?

    于是直至最后,也没有人敢站出来。

    就连魏璎珞自己都觉得自己风头太盛,绣坊工作完成之后,她琢磨着众人都已经回去了,便独个儿寻到张嬷嬷,叹了气:“绣工需要日积月累,璎珞才多大年纪,绣活再好也有限,绣坊宫女,加上外头请来的大师傅,绣活比我强的不知凡几……嬷嬷,您太照顾我了。”

    “宫女里有惯例,凡是皇后、贵妃的千秋之礼,都由新入宫的宫女筹备。那一日主子们心情好,大多会有重赏,便是做的不好,也不会过分苛责。这是给你们一点盼头,一个出头的机会。”张嬷嬷打完官腔,忽对她眨眨眼,“况且你那傻姐姐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就算看在她的面上,我多照拂你两分。”

    魏璎珞心下感动,想说些什么,但搜肠刮肚半天,却搜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

    “得了,宫女不兴哭丧着脸,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有个笑模样,来。”张嬷嬷笑道,“笑个给我看看。”

    魏璎珞楞楞看她半晌,像个刚开始学笑的婴儿,试探性的勾动起唇角,露出青涩的,甚至有些僵硬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自然称不上美。

    但唯独此刻的笑容,不是为了讨好贵人,不是为了麻痹敌人,而是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笑容。

    也是听闻姐姐的死讯之后,她第一次真正的笑。

    过了几日,缝制凤袍要用的材料运至绣坊。

    绫罗绸缎比比皆是,其中最为引人侧目的,乃是张嬷嬷手中的那盒孔雀羽线。

    看似刚刚从孔雀尾巴上拔下来的明丽尾羽,但在这宫里头,什么都讲究一个精致,尤其是要献给贵人们的东西,那更是不吝人工,不吝材料。

    “孔雀羽线是用孔雀羽毛和金丝银线编织在一起,一个非常熟练的织女,每天也只能织出一米。”张嬷嬷珍而重之的将盒子交给魏璎珞,嘱咐道,“你可得好好使用,小心别出差错,可没有多余的能给你了。”

    魏璎珞忙接过盒子。

    正好一缕阳光折入盒中,盒子里盛的仿佛不是织品,而是贵重珠宝,竟折出五彩斑斓的辉光,如梦如幻,似浮动着的海市蜃楼。

    众人皆沉醉于其美丽,却不想,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若是出了差错,会怎样?”

    说话的人藏在人群里,而且是掐着嗓子说的,魏璎珞虽立刻循声望去,却没抓住这个人。

    张嬷嬷的脸色极难看,宫中最忌讳说这种丧气话,当即厉声道:“是谁?站出来?”

    她连唤三次,仍旧没人肯站出来。

    眼见于此,张嬷嬷当即冷笑道:“这可是献给皇后娘娘的献礼,若是中间出了任何差错,自然是我们一块掉脑袋!”

    这话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但旁人心里如何想,魏璎珞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有眼前这个机会。

    “我不能主动接近富察傅恒,有很多人看着他,也有很多人看着我,太过主动,只会落人把柄。”绣绷前,魏璎珞自盒中捡起一根孔雀羽线把玩,心想,“为今之计,只能先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想必嬷嬷也是这样想的,才把这个任务交给我,若我做得好了,自然能够在富察傅恒的姐姐——皇后娘娘那留一个印象。”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