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世家大族(2)

时间:2022-05-20   作者:古龙   点击:



    饼了半晌,厨房里忽然传出一阵铁板响。

    树下的男男女女一站了起来,有个小伙子笑嘻嘻道:“他们饭怎地越煮越快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哩!”

    那俏丫头就抿着嘴笑碎道:“今天饭吃完了,明天就不吃了么?”

    那小伙子眼睛一

    亮,悄声道:“明天你肯不肯……”

    这时别的人已一窝蜂向厨房涌了过去,脚步声淹没了他们的语声,一条挺胸凸肚的大汉走出来往门口一站,若非满身都是油,看来倒像是个巨无霸似的,手叉着腰,瞪大了眼睛吼道:“人人都有份的,抢什么?一个个来。”

    有个马脸汉子大声道:“我们马房里的人天没亮就得起来服侍畜牲,每天起来得最早,肚子饿得最快,赵老大,你就帮个忙吧!”

    那赵老大连望都不望他,转身提了食盒出来,道:“上房的姑娘们来了么?”

    那马脸汉子

    脸都气红了,道:“你明明知道只要少庄主一回来,上房的姑娘就都跟着吃小厨房的伙食了,为什么还要准备他们的?”

    赵老大还是不理他,却向那俏丫头笑道:“上房的姑娘不来,这就便宜了你吧:“那俏丫头一扭一扭的走过去,抓起食盒的盖子瞟了一眼,又同赵老大瞟了一眼,悄笑道:“菜还不错,但只有这么几个包子,八个人怎么够吃?”

    赵老大大笑道:“小丫头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也不怕把肚子吃大了没人要么?”

    那俏丫头跺着脚道:“好呀:你吃我的豆腐,看我不告诉翠凤姐,叫她今天晚上罚你跪夜壶。”

    赵老大赶紧道:“好了!好了!小祖宗,算我怕你,再加一笼够了么?”

    那俏丫头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于是她就提起食盒,一扭一扭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了送赵老大个媚眼,自然也送了那小伙子一个。

    另外几个丫头也都拿到食盒走了,有的屁股上还被赵老大那只油手捏了一把,那马脸汉子吼道:“还没有轮到马房么?”

    赵老大像是根本没听见,慢吞吞提起个食盒,一个脸上长着几粒白麻子的老妈子立刻赶过去,笑道:“姑娘们的一分完,我就知道该轮到咱们了。”

    她也抓起食盒一看,又笑道:“咱们房里的人干的是粗活,不比那秀里秀气的姑娘们,这么点菜饭怎么够吃?咱们也不要菜好,饭………”

    赵老大沉着睑道:“饭就只有这么多,吃不吃随便你,庄子里的人若都像你们这样吃法,李家岂非早就被吃穷了。”

    那老妈子还是陪着笑道:“是,是,是,我们实在吃得太多,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心的人,大家早已准备好几匹布,替厨房里的大哥们做棉袄了。”

    赵老大“哼”了一声,脸色果然大为缓和,只挥了挥手,就有两只大海碗被塞入那老妈子的食盒里。

    胡铁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忖道:“连一个厨子都如此作威作福,他若做了官,那还得了?”

    只见一房房的食盒都被提走,最后才轮到马房,那马脸汉子忍住气,拿到自己的一份,掀起盖子一看,立刻变色道:“房里五个大人,四个孩子,就只有这一锅稀粥馒头么?”

    赵老大道:“不错,就只这么多。”

    马脸满子气得手直发抖,道:“姓赵的,你……你未免太欺负人了。”

    赵老大冷冷道:“你想怎么样?不想吃这碗饭了么?”

    马脸汉子狂吼一声,道:“老子宁可不吃这碗饭,今天也要和你拚了。”

    他抡起那食盒,就往赵老大头上摔了下去。

    谁知这赵老大竟有两下子,身子一转,反手一巴掌了过去,底下跟着又是一脚,厉声道:“你竟敢找厨房的麻烦,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马脸汉子挨了一脚,又爬起来,还想拚命,但厨房里已涌出七八个人来,他眼看就要挨一顿痛打。

    胡铁花等了半天,也未见到有人是为苏蓉蓉她们送饭的,心里正在着急,忖道:“她们莫非根本不在这庄子里?”

    他等了半天,竟白等了,正想到别处去找找,但见到这马脸汉子被人如此欺负,实在怒气难忍。

    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管闲事抱不平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赵老大正提着碗大的拳头,往那马脸汉子身上招呼,突见一个人冲了过来,反手一个耳光,就将厨房里的二把手打了个大斗。

    另外几个人立刻怒吼着围了上去,有的手上还提着菜刀,但胡铁花怎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他就算不便使出真功夫来,但三拳两脚,七个人已被他打倒了四个,赵老大脸都骇白了,道:“你………你小子也是马房里的么?”

    胡铁花冷笑:“不错,你以为马房里的人都好欺负?”

    赵老大忽然捡起把菜刀,向他腿上砍了下去,谁知胡铁花一抬脚,就将他的刀踢飞,再一脚就将他的人踢倒。

    那马脸汉子立刻骑到他身上,给了他十来拳,方才威风不可一世的赵老大,竟被打得喊起救命来。

    胡铁花正打得痛快,突听一人叱道:“你们要造反么?全给我住手。”

    有些人本已端着饭碗在旁边看热闹,一听到这人的声音,立刻全都溜走了,那马脸汉子也骇得面无人色,拳头已提起来,竟不敢放下去。

    但这人的声音却是又娇柔,又清脆,非但一点也不可怕,而且还好听得很,她不但声音好听,人也很好看。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