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欢乐颂第二季(第三十章)

时间:2022-05-18   作者:阿耐   点击:

欢乐颂第二季(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关睢尔整个假期被妈妈架着描眉画鬓地相亲,相无可相,相不出一个结果,妈妈才肯放手。站在欢乐颂小区门口看着爸妈的车离开,关雎尔看看手表,已是接近晚上十点。刚下过一场雨,天气又冷,地上又湿又滑,关雎尔小心地往租屋走,才走到拐弯,只听身后有跑步声接近,她下意识地让开,立刻警觉地转身面对,却发现跑近的人是邱莹莹。她忙喊一声:“邱,小心路滑,地上可能有结冰呢。”

    “呼……”邱莹莹扶着关雎尔站住,大口大口喘气,好一阵子才说出话来。关雎尔帮邱莹莹拍背顺气,“怎么了?谁追你?”

    “呼,我快跑断气了。地铁上一个猥琐男,一直想靠近我,我一直躲。我下车他也跟下车。这个钟点本来人就不多了,今天又特别背,没看见一个警察,我只好跑。妈的,这种人怎么不死光光。每次看到这种人我就想,我们国家怎么不能买枪,我要有枪,见一个杀一个,宁可一命偿一命。”邱莹莹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说完。

    “慢慢说,别急。你又去跑业务了?”

    “是啊,要不然你们都不在,我一个人多闷啊。多跑一个是一个,总之跑出来的都是我提成。可这条裤子明天不能穿了,溅得都是泥点。那畜生,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关雎尔揽着邱莹莹往回走,“幸好你坚强,这么远的路,换我早跑不动了。”

    “你以为我跑得动,还不是硬撑着。你扶紧我,我两腿真没力气了。”

    关雎尔将包斜背了,伸出双手半抱着邱莹莹回家。邱莹莹骂骂咧咧,可又忍不住不时回头恐惧地看一眼,直到进了灯火通明的大楼,才放下心来,依然半挂在关雎尔身上。“关,我好气馁哦。”

    “别气馁。其实很多人不了解你,你是最坚强的好女孩。”

    “可我为什么不是最美丽,最多金,即使身材最好也好啊。唉,今天最倒霉了。先是中午被狗追,我逃了几步,生气了,转身大吼一声,狗反而被我吓跑。可回头一想,真不是滋味,我他妈这还是女孩子吗?”

    “可你一手一脚挣生活,多值得自豪。不像我,又被我妈提着线做了一天木偶。他们不来,我又想他们,他们一来,唉,被他们烦死。那个相亲的也不知怎么想的,我一直自认差劲,自认撒谎,他却反而来劲,说以后约我。我头痛死了。真烦,烦死了。”

    “那人钱多吗?钱多就介绍给我,老娘现在愿意卖身求多金男结婚。我现在想,等我有钱了,第一件事,买车,省得乘地铁总遇猥琐男。”

    “那人肯定钱多。我妈工资已经不少了,那人爸爸是分行行长,妈妈跟我妈一个级别。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人也长得不错,见多识广的。”

    “咦,你为什么不要?”

    “不知道,我心思全不在这上面,我现在只想考核,只要考核通过,我才能活过来。”

    “那给我。”

    “好,给你。”

    两人这才都笑了,有一种分赃的小快乐油然而生。进了2202,邱莹莹直撞入自己的房间,四仰八叉地躺床上喘气。

    “嘿,你的脏衣服,床单都被你搞脏了。”

    “我死了。谁也别拦我。”

    关雎尔看着笑,从自己房间里找来几张白纸,一张一张费劲地垫到邱莹莹身下。

    “关,我真的在想,要是哪个有钱人看上我,我真的结婚算了。真辛苦哦。”

    “真这么想?”

    邱莹莹呆呆看着天花板,认真地想了会儿,“凭我这长相,有钱人干吗看上我。还是靠自己吧,别做梦了。”

    “真这么想?”

    “你只会说这四个字吗?好吧,我说实话,还是靠自己,踏实。”

    “我就说呢,你才不会放弃努力。你肯定行的,你是我见过最努力的女孩之一。”

    “钱多才算行,是吧?要不,再努力都是白搭。我想钱,我非常想钱,我赤裸裸地想钱。”邱莹莹终于有力气将手抬起来,垫到脑袋下面,“我经常幻想我的房子,我怎么装修,买什么家具。坐公交车最无聊的时候就想这些,这么一想,我就有动力了。哪天我自己买了房子,多美啊,我请你来我家住,爱住几天就几天。最好还有钱到冬天全屋开暖气,夏天全屋开冷气,我只要穿一件真丝睡衣就能打发。到那时候我每天就穿那种亮亮的薄缎子的睡衣,拖到地上的,哇。”

    关雎尔忍俊不禁,但忍着不笑,大声表示非常认可。邱莹莹又躺着憧憬了好一会儿,等终于恢复力气,便两眼闪着金光,冲向电脑查看网店订购情况。就着订单计算出来的提成虽然与幻想相差甚远,但邱莹莹很满足。

    反而关雎尔想不明白,她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喜欢,爸妈都说条件很好的舒展她也不喜欢,她究竟想要怎么样。

    安迪半夜醒来,迷迷糊糊中忽然感觉身边有人,而且有什么压着她,顿时一身冷汗,吓醒了。醒来仗着依稀的夜灯光看见包奕凡趴在她身边酣睡,一条手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搁在她腰上。安迪呆住,天哪,昨晚她喝醉发生什么了?后来她记忆模糊的时候难道……她又发现,自己全裸。她吓得发了半天呆,才稍微清醒地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裹上床单悄悄下床,穿上内衣内裤和睡衣,溜到客厅发呆。可怎么回想,都想不出昨晚怎么与包奕凡睡到一起,身上冷汗却越来越多。

    可昨晚喝酒实在太多,坐着有点儿晕,她找了条毛毯披上,躺沙发上继续发呆。坐着坐着便又睡着了。再醒来,感觉天已大亮,但她懒得起身,继续昏睡。仿佛一起身就得面对一个可怕事实,她跟包奕凡昨晚怎么怎么了。

    直到有人声从卧室那方向传来,安迪便转了个身,朝向沙发背,头全缩到毛毯里。无颜见人。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