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星船伞兵(第五章)

时间:2022-01-19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星船伞兵(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他肯定是有罪的。

  否则他不会来这儿!

  右舷炮……发射!

  射击真是便宜了他。

  把这伙虱子赶出去!

  左舷炮……发射!

  ——古代鸣礼炮时的小曲

  那次意外发生在我们离开考利营之后,在此之前还出过很多事。大多数是战斗训练:实战演练、战斗练习,还有战斗机动,从赤手空拳到核武器试了个遍。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打仗会有那么多方式。首先从手和脚开始。如果你觉得它们不是武器的话,那么你肯定没见过兹穆中士和我们的营长弗兰克上尉演练的搏斗术,也没体验过小岗田用他的双手和露出虎牙的笑容将你从他头上抛出的滋味。因为岗田的这项本领,兹穆中士让他当了个教官,要求我们服从他的命令,尽管不用向他敬礼,口称“长官”。

  队列里的人越来越少,现在除了点名以外,兹穆自己已经不再多管编队之类的事了。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在我们的个人训练上,以此补充下士教官们的教导。他用任何东西都能马上致人于死地,但他最喜欢用的是刀。刀是他自己磨制的,不是上头发下来的那种。他作个人指导时水平挺高,对傻问题相当有耐心,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我们赤裸裸地不屑一顾了。

  一次,我们正在享受分布在每天各个工作时段的两分钟休息时间,一个名叫泰德·亨德里克的小伙子问道:“中士,我觉得扔飞刀挺没意思,但是我们为什么非学不可呢?它有什么用处?”

  “是这样,”兹穆答道,“想一想,如果你仅有一把刀,或者连刀都没有?你会怎么办?祈祷然后等死?或者想方设法杀死对方?小子,这是现实,不是你觉得落后太多就可以随时放弃的象棋比赛。”

  “但我正是这个意思,长官。假设你没有任何武器?或者只有这么一把插烤肉的家伙?你的对手却满身厉害武器?你什么都做不了,他一伸手就能干掉你。”

  兹穆以一种近乎温柔的语气说:“你错了,小子。从来没有一种称得上‘厉害武器’的东西。”

  “嗯?长官?”

  “没有厉害的武器,只有厉害的人。我们想把你们训练成敌人觉得非常厉害的人。即使没有刀也极其危险。只要还有一只手,一只脚,只要你还活着,就能致敌死命。如果你不懂我的意思,读一读《桥上的贺拉修》,或是《本·霍梅·里查德之死》。营地图书馆里就有。只说说你的第一个观点,假设我是你,只有一把刀。

  目标在我身后,刚才没发现他。这个三号目标是个岗哨,除了没有氢弹,其他什么武器都有。必须干掉他……安静,迅速,不能让他有时间呼救。“兹穆中士稍稍转了转身——嗖——他一直拿在手里的刀立刻插在三号靶正中,刀柄颤动着。”明白了?最好带上两把刀——但是你必须干掉他,即使空着手。“

  “嗯——”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说出来。我在这儿的目的就是这个,回答你们的问题。”

  “是,长官。你说岗哨没有氢弹,但是如果他碰巧有一个呢?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你看,至少我们就有氢弹,如果我们就是岗哨的话……我们要对付的岗哨可能也有。我不是指岗哨,我说的是岗哨那一边的,我们的敌人。”

  “我听懂了。”

  “好吧……你明白了,长官?如果我们能用氢弹……你说过的,这不是象棋比赛,这是现实,这是战争,没有人会掉以轻心。

  这种情况下,在草丛里爬来爬去,到处掷刀子,可能会让你送命的……甚至会输掉整个战争……当你有真正的、可以赢得整场战争的武器,哪儿还用得着刀子?轻轻按个按钮就行了。这种情况下,让一群人冒着危险使用过时的武器还有什么意义呢?“

  兹穆没有立刻回答,这可不像他的为人。随后他轻声说:“你在机动步兵部队待得舒服吗,亨德里克?你可以要求退伍,你知道的。”

  亨德里克嘟囔了一声。兹穆道:“大声说。”

  “我不想退伍,长官。我想完成整个服役期。”

  “我明白了。好吧,你问的那个问题,一个中士是没有资格回答的……你也不应该问我。你在参军以前就应该知道答案了。你应该知道。你的学校里难道没有一门叫历史和道德的课程?”

  “什么?当然——有的,长官。”

  “那答案你应该早就听过了。我现在要给你的是我自己的——非官方的——观点。如果你想教训一个孩子,会把他的头砍掉吗?”

  “为什么……不,长官!”

  “当然不会。你很清楚。在某些情况下,用氢弹去攻击敌人的一个城市就像用斧子砍孩子的屁股一样愚蠢。战争不仅仅是暴力和杀戮这么简单。战争是为达到某种目的而使用的有控制的暴力。

  战争的目的就是以武力支持政府的决定,绝不是为杀人而杀人……

  而是为了让他做你想让他做的事。不是杀戮……而是有控制、有目的的暴力。选择暴力的方式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士兵的任务不是决定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以及为什么——作战。那是政府高层和将军们的事。政府高层决定为什么、何种程度。将军们从他们那儿接受任务,决定时间、地点和手段。我们提供暴力,其他人——他们称之为‘聪明的老家伙们’——实施控制。这就是战争的形式。这是我能提供的最好的答案。如果你还不满意,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面见团长的机会。如果他同样不能使你信服——你就回家去,当个老百姓!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你永远不会成为一名士兵。“

  兹穆站了起来。“我想,你让我这么喋喋不休只是为了偷懒。该训练了,士兵们!迅速点!站好位置,瞄准目标。亨德里克,你先来。这次我要你把刀掷向南面。南面,听懂了?不是北面。目标在你的南面,我希望至少你的刀能大致向那个方向飞去。我知道你不会击中目标,但是我想看一看你能不能吓唬对方一下。不要把你的耳朵割下来,不要脱手,伤了站在你后面的人——把你的小脑瓜子集中到‘南’这个概念上来!准备一瞄准!投掷!”

  亨德里克又没能击中目标。

  我们训练了怎样使用木棍,怎样使用金属丝(你可以用金属丝干出一系列野蛮的勾当)。我们还学到了现代武器可以造成什么样的破坏,怎样才能达到那种破坏,还有怎样使用和维护我们的装备:模拟核弹、步兵火箭,还有各种毒气弹、纵火设备和攻坚设备。还有其他一些最好别在这儿谈论的东西。同时,我们还学了很多“过时武器”的使用方法,比如装在木头枪上的刺刀,还有的枪虽然不是假的,但是它们和某个世纪前的步兵使用的枪看上去差不多——和在打猎比赛时使用的运动步枪很像,惟一的区别只是我们的枪管里射出来的不是其他玩意儿,而是结实的金属块,包裹在合金内的铅弹。铅弹有时射向测好距离的目标,有时射向伏击战中受惊的目标。这一系列训练的目的是让我们学会使用任何武器,让我们学会动作敏捷,保持警惕,时刻准备应对一切。我猜它达到了效果。我确信训练是成功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