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风语2(第十五章第四节)

时间:2022-01-06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四节

    陈家鹄说:“现在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最希望我破译哪条线的密码。”

    陆从骏答:“当然是四号线。”

    海塞斯说:“正如你黑板上写的,现在我们侦控的敌台共有九条线,其中军事线五条,特务线四条。战争已经进入到拉锯阶段,加上我们破译人手不够,连你在内总共只有五个人,上面决定暂时放弃军事密电的破译,当务之急就是要破译特务台,其中特四号线又是重中之重。”

    海塞斯说:“现在已经确认,特四号线是汪精卫出逃到河内后与重庆地下潜伏分子联络的一条线路,其下线就是特三号线的下线。这两条线现在电报流量是四号线明显多于三号线,四号线出来后电报流量一直很大,几乎每天都有往来的电报,而且电文都在中长之上。三号线刚出来时也是这样,但是后来减少了,最近有所增加.但也不是很多,有的也都是一些短电报。”

    海塞斯说:“至于特二号线,最近一个月很少联络,电报更是少,可以说几乎处于半冬眠状态。你曾经怀疑它是敌特空军的气象预报台,现在我认为可以肯定,就是。这条线,现在事实上暂时也是可以置之不理。最后要说的是特一号线,它是在特三号线出现之后不久恢复联络的,报务员和密码都换了,唯一没变的是机器,还是那台萨根用过的机器。萨根已经回国,电台的复活让我们可以想见他后继有人啊。”

    这是陈家鹊回来后,海塞斯第一次跟他介绍工作情况。“最后我来说明一下为什么说首当其冲要破译四号线,因为——”说到这时,海塞斯突然发现陈家鹄呆若木鸡,似乎根本没在听他讲,便挪揄地叫唤他:“嗨,陈先生,你在想什么?”没理会,又喊,“嗨,你听见我说的吗?”

    陈家鹄这才有反应,“听见了,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海塞斯问:“我刚才说什么了?”

    陈家鹄说:“你说上面做了这个决定那个决定,我还正想问你,你说的上面是指谁?”

    海塞斯一听即明白,他只听了个开头,后面根本没听,便没好气地说:“你的上面是我,我的上面是陆所长,陆所长的上面自然是杜先生,而杜先生的上面应该是委员长,我想这决定应该是出自你们委员长的。就是说,委员长给我们下达的任务是反特,把特务揪出来,让重庆太平。但你的心思我看还留在蛾眉山上没回来,这怎么行?时间很紧迫啊,你们委员长还指望我们尽快破译四号线,从而寻到汪精卫的行踪把他抓回来呢。”

    陈家鹄埋头思索一会儿,抬头诚恳地说:“刚才我好像是走神了。”

    海塞斯说:“不是好像。你完全走神了。”

    “可我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是什么呢?”

    海塞斯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满,“是峨眉山上的雪景吧。”

    陈家鹄好像没听见教授的嘲弄,仍旧痴痴地喃喃道:“什么?它是什么?怎么回事,它就在我眼前,我怎么就想不起来?”抬头乞求地望着海塞斯,“真的,我好像发现了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真见鬼。”

    海塞斯说:“那你就好好想吧。”便走了,气呼呼地。他觉得这人有点让他陌生,或者说他以前的独特性不见了,变得像他身边的其他中国人一样不诚实,爱装腔作势,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换言之,他觉得陈家鹄这种样子是装弄出来的,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其实,陈家鹄是又犯了他的老毛病:迷症。也许跟那次头部受伤有关系,也许跟他当下求胜心切的心理有关,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总之,现在他的迷症老毛病似乎加重了,病发的几率在明显增加。以前,他一两个月才会犯一次,现在几天就会来一次。迷症犯时,记忆和时光都是被切掉的,这是一种病,现在陈家鹄和海塞斯都还没有意识到。

    接下来的日子里,陈家鹊经常出现这种症状:教授在说,他在听,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回过神来又总是说刚才好像想到了什么,试图极力想把它们搜索回来,却常常搜得痛苦不堪又一无所获。有一次,很奇特,他走神时,嘴里念念有词的,好像是在念一首诗。反复念。念到第三遍时,海塞斯终于把它听清并记录下来,如下:

    全身有骨二零六,

    配布四肢一二六。

    上比下肢多两块,

    余下八十在中轴。

    面颅十五脑颅八,

    每侧鼓室藏着仨。

    加上躯干五十一,

    中轴八十刚好齐。

    他醒来后照旧没有记忆,好在这回有东西。海塞斯把记下的东西给他看,并试图帮助他搜索这首所谓的诗可能附有的深层意思。因为这里出现了很多数字,海塞斯觉得这里面可能藏着某个破译灵机。可他费尽努力搜索,依然无果,为此甚至痛苦得抱着头乱打转,让海塞斯看得都同情了。如是反复再三,也引起海塞斯的重视,他觉得这可能是陈家鹄的一种天才怪异,走神的表象之下,大脑其实在经历着极速运转,正如悲到极限时常常呆若木鸡一样。

    海塞斯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自己身上也曾有过这种怪状,年轻时他经常是在与女人**时——在高xdx潮来临时——在浑身痉挛、大脑被燃烧的血烧得要爆炸时——获得破译的灵感。按说,这时大脑是一片空白,可好几次他都在这期间听到天外之音——像天空被闪电撕开口子,像山崩地裂,像火山爆发,谜底就这样在剧烈的黑暗和阵痛中迸发、显现。为什么他那么迷恋女人?他是在冥冥地祈求灵感呢。这说来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可世上哪有比密码更荒唐的事?一群天才聚在一起,用天文数字在做藏猫猫的游戏,听上去很荒谬,很好玩,然而很多天才就因此而疯掉,更多的天才是被活活憋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