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三十万两(3)

时间:2022-01-03   作者:古龙   点击:



    玲秋魂却未听见他的话,已开始在四处搜索。

    张啸林隔购道你还找什麽,那封信,必定不见了。

    信,果然已不见了。

    冷秋魂脸色更苍白得可怕,突然冲过来揪佐张啸林衣襟,厉声道你和此事究竟有什麽关系?

    张啸林道若有关系,我会在这贝?

    冷秋魂目瞪了他半晌,手掌终于缓缓松开,沉声道:但你又怎会来得这麽巧?张啸林苦笑道:只切这几天我正在倒霉。

    他目光一转,又道:你为何不到令师的屋里去看看,也许,会有新发现也未可知。

    玲秋魂想了想,掌灯走到东面的厢房,门上并没有锁这孤僻的姻殊砂门长老佳屋里竟是四壁萧然,简单得很。

    但壁上有幅画,画上既非山水,亦非鸟花卉,却只是一个女人助半身像画得眉目宛然,期钥狈生,那时画像极少有中身的,张啸林不觉多踞两眼,越瞧越觉得画上的女予风神之美,竞不是任何言语历能形容,虽然仅仅故阳的像,竟已有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越力。

    张啸林忍不住叹道:想不到令师母竟是位绝代助美人。

    冷激魂冷玲道:家师至今犹是独身。

    张啸林征了征,道哦这就难怪他和杨前辈健在起。也就难怪中阎从没有女佣人。

    他嘴里虽说的是这两句话,心里却在想别的事。西门千为何至今犹是独身他为何要将这亥子的画像接夜屋里?这女予究竟是他的什麽人?

    也许,这不过是幅普通的画像而已。

    但普通的画像,又怎会是半身的?现在,张啸林已回到他客栈的房间里,窗外,有七八条束朱红■带的黑衣大汉,在往来巡逻。

    这些大汉前吁後拥,一路送他回来,此刻又寸步不离的何在他屋子四周,就像是他的卫队似的。

    其实呢,这自然是冷赦魂派来监视他的。

    冷秋魂倒不是对他有什麽怀疑,只不过是不愿那叁百万两落窿别人手上而已,这些,张啸林自然清楚得很。

    他不禁笑了,笑得很愉快。

    他若是真的想要有什麽举动,这八条大汉在他眼中看来,和八个木头人又能差得了多少?他吹熄了灯,脱光了衣服,筋在床上,尽量放松了四肢,乾净的棉被摩擦他的皮肤,他觉得舒服的很。

    关外的大参药商,这身份虽然有趣,炮此起他自已真实的身份来,到底还是要差许多。

    何况,强迫日己假装另外个人,总不会总一件太愉快的事,尤其是股上那张面具刀少常会使他的鼻子发痒。

    渐渐,他全身都已处於一种绝对的静止状态之中,只是他的脑筋,却仍没有停止运转。

    突然,屋顶上的瓦,轻轻一响。

    一片淡淡的月光,透过了这黑暗的屋于。

    屋瓦,竞???人掀开了几片,但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这夜行人竟是个大内行,手脚乾净得很。

    接,一条人影就像鱼似的滑了进来,手攀屋顶,等了等,听不见任何响动便圆飘落了下来。

    张啸林还是动也不动,眯眼睛在瞧广巴今暗暗好笑,这人若是小偷,那麽他们到这里,想必是上辈子缺德了。

    月光下,只见这人影黑巾蒙面,穿身紧身黑衣,裹她丰满而又苗条的身子,竟是个动人的少女。

    她手里握柄很轻很短的柳时刀,刀光在月光下不住闪动,她一双黑自分明助大眼睛,却瞬也不瞬地瞧床上的人。

    张啸林觉得很有趣,简直有趣极了。

    这动人的少女,竟是个女刺客。

    张购林一生遇见奇怪的事虽有不少,但有如此动人的少女来行刺他,例还是平生第一道。

    他生怕将这女刺客惊走,鼻息像是睡得更沉。

    但这亥刺客却似乎并不想杀他。

    她轻手轻脚,翻了湖张啸林脱在地上的衣服,调出了那囊银票,却又塞了回去。

    这女刺客显然也不是为偷东西来的,她既不想杀他,又不想来偷东西,那麽,她是为何而来呢?

    她眼睛东瞧瞧,西瞧瞧,瞧见了那口黑色箱子,她猫般窜过去,一只手已要去开箱子。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