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老师好美(第二十二章)(2)

时间:2021-12-23   作者:严歌苓   点击:


    邵大嫂背过身,擦了把泪。记者也不免心酸,这真是一个处在绝境中的家庭。

    记者转开话题问道:“你们儿子的那个班主任,一直没有露过面?”

    某徒弟的妻子打断记者:“她敢露面!非撕了她不可!骚货!跟谁搞不行,搞自己学生!我就不明白,警察怎么还没把她抓起来?”

    大徒弟说:“对,判她强*少男罪!”

    二徒弟说:“法律不判她,咱自己判她!这种骚货,打死都不为过!”

    邵大嫂倒还算冷静,对记者说:“天一来家总说他老师对他好,两年里没少帮我家忙,还给孩子到学校申请到特困助学金,常常给天一添置东西,衣服鞋子都买过,还给他买吃的。我也见过这老师,人看着是不错的,谁想得到……”

    大徒弟说:“妖精都表面上看着不错!她现在不知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是给我们找到,没她好日子过!”

    徒弟媳妇说:“就邵师傅这帮徒弟,加上徒弟的徒弟,一人一巴掌,都能扇死她!”

    “不用扇死她,”另一个徒弟媳妇说,“打人还犯法呢!就给她扒了衣服裤子,羞死她!”

    二徒弟说:“她那号人能怕羞?怕羞就不干那丑事了!扒下她衣服裤子,照样扇!”

    记者发现这些人对失踪了的班主任极其仇恨,可以设想,假如这位曾经的省级优秀教师出现在他们面前,会发生怎样的不测。原来工人阶级并没有消失,他们虽然下岗多年,但阶级意识还是非常强烈的。记者此刻明白,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从很大层面上来说,就是集体意识,一人的苦难,一人的利益,都跟这个集体紧密相连。

    记者说:“邵师傅,社会对您儿子是非常同情的,但是社会也同情刘畅,因为他犯案的时候毕竟才十八岁零一天。听说,您夫妇二人拒绝了被告人刘畅父母的讲和和经济赔偿。假如你们当时没有拒绝赔偿,”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这一屋子人的情绪风向,“那现在邵师傅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说白了,有钱就能在大医院找到好大夫,给您做一台好手术,那您的病就会早一点治愈。”

    大徒弟说:“我也主张咱们接受赔偿。怎么了?天一那么个好孩子,好孩子里的好孩子,一眨眼,没了,别说几百万,几千万也赔不上!所以呢,该赔偿赔偿,法律该怎么惩治杀人犯就怎么惩治他。这才叫公道,是不是?”

    邵师傅看了妻子一眼,叹了口气。

    邵大嫂好像也为当时拒绝被告人家长的巨额赔偿微露后悔。

    徒弟媳妇之一说:“叫我说,那个孩子杀人不对,既然人家家长要赔,我们就接受。法官能饶那孩子一条命,也没什么。十八岁是太年轻了,十八岁可不就是犯浑的年岁吗?所以两家家长该联起手来,状告那老师!全是那骚货的罪过,把两个孩子挑唆成仇人了,惩治她才大快人心!”

    徒弟媳妇之二说:“我也是这意思,就该跟那骚货算账!让她抵命!”

    记者刚告辞出来,就听见麻将牌哗啦哗啦地响起来,牌局恢复了。

    网上消息——

    田董事长再登受害人家门

    凤凰广告公司的董事长田淑华昨天下午再次来到被害人家,陪同她的有沈旭律师和他的助理。助理姓于,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律师,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拎着一个草编蒲包,邻居们议论袋子里装的是珍贵补品补药,当他们看到蒲包里面盛装的东西不时动弹,有人猜想里面装的是活鳖。

    田董事长此次露面跟过去都不一样,身穿普通休闲服饰,曾经的贵气荡然无存。她也没有乘坐自己的座驾,而是跟沈律师和助手一同搭乘出租车来到邵家所在的棚户区。据分析他们是怕棚户区居民发生报复行为,毁坏他们的名牌轿车。

    邵家女主人把这一行人让进门,但不许他们惊扰正在里屋休息的邵师傅,有什么事请他们直说。沈律师首先发言,说田董事长从网上得知邵师傅身患重病,心里很不安,特地买了几盒虫草粉和几只野生老鳖过来看看,表示慰问。董素芳没有请客人坐,也没有给客人准备茶水,谈话气氛一开始就陷入僵局。尽管沈律师善于斡旋,但董素芳近乎麻木的沉默使任何话题都无法展开。田女士最后只能告辞,对邵家女主人说:“但凡有任何事我能帮忙,一定不要客气。我们欠你们的太多,请求你们大慈大悲,给我们一个弥补机会。”沈律师拿出一张纸,上面是从网上下载的老鳖的药用功效和烹制方式,交给了董素芳,跟女董事长一块儿辞别了。等屋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小于律师说:“您要想开,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把邵师傅的病治好。我一个朋友母亲肺癌都晚期了,让上海一个中医治好了。现在都三四年了,没有转移扩散,每天早晨都跟一帮老太太到公园里跳舞呢!那个中医研制出来一种药,配合食疗,很多中期晚期病人都被他治好了!”

    董素芳问:“真的?”

    于律师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调出网上信息。这位上海的中医姓陈,连国外都请他做过学术报告,报纸杂志也报道过他的成就,介绍了他的抗癌新药的理论根据。但是这位大夫用的药非常贵……

    董女士动心了,问道:“多贵?”

    于律师告诉她一个疗程需要六万到十万。

    这个价让董素芳泄气了,良久才说:“富人的命比我们值钱,也比我们长。这年头寿命都能花钱买。”

    于律师感觉时机到了,顺口议题似的说:“要是您收下田董的补偿,能够邵师傅吃多少疗程的药啊。”

    董素芳不说话了。

    于律师加紧劝说:“人没病的时候,怎么较劲都行,可是得病痛苦啊,特别是邵师傅这种病,听说越往后越痛苦……”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