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我是来自平行时空的你

我是来自平行时空的你

  (一)
 
  “贺小姐,您确定现在就要行使您的平行时空使用权吗?”
 
  一位年轻女子身着白色大衣,她盯着手中的文件,眼神虚空,迟久不回神。直到大厅里再次响起的声音,她回过神来。
 
  “贺小姐,若您还没决定好,可以先回去考虑清楚的,毕竟这个使用权人生只有一次。”戴着金色线眼镜框的中年人,说话不苟言笑,但态度也算温和。
 
  “想好了,我现在签字。”贺南风轻轻笑,弯起的眉眼似云烟,不过细心一点,便能发现笑意没有直达眼底,那双眸里,辗转万千浑浊不清,是人看不懂的深意。
 
  “好吧,那贺小姐您签好字,我这就带您去平行时空房间。”中年人他带着贺南风去平行时空房间,他们穿过冰凉合金的长廊,身后有机器人跟随。
 
  “贺小姐,虽然这将涉及您的隐私,但我还是想问一下,您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年龄就使用唯一一次的权利呢?”
 
  在这个科技已经超前的国家,机器人智能化早已普及,有人对未知进行了探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平行空间,在这个现实对面,有着另一个“自己”,无论出生时间死亡时间都是一样,不过一样的人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而后有人研究出名叫“平行时空”转换器。处于现在时代的人一生只有一次权利,通过这台机器将人传送到另一个时空,可以当作旅行,看看另一个“自己”过得怎么样。亦可与对方互换人生,过着对方的生活,体验另一种人生。
 
  一般选择使用权利的人的平均年龄都在年过半百之人,人生接近圆满,总想看看对方的日子。
 
  也难怪这个中年人好奇她的选择。
 
  贺南风看着房间的门渐渐打开,里面敞亮宽阔的中央有一个机器仓,仓里面有一张床。
 
  “只是想去看看,也没别的原因。”
 
  中年人不再好奇,专心为她安排准备工作。“贺小姐,此次时空之旅即将开始,时间之长为72小时。若小姐您选择互换人生,请在时间结束一个小时前做出选择,如若不选择则默认为同意互换。希望您有个快乐之程。”
 
  (二)
 
  贺南风做了一场梦,她从黑暗中醒来,额头满是虚汗,胸口有浓郁的压抑感。她听见客厅里的机械塔钟滴滴答答,她意识到什么,摸索着打开床头的台灯。
 
  这个房间完全是她不熟悉的模样,宽敞的房间有精美的细雕书柜,复古的台式桌椅。桌上有着令人钦羡的全家福,有她的朋友和偶像,她拿起相框,不知不觉已落泪。
 
  她已到了另一个平行时空,选择平行时间为正值青春时,彼时她刚好18岁。
 
  次日清晨,有早餐味弥漫开来。贺南风刚打开房门,便撞见了母亲,突如的陌生感让她有些心虚,怕被看出端倪。
 
  还好母亲没说什么,只是看到她有些诧异,随即笑了,朝客厅的父亲说道:“老贺,你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平时的小懒虫今天居然早起了。”
 
  母亲穿梭厨房做早餐,父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们偶尔会搭话,琴瑟和谐。那些笑容是带着宠溺和浓浓的爱意,是贺南风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如果不是来到这个平行时空,贺南风大概永远也想象不到,原来父母的爱是这样的平淡和真实啊。
 
  许是昨夜大雨如注,今天的清晨空气中有淡淡草香味,泛着新意。院子里的栀子花已有花苞,结满了整棵栀子树,欲放之际,新生之意愈浓烈。
 
  在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唠叨声中,贺南风换了校服后,背上书包踏着院中青石出了门。浅洼的积水倒映着小小天地,来往行人走过溅起几滴水珠,而后又归于平静。
 
  这个平行世界的构造和原世界是有些差距的,以至于贺南风在几个路口转了几圈还是没转出去。她看着车水马龙的路口,猜想肯定会迟到了,顿时有点郁闷。
 
  在考虑要不要打车时候,有声音从身后传来,贺南风被吓到愣住。
 
  “嘿!又遇见你,你咋还没去上课,不会是又迷路了吧?。”
 
  即便过了那么久,这么多年没见过,可对方声音她一直记得。现在又重新遇见年少的他,贺南风紧张到木讷。
 
  “看你这样子,估计连手机都忘带了。”顾瑀将书包递给她,指了指后座,浓眉上挑:“走吧,不走就迟到了。”
 
  贺南风惊愕,她将他的书包抱在胸口,仿佛以此掩饰自己的心跳声。然后轻轻坐在后座上,动作都是那么拘谨。
 
  顾瑀看出来了,轻笑戏谑着:“又不是第一次坐了,干嘛那么害羞。”
 
  当然是第一次坐啊!贺南风眼中闪过笑意,原世界里坐顾瑀的自行车后座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可那时年少的喜欢藏得太深了,连喜欢都没有勇气说。
 
  贺南风看着他密黑的短发因风而起,白衬衫晃在她眼前。她觉得自己应该大胆一点,机不可失啊,于是她做了件大胆的事,她将一只手挽着他的腰,然后在风中偷笑。
 
  五月,已是暮春之季,清风而过,校园樱花簌簌飘落,过道、草地甚至走廊上都随处可见的花瓣。它随风而起又随风飘过,有些落在过往人们肩上,有些归根于泥土。
 
  到教室门口时,听里面的欢颜笑语,熟悉的或不熟悉的,都勾起了她的青春。贺南风压抑着激动,徘徊一会儿平复自己心情才踏进去。
 
  老师都快进教室了,顾瑀见贺南风还在讲台那杵着。
 
  “贺南风!这儿!”顾瑀指着自己身旁座位。“怎么才一个晚上,你整个人都变憨了。”
 
  贺南风浅笑着不说话,看着这些曾被她遗忘在角落里的面孔,似从遥远的岁月长河中慢慢流淌过来,渐渐明晰起来。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除了每天上学的三点一线生活。贺南风与故友一起逃了课去爬山,和顾瑀去看了电影,与三朋好友吃饱饭后一起压马路。
 
  这三天她放肆着,做着她原世界不会去做的事。叛逆地享受父母的爱,偶尔也会跟老师顶嘴,光明正大地蹭着顾瑀的后座。
 
  尽管有些疯狂,但她很开心。
 
  (三)
 
  “距离本次平行之旅结束还有十二个小时,请贺小姐做好准备。”
 
  当提示音传来,贺南风彼时正躺在KTV包房里的沙发上。听着这机械的声音,她倏然清醒了不少,看着在唱歌狂欢的好友,灯红酒绿映着他们的笑颜。她仔细着看着每个人,试图想将他们样子刻在脑海,以免多年之后她又忘记了。
 
  大概是喝了太多酒,她只看了不足一分钟,眩晕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模糊视线间,她看到一只手扶住了她,随之是责备声:“贺南风,你能耐了!居然喝那么多酒!”
 
  她晃悠着看清来人,下一刻突然双手环在他颈后,踮起脚尖。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顾瑀,我喜欢你。
 
  却仅是一句。
 
  “距离本次平行之旅结束还有一个小时,请贺小姐尽快做好选择。”
 
  贺南风睁开眼时,已是太阳高升之时。
 
  贺南风看着忙碌地母亲,沉思良久,想说些什么却还是如鲠在喉,最终选择轻轻回房,上了锁。她坐在书桌前,看见了一张便利贴:你昨晚说的话,无论是酒话还是实话,我希望你酒醒后给我个解释。
 
  署名顾瑀。
 
  贺南风莞尔而笑,放下便利贴,翻起了日记本。
 
  屋外烈日当空,屋内却没有一丝热意。窗外三两枝栀子花伸进了房间,清风徐来,淡淡花香弥漫整个房间,吹起桌上那张便利贴,笔记本纸张发出簌簌声响。
 
  “贺南风你好,我是来自平行时空的你,想来你在我的世界过得不好吧,没有朋友三两在侧,没有父母关爱在围绕。辛苦你了,我现在就把你的人生还给你。你肯定好奇,我有选择留下权利,为什么没有留下呢?”
 
  “诚然,这个世界于我诱惑太大,我也宁愿沉迷这里。你也许也好奇,我为什么选择高中时代,也许是有些沉于心底的遗憾,总想完整它。最后,向你道歉,用你的名义告了场白,完整了我年少的遗憾。如果你不喜欢他,就跟他解释着昨晚只是胡话。谢谢你啊!我走了。”
 
  “叮叮叮,本次平行之旅已结束,感谢您的使用。”
 
  贺南风出了机器仓,中年人将她送出科技大厦。贺南风站在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阳光反射的光有些眩晕感,她有种恍然隔世之感。
 
  那些儿童时的憎恨和无奈,年少青春的喜欢,经历过岁月洗礼后,都如秋之落叶一般,终将归零于尘土。
 
  许多事已经过去了,然而她现在才真正释然。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南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