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原创故事 >

铁尔罕与戈雅

  传说上古大神盘古死后,他的身躯皆化作了花草树木、山川河流,日月星辰,然而盘古一缕神丝未泯,在这天地间游荡千年,最终孕育人形,名叫铁尔罕,他不是人所以不死不灭,无影无形,他亦不是神灵所以入不得仙班,上不得天庭,他生不得生死不得死,孤苦无依的他,被遗弃在这人间饱经风雨。

铁尔罕与戈雅
 
  一晃儿,又不知道过了几千年,沧海桑田不知历经了几次,铁尔罕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独自一个人见证着世界的变迁,在这上山川河流之间漫无目地的游荡着,花鸟鱼虫亦是他的朋友,豺狼虎豹亦是他的伙伴。
 
  那一日,当崎岖的大山突然被人们修起了一条平坦的路时,山中忽然来了一群人,这山被铁尔罕打扮得美丽极了,所以不少人慕名前来欣赏这里的风景,山中的景色宜人,总会叫人流连忘返,可人一多难免会伤到那些花草树木,每每看到那些受伤的生灵们铁尔罕总是很伤心,幸好铁尔罕有着别人不为人知的力量,虽不能呼风唤雨排山倒海,可他却能让枯萎的花儿重新盛开,让受伤的动物重新恢复,让大山荒芜亦能让它美丽繁茂。
 
  然而有那一天,一个浑身都是划痕和伤口的小姑娘,冒冒失失地闯到了这里,小姑娘哭哭啼啼的,大概是在哪里跌倒了或是迷路了,怯怯的她手里紧紧拎着一个娃娃熊,踉踉跄跄,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铁尔罕居住的山洞里,为了让这个伤心的小姑娘不再那么无助,铁尔罕便让这个山东瞬间长满了鲜花,又引来了一大群美丽的蝴蝶,兔子、松鼠、青蛙、以及小鹿环绕在那个小女孩的周围,不一会儿小姑娘转悲为喜,铁尔罕在一旁悄悄地看着,小姑娘就在他的面前开心得又蹦又跳的,铁尔罕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感觉。
 
  “你是谁呀?”不知怎么,小姑娘突然停在了铁尔汗的面前,用稚气的语调问道。
 
  那一刻铁尔罕愣住了,几千年了没人见过他的样子,因为在别人面前他是透明的是空白是空气,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更没有人在他面前这样问过,此刻铁尔罕慌乱的不知该做些什么好,只是不自觉地抬起了手想要去触摸却又怕伤害到她或是自己,犹豫了半晌最终铁尔罕只在小姑娘的鬓角上轻轻地一划,那小姑娘的耳畔边有了一朵美丽的花儿,身上的伤痕也在那瞬间被治愈了。
 
  “嘻嘻哈——你在这多久了?你是神仙吗?这可真漂亮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搬到这里来生活。”小姑娘兴奋的一直在追问着,铁尔罕看着那个可爱又天真的小姑娘,脸上不知为什么抽动了一下,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像是要从心底溢出来似的。
 
  “戈雅戈雅——”就在那一刻忽然有人叫那个小姑娘,声音显得很急躁。
 
  “谢谢你,这个送给你,我得回去了,不然他们会急死的。”想必是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就是戈雅,说着小姑娘便将手中的那个娃娃熊递到了铁尔罕的手上,随后就跑出了山洞,然而就在要离开洞口的那一刻,小姑娘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忽然停在了哪里。
 
  “答应我,你要好好照顾球球,我会回来找它的。”就在那一刻小女孩的父母找到了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就在那一刻,铁尔罕将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抹去了,小姑娘和铁尔罕远远的注视着直到再也见不到一点影子。
 
  在那之后铁尔罕再没见过戈雅,就这样铁尔罕一直和戈雅送给他的,叫做球球的娃娃熊生活在一起,铁尔罕运用自己的力量让娃娃熊活了过来,赋予它宝贵的生命,让它跟自己作伴,给自己一遍又一遍地讲述着,关于那个小姑娘的一切、关于戈雅的一切。
 
  一晃又过了几年,铁尔罕始终在这里等待着,然而当年的小姑娘已然变成了美丽的少女,那天铁尔罕像往常一样来到山的入口,他习惯了这样的等待,等待着有一个人能够走进他的心里,就在那一刻,忽然一个美丽的少女独自来到这山里,左顾右盼的不知道在找寻这什么,大概是在找曾经的记忆,铁尔罕看着那美丽的少女跌跌撞撞的,走进大山深处似那曾相识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跟了过去,世事变幻铁尔罕哪里会知晓曾今的戈雅已经长大了。
 
  “谁在那?”就在铁尔罕默默注视这山里的一切时,戈雅似乎树后面隐藏这什么。
 
  “我不是那个谁。”球球总是这样,趁着铁尔罕不在,就会偷偷跑出去玩儿,要是被人撞见了会出大事的。
 
  “球球——”戈雅忽然认出了躲树后面的球球。
 
  “唉——”
 
  “嘻嘻——你怎么活了?你是真的假的。”戈雅瞪大了眼睛。
 
  “戈雅——”对于这个怪物,戈雅并不害怕,只是感到好奇和兴奋,当戈雅和球球兴奋的玩闹时,铁尔罕悄悄地走了过来,他生怕娃娃熊会出现什么危险,那样就失去了对戈雅的许诺。
 
  “嘻嘻是你?你怎么都没变?”谁知铁尔汗刚要近它们就被戈雅发现了。
 
  “当然了,他是大山的二儿子不会变的,我跟他混的熟了就管他叫老不死的。”球球的话就是多。
 
  “嘻嘻你怎么都不说话,你是哑巴?”戈雅追问着。
 
  “他不说话,平时都是我一个人说的,他连屁都不会放一个,瞧瞧我的嘴都磨薄了一圈儿。”球球埋怨道。
 
  “咦!瞧你脏的还不去洗洗。”多少年了娃娃熊早已变成了泥球了。
 
  “我最怕水了一遇到水我就会内心膨胀,而且一发不可收。”
 
  “我走了之后,你有没有想我呀?”就在球球唠叨个没完没了时,戈雅走到了铁尔罕的面前,铁尔罕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低下了头。
 
  “我现在没事,要在这里待些日子。”戈雅跟铁尔罕说着,而铁尔罕只是认真的看着听着着依然没有任何回答。
 
  “好啊好啊——”这时球球又凑了过来。
 
  “嘻嘻,你给我过来吧——”戈雅一把将球球抓在了手里。
 
  “干什么?”
 
  “去洗澡,水这么清我也去洗洗。”说着戈雅就拎着球球向小溪边走去。
 
  “啊——”忍不住那溪水的诱惑,此时戈雅也跑进了清澈的溪水里。
 
  “哇!我以为只有我有这么强健的胸肌,没想到你的比我的还大。”球球在水里各种搞怪,逗得戈雅笑个不停。
 
  “跟你待了那么久,没想到你还是个色狼。”
 
  “色狼是什么动物,在这里这么久了,我怎么都没见过哩。”
 
  “嘻嘻哈——”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却让铁尔罕有些放心不下,他悄悄地跟着戈雅,那一刻看着在水中的戈雅长长的头发、雪白的肌肤,少女的风韵在小溪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不知怎么了铁尔罕的脸上忽然有了一种灼烧的感觉,就在他要默默地离开时叫来一群鱼儿保护戈雅生怕他会有危险。
 
  然而当戈雅回到山洞时,那里早已被铁尔罕布置一新,成了世外桃源,疲惫了一天的戈雅把浑身湿漉漉、胖乎乎的娃娃熊挂在了树上,因为球球怎么也弄不干净,看见由枯叶铺砌成的床戈雅一下子就栽了进去。
 
  “都是你弄得?和小时候一样。”戈雅问道可铁尔汗还是不语点点头,静静地躲在角落里。
 
  “除了他谁还有这本事,我跟他过了几十年了,从来没见过他把屋子弄得这么漂亮过。”球球在树上之上怨声载道。
 
  “嘻嘻真舒服。”
 
  “喂,我还在这呢。”
 
  “呵呵,等你干了我再把你弄下来,要不你又会变成泥求的。”戈雅一直安静的看着美丽的山洞不知在想些什么。
 
  黄昏安静地走来,戈雅一直在看着听着诉说着,不知过了多久戈雅才在兴奋中悄悄睡去,此时铁尔罕才敢走近戈雅,怕他着凉,一挥手让那些落叶附满了戈雅的身上,第二天一早当戈雅一觉醒来除了焕然一新的球球在他耳边唠叨个没完,身旁竟守着各种动物,都瞪大了眼睛守在了戈雅的身边,戈雅没见过老虎和狼甚至是真正的熊,没想到这种凶猛的动物却可以这样温顺的和她在一起,甚至随意的去抚摸它们,它们给戈雅一一献上丰盛的食物和水果、和她玩耍,没过多久戈雅就成了这里成了大山中最美丽的公主。
 
  铁尔罕虽然一句话也不说,可他却带着戈雅游遍了世界上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欣赏着每一次日出月落,就在这美丽的风景和路途中,铁尔罕和戈雅的两颗寂寞的心开始萌动起来,少男少女的心在这寂寞的大山中渐渐地有了默契,可戈雅和铁尔罕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那一天戈雅终于要离开了,看着一言不发的铁尔罕满眼的柔情和不舍,戈雅抛开了现实中的一切亲吻了他的脸颊。
 
  “等我回来。”戈雅在铁尔罕的耳畔诉说着。
 
  “哇!等你回来给我也弄一个伴儿,就管它叫蛋蛋好了。”球球也春心萌动了。
 
  然而戈雅这一走却再没回来,铁尔罕感到从未有过的烦闷,他不知道那是在生气、在思念、在惆怅,这山原本都是绿色的,但自从戈雅走后这山里忽然便有了分明的四季,春天的惬意、夏天的闷热,秋天的盎然,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戈雅始终没有一点消息,那漫长冬天越发的长了,随之而来的是洪水泥流,之后整座大山都枯萎了、沉寂了,野兽鸟雀也都被石化了,整个世界的大山再没有了任何生机。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铁尔罕心生绝望的时候戈雅出现了,然而这次戈雅却再没能走近他,戈雅本是按照约定,然而就在来时的路上出了意外,戈雅失去了亲人同时也失去了双腿,当戈雅的伤治愈后已经错过了约定的时间,伤还未痊愈就匆匆的赶了过来,只是这次她再无法走向大山的深处,只好在山脚下向死一般寂静的山林中无助的喊着。
 
  “铁尔罕铁尔罕——”似乎为自己的失言而感到后悔。
 
  铁尔罕虽然伤心却一直和球球守在山脚下默默地等待着,那一天当铁尔罕听见戈雅的呼唤既高兴又生气,他不知道该拿戈雅怎么办,她想她留在这大山里可又怕有一天她又会离开,他不想伤心,不想让这种感觉日益的加深,既然无法拥有就只能默默地离开,任凭戈雅在山脚西绝望地呼喊着,幸好球球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不忍看见他们这么痛苦,悄悄地来到戈雅的身边。
 
  “戈雅你怎么了?你的腿呢?”当球球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戈雅脆弱的心也崩溃了。
 
  “球球你别哭我没事,球球你看——这个呀是我给你找来的伴儿,漂亮吧?”在球球的追问下戈雅跟它讲了为什么没来的原因。
 
  “戈雅——你个老不死的你还躲在哪干什么,你个瘪犊子玩应儿,戈雅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她的腿没了你快给她缝上。”看着满脸泪痕的戈雅球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随即把怨气都撒在了铁尔罕的身上,就在球球愤怒地诅咒这铁尔罕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
 
  “哎呀妈呀,你个老不死的你过来也没个动静你想吓死我呀,哼!”球球生气的说着,随后上去又对着铁尔罕拳打脚踢的,也许是怕球球打扰,铁尔罕一挥手球球就被身后的树挑起来挂在了上面。
 
  “对不起对不起——”戈雅无助的看着铁尔罕,然而铁尔罕已经知道是自己错怪了她,现在戈雅只剩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戈雅失去了双腿随即用新鲜的桃木坐骨,用肥沃的泥土,用嫩绿的树叶做肤,用清凉的溪水做引,铁尔罕用神奇的力量重铸了戈雅的双腿,那一刻戈雅又能自由的行走和奔跑了,她兴奋地在铁尔罕的面前蹦啊跳啊。
 
  “你还走吗?”铁尔罕一字一句的笨拙的说着。
 
  “哇。!那老不死的开口说话了。”
 
  “不走了。”戈雅和铁尔罕相视一笑。
 
  “我爱你。”终于铁尔罕用笨拙的声音和手势静静地向戈雅诉说着。
 
  就在他们拥抱的瞬间,山里的动物又重新活了过来,花草树木重新繁盛起来,戈雅带来的另一只娃娃熊也拥有了生命,就这样戈雅和铁尔罕还有球球、蛋蛋一同走进了大山。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雨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