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大漠称雄来汗使 金京争胜打擂台

时间:2021-11-21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5章 大漠称雄来汗使 金京争胜打擂台

    呼韩邪喝声:“好!”双掌如环,一分一合,使出了一招极厉害的大擒拿手法,也是在同一招之间,遍袭武林天骄的七处关节要穴!武林天骄衣袂飘飘,俨如蜻蜓点水,海燕掠波,一飘一闪之间,早已是移步换招,化解了对方的强攻,中指仍然对准呼韩邪的“愈气穴”,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合即分,稍沾即退,招数都没有使老,以免为对方所算。但彼此乘暇抵隙,却是比硬碰硬接的蛮打凶险得多。武林天骄占了先手之利,着着抢攻。呼韩邪见活化招,见式解式,虽不至于只有招架之功,但也给武林天骄迫得他不住退守。

    转眼之间过了二十多招,呼韩邪兀是未能扳成平手。武林天骄的“惊神指法”越出越妙,也越来越狠,所指之处,不是死穴,便是残穴。呼韩邪沉住了气应付,可是心中亦不由得暗暗吃惊。心想,“此人分明是想伤我性命,哪里是‘点到即止’的比武?我可不能有丝毫大意了!”呼韩邪在吃惊之中,又觉得奇怪、心想:“他的态度何以一变如斯?刚才他初上台之时,本来有机会伤我的,他却并不偏袒任何一方,替我们化解,如今却又这样的性命相扑,是何道理?嗯,莫非是受了完颜长之的暗示?”想至此处,不禁向完颜长之怒目面视。

    呼韩邪哪里知道,这并不是武林天骄的态度有所变更,而正是他的光明磊落之处,当呼韩邪和完颜长之刚才各以内力相拼之时,不错,武林天骄是大可以暗算他的,但武林天骄乃是明人不做暗事,他谨守着侠义道的规矩,故此替他们二人化解,并不暗助完颜长之。到了他和呼韩邪直接交手之时,这就不同了。此时他已把呼韩邪当作死敌,当然是手下绝不留情,招招性命相扑了。

    完颜长之此时还未躲入后台,正在台边观战。呼韩邪向他怒目而视,完颜长之也是不禁又是吃惊,又是诧异。

    完颜长之心中隐隐起疑,要知他和武林大骄本来是很熟的朋友,当武林夭骄还是“檀贝子”的时候,他们是常相往还的。

    武林天骄说话的声音,尽管是捏着嗓子,也还是不能完全改变的。当时完颜长之已经觉得这个声音好熟,不过急切间想不起来;如今一看了武林天骄使出的功大,完颜长之登时就恍然大悟了。

    完颜长之的“惊神指法”是从“穴道铜人”图解中学来的,但他学得并不完全,后来那十三篇图解就给柳元宗盗去了。当年金主完颜亮招集金国的一流高手,钻研穴道铜人的图解,武林天骄也是其中之一。完颜长之知道武林天骄比他领悟得多,而后来武林天骄又得到柳元宗的传授,十二篇图解都已学会。故此完颜长之一见武林天骄的指法比他高明,也就知道他是谁了。

    完颜长之认出了武林天骄,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想道:“想不到檀羽冲这么大胆,竟然敢来比武!糟糕,他若是伤了蒙古使者,这可就要闯出了大祸来,连我也受他牵累了。”完颜长之心情矛盾,极感为难。一方面他也是受不了蒙古人的气焰,希望有人出来给金国的武士挣个面子,出一口气,但另一方面,他更害怕武林天骄“闯出大祸”,连累于他。

    完颜长之正白忐忑不安,忽地又发觉呼韩邪向他怒目而视,完颜长之更是恐慌,心做“檀羽冲丝毫不让,招招都是杀手。

    这哪里是比武,简直是性命相扑的央战了。呼韩邪向我怒目而视,一定以为是我授意他的,岂知我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完颜长之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看得出武林天骄已是逐渐取得上风,呼韩邪本领不凡,暂时还能招架,但久战下去,只怕终归是避不开武林夭骄的杀手。“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出来,好让呼韩邪下台。”完颜长之心想。可是急切之间,他又哪里能想得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檀世英也在后台的角门观战,他悄悄使了个眼色,请完颜长之过来,和完颜长之咬耳朵说道,”完颜将军。情形似乎有点不对。这个人,这个人好像是我的堂兄。”完颜长之道:“不错,他正是檀贝子。”话出之后,方才想起,如今已是檀世英做了“贝子”了。

    檀世英面上一红,说道:“我井非想谋他的贝子之位,但他是国之逆臣,家之逆子,这次来打擂台,分明是包藏祸心,图谋不轨。此人若不早除,你我的锦绣前程,都给他断送。”

    完颜长之怦然心动,说道:“当务之急,是如何停止这场比武,檀贝子,你有什么主意?”檀世英道:“你喝他住手。咱们暂且当作不认识他,诱他进后台,咱们乱刀将他宰了。”

    完颜长之道:“要是他不肯住手,那又如何?”

    檀世英道:“你出去把他们分开。你的武功在他之上,他若是不肯依从,你在他的背后给他一掌,一样可以令他毙命。”

    檀世英说完颜长之的武功在武林天骄之上,这当然是奉承的说话,完颜长之自己明白,他现在的本领已是比不上武林天骄的了。

    但檀世英的办法倒是可以行得通的,他若然肯偷袭武林天骄的话,那就等于是和呼韩邪联合起来对付武林天骄,武林天骄双拳难敌四手,纵然避得开他的偷袭,也避不开呼韩邪的杀手,一定会丧生在他们的手下。

    但完颜长之毕竟是大将的身份,檀世英要他做这样卑鄙的勾当,他一时还是决断不下的。

    一来武林天骄于他有效命之恩,刚才他与呼韩邪比拼内力之时,本来是要两败俱亡的,全靠武林天骄给他们化解了这场灾祸。倘若他出手偷袭,杀了武林天骄,这岂不是恩将仇报?二来更令他为难的是,蒙古与金如同敌国,他若帮忙敌人杀了本回武上所崇拜的“武林天骄”,这就要比“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还要严重,有失金国的体面还不打紧,只怕自己的手下也要不齿他的所为!手下离心,那时只怕这御林军统领的宝座也坐不稳了。

    正因为完颜长之有这许多顾虑,所以心中还是七上八落,一时决断不下。檀世英催促他道:“完颜将军,不早下手,后悔不及!”完颜长之低声说道:“我且再看一看。”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