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新人辈出交英侠 毒计频施袭丐帮

时间:2021-11-16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新人辈出交英侠 毒计频施袭丐帮

    武士敦悄悄地进了分舵的大堂,只觉有一股浓香,嗅了令人有懒洋洋的感觉。武士敦见多识广,知道是一种可以令人筋酥骨软的迷香。武士敦内功深湛,无须解药,运气一转,便即消除了烦闷之感。当下双足倒挂檐,从后窗偷望进去。

    大堂灯火如昼,只见有十多个丐帮弟子,被反缚了双手,人人都是怒容满面。其中一个锦袍老者,武士敦认得乃是分舵的正舵主曲山。有两个金国的军官把守门口,另一个瘦长的汉子则正在盘间曲山。

    曲山怒道:“胡说八道,谁相信你的鬼话?”那瘦长汉子哈哈笑道:“你还以为我骗你吗?试想若不是有你们的人向我通风报信,我怎能知道你们这个地方?你要知道这个奸细是谁吗?”

    曲山道:“是谁?”那瘦长汉子一个个字地吐出来道:“就是你们丐帮的帮主武土敦!”

    武士敦大吃一惊,心道:“我不除麻大哈,果然留了后患。好,且看这厮还要怎么诬蔑我?”原来这个瘦长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麻大哈的大师兄古云飞。桑家堡之役,古云飞败在文逸凡的判官笔下,与麻大哈一同逃走的。麻大哈知道丐帮的大部分舵舵址,想必是他已经告诉了古云飞。

    曲山骂道:“胡说八道!武士敦怎么不成器,也不会投降你们金虏!”

    古云飞笑道:“也不能说他是投降,他这是借刀杀人!”曲山道:“武士敦身为帮主,他要借刀杀人?杀他的本帮弟子?你这鬼话,想来骗我?”

    古云飞哈哈笑道:“曲老头儿.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武土敦不把你除掉,他岂能安居帮主之位?”

    曲山道:“我碍着他什么了?”这次没有再骂古云飞,语气之间,似乎对古云飞的说话已相信了几分。

    古云飞冷冷说道:“你自以为对他没有妨碍,他却是把你当作心腹之患。你是鲁长老的大弟子,排行仅次于尚昆阳的大弟子风火龙。尚昆阳去世之后,帮主之位本来应传给凤火龙的,风火龙给武士敦所迫自杀而死,在丐帮的第二代弟子中,辈份最高的就是你了。你纵然不想与武土敦争夺帮主,但武士敦对你能不猜忌?至少他也怕你不听他的号令,还能够让你再做分舵之中地位最高的大都舵主吗?”

    曲山道:“好,就算是武士敦怀有异心,假手于你,要把我除掉。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古云飞道:“我是不屑武士敦所为,所以想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依从于我。”曲山道:“你要我答应什么?”古云飞道:“写一封书信,再把你丐帮的令符交给我。”

    曲山道:“写什么?”古云飞道:“北方各处分舵唯你的马首是瞻,你给他们下一道命令,叫各分舵的五袋以上的弟子都撒过黄河以南。”

    武士敦听到这里,心里暗骂:“好狠辣的一条毒计!”要知北方的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都撤过黄河以南的话,各处分舵群龙元首,势将陷于上崩瓦解的境地,那也即是说要消失一支抗金的重要力量了。

    曲山冷笑道:“你与武士敦既然有那么深厚的交情,你何不求他下这道命令?”

    古云飞道:“实不相瞒,这也正是武士敦的主意。可是他一来怕北方的丐帮分舵不肯听命于他,二来他也不愿以帮主的身份公然下这道命令。”

    曲山道:“这真的是武士敦的主意?”古云飞道:“武士敦要北方的丐帮听命于他,只有将五袋以上的弟子召集了来,才能就近约束,各处分舵的舵主,他也能随意更换。你应该明白了吧:这是他整顿丐帮、肃清异己的唯一妙法。”

    曲山说道:“什么整顿丐帮,这分明是向你们金虏投降。无论你怎么说,我总不相信武士敦竟会如此!”

    古云飞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事实就是如此!在你以为这是投降,在他则只是想保全权位。你别以为他杀了完颜亮,就不能再向朝廷借刀杀人,你要知道爹上是巴不得他杀了完颜亮的,要不然今上怎能以弟继兄?所以武士敦与官府申通,这一点也不稀奇。武士敦本来就曾经在御林军做了十年,多少朝廷的高官都是他的相识。”

    古云飞所说的“朝廷”当然是指金国的“朝廷”,所说的“今上”,亦即是指金国的新君完颜雍。曲山道:“哦,他不敢公然出卖本帮弟子,却要假手于我么?”古云飞道:“这也不然。他实是要假手于我,把你门大都的三位舵主除掉的。这道命令,他也是要我迫你写的,写了之后,才把你们杀掉。不过,如今我为了替你们打抱不平,却愿意放你们逃生罢了。这道命令,你还是要写的。”

    曲山怒道:“大丈夫宁死不辱!不管是武士敦的生意也好,是你的主意也好,我就是不写!”古云飞笑道:“你错了。你以为这是出卖本帮弟子,我以为你正可将计就汁。你得到释放,可以率领北方的各分舵舵主向武士敦算帐,废掉他的帮主,不是正可以出一口怨气吗了何况你们若不是这样做的活,武士敦也可以将各个分舵的所在都抖露出来,让朝廷一个个收拾。”曲山冷笑道:“我不相信人心险恶,竟至于斯!除非是武士敦亲自到来,亲口向我说话。”古云飞笑道:“武士敦又不在大部,即使他在大都,他又岂能亲口向你证实?”

    古云飞笑声米了,蓦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喝道:“武某在此!”一拳打碎窗格,穿窗而入。人未到,掌先发,呼的一记劈空掌,震得古云飞立足不稳,跄跄踉踉的忙向后退。

    那两个把门的武士乃是御林军中的高手,武士敦穿窗而入,脚未沾地,那两个武士已是双双扑来,两柄大斫刀疾斩他的双足。

    武士敦双足一撑,“当”的一声,一名武士的大斫刀先给他踢得脱出手去。武士敦的鞋底亦给他的刀锋划破。但因武士敦的力道太猛。那人的刀锋刚刚碰上,便给他踢飞,是以只能划破他的鞋底。却丝毫也未能伤及他的皮肉。另一名武士正在他同伴的身后,那柄大斫刀飞了过来。他的刀方才劈出,吓得他连忙低头,举刀上磕,“当”的一声,他手中的大斫刀给飞过来的那柄刀一撞,也哈卿坠地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