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长老自残施怪术 魔头得逞夺奇花

时间:2021-11-12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1章 长老自残施怪术 魔头得逞夺奇花

    猛鹫上人连忙叫道:“柳兄,这位是尊胜法王的高足,铁木真大汗的金帐武士,都是自己人。请你帮一个忙。”猛鹫上人被武林天骄夫妻攻得几乎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地把话语说得清楚。其实最需要帮忙的是他,只是他不好意思向柳元甲求援,于是抬出了尊胜法王与蒙古大汗的招牌,含含糊糊地只说请他帮忙,却不指明要他帮谁。从上下的语气听来,似乎是要他帮宇文化及,骨子里则是希望柳元甲前去帮他。

    柳元甲随着太乙之后来到,对猛鹫上人等人来说,固然是喜出望外;但对柳元甲来说,他听了猛鹫上人这一番话,也是感到了意外之喜。你道为何?原未柳元甲自从他的哥哥柳元宗还俗之后,他闩知罪孽深重,即使柳元宗旨饶他一命,蓬莱魔女也不肯放过他。柳元宗爱女情深,蓬莱摩女不肯放过他,柳元宗终须也会改变主意,取他性命的。当今之世,柳元甲最最惧怕的就是他的哥哥,这也是他要骗取公孙奇的毒功秘父的原因之一,即使如此,他也怕练成了那两大毒功仍然放不过他的哥哥。

    如今他听得宇文化及是尊胜法王的弟子,又是铁本真大汗的心腹武士,不由得顿然一喜,心里自思:“铁木真大汗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将来代主而兴的必定是他。当今之世,能够与我的哥哥匹敌的,也只有铁木真大汗的国师尊胜法王。我何不趁此机会结交此人,将来可以托庇于铁木真大汗与尊胜法土,那就不怕我的哥哥与笑傲乾坤这一些人了。何况这还是求得莱华富贵的好机会。”

    此时云紫烟正向宇文化及杀去,柳元甲是个武学大行家,一眼就看出宇文化及对付鲁长老可以稍占上风,若加上了一个云紫烟,他就决难抵御。于是柳元甲一跃而前,喝道:“我不许你们以多为胜,你这丫头给我滚开!”呼的一掌,向云紫烟劈下。

    柳元甲的大碑手比宇文化及的混元一气还要霸道,幸而云紫烟的轻功不弱,给他掌力一震,登时一个“细胸巧翻云”,借着这股猛力,整个身了反弹起来,半空中一招“鹰击长空”向柳元甲刺下,柳元甲焉能让他刺中,左掌的劈空掌力接续发出,把云紫烟震荡出三丈开外!

    猛鹫上人见柳元甲不来帮他,心头暗恨,想道:“这姓柳的也不是好东西,只知趋炎附势。好,将来再慢慢地炮制他。”

    猛鹫上人正自吃紧,武林天骄忽地放松了他,叫道:“武大哥,咱们都来掉换对手。清云,你去与云姑娘联手;武大哥你来斗这个秃驴,我和这姓柳的老贼算一算帐。”于是赫连清云和云紫烟合斗神驼太乙,武士敦则替换了武林天骄,与猛鹫上人交手。

    猛鹫上人刚自松了口气,武士敦已是补上空档,呼的一掌打来。猛鹫上人“嗖”的审起一丈多高,五指如钩,向武士敦的天灵盖抓下。武士敦喝声“去!”掌风震荡,猛鹫上人在半空中一个“鳐子翻身”,斜斜落下。武士敦也接连蹬、蹬、蹬地退了三步。原来猛鹫上人那一抓,乃是他的杀手绝招之一,五指鹰扬,冷风疾射,就似发出了五枝无形的冷箭,刺向武士敦的五处大穴。故而武士敦也不能不给他迫退几步,避开他的锋芒。

    这一招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猛鹫上人“噎”了一声,似乎有点惊诧,两人一退复进,这次是猛鹫上人先行出招,一个“大擒拿手法”,双臂箕张,招里藏招,式中套式,猛扑过来。武士敦上半身的三处关节、七处穴道。都在他的掌指擒拿之下。这样复杂奥妙的大擒拿手法,倘若用普通的招数化解,无论如何总会有一两处防御不到的地方会给他抓着。武士敦喝声“好!”

    不退不闪,也不出招化解。却是和他对抢攻势,硬攻过去。只见他身形一斜,手腕一绕,把全身成了侧立的弓形,两掌平推似箭,力猛如山。掌力大于指力,这一下硬碰,倘若猛鹫上人不变招的话,虽然可以扭伤武士敦的关节,但本身也必定要被武士敦的掌力震伤。

    猛鹫上人不傀是一派的武学宗师,就在这双方都是如箭在弦,一触即发之际,蓦地化抓为劈,轩眉绕掌,双掌如环,一冲一绕,疾如闪电。在掌法之中仍然藏有擒拿手法,不过却是以掌力为主,左掌那一绕一扭,则是助攻了。

    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接着“嗤”的一响。猛芒上人倒纵出一丈开外,武士敦则被他撕烂了一幅衣襟。原来武土敦是以双掌之力和他硬碰,而猛鹫上人则因用了擒拿手法助攻,故此在掌力的比较上稍稍吃亏。但他乃是掌指兼施,在招数上却又稍稍占了便宜。一个要倒纵退避,一个被撕烂衣裳,大家都吃了点亏,算起来还是打成了平手。

    猛鹫上人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想道:“想不到这些后辈英雄。一个强于一个,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了。”

    武土敦也是不由得不心头微凛,想道:“这秃驴与武林天骄夫妇打了半天,届然还能够硬接我的大力金刚掌,我竟自讨不到他的半点便宜。”

    双方都是不敢轻敌,交手的情形又与刚才大大不同。两人并不近身搏斗,猛鹫上人倒纵出一丈开外之后,就在原地发掌,一掌劈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武士敦双掌一合一张,也是遥遥发掌。两股掌力在中途一撞,登时卷起了一股旋风。

    掌风激荡,砂飞石走,但在两人之间,却总是隔着几步距离,双方的拳脚都没有沾着对方的衣裳。虽然隔着几步,每一招数,又都是带攻带守,应付对方的。武士敦依然是用大力金刚掌,猛鹫上人则用七十二招擒拿手法配合着他的五禽掌,两人每一举手一投足,全都暗藏着几个变化。这样的打法比近身的搏斗还更凶险,除了比掌法之外,还含有较量内劲的功夫,因为距离数步,谁的内力充沛,掌风凌厉,谁就可以占到便宜。这种上乘武学的较量,若是哪一方稍有疏漏,对方只要身形微动,便可抢进身来,立下杀手。

    猛鹫上人是一派宗师,有数十年的武学造诣,论火候差不多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但武士敦则胜在年富力强,而且是天生异禀,在大力主刚掌上更有独到之处。是以他虽然比猛鹫上人小一辈,但打起来却是难分高下。猛鹫上人因为与武林天骄夫妇先打了一场,耗损的真力较多,这也是他的一个吃亏之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