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萧墙恨(上)

时间:2021-11-12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五册)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萧墙恨(上)

三月的时节,天暖气清。
忻嫔自被如懿提点过几句,也安分了不少。她到底是聪慧的女子,识进退,懂分寸。闲来时海兰也说:“其实令妃似乎很想接近娘娘,求得娘娘的庇护。”
如懿望着御苑中开了一天一地的粉色杏花,风拂花落如雨,伸手接在掌心,道:“你也会说是似乎。难不成你怜悯她?”
海兰低首:“不。臣妾只是觉得令妃的恩宠不可依靠。没有孩子,在这个宫里,一切都是假的。”
“有孩子就能好过到哪里么?你看嘉贵妃便知了。”如懿抬首,见一树杏花如粉色雪花堆拥,又似大片被艳阳照过的云锦,芳菲千繁,似轻绡舒卷。枝丫应着和风将明澈如静水的天空分隔成小小的一块一块,其间若金粉般的日光灿灿洒落,漫天飞舞着轻盈洁白的柳絮,像是被风吹开的雪朵,随风翩翩轻弋,摇曳暗香清溢。
二人正闲话,却见三宝匆匆忙忙赶来,脚下一软竟先跪下了,脸色发白道:“皇后娘娘,八阿哥不好了!”
八阿哥正是玉妍所生的皇八子永璇,如今已经九岁,鞠养在阿哥所。玉妍所生的四阿哥永珹已被皇帝疏远冷落,若八阿哥再出事,岂不是要伤极了玉妍之心。
如懿与海兰对视一眼,连忙问:“到底什么事?”
三宝带了哭腔道:“几位阿哥都跟着师傅在马场上练骑射,不知怎么的,八阿哥从马上摔了下来,痛得昏死过去了!”
海兰便问:“奴才们都怎么伺候的?当时谁离八阿哥最近?”
三宝的脸色更难看:“是…是五阿哥最近,所以是五阿哥伸手想救八阿哥,可是来不及。那马儿跟疯了似的跑,谁也拦不住啊,只能眼睁睁看着八阿哥摔下马来了!”
海兰脸色发白,人更晃了一晃。如懿情知不好,哪怕要避嫌隙,此刻也不能避开了,忙问道:“八阿哥人呢?”
海兰亦急得发昏,连连问:“五阿哥人呢?”
三宝不知该先答谁好,只得道:“五阿哥和侍卫们抱了八阿哥回阿哥所了,此刻太医正在救治呢。”
如懿连忙吩咐:“去请嘉贵妃到阿哥所照拂八阿哥。愉妃,你跟本宫先去看看!”
阿哥所内己经乱得沸反盈天,金玉妍早己赶到,哭得声嘶力竭,成了个泪人儿。见了如懿和海兰进来,对着如懿尚且不敢如何,却一把揪住了海兰的衣襟撕扯不断,口口声声说是永琪害的永璇。
永琪何尝见过这般阵势,一早跪在了滴雨檐下叩头不止。如懿看得心疼,忙叫宫人伸手劝起。不过那么一刻,海兰己经被玉妍揉搓得衣衫凌乱,珠翠斜倒,玉妍自己亦是满脸泪痕,狼狈不堪。
如懿当即喝道:“都闹成这个样子,叫太医怎么医治永璇!”
众人草草安静下来,如懿不容喘息,即刻吩咐道:“今日在马场伺候八阿哥的奴才,一律打发去慎刑司细细审问。还有太医,八阿哥年幼,容不得一点儿闪失,你们务必谨慎医治,不要落下什么毛病。嘉贵妃,你可以留在这里陪着八阿哥,但必须安静,以免吵扰影响太医医治。”
如懿这般雷厉风行地布置下去,玉妍也停了喧哗,只是睁着不甘的眼恨恨道:“臣妾听说,永璇坠马之时是永琪离他最近!你!”她死死剜着海兰,“你的儿子夺了永珹的恩宠还不够,还伤了我的永璇!若是永璇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饶过你们!”
如懿不动声色将海兰护在身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我都为人母,难免有私情。若是本宫来处置,你也不会心安,所以永琪是否牵涉其中,这件事本宫与愉妃都不会过问,全权交予皇上处置。你若再要吵闹。本宫也不会再让你陪护永璇!”
玉妍无言以对,只得偃旗息鼓,含泪去看顾榻上半身带血的永璇。
如懿见海兰惊惶,轻声安慰道:“事情尚未分明,只是意外也未可知。你自己先张皇失措,反而叫人怀疑。”
海兰忍住啜泣道:“永琪刚刚得皇上青眼,就扯上这些说不清的事,岂非我们母子福薄?”
“是否福薄,不是你们母子能定的。本宫先去看看永琪。”如懿行至廊下,见永琪连连叩首,额头己经一片乌青,心下一软,忙扶住了他道:“好了!你又没错,忙着磕头做什么?”
海兰欲语,泪水险险先滑落下来,只得忍耐着道:“永琪,这件事是否与你相干?”
永琪脸上的惊惶如浮云暂时停驻,他的语气软弱中仍有一丝坚定:“皇额娘,儿臣在这里磕头,并非自己有错,更非害了八弟,而是希望以此稍稍平息嘉娘娘的怒火,让她可以专心照顾八弟。”
如懿松一口气,微笑道:“皇额娘就知道你不会的。至于今日之事,会让你皇阿玛彻查,还你一个清白。”
里头隐约有孩子疼痛时的呻吟呼号和金玉妍无法停止的悲泣。如懿心头一酸,永琪敏锐地察觉她神情的变化,有些犹疑道:“八弟年幼,又伤得可怜,皇阿玛会不会不信儿臣?”
如懿正色道:“你若未做过,坦然就是。”她低声道,“要跪也去养心殿前跪着。去吧,本宫也要去见你皇阿玛了。”
对于如懿的独善其身,皇帝倒是赞同:“你到底是永琪的养母,这些事掺在里头,于你自己也无益。”
如懿额首:“是。臣妾的本分是照顾后宫,所以会命太医好生医治永璇,也会劝慰嘉贵妃。自然了,还有忻嫔呢,太医说她的胎像极好,一定会为皇上生一个健康的孩子。”
皇帝以手覆额,烦恼道:“前朝的政事再烦琐,也有头绪可寻,哪怕是边界的战事,千军万马,朕也可运筹帷幌。可朕的儿女之事,实在是让人烦恼。”
如懿笑吟吟道:“多子多福。享福之前必受烦忧,如此才觉得这福气来之不易,着实可贵。”
皇帝抚着她的手道:“但愿如此。那么这件事,朕便交给李玉去办。”
如懿思付道:“李玉是御前伺候的内臣,若有些事要出宫查办,恐怕不便。此事也不宜张扬,叫人以为皇家纷争不断,还是请皇上让御前得力的侍卫去一起查办更好些。”
皇帝不假思索,唤进凌云彻道:“那么八阿哥坠马之事,朕便交由你带人和李玉同去查办。”
凌云彻的眼帘恭谨垂下:“是,微臣遵旨。”
凌云彻做事倒是雷厉风行,李玉前往慎刑司查问伺候永璇的宫人,他便赶去了马场细查。遇见如懿时,凌云彻正带着四名侍卫与李玉一同从慎刑司归来。
见了如懿,众人忙跪下行礼。为着看顾永璇和忻嫔,这两日她两处来往,不免有些疲倦,眼下也多了两片淡淡的乌墨色。然而嘉贵妃甚是警觉,也不愿让她过多接近,更多的时候,如懿亦只能遣人照顾,或问问太医如何医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