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第一章 白玉美人

时间:2021-10-27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一章 白玉美人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肋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逮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种奇妙的强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满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郁金香的香气这绦渺而富有待意的香气,己足够说明达封短笺是描写的。
 
    接到这封短笺的是北京城的豪富世家公子金伴花,他此刻就坐在桌予旁,那张自净而秀气,保养十分得法的胎,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痛苦地扭曲眼睛瞪这张短笺,就像是瞪阎王的拘震。
 
    精致约花厅甩还有叁个人,一个神情威猛须发独自的锦衣老人背负双手,在厅中来来回回不停的蹬步,也不知酸过多少遍了,所走的路,只伯已可从北京到张家曰。另个颧骨耸起,目光如鹰,阴鸳沉猛的黑衣人,就坐在金伴花身旁,双手轻抚放在桌上的封精钢判宫笔,于枯、使长、骨节凸出的手指在灯光厂看来也像精钢历这两人面色也是十分沉重,锐利的目光自窗于瞧到门,又自门瞧到窗子,来回瞧个不停。
 
    还有枝瘦矮小,穿林素的秃顶老人却只是远远坐崔角落里闭目养神,他全身上下都瞧不出丝毫特别之处只有一双耳条,竟不钢怎池水见了,却装对灰白的煽耳朵,也不知是什麽铸戚的。
 
    锦袍老人走过桌子拿起那张短笺冷笑道这算是什麽?请帖?借条?就凭这一张纸,就想将京城四宝中最珍贵的玉美人取走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未免也将九城英雄瞧的太不值钱了。
 
    金伴花愁眉苦脸,嗫嚅道:但他就凭这种同样的纸,已不知取走多少奇珍异宝了,他说要在子时取走一样东西,谁也休想保存到丑时。
 
    黑衣人冷冷道:哦,是麽?
 
    金伴花叹了口气,道上个月卷兼子的邱小侯就接到他一封信,说耍来取侯爷家传的九龙杯,小侯不但将杯锁在密室中,还请了大名府的高手双掌翻天雀子鹤和梅花剑方环两位在门外防守,可说是防守得滴水不漏,但是过了时候开门一看唉九龙杯还是没有了。
 
    黑衣人冷笑道:万老镖头既不是雀子鹤,我秃鹰也不是方环,何况他瞧了那秃顶老人一眼,缓缓接道还有天下盗贼闻名丧胆的英老前辈在这里我叁人若是再制不住那楚留香,世上怕就没有别人了。
 
    秃顶老人眯起眼睛一笑,道西门兄莫耍为老朽吹了,自从云台一役後,老朽已不中用了,靠耳朵吃饭的人耳朵被人割去,岂非有如叫化子没有了蛇耍?
 
    别人若是如此惨败甚至连双耳都被割去,对这件事非但自己绝口不提,有人提起,也立刻要拔刀拼命,但他却面带微笑,侃侃而言,还像是得意的很。
 
    那锦袍老人正是京城万胜镖局总镖头铁掌金镖万无敌,此刻手持长髯,纵声笑道江湖中人谁不知道秃鹰耳力天下无双,云台一役虽然小败,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装上这对白衣神耳後,耳力只有更胜从前。
 
    秃鹰摇头笑道:老了,不中用了,此次若非一心想见识见识这位强盗中的元帅,流浪中的公子,是再也不会重出江湖了。
 
    金伴花突然笑道:闻得江湖人盲英老前辈只要听到一人的呼吸之声,便可分辨出那人是男是女,有多大年龄?是何身份?无论是谁只要他的呼吸声被英老前辈听在耳里,就一辈子再也休想逃掉,无论他逃到哪里,英老前辈都追得到。
 
    秃鹰眼睛眯得只剩下一线,笑道江湖传闻,总有夸张之处。
 
    只听晚风中隐隐传来更鼓之声,生死判霍然站起,道:子时到了。
 
    金伴花冲到墙角,掀开一幅工笔什女图,里面有道暗门,他开了暗门瞧见那紫擅雕花本匣还好生生在里面,不禁长长松了口气,转首笑道不想叁位威名,竟真的将那楚留香吓得不敢来了。
 
    生死判仰首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原来你也是个突听秃鹰吁──的一声生死判笑声立顿,窗外有个低沉而极有吸引力的语声带笑道:玉美人已拜领,楚留香特来致谢。
 
    万元敌箭步冲到窗前一掌震开窗户,只见远处黑暗中卓立一条高大的人影,手里托个叁尺长的东西,在月光下看来晶莹而滑润,他口中犹在笑道戌时盗宝,子时才来拜谢,札数欠周,恕罪恕罪。
 
    金伴花早已面无人色,颤声道追!快追!
 
    烛影摇红、风声响动,生死判万元敌已穿窗而出。
 
    秃鹰沉声道那真是玉美人?金伴花跺脚道我瞧得清楚不会错的。
 
    跺脚之间,人也跃出,原来这世家公于,武功竞也不弱。
 
    秃鹰却微徽摇头冷笑道别人会中你的计,但我哼!
 
    眼睛盯那紫檀木匣,一步步走了过去。
 
    突听身後当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原来他白衣神耳乃合银所铸,传声之力特强,达一声大震,直将他耳膜都快震破,他对这双神耳从来最是得意,委实做梦也末想到还有这点要命的坏处,大惊之下,凌空一个翻身,双拿已连环击出,但身後哪有人影。
 
    只听窗外又是当的一声,秃鹰双足往後一蹬,身影飞扑面出,窗下嗡嗡之声犹自不绝,却是面铜锣。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