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爱的链条

时间:2021-10-15   作者:廖玉群   点击:

  叶美是这家小饭馆的老板娘,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门口收钱、开票。

爱的链条
 
  没事的时候,叶美喜欢往街面上瞧瞧望望。
 
  街道边上高大的木菠萝树像个天然的屋檐,把饭馆门前遮出一片阴凉。叶美把这块阴凉地当成了小饭馆拓展延伸的空间。偶尔,有小摊小贩入侵进来,叶美会站起来,毫不客气地赶人。
 
  那天午后,饭馆里的食客稀了,叶美难得清闲。忽然听到了一阵锯木头一般的声音,叶美往街面上看,看见了木菠萝树下的疤子。疤子坐在树下的瓷砖围栏上,左肩搭一条黑乎乎的湿毛巾,右肩支一把二胡,面前摆一个钢碗,没有一个听众,疤子自顾自没腔没调地拉着二胡。
 
  疤子要把那片阴凉地占据,作为自己临时表演的场所。疤子坐的位置,斜对着叶美小饭馆的门口。店里的食客,透过玻璃墙,看到一身油腻的疤子,能不大倒胃口?
 
  叶美走出去,说:“去去去,别在这里拉,挡着人家的生意了。”
 
  疤子什么话都不说,看也不看叶美一眼,起身,收起二胡和钢碗,慢慢往桥头那边走去。
 
  没过几天,那个疤子又来了。
 
  叶美皱了皱眉头,转身对正在端盘子的表姐说:“去叫他挪个位置。”
 
  表姐清场回来,叹了一口气:“人家也挺可怜的。”
 
  叶美没说什么。
 
  叶美每天清场赶人,疤子却像一只讨厌的苍蝇,赶开了,又来。
 
  表姐赶了几回疤子,和疤子渐熟,有时竟拉起话来。
 
  叶美警告表姐:“你别理这种人,哼,你看着他可怜,说不定就是个职业乞讨者。要不有手有脚的,却不愿意出卖劳力赚钱。在城里做事和在乡下不一样,你同情帮助人家,人家反过来讹你诈你!”
 
  第二天,叶美叫小伙计在瓷砖围栏上泼了水。这一招果然见效,疤子主动把表演的阵地往那边转移,转移到离饭馆不远不近的另一棵木菠萝树下,淡出了叶美的视线。
 
  叶美再次注意到疤子,是因为表姐。
 
  小饭馆的潲水,集中在屋后的一个大的潲水缸里,养猪场的工人每天来收一回。
 
  这天,叶美看见了潲水缸旁边的门背后挂着一个塑料袋子,袋子里是虾子、春卷、油炸馒头这些东西,袋口扎得紧,显然是有人刻意留着。按饭馆的规定,把客人吃剩的东西私留下来,是严禁的行为。
 
  叶美火上心头,脸上却装着没事的样子。
 
  没过一会儿,表姐进来了,表姐用换衣服的工夫,迅速地把袋子装在袖笼里。
 
  表姐若无其事地出了门,走到不远处的那棵木菠萝树下,把袋子挂在了木菠萝树上。
 
  像约定好似的,疤子随后走过去,从树上摘下了袋子。难怪疤子总是在那边的木菠萝树下出没!
 
  叶美很想立即跟上去,抓个现形。她想,表姐虽说是自己人,但也得找个时机整治整治。
 
  那天的火来得突然,厨房里的师傅正忙着炒煮东西,火却从临街的这一边冒起。
 
  着火了!小店里的人没命地往外逃。
 
  “关电闸,关电闸啊!”叶美嘶哑着嗓子喊,她的声音淹没在一片慌乱中。
 
  “电闸在哪?”一个身影这时冲进店里。叶美看清了,是疤子!
 
  电线走火,疤子及时地把电闸关上后,许多的路人也加进了扑火的队伍中。由于火救得及时,叶美的小饭馆逃过了大劫。
 
  叶美拉住疤子,连说:“谢谢!”
 
  疤子说:“我还没得谢你呢,以后你不用每天叫人往那树上挂东西了,攒够了回家的路费,我,该回家了。”
 
  看着疤子的背影,叶美心中忽然一震,太像了!疤子的背影,和表姐夫一样高高大大。对了,表姐夫的脸上,也有一道疤痕,那是当年表姐夫为了救遭抢劫的表姐时留下的。只是,半年前,表姐夫突遇车祸离世了,表姐才搬来和叶美同住,也给叶美打打下手。
 
  叶美全明白了。
 
  后来,叶美的小饭馆重新装修一新,叶美每天把屋檐下的通道扫得干干净净,还特意叫表姐在木菠萝树下摆了张绿色的铁皮长椅。


    作品集爱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