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本地现实:必要的虚构

时间:2021-07-28   作者:马永波   点击:

 
 
1
 
火焰熄灭了,是清理灰烬的时候了
混乱,如果从更大的一个范围看
便有了秩序。沙丘统一于沙滩
风的走向,海洋也是沙丘,液体的,
时间的。燕子密集地飞行,又散开
凭借气流回旋,升高,突然进入了
来自海上的强风,像带铁锈的雨点
展开倾斜的扇面。那些线条,直立的细线
横斜、弯曲的粗线,带有锐度
被散步的色块同化成一片响亮的和声
 
突然降临的新事物,在晚些时候
遭到厄恶运,但从未来的方向看去
谦虚地缩成了一个点,可以被建筑师忽略
而建筑则成了沙子和砖的虚构
被倒持望远镜的设计师,抽象成
浮在城市上空的省政府。杂志将季节提前
包括节日、天气、汗水。早上预报的小雨
迟迟未下,将傍晚的到来一并推迟
谁在推迟自己的一生?将火焰从肩膀
抖落,从灰烬取得入骨的寒冷
 
燃烧就是熄灭。在此处熄灭的在彼处
燃烧,在未来显露出影响,但并不超出
地平线和一个逐渐缩小的窗口:一连串
在电脑屏幕上推向右上角的嵌套视窗
可以方便地放大一个,拖着它到处漫游
直到现实的惯性为零。像一个老鼠
尾巴上带着夹子。但在街上没有人喊口号
没有红袖标。只有微软公司的巨幅广告
在天空上不断地推近、拉远。像一个方形篮筐
捕捉地球。有深度的事物显现在平面上
 
2
 
那些尚未存在的事物左右你,要求你具有
尘世的特征。一个孩子在远处瞄准你
纸板靶子在一股水柱的压力下
慢镜头拦腰折下。潮湿连接起草地和树林
以及更远的公路,寂静和一个家庭的童年:
一首尚未成型的诗改变你的生理反应
到底是谁在支配谁?它的未来
是你的身份。你永远不会有身份
不会将你散布在人群中的形象收集起来
一个套一个的办公室将你缩小为零
 
无论在生活还是在诗中,有些事物
永远不会继续,继续的是天气
和有关天气的开场白,车间继续没活
通勤车继续正点。完美的一天继续这样开始
“天气真冷。”“是啊真冷。”
“昨天晚上那雨下的呀,哗哗的。”
“是么,我睡着了没听见。”“雨点有这么大。”
另一个人插进来,“今天晚上还有雨。”
“今天白天呢?”“也有,小到中雨。”
然后看窗外重复的风景,或者假寐
 
晚上谈到股票,江水暴涨,一些事物的
下沉和另一些的上浮。前一天的话题
没有得到继续,而是重新开始了
“买‘生活”了吗?“他们交换早上的报纸
在证券版(最近扩到两版)有他们关心的变化
我按字面上的理解,“生活是买的吗?”
当晨报、时报、日报、周刊、晚报拍打
我的脑门赶走残梦,我知道内容与形式统一的
数字,已经覆盖了我们的意识。沿途的
事物,滚雪球一样裹住膨胀的大脑飞奔
 
3
 
本地新闻,播音员用普通话播出
那些错过的就去读报纸,没有报纸的
就去听人复述,反而更加简炼
一具尸体轮流到众人的口中咀嚼,它的气味
深入躯体的各个省份。一个读者在高潮处
摘下眼镜,提高了嗓音。他们叹服罪犯的
智慧,计算他贪污的公款可以买多少辆奔驰
多少 净使凇 想到厂长一年的“额外”收入
他们立刻成了狗娘养的。事实的普遍性来自
标准的普通话。肇事者从车祸中偷走了轮胎
 
公共车上人们齐刷刷起立,行注目礼
路上的人则像一个黑色的花圈,套在残骸上
提前举行葬礼。方向和距离立即成了问题
我坐在踮起的鞋跟间,我想的是
如何描述一场车祸,如何让短暂的
进入永恒的。在其中控制死亡的加速度
用语调,分行,标点。怎样使不在场的
成为在场,让时间倒回去。但里面显然
没有灵魂的位置。因为无法想象灵魂
在猛烈震动中,是依物质的惯性向前
 
还是依照上帝的引力向上,像潜泳的人
双手高举浮向大气层表面。灵魂是什么?
灵魂和体重是什么比例?如果一个人
在物质的包围中手足无措,并且欣赏
这种手足无措,那是不是灵魂在作怪
灵魂是使面团发酵膨大的东西吗?
本地新闻,电波在空中穿梭,唾沫和铅字
染黑的粗大手指,塞入耳孔,挖掘
大西洋像半片报纸旋转着吸入抽水马桶
读隔天报纸的人,感到自己面目陈旧
 
4
 
上帝坐在电脑前旋转,熟练地将事物
转换成符号。每一实体都由对应法则
投影在另一空间。黑暗的机器内部
一颗疲惫的螺丝松动,一粒沙子颤抖
磨损着心脏。生活不允许的
作品集马永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