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诚信百万

时间:2021-07-28   作者:邓永隆   点击:

诚信百万
 
  田中禾的房子很老旧了,真是风来风扫地,月来月点灯。不过就是这样一间泥屋却在厅堂闪出一面锦旗,锦旗上的“诚信百万”几个字特别耀人眼目。这是东沟村山脚屯李末兰献给柳桥镇福利彩票投注站田中禾的妻子张平瑶的。
 
  这面奖旗不单只飘在张姨的家,更飘在柳县百姓的心中。
 
  上个月末的一个傍晚,风雨大作,张姨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叫李末兰的“彩民”向她的福利彩票投注站买一张十六元的复式彩票,并言明过几天拿钱来交,请张姨先垫交。
 
  说到张姨,四乡八寨的乡亲都喜欢她,称她为“因娘”(壮语月亮之意)。她为人诚实和气,长得很漂亮,曾经是县文工团的台柱子。不幸在一次下乡演出中,她乘坐的拖拉机翻下山沟,险些丧命,右腿高位截肢,成了残疾人,三十多岁才嫁给一个因病不得不离职的田中禾老师。为了生计,田老师干起了收购破烂的活儿,摇起拨浪鼓走村串户,虽然劳累,但也能够养起两张嘴。他们的女儿田苗苗读小学、中学时,学费还能应付得了。但自从苗苗上大学后,这两年夫妇俩就到处借钱,债主们都同情这个家庭,还羡慕因娘养了一个又漂亮又聪明的大学生,没有一个人主动上门讨债,经常是因娘撑着拐杖十元、二十元的登门上户去还债。
 
  乡干部知道因娘家的困难后,为她争取了一个名额,并给她申请五万元贷款作为抵押金,开办了一家福利彩票投注站。
 
  现在很多农民都有点钱了,买彩票的人也多了,因此因娘的投注站可谓生意兴隆,生活稍微安定些,可以陆续还上一些贷款了。只是,田中禾由于长年风霜雪雨地奔波,身体渐渐消瘦。因娘看在眼里疼在心中,但又有什么办法,女儿在外读书,夫妻俩再苦也不能苦了女儿。他这一家人,还要再苦苦撑下去,等女儿大学毕业了,才能卸下这生活的重担。
 
  苗苗终于毕业了,见妈妈办起了投注站很高兴。那天正是开奖的时候,因娘忙着给女儿煮几个鸡蛋补补营养,这兑奖号的事就由“大学生”来经办了。苗苗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居然有一张中了大奖,这大奖不是十万八万而是一百万!顿时,苗苗的脸从红变青,从青变红,人全愣住了。苗苗曾想过为了减轻双亲的负担,在学校里也偷偷买过几次彩票,希望能中百元千元,她自量是没有中万元大奖的命,每一次都是以“奉献爱心”告终。而今在自己手上的这一张轻飘飘的彩票竟是“价值连城”,她拈来拈去,反复对照,一点没错。另外,她又想她是不是在做梦,或者太迷钱了,变痴了?她还情不自禁地敲了敲自己的头,又望望门外,阳光那么灿烂,又望妈妈,妈妈正撑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笑眯眯地把煮熟了的鸡蛋朝她送来。而爸爸也挑了两箩筐破烂进屋来。
 
  苗苗见爸爸回来了,高兴地跑过去,帮爸爸卸下重重的担子。看着眼前一切的一切都是活灵活现,没有一点迷幻的感觉,真的,一切都是真的,这一百万是真的!
 
  因娘走到女儿的身边,发现苗苗好像神情有些紧张,手上拿着鸡蛋也不吃,忙问怎么回事。苗苗见父母担心的样子,便高兴地发布新闻:“爸爸妈妈,我们发大财了!我们中奖啦!中一百万大奖啦!”
 
  田中禾和因娘都愣了!一下子谁也反应不过来。有谁相信这个福从天而降,好一阵两人都说不出话来。田中禾将信将疑地把这张彩票颠来倒去,一言不发。因娘接过彩票,瞄了一眼,心里挺沉的。因为她在迷惘了一阵之后清醒过来,她知道这张百万彩票的来龙去脉。
 
  苗苗欢喜雀跃,剥了两个鸡蛋,笑嘻嘻地塞到爸妈的嘴巴里,因娘只咬了一口,剩下的送到爱女的嘴边。苗苗说:“妈,一个鸡蛋你都舍不得吃完,今后我们成百万富翁了,债也还了,爸爸也不要再去收购破烂了!好啊,我成了百万富翁的女儿啦!”
 
  因娘把高挑苗条的女儿满满地抱在怀里,轻声地说:“苗苗,你听妈妈说,这张彩票不是我们的,是山脚屯李末兰阿姨的。昨晚下大雨她来不了投注站,托我帮她垫钱代买这张复式彩票,她说过几天就拿钱来给我。”
 
  因娘这铮铮话语,苗苗一句也听不进去。她说:“代买?!妈妈我告诉你,我是读经济学专业的,虽然对彩票没有高深的研究,但一般知识我是了如指掌的。妈你也知道,彩票最大的特点是不记名、不挂失,在谁手里谁就有权去领奖。妈你想想看,李末兰阿姨打一个电话过来,你何必那么当真,要是她问起这件事,你就说忘记帮她买了,钱是你垫的,无凭无据。如果你放心不下,就拿另外一张不获奖的彩票塞给她,不就轻而易举地打发了?我们不偷不抢,良心上过得去……”
 
  “苗苗!”因娘再也听不下去了,大声地喊了一句。她从来没有这么吼过女儿。看着自小在善良的妈妈温暖怀抱里长大的苗苗惊吓的样子,因娘十分过意不去,赶紧把女儿抚慰了很久,心才平静下来。
 
  “妈!为了我读大学,爸爸累成这个样,瘦成这个样,驼成这个样……”苗苗边说边伤心落泪,“这一百万你不痛心我痛心,这一百万我要定了!”说着眼疾手快地从因娘的手上抢过这张彩票。母女在争夺中,气急败坏的因娘平生第一次给了女儿一巴掌,痛心疾首地坐在地上。苗苗也气呼呼地哭着跑进了自己的卧房里。
 
  “把彩票还给我!”
 
  苗苗“砰”地关门声是对慈母呼叫的回答。
 
  看着母女激烈争吵,田中禾心中也十分难过,掌心掌背都是肉,他不知怎么办好。他颤巍巍地走过来,扶起这位和自己相濡以沫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给她抹去串串泪珠,轻声细语地安慰妻子。是呀,为了这个家,她操了多少心。收购得一件人家当作“破烂”卖掉的旧衣服,她都看了又看,剪了又剪,把可用的部分裁下来洗擦干净当作他用,难道这百万她不心痛。但他知道自己妻子那颗善良的心,用百万都买不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