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我的18岁生日

时间:2021-07-25   作者:刘猛   点击: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部分 砺炼 第72节 我的18岁生日

    我的18岁生日,就是和小影一起度过的。

    我生命中最甜蜜的一天。

    然后,我就再没有过生日。

    一直到去年,我不得不过,但是过的不开心。

    因为我一句什么高兴的话都没有说,也确实不高兴。

    我想起了小影,一直就想着。

    她还长得象小影。

    你们说我高兴的起来吗?

    其实想想,我不应该对不起她的。

    但是关键是小影的故事,我告诉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的26岁的生日,和18岁的生日,我成人以后唯一过的两次生日。

    两个长得跟一个人一样的女孩给我过的。

    你们说,我能忘记哪一个呢?

    爱情故事总是令人心碎,我们转换一个话题,放松一下心情。

    说点子当时我们基础训练的事情吧,只是有点枯燥,我尽量说的有意思一点,女孩可以跳过去。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讲述那些复杂枯燥的基础训练科目,虽然当时我们都是在枯燥中找到点子乐趣,但是如果写出来还是太枯燥太枯燥了——那样还不如你们自己直接找本什么科普读物来看呢!写出来就是科普文章,淡意思没有,因为那些东西我现在自己记得都不是十分清楚了;而且写了也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何必我在这里教你们怎么技巧开门和怎么去抓捕(绑票)什么人物事先怎么侦察怎么埋伏怎么动手怎么结束收场呢?还有在山里怎么躲避军(警)犬的追踪呢?——知识都是双刃剑,好的学好坏的学坏,于是我就算了吧,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我还是写我的小说吧。但是还是要简单介绍一下,不然不明白的朋友可能以后阅读起来有困难,所以我还是说一下狗头大队的十八般武艺和7种武器。我也没有个次序,就捡自己感受深刻的说吧。

    我们新训队的菜鸟进了大队并不算完,还要先集体挨锤再分开单锤。这个过程是不一样的,譬如狙击手和突击手之间的培养时间、培养方式就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早上还在一起跑10000米,体能基础训练还在一起,也有一些共同的科目譬如手语、队形、格斗、攀登等等,但是专业学习的内容就大大的不一样了。在我的印象当中,狗头高中队唯一说过的一句文绉绉的话就是——“所谓特种作战小分队,其实就是不同专业的专家级战士组成的一个整合,其发挥的整体作战效能远远大于一般的步兵和侦察兵班组战斗力的组合。”——当时我都听的云山雾绕的,何况我们那些农村来的士官了——顺便说一下,那三个少尉就不跟我们在一起了,他们有自己的专业学习课程,再后来也不在一个中队,就见的很少了,就是一次演习的时候遇见一个已经当了分队长,还聊得挺热乎的,不过总是隔了点什么——我打交道最多的干部就是狗头高中队,每次中队的菜鸟都是他主训,不然他不放心。再后来我居然被狗头高中队挑进他的直属特勤分队里面去,我估计他是考虑锤我比较方便。在军营的这最后两年半,我就一直跟这个鸟人在一起受他的鸟气。你们说我怎么过来的?!

    我们没听特别明白,就要被他们锤成“专家级的战士”——部队的训练就是填鸭子,哪儿那么多道理可以讲啊?——我还在莫名其妙,就给当了第一突击手了,我的妈妈呀!第一突击手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尖兵确定目标位置之后第一个上去当炮灰的,每次就第一个冲进去!——要是打仗,弟兄们就看着第一突击手的意思就行了,都不用说话,就看他是不是挂就知道里面安全吗?——新海湾战争一个最经典的画面,就是夜视仪拍下来的,一个特战小组(好像是海豹吧)在一个屋子前面围着,然后一个哥们就被燃烧弹烧出来了跟地上滚——这就是第一突击手。

    我跟马达、生子就被挑进了他的直属分队受锤。这里都是全中队最鸟的老鸟,极端对我们不友好——他们也有这个资格啊,我们什么都不会啊!马达给安了个火力支援手的马甲,天天背着个40火满山跑——谁让他小腿粗承重好呢?除了40火和规定的几枚各种火箭弹不算还带自己的步枪和规定的弹药,一点都不少带,再加上手枪、匕首、水壶、背囊什么的,你可以想象他的承重是多少了吧?!马达同志任劳任怨,还是满山跑的跟野兔子一样——农民战士真的朴实啊!我就从来没有见他抱怨一句啊!只是在我们洗澡的时候,我就看见他黝黑的肩膀上,勒出来的红印慢慢变成伤口,又慢慢结疤,然后慢慢肩膀上多出了两块看上去很奇怪的老茧。

    他刚刚磨破的时候,真的是钻心的疼啊!

    晚上我就给他上药,然后泪水就滴答滴答。

    但是他连感动都顾不上,常常上药的时候就呼噜震天了。

    真的是累啊!

    谁让那个时候咱们国家别的没有就衬40火呢?几十年前就是这个,几十年后还是这个。现在可能那帮子小兄弟有好点的家伙了吧,我也不知道了。——打40火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因为每个队员都要会使用所有的轻武器,所以我每年也打——轰的一下子脑子就蒙了,然后耳朵就听不见了绝对是耳鸣,一团热浪就真的从后面出去了。所以我们趴着的时候都是侧着趴着,有一年冬天一个兵就因为趴的正了一点,干部也没注意,结果一下子尾部出来的气浪就把他的棉裤喷掉了一半——就是一条腿的侧面半个棉裤加上棉军靴的一半,肉一下子露出来整个半个大腿——要不说很多人就是命呢!他就损失了一条腿的半个棉裤,还有一只军靴的半个,然后就是几根腿毛,居然连一点烧伤都没有!——所以当兵真的不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那种40火我至今记忆犹新。你在旁边,明显的感觉地面一震,也是耳鸣——我们很多干部都塞耳塞,这都是年年带兵打的,你说这个动静有多大?——当然没有炮兵大,但是我当时确实觉得挺狠的。那个玩意真不是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打的——再后来我回家了看《黑鹰坠落》,一个最大的不真实就是那个黑人拿RPG锤老美的黑鹰的时候,居然是在一个走廊里面一抬头尾巴对地面就开锤——我的老天爷爷!我估计索马里的RPG不会比咱们改进过多次的40火先进,那样的话那个黑人就上天了。而且画面上没有什么尾喷的火焰,我的印象应该是比较长的,大概有3米左右的尾喷火焰,气流就更长了啊!那么大的尾喷力量足矣把那个黑人喷天上去了!我也不知道既然花了那么多钱动直升机,这点子破事就整治不明白吗?——老美也有业余的啊!说实话那个电影也确实一般,没有人物,没有故事,整个就是黑鹰直升机和汉马吉普的广告片。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