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御前比武

时间:2021-07-24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卷 第四章 御前比武

  咸阳宫主殿旁的大校场里,万头攒动,有若闹市,都急不及待观看即将举行的比武盛事。
  一方是秦国威名最盛的无敌悍将。
  另一方却是声名鹊起,战绩彪炳从赵国来的不世剑客。
  谁都希望看到两人如何分出胜负。
  阳光普照下,靠主殿的一方设起了三个高台,摆好了座椅,正中的当然是庄襄王和太子后妃的宝座。
  左台则坐满了以杨泉君和王□为首的大臣和军方将领。
  右台除吕不韦外,蒙骜和亲吕不韦的大臣客卿均已列席。李斯亦是其中一,他本没有列席的资格,但由于关心项少龙,故以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了一个座位。
  其他地位较低的人,则只能站在校场的四周观战了。
  甲胄鲜明,比其他六国人身材更高大的秦兵,守在正殿长阶上和三个看台的四周,长戈在阳光下闪烁生辉,平添了不少庄严肃杀的气氛。
  这时吕不韦和项少龙等刚乘车抵达,下车后往右台行去,立时惹起哄动,均对项少龙指点呼叫。
  吕不韦吁出一口气,在项少龙耳旁道:u秦人好武,最重英雄,此战是许胜不许败。“
  项少龙今早以墨氏补遗卷上的方法行气吐纳,这刻真是龙精虎猛,信心十足,道:“吕相放心!“
  吕不韦道:“左边看台那身穿黑色战服的人就是邱日升了,切勿忘记了他的样子。“语气透出深刻的恨意。
  项少龙依言望去,只见台上近百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忙以微笑点头回应。看了那邱日升一眼,便移开眼光。
  吕不韦领着他登上看台,引见了诸人后,坐了下来,问后面的图先道:“王翦来了没有?“
  图先答道:“应该来了!却不知在那里?“
  号角响起。
  在禁卫簇拥中,一身龙袍的庄襄王,引领着小盘、朱姬、秀丽夫人、王子齐虫乔和一众妃嫔,由殿内步出,朝中间看台行去。
  所有军士肃立正视敬礼,其他台上台下诸人全跪伏迎迓,一时整个校场肃然无声。
  项少龙心中暗赞,只看这情况便知秦王的威严和秦人的服从性和重纪律。
  直到庄襄王和众王子王妃在台上坐好,近侍宣布众人平身入座后,才回复先前模样,但人人都停止了说话,静候庄襄王的宣布。
  内侍高唱道:“项少龙何在!“
  项少龙连忙起身,顺手脱掉外袍,露出他那完美的体形,下台来到主台前面处,行晋谒秦王的大礼。
  庄襄王欣然看着项少龙,不住点头,表示赞赏。
  他长居国外,基本上亦可算外人,所以对这由赵国来,又救回他妻子的青年剑手特别有好感。
  内侍再呼道:“弁将王翦何在?“
  话声才落,一阵蹄声响起,只见一骑旋风般由宫门处驰来。
  人群爆起震天采声,纷纷让路,使来骑直驰场心。
  若说声势,项少龙明显地输了一大截。
  王翦骑术惊人,短短一程,已作了俯冲,侧靠等等高难度的姿势,快要停下时,竟奇迹卷到了马腹下,又从另一边登上马背,才跃下马来,跪伏地上,大嚷道:“末将王翦!叩见我王!“
  众人再响起惊天动地的喝彩和打气声音,把气氛推上澎湃的高xdx潮。
  吕不韦台上诸人,包括对项少龙深具信心的乌应元和陶方,见他骑技惊人至此,都信心动摇起来,更不用说吕不韦等未知项少龙深浅的人了。
  庄襄王露出惊异之色,频频点头。
  朱姬因对项少龙别具好感,这时紧张得抓着小盘的手,才发觉小盘手心也在冒着汗。
  杨泉君那台上的人却是人人喜动颜色,好像项少龙的败北,已成定案。王翦长身而立,往项少龙望来。
  刚好项少龙含笑看去,大家打了个照脸。
  双方同时露出讶色,都为对方的体形气度惊异。
  这王翦确如乌应元所说的白皙秀气,但却不足描画出他真正的形态。
  他最多比项少龙矮上半寸,身穿红黑相间的武士战服,着了件藤甲背心,肩宽背厚,体形彪悍,予人英姿爽飒的印象。
  而高鼻深目,一对眼深邃莫测,乌黑的头发在头上了个短髻,用一条红绳绑紧,两端垂至后颈,更显威风八面。
  项少龙心内赞赏,微笑施礼,暗忖如此人材,难怪将来能助小盘打下江山,统一六国了。
  王翦见项少龙神色友善,放松了面容,礼貌地还礼,但眼内仍充满敌意。
  这时主台处由内侍读出今次比武的目的和作用,其中自然少不免对群臣作出勉励,强调保持武风的重要性。
  到最后,内侍朗声道:“今次比武分两部份举行,先比骑射,再比剑术。“
  项少龙心中叫苦,暗忖自己近来骑技虽大有进步,但若要与王翦相比,回家多练几年也不成。
  王翦高声领命,项少龙只好学他般应诺了。
  “飕!“的一声,王翦以一个美妙的姿态飞身上马,疾驰开去,到了场角快要冲入围观的人堆时,才勒马人立,绣转马头,蹄不沾地的转过身来,倏然停下。
  当然又是响起另一阵喝彩叫好之声。
  两名军士早由场边了个箭靶出来,放在广阔大校场的正中处。
  此时吕不韦使人把“疾风“牵来,项少龙从容一笑,双足一弹,由马尾跃上马背,再一夹马腹,靠着“疾风“惊人的高速,绕了一个圈,到了校场另一角,亦赢来不少喝彩声。
  王翦从马鞍旁拿出他的铁弓,往头上一扬,登时惹来一片赞美声。
  项少龙知他信心十足,准备表演箭技,收摄心神,向王翦遥喝道:“死靶怎如活靶,不若王兄射在下三箭如何?我保证绝不用盾牌挡格。“
  全场立时鸦雀无声,不过所有目光都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像在猜度说这人是否找死呢?
  项少龙却是有苦自己知,与其等着落败,不若行险一搏,凭自己的剑术和身手应付对方的骑射,若能成功,便可应付过这一关了。
  王翦显然不是想占便宜的小人,沉声喝道:“箭矢无情,项兄可想清楚了。“
  项少龙遥向庄襄王施礼道:“请大王钦准!“
  庄襄王犹豫了片晌,才以手势示准此请。
  全场近二千人立时全体屏息静气,等候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出现。
  王翦一手举弓,另一手由背后箭筒拔出四支长箭,夹在五指之间,手势熟练,使人感到他要把这四箭射出,有若呼吸般轻易。
  项少龙心中暗呼亲娘,原来这人一直深藏不露,使外人以为他技止三箭,到现在才亮出真本领示人。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