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岂为私情忘大义 愿随一麾渡长江

时间:2021-07-24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57章 岂为私情忘大义 愿随一麾渡长江

    笑傲乾坤喝道:“原来你这厮是杀害古月禅师的凶手!”完颜长之一抖竹杖,冷笑道:“是又怎样?”笑傲乾坤折扇一指,点向他的要害穴道,喝道:“我杀了你!”

    完颜长之竹杖一圈,将“惊神指法”使将出来,这是最上乘的点穴功夫,而以杖代指,又比只用于指点穴厉害许多。笑傲乾坤的点穴功夫比他稍逊一筹。只听得“嗤”的一声,笑傲乾坤的衣裳穿了一个小洞。

    完颜长之哈哈笑道:“你要杀我,最少还得再练十年!”话犹来了,笑傲乾坤已是倏的移形换位,折扇如刀,欺身直进,朝着他的手腕,闪电般的就横削下来!

    原来笑傲乾坤在点穴这门功夫上虽是技逊一筹,但他的内功造诣,却比完颜长之较为深厚,完团长之竹杖戳破他的衣裳,却未能将他点倒。他闭了穴道,默运玄功,硬接了完颜长之一杖,杖尖虽是触及他的身体,不过是隐隐作疼而已,并无大碍。

    笑傲乾坤的折扇可以当作判官笔使,也可以当作五行剑运用,这一招“横云断峰”,削他腕脉,却是五行剑的招数。以笑傲乾坤的功力,折扇削下,赛如利刃,若是给他削中,腕脉非断不可!

    完颜长之识得厉害,焉能给他削中?身形不变,陡然间已是向后滑出数步,挥袖一拂,一股劲风向他卷来,要把他的折扇卷出手去。而且在百忙中还横挥竹仗,架开了武林天骄的玉萧。

    笑傲乾坤折扇张开,迎风一拨,恰恰抵消了对方那股真力,两股劲风相撞,化成了一根风柱,方圆数丈之内,砂飞石走,尘土弥空,就似碰上了龙卷风一般。

    双方交手数招,彼此都知道是各有所长,至多是只能打成平手,谁都杀不了谁。可是目前的形势已是变成了完颜长之以一敌二,武林天骄虽然气力已衰,但他那身深奥的武功,以及玉萧中吹出的纯阳罡气,还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更何况还有一个铁笔书生文逸凡在一旁虎视眈眈,随时可以扑来。完颜长之自知今日决计讨不了好,登时打定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完颜长之武功也确是高强,在两天高手夹攻之下,居然能够脱出身来。只见他竹杖一带,使了个“黏”字劲,把武林天骄的玉箫引过一边。武林天骄气力不加,玉箫几乎把待不定。笑傲乾坤挥扇削去,完颜长之竹杖一竖,带着武林天骄的玉箫,与笑傲乾坤的折扇碰个正着,借力打力,追得笑傲乾坤向侧面移开一步,武林天骄大怒,玉箫摆脱了对方沾黏之力,“呜”的一口罡气吹了出来,完颜长之闷哼一声,稍稍受了一点内伤,但己是一个鹞子翻身,身子腾空,纵出了数丈开外!

    文逸凡大喝一声,双笔飞出。完颜长之人在半空,使不出气力,只能运用上乘武学中的“卸”字诀,竹杖轻轻一掠,“叮”的一声,一支判官笔给他拨转了方向,向另一边飞出。但第二支判官笔却只是准头稍偏,笔锋贴着他的一条臂膊擦过,刮去了他好大一片皮肉,但却没有伤着骨头。完颜长之大叫一声,半空中一个“云里倒翻”,落下山坡,转瞬之间,已是跑得无踪无影。文逸凡见他受伤之后,还能施展“八步赶蝉”的上乘轻功,也是不禁骇然。

    武林天骄收了玉箫,说道:“多谢华兄拔刀相助。”他见笑傲乾坤乃是与铁笔书生作伴,却不见蓬莱魔女同行,心中疑虑重重,却又不便一见面便开口动间。

    笑傲乾坤哈哈一笑,说道:“小孤山上我冤枉了你,如今咱们是恩怨两清,你不必谢我,我也无须负疚了。”笑声故作豁达,却也带着无限苍凉。

    武林天骄怔了一怔,道:“华兄既然明白了那是好人播弄,过去的事,那就不用再提了。华兄可是从飞龙岛回来?大伙们都平安吧?”

    笑傲乾坤谈淡说道:“你是记桂着柳清瑶吧?你等着和她相见吧,恕我失陪了!”

    武林天骄忙道:“华兄,且慢,我有话说。”但急切之间,却又不知如何启口。

    笑傲乾坤纵声笑道:“檀公子,你无须再说,这一局棋我已自甘推抨敛手,向你认输,你还不心满意足吗?”

    武林天骄道:“华兄,你错了!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赌这局棋。柳女侠、她、她与你乃是……”“珠联壁合”四字未曾出口,笑傲乾坤已经又是一阵狂笑打断了他,说道:“你还何必假惺惺,你托人给我传话,你们之间的事情,你的心事,我都已一清二楚,你放心,我今后是飘泊江湖,再也不会插足你们之间,让你讨厌的了!”

    武林天骄诧道:“这,这是什么话?……”活犹未了,笑傲乾坤已是说道:“你的话等着向你的心上人说吧!”一声长笑,身形疾起,已是如箭下山!文逸凡叫道:“华兄,华兄!你们闹的是怎么一回事?”笑傲乾坤头也不回,只听得他朗声吟道:“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吟声渐远渐寂。文逸凡虽未完全明白,却也知道是为了蓬莱魔女,三人之间的情孽纠缠。这是天下最难解开的纠缠,他一个局外人又帮得了什么忙?文逸凡只好叹一口气,飞快地追赶笑傲乾坤。

    武林天骄大病之后,激战一场,早已气力不加,要追也迫不上笑傲乾坤了。

    武林天骄一片茫然,心中想道:“华谷涵说我托人给他传话,这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有谁恶作剧,故意挑拨是非了?但听那华谷涵的言语,虽是满腹牢骚,却也似诚心向我认错?这么看来,那冒名传话的人,又似乎不是存有坏心,要播弄他与我不和了?”武林天骄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到是他姐姐。而他的姐姐,也确实没有挑拨是非,只是利用笑傲乾坤的“傲气”,把真相说明,令他自觉羞惭,退出情场的。

    武林天骄难过了一会子,心道:“我自问于心无愧,华谷涵不肯谅解,那也是无可如何!嗯,我见柳清瑶呢还是不见?要是她真的是喜欢我,我,我又何必理会旁人?”心乱如麻,就想下山,忽地脸上发烧,心中想道:“檀羽冲啊檀羽冲,你曾亲口向华谷涵许下允诺,甘愿让他的。如今也不知他是因何离开蓬莱魔女,真相未明,你就乘虚而入,这岂是大丈夫所为?嗯,即使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他们毕竟志同道合,又都是汉人。唉,谁叫我不是汉人!”想至此处,只觉悲从中来,难以断绝,取出玉箫,把满腔的抑郁牢骚从萧声发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