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不觉坐行皆梦梦 无端啼笑尽非非

时间:2021-07-19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55章 不觉坐行皆梦梦 无端啼笑尽非非

    众人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海上点点帆影,渐渐豁然显露,竟是一大队船只,乘风破浪而来,王宇庭道:“难道他们想来个水陆夹攻?”华谷涵道:“未必是飞龙岛的船只。他们将停泊港湾的船只都开出去,用意就是困毙咱们。他们自以为胜算在操,何须再出此下策,不怕咱们抢他的船吗?”王宇庭道:“但看来又不似是官军的船。在主寇即将渡江之际,朝廷的长i水师全力防御敌人还怕不够,怎会拨出船队到这儿来?”

    议论未定,那一大队战般已经迫近海岸,有五六十只之多,其中有十几只还是太湖各家寨主来时所乘的座船。主字庭怒道:“这一定是飞龙岛的贼子所为,掳了咱们的船只,如今又开回来攻打咱们了。”

    蓬莱魔女道:“王寨主,你看那一面旗。”只见当中一只大船越众而出,船土张着一面大旗,用金线绣出一头猛虎,迎风招展,十分抢眼。王宇庭道:“这是翻江虎李宝的旗帜。翻江虎李宝气闹海蛟樊通乃是长江上合股的水寇,同是一丘之貉。好。

    只怕他不来,他来了,咱们即使抢个到船只,好坏也杀他几个解恨。”

    话犹未了,船队已经靠岸,只见当中那只大船,突然又扯起了一个长江水师的旗号,罩在翻江虎的旗帜之上。船头站着一个戎装佩刀的军官,正是翻江虎李宝。蓬莱魔女与耿照都曾在长江上见过他的,认得确实是他。

    众人正在惊疑不定。只听得李宝朗声说道:“各位不用惊疑,俺李宝是奉了虞将军之命,前来迎接你们的!”王宇庭道:“只怕有诈,虞九文将军在采石矾,离这儿远着呢!他怎知道咱们在这儿受困?”耿照道:“不,虞将军早已得到讯息,知道飞龙岛群雄聚会之事。”蓬莱魔女也道:“我看决不是假!”

    李宝不带随从,便跳上岸来与群雄相见,说道:“柳女侠也在这儿,我的心迹想来柳女侠是知道的了。俺李宝昔日是长江水寇,如今是虞将军麾下的神将。虞将军早已料定有今日之事,密令李宝前来接应。请恕来迟了!”

    原来李宝那次在长江碰上虞允文的水师,本来难逃覆败,虞允文却不损他们一条船,不伤他们一个人,向他们晓谕了要共抗金寇的大义,就把他们全都释放了回去。李宝深受感动,后来就与虞允文暗通款曲,终于弃暗投明,接受了虞允文的收编。

    这次他奉了密令前来,一路上仍然打着翻江虎的旗号。他本来是樊通的合股兄弟,飞龙岛之会,他也接有请帖的,所以船队浩荡而来,并没受到拦阻。

    到了飞龙岛的海域十里之内,两方的船队方才碰上。李宝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一举击溃了飞龙岛的船队,将各家寨主被动的船只也抢了回来,及时赶到。

    飞龙岛主定下周密的计划,本以为可以一网打尽,哪知半路里突然杀出个李宝,接应群雄,不由得咆哮如雷,戟指大写。

    樊通道:“且待我劝一劝他。”站上一块高耸的石头,扬声说道:“二弟,你我合伙了十多年,江湖上讲的是义气为先,你怎可吃里扒外,反助外人。这——”飞龙岛主沉不住气,接过话来就骂:“这、这不是卖友求荣么?”

    李宝朗声答道:“你说我卖友求荣,我说你才是卖国求荣!

    大哥,你我也曾在长江上抗过金兵,说到‘义’字,应以大义为先!你本是一条好汉,如今与这班卖国奸徒同流合污,有何面目以对天下英雄?樊大哥,请你再思三思,回头未晚!”

    樊通那日在长江被主国水师所擒,只因贪生怕死,一念之差,变节投敌,其实也是内疚于心,如今听了李宝一番言语,不由得愧悔交井,神色狙丧,竟是说不出话来。

    飞龙岛主忽地发出一声冷笑,樊通猛地回头,只见飞龙岛主面似寒霜,阴狠的眼光正在对着他。樊通吃了一惊,道:“宗大哥,我——”飞龙岛主道:“你怎么啦?你结拜的好兄弟!哎,小心,站稳了!”掌心一翻,一股劈空掌力陡然发出,樊通一个筋斗,从石头上摔了下来,嘶声叫道:“你好狠!韩三——娘子……”底下的话未能说出,已是碰在尖削的石笋之上,登时气绝身亡。

    李宝嗟嗟太息,说道:“樊大哥,你死得太不值了。你好好去吧,这两个陷害你的仇人,做兄弟的必定尽力为你报仇便是。”

    旁人听不懂樊通临终的言语,李宝则是心中明白。他第一句“你好狠”骂的是飞龙岛主,第二句,“韩三娘于”则是指一个布下圈套陷他于不义的恶毒女人。这人以后再表。

    救群雄脱险紧要,李宝无暇伤感,便与众人上船。蓬莱魔女父女与耿照、泰弄玉、珊瑚、萨老大等人,同上李宝的那条船。笑做乾坤与铁笔书生文逸凡是好朋友,两人多时未见,久逸凡拉他一道,上了太湖十三家总舵主王宇庭的那一条船。群雄为了预防在海上还有意外,高手不能都在一条船上,柳元宗虽然很想笑做乾坤与他同乘一条船,但见他已被文逸凡拉去,也就不便把他拉回来了。

    众人匆匆忙忙上船之后,萨老大道:“侄女,你那师父呢?”

    原来那中年尼姑并没有与珊瑚同上这一条船。

    秦弄玉自从见了珊瑚之后,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与她叙话,珊瑚见了她们二人,也是心神恍惚,一片茫然。所以那中年尼姑是什么时候高开她们的,她也毫未发觉。这时听了萨老大同她,方始霍然一惊,游目四顾,果然不见了师父。

    珊瑚暗暗诧异,心道:“师父在这里没有熟人,怎的不与我同上这一条船?难道——”心念未已,只听得萨老大说道:“人多忙乱,一个招呼不到,就分散了。好在这不是各自逃难,你师父总是在咱们的船上,上了岸自然可以见面,现在也不必忙看去找寻她了。玉侄女,咱们将近十年不见了吧:你叔叔可把你想苦了。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去。让他们两小口子也单独叙叙吧。”

作品集

相关文章: